第69章 进入王府

“赶紧离开这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刘龙好像很愤怒的一样来到棺材面前,仔细看了一下,本想把这具女尸给废掉的,刚才拿下面具那一刻,这具尸体已经成了干尸,可转眼间,这具女尸居然完好无损的安详的躺在里面。刘龙吓的退出很多步,要知道盗墓人最怕这样事情,变化太多。

“怎么了?”

“师傅你看看?”

陈老怪来到棺材的面前,看着里面女尸,也惊呆了,这具女尸完好无损,像活着一样,陈老怪没有被吓到,“没有事情,管它那么多,只要是死人。有什么好怕的。走。”

陈教授想进去看看,被陈老怪阻止了,赶紧离开这里,不要浪费太多时间,于是就向外面走,当要走出外面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们哪也走不了?”

再向回看,那具女尸坐了起来,笑着看着我们,可把我们这些吓死了,这是什么东西,刚才还是一具干尸,现在变成了行尸,一会儿还会变成什么,就在我们被恐惧包围的时候,她从里面跳了出来,站在我们的面前,主墓室又亮了起来,她的影子被她的尸体融合在一起,成了一面阳,一面阴的人,看起来及其的可怕。

虽然我们人多,但这种东西从来没有见过,吕庆伟干这么多年的民调局,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大喊着:“这什么东西?”

还没有等着我们缓过神来,那个东西就冲过来,我们这些人被它给冲散了,回到主墓室里,莱恩拿着枪对着那个东西就一顿扫射,尸体被莱恩的枪打的不成样子后,可是她还在行动,而那个影子却不会被枪打死。

我终于知道怎么制服这个东西,阴阳尸,阳尸用活人的方法干掉,阴尸要用阴间的方法制服它,于是我拿出勾魂伞,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这把伞上,这里唯一的缺陷是有点光,一旦没有光,还真不知道怎么制服它,我的勾魂伞在罗盘的控制下向那尸体冲了过去,从尸体的中心部分穿透,喷出一股蓝色的血液,后面的影子也没有了,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不管那么多了,赶紧从这里出去,我大喊着:“老怪,咱们出去。快点,别在里面呆太久,这个地方空气有毒。”

我们这伙人从刚才的墓道来跑出来,看见蓝天就好了,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现在是十二点多了,我提议赶紧去王爷府,不然到了晚上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陈老怪点点头认可,于是这伙人向王爷府挺进,陈老怪在路上跟我说,如果白天不能够找到值钱的东西,要赶紧离开,因为到了晚上还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

我也同意他的意见,确实这个王爷府诡异的事情比较多,要说在无人区,我还可以相信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这个地方可是在闹市里。

陈教授和吕庆伟本想参加一下意见的讨论,却被陈老怪忽视掉了,现在的他们跟俘虏没有任何的区别,而且他们的通信设备都被陈老怪给没收,也发不出去信号,另外我和李慕妍萝卜是亲眼看见吕庆伟他们杀死了上头一名知名教授,一旦把我们怎么样?他们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当来到王爷府附近并没有感到什么新奇,就是一个荒废的古代宅子,比普通的宅子要大许多,因为长久失修,里面长了很多荒草,外面也长了很多荒草,不同的是,这个宅子里基本都是用石头所造,除了一些装饰用木头,其余并没有看到太多的东西。

王爷府的大门前有两个石头狮子,看起凶神恶煞的,这里围墙很高,只能够从正门进去,正门的大门原来是木头门,已经没有了,里面的院落看起很深,前面的院落是一个审案的大堂,旁边是一个古代监狱,另外一处是厢房,好像提供古代王爷府衙役住的地方。这是正面的第一堂布局。

我们走了进来,院落很深,给人感觉很空旷,即使不是墓,一个人来估计也会被吓跑,我们走进正堂,里面跟古代的衙门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陈旧到全部是蜘蛛网了,正堂的上面放着一块匾,这块匾可不像别的衙门那样叫正大光明,是一块蓝色黑子的匾,上面写着:死者安详。

一个古代的王爷府,不是执法,而是放着一块死者安详,可怕不可怕,我们都感到诡异,可是诡异是这里常见的事情,我已经到了麻木的境界。又去古代的监狱里看了一下,这里除了几间牢房以外,就是刑具房里的一些刑具,要知道在古代给犯人上刑的技术已经到了不人道地步。

突然李会堂感到有一个声音传来出来,仿佛是一个犯人带着脚镣在走动的声音,他问我们:“你们听到没有?”

我们仔细的听了一下,确实有这样的声音,从哪里传来的,可能是从牢房深处,陈老怪看了看我,他是在告诉,要不要去看看,我说了走。告诉大家一定提高警惕。于是我们向牢房的深处走去,虽然里面很暗,也能够照射阳光。走到牢房尽头,却没有发现,但是声音还是存在,又从另一头传了过来。

“别管那么多了?现在找宗亲王的棺材是主要的。”

于是我们这些人从牢房又走了出去,我发现这个院落里只要有空地的地方,都有一个墓碑,可能是陪葬的人。没有管那么多,继续向后院走去。

后院是一个会客厅,可能是会客的地方,旁边是给客人提供食宿的厢房,古代人就是讲究,正墙上挂着一副画,这幅画是壁画,画着一个穿着孝服的男女在结婚,一切都是白色,要知道喜事都是红色,这幅画却是穿着白色礼服结婚,前面不是大红花,而是大白花,不是红盖头,而是白盖头。

看了这幅画浑身起着鸡皮疙瘩,像是在告诉我们,这是冥婚,可是冥婚是活人和死人,而这是什么婚礼。

看着看着萝卜突然感到画里那个女的在动,吓的萝卜后退几步,“我靠,她在动。”

“你看花眼了吧!这只是一副画,没有那么严重。”

仔细一看,也就是一副普通的壁画,但又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好像是几个门客在讨论着什么,这就有点不对劲了,声音的来源在会客厅的厢房里,我们这些人虽然都身经百战,但也有点心虚,这里并没有人,声音也非常的清晰。陈老怪大喊着:“怕个鸟,咱们这么多人,进去看看。”

来到左侧的厢房里,推开破旧的门进去后,里面很简单,跟古代的客栈一样,里面是一些客人休息的东西,没有什么奇怪,到一间屋子里,声音又清晰许多,好像身临其境的感觉,但就是没有人,门客好像在说:“有人来了?”随后声音便消失了。

这句有人来了,像雷击一样打在所有人身上,确实没有人,什么人也没有,却能够听见声音,难道见鬼了,我们这些人可都是唯物主义者,怎么会相信鬼神论,即使相信也会定为超自然力量。

看到大家如此的恐惧,我壮起胆子来说:“别怕,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不出现就没有事情。走……”我们这伙人离开主厢房,门客杂乱的声音又响起。

王爷府王爷居住的地方,正面是一个会客厅,旁边两侧,一个是书房,一个是看书时休息的地方。院落旁边有几个厢房,可能是伺候王爷丫鬟住的地方。

我们走到这个院落里,感到有些阴森,别处的地方在阳光照射下感到很亮,而这里却感到阳光根本照射不进来的样子。

来到正房,看了看并没有特别的地方,只是上面挂着一副画,画像是这位王爷的画像,他是五十多岁,穿着清朝衣服。里面屋子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当我们走进来后,发现院子里出现很多墓碑,这就奇怪了,刚才进来时还没有。

不管那么多,陈教授上前去研究这幅画,可能触碰这幅画,突然地底下出现一个机关,从地下面上来一副棺材,当看到这具棺材时,我们眼前都亮了起来。

这幅棺材上面的装饰居然是珍珠,陈老怪那伙人有一个人想去拿那个珍珠,被陈老怪吆喝住了,“别去,可能是陷阱。”

要知道陈老怪专业已经到狡猾的境界了,只要明面上出现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种陷阱,突然出现一个声音,“拿走上面的珠宝,离开这里?”

这个声音从空旷的房子传出来,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吓我们这些人恐慌起来,都拿着家伙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拿着上面的珠宝离开这里?”

可就是看不到人在哪里?根据声音的来源就是在这间屋子,陈老怪大喊着:“你到底是谁?”

可惜没有任何回音,跟着陈老怪的那个随从上去就拿珍珠,还没有等着仔细看一眼,珍珠爆炸了,散落在他的一身粉,突然他的身上着火了,啊,啊,啊的几声惨叫过后,成了一堆灰尘。

李会堂拿着手帕捂着嘴,拿出手套戴上,拣一点那个东西闻闻,“这是麟粉,只要接触到就会自燃。把那些东西都搞掉。”

千万不要被这种沾上一旦被沾上,就会自燃,我们拿着一些长长东西把这些看似珍珠的东西从棺材上搞掉,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

他们要打开这幅棺材,我打断了他们,“如果他能够让咱们轻易开棺,这就不是王爷府了。”

“不要猜忌那么多了,现在都来到了,很快就天黑,打开看看,有什么就拿着什么,咱们要尽快的离开。”

陈老怪的几个手下拿着撬棍把棺材打开了,里面是宗亲王的尸体,保存的也很完整,只是它的尸体,不像其它干尸那样,他的指甲已经快成武器了,锋利,棺材里冒出一股黑烟来,这股烟好难闻,里面确实有金银财宝,可谁都不敢去拿,看着这样尸体太可怕了。眼睛睁着,白色眼球,皮肤都是黑紫色,及其的难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