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道家中人

发现自己的影子跟着你却没有关系,因为影子是光照射出的,但是影子和你的姿势不一样,又像迫害你的样子,这是一种可怕的事情,看着它在用手要掐死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陈老怪也拿着手灯照着自己的影子,发现自己影子和本身不是一样,看了一会儿,只是做出这样的姿势,没有进行攻击,或许是这是人心里作用,出现幻觉。

陈老怪看了一下说:“应该没有事情吧!这样的影子,可能是因为咱们出现幻觉了。”

陈教授也拿着手灯照了一下自己的影子,他的影子不停的挠着墙,仿佛发狂一样,他确实不敢相信,于是揉揉眼睛再看一下,还是那样。他突然的明白了什么,对着我说:“或许这里的空气有东西,当咱们的光照射到里面的时候,影子和本身是不符合的。这是能够做到的。”

陈老怪觉得他说的也很有道理,但这种感觉实在太真实,真实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李会堂笑着对着我们说:“就这么一个科学原理,把你们吓成这样了。”

“你在说什么呀!你懂什么?”

“这是一种科学原理,空气的错误原理,也就是利用空气把光折射出多重影子,人走在这种空气里,会把之前的一些影子发生的事情折射出来,不会显示出自己的影子,明白了吗?”

“讲的通俗一点,咱们都是粗人。”

陈老怪好像明白什么意思,他对着我们说:“没有事情,利用一种空气染料,可以把光下自己的影子抹去,跟放电影一样把一些恐惧的影子放出来,吓唬我们呢!”

“噢,这回说明白了,老怪还是你懂的多。”

陈老怪感慨的说:“古人如此的聪明确实很厉害。”

我总是感到不安,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所说这些只是看到,可是我感到的却是接近我,可以感觉到一股东西要袭击我,而在我转身时候,又是自己的影子。没有办法他们的道行比我深,估计他们说的确实对。

向前走了没有多长时间,暗道就到了尽头,拦住我们路的是一块石板,这块石板看起来怎么那么单薄,是埋葬的道宗的人吗?怎么有点像是古代有钱人建的墓,如此简陋里面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我都有了放弃的感觉,这时候应该直接去明墓王爷府求财,把时间浪费到这里确实是一件不尽人意的事情。

于是我提出离开这座简陋的墓室,一切都非常的普通,里面肯定没有任何收获,陈教授却反对我的看法,对于他来说,每一处都是要细心考究的历史,不应该放弃,可是有一点要说明,我和他不是一路上的人,包括陈老怪他们,来了就是为求财,没有财冒着生命危险来干嘛!还不如回家睡觉呢!

陈老怪却劝上我了,“六子,你不是道宗的人吗?这是可道宗墓,进去后没有准还能够有所收获。”

“可是……”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大家进来是为了求财。别看这座墓很简陋,如果真的里面有宝贝呢!咱们进来了,进主墓室看看也是未尝不可呀!”

“哎,我看只能够这样了。”

莱恩又拿出一个炸弹放到堵住我们的石砖上,轰的一声,炸开了,里面一股闷气扑面而来。

我们都走了进去,这座墓和大墓比起来,更像是一个古代文艺青年的墓,正面放着墓主人的棺椁,旁边放着青铜书架,这可能是为了防止腐朽专门所造的青铜,不过一般有钱人都可以做一个这样的书架,上面放着是竹简书,已经占满了书架,在另一端放着一些看似古代天文仪器的东西。是用来观察天象的,看起来也很陈旧。其余地方是一些墓中装饰,一些简单的壁画,上面也一些文字记载。

而在前面有块大石碑,上面清晰的写着古语,进墓者死的标语,陈老怪突然笑了出来,他心里想,这个墓肯定不是道宗的人写出来的,道宗的人建墓不会写这类,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标语。因为这些人不需要,进来也不会让人知道死。

其实进墓者死是一种恐吓盗墓的人把戏。通常在古代都是土豪专用的术语,也是低廉造墓出来的杰作。

陈教授问他笑什么,他若有所思的说:“可能不是道宗人造的墓,很可能是道宗的人死掉了,后续给有人给造的墓。”

我看了墓的架构也感到不像墓主人自己造墓,如果在古代换做我,即使简单也造成让别人进不来的墓。不可能这么简单的进来。

刘龙大大咧咧的说:“管那么多干什么,师傅看看那个棺椁里有什么东西?”

陈老怪也觉得如此,便拿出蜡烛,点燃,蜡烛点燃是为了看看墓里空气如何,因为没有更高级的设备。

当蜡烛点燃的时候,火光马上变绿起来,一闪一闪很恐怖,我心里早就犯嘀咕着,墓里最值钱的就是那个天文仪器和青铜书架,还拿不出去,如果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干脆先撤了吧!别在浪费多余的时间,一会儿天黑了,又无法去明墓王爷府,烛光灭掉了,我看着灭掉连忙说:“不如出去,这里的空气不是很好。”

陈老怪又点燃了烛光,还一样的灭掉,在盗墓这个行当里是不能够盗墓,这是规矩,至于什么缘由,肯定是有讲究的。

刘龙说:“别搞了师傅,咱们迅速的把棺椁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走不就完了。”

陈教授来到青铜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越来越感兴趣,他大喜着说:“这是洞悉天机的书。非常的有意思?”

我上前拿了一本,感到确实不错,看了一会儿,因为都是古文也没有太懂,又放了回去。陈教授又去看那些壁画记载,一般的墓都是死者生前记载。

这座墓是一位道家中人,而且还是女的,她不但会造墓,还是一位清朝有名的天文学家,记载着她对事物的预算,还有一些天文领域中一些演变。上面没有记载着名字。只是记载着她是宗亲王府里的一位门客,宗亲王死后,是她建造了名墓王爷府,她的平生少之又少。

陈教授在另一块壁画中发现,宗亲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康熙时期的人,当年康熙征服葛尔丹,宗亲王立下汗马功劳,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他在回朝路上死掉,于是康熙让这个道宗的女人替宗亲王修墓,修建好了之后,宗亲王就葬在这里。

这些记载确实也在理,可是有一点却很不清晰,难道宗亲王死后,这个道宗的女人也葬在这里干什么?

这让陈教授一直想不通,是不是有其它的原因,正在陈教授还在考古事业思考的时候,陈老怪他们已经对着那个棺椁下手了,已经拿着家伙掘开棺椁。他们把棺椁打开后,里面是一副棺材,又把棺材打开。

我们都拿着一些照明灯观看起来,里面这位尸体女士,带着一副面具,面具可是金子的,穿着华丽的服饰,左手旁边放着一面铜镜,右手旁边放着一面银镜,看起来葬的非常隆重,总感觉她好像是一位妃子。

或许在我们这些盗墓的眼里并不怎么重要了,刘龙上前就把这个女尸的面具摘了下来,放到了口袋里,这块面具在市面上估计也能够卖到几十万,萝卜这个贪婪的家伙看见刘龙也动手了,反正现在已经确定是盗墓贼了,还管什么考古不考古,干脆拿上宝贝再说,回去跑路就行,他想拿走那块银镜子,奇怪的事情发生,那块银镜里居然发出光来,不但这块镜子发出光来,另一块镜子也发出了光。

这光反射到墓室的顶端,从顶端又发出一种光射到墓室的四周,突然墓室里亮了起来,而我们的影子,被这种光照上去以后,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它们从影子变成了实体的影子,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人,黑乎乎的真实存在,它们向我们冲了过来。

吕庆伟知道这不是善茬,便拿出防身的武器还击,可惜不是人,这种东西根本打不到,打的时候它是影子,而它打到自己身上却是非常的疼,如果影子手里拿着刀,肯定是被刺死。

陈老怪的盗墓经验告诉过他,这可能是一种机关,可是这种让人产生幻觉的机关尤为真实,真实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机关,如果墓里出现一些行尸还能够让人理解,可现在出来看似是行尸,但却无法制服。

李慕妍的影子也向她袭击过来,我拉起他的手就躲开,拿出勾魂伞打开想制服这些东西,却无法制服,它所发出的声音和磁场效应只能够阻拦它们不靠近,并不能够制服这些东西。

管不了那么多了,拉起李慕妍的手向外跑去,不能够制服,干脆跑了算了,或许出去是最好的办法,其余的人也有同感,当我和李慕妍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里面的人像疯子一样在躲闪着自己的影子,感到这样跑掉实在太不仗义了,更何况要不是陈老怪救了我,怎么可能出去。

我让李慕妍留在墓室外面,上前想他们救出来,刚才用勾魂伞打它们的时候,它们只是在退了过去,难道这是一种机关不成,不管那么多了。棺材里镜子发出的光,难道这是一种机关。

想到这里,我躲闪着那些可怕的影子,来到女尸的棺材面前,上去把那面银镜子拿了出来,扔出很远以后,又把那面青铜的镜子扔了出去。

突然墓里又恢复了黑暗,而且那些影子也不见了。陈老怪他们打开手灯,看了看,确实没有人了。跟着陈老怪的一个人,捡起了那面铜镜,想看看,却照了一下自己脸,当照脸的那一刻,那个人惨叫一声,脸被镜子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化掉了。惨不忍睹的他,拿出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是一枪,死掉了。

他很痛苦死去,我大喊着:“千万不要拿镜子照自己的脸。”

陈教授还想去拿那面镜子,被我上前一把抓住,拽了过来,“陈叔叔不想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