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影子

这句话让我很感动,没有想到她看到我这样,能够和我在一起,这或许就是一种爱的力量吧!

萝卜调侃着陈老怪说:“老怪,哎,哥们儿真的想死你了,真的,这段日子没有见到你,哥们儿的心啊!真的。”

“行了,小川,别在这给我道貌岸然了,要不是我救了你,你估计还不知道想谁呢?”

“老怪,哥们儿和你相遇都是为了求财,你看你,把哥们儿说成什么人了。”

“好了,我们需要在这里休息到天亮,天亮咱们就进去。”

我们这群人把帐篷都搭好了,陈丽双照顾着陈教授,我来到守陵人的木屋跟前想进去,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尸魔。

陈老怪没有让我进去,里面是一个陷阱,你信不信,我看一下,回忆起这个守陵人在守陵的时候,总是在外面烤着火炉,这么冷的天,即使是尸魔,火炉也应该放到屋子里面。

看来这个木屋确实是一个陷阱,我仔细看了一下,问陈老怪:“你说,一开门,会出现什么?”

陈老怪笑着对我说:“肯定是机关,你想想,一个尸魔能够出现在这里,肯定是让人死的机关了,难道还给你准备丰盛的饭菜吗?”

“要不要把门打开?”

“咱们先吃饭,等到天亮再打开,你没有听到什么吗?”

“听到,好像有人在庆祝什么?”

陈老怪指着王爷府的方向对着我说:“你看看那面?奇怪吧?”

我顺着他手指向的地方一看,明墓王爷府里灯火通明,好像在办什么喜事一样,陈老怪拿出烟斗抽了起来说:“这墓只所以奇怪,是因为白天那里是荒废的,但到了晚上那里非常的热闹。”

“难道是一个鬼市?”

“别瞎说,鬼市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这大概是一种奇怪的现象,或者死去的人都成了尸魔。”

“最好,咱们白天进入,晚上出来,它会在特定的时辰里这种现象消失。”

既然决定去掘了这个墓,那么必须要有所准备,看来陈老怪确实有一定的准备,要不然也不会掌握这么多的信息。

我已经很累了,陈老怪看出我的疲惫,让我回到帐篷里休息,这回我和李慕妍睡在一起,她抱着我睡着了,我就像一个襁褓下的孩子,需要她的温暖,可是被一个噩梦惊醒,醒来后她问我怎么了?我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一直在促使我让李慕妍离开。

我小声的劝她,让她和陈丽双回去,不要加入这次的盗墓,可是她没有听进去,现在她只想和我在一起,没有办法再拒绝,因为只能够和她一起进入王爷府。

陈老怪是当领导的料,早晨起来他在外面大喊着集合了,准备出发,要说领导还真贴心,他吩咐手下拿出他们来的路上打的野味,烤上了,当做早餐。大家起来后吃着野味,还别说这野味真不错。

这是山上的兔子和山鸡,这一带有很多兔子和山鸡,特别在下雪的时候,不用找,直接下套就行。

吃完了早饭,陈老怪看了看陈教授那些人,这些人一点规矩不懂,陈教授还真要进入守陵人的那个小木屋,陈老怪一把抓住了他,拉了过来,“你是想找死嘛?这个木屋是个机关,害你一个人没有关系,害死我们怎么办?你负责了吗?”

陈教授被说的不服气,而且还要忍气吞声,陈丽双看不下去想跟陈老怪说道说道,萝卜拦住了她,说:“这位主,虽然脾气怪了点,但是能力非常大,没有他掘不了的墓,相信他。”

陈丽双没有地方撒气,便拧了萝卜一下,“你这个骗子,虚伪,伪君子,不是人。”

陈老怪看了一眼刘龙,刘龙拿起一个炸弹放到那个木屋的门跟前,我们都退到了很远的地方,这种是土炸弹,虽然看起很小,但威力相当大,只听见轰的一声,本想把门给炸开,没有想到却把这间木屋端了起来。

陈教授迫不及待去看了一眼,当碎片和烟雾落下,他看到一幕傻眼了,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池子,也就是这个木屋是一个陷阱,一推开门,就会掉到里面去。

陈教授吃惊看着说:“这到底什么东西?”

我们上去一看,李慕妍和陈丽双估计没有经历过什么,里面是红紫色的粘稠的东西,她们两个看到后马上吐了出来,陈老怪看一眼,觉得很平常的说:“这是一个蛊坑,千万不要掉下去,不然就成了活死人了。”

里面这个蛊坑里的蛊,还动着,那个不学无术的李会堂来跟前说:“这东西不是苗家的蛊,苗家蛊除了治病以外,就是死人。这种是练尸的蛊,只要把尸体放到这个蛊坑里泡上七七四十九天,再找月光一晒,便成了尸魔,活个千八百岁没有多大问题。只是要吸收墓地的精气才能够活着。”

陈老怪也知道这是一个蛊坑,是道宗的人搞的,这种东西怕五行里火,只要一把火全部就烧成的灰尘。

“刘龙,给点燃了。”

刘龙找出一堆干树枝,点燃火大后就向下扔,这种东西见火便着,李会堂是专门研究这种东西,于是想取点样本,“哥们儿,我想留下点。”

“留个蛋,你算什么东西,敢留这种东西,不怕遭天谴。”

被刘龙骂的狗血淋头,看来这个哥们儿确实不识趣,陈老怪威胁这说:“谁要想留下这个东西,那就跳进去,不要再出去。”

李会堂退后几步,惺惺作态的看了萝卜一眼,“我只是说说,又没有真的要留。”

萝卜哼了一声,心想要真是留了,你干脆成为尸魔得了。

这种蛊还真见火就着,刘龙扔下去一些火,马上就形成熊熊烈火,那股味道别提多么的难闻了,不但难闻,而且还带着一股尸体的腥臭味儿,我们又退出很远。当看到火势小了一点,陈老怪进入里面一看。

蛊是没有了,里面一群行尸站着拍打着身上的火,原来这里有很多人被扔了下来,看着这悲惨的一幕,即使是无辜的人掉在里面,成为行尸也要烧掉,我们这些能做的,只能够看着这些行尸在里面慢慢被烧化掉。

全部烧掉后,发现底下是一个阴阳八卦,陈老怪说:“这个地方还有一个阴阳八卦,是不是一个机关,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萝卜不知道哪里来胆子,说:“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陈老怪征求一下我意见说:“怎么样?六子,下去看看嘛?”

“反正也来了,下去看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一旦是宝藏呢?”

刘龙在旁边说:“师傅,这个地方可能是另一个墓。”

陈老怪考虑了一下,他也感到这个地方是另一个墓,可能这个墓是一个守陵人的墓,如果不是守陵人的墓,为什么还要建在王爷府的附近,不如建到王爷府得了。还省去一定的机关。

这个墓不是很深,陈教授首当其冲跳了下去,看来这位考古工作者非常的执着,到了狂热的地步。

我们看见这个不怕死的教授跳了下去,我们也跳了下去,这个地方不但底下有一个阴阳八卦,墙上还有一些关于道宗的文字记载,根据文字的表述可以看出,这地方应该是清朝时期的道宗人的墓,为了能够守住这座王爷墓而修了自己的墓。

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上述记载很简单,没有表露出太多的历史根据,陈老怪敲了敲墓墙,感到里面有隔断,要不是陈老怪他们很专业,莱恩拿出现代的炸弹贴在墙上,这种炸弹贴在墙上,不会产生多大的冲击,是把墙给摧毁的一种炸弹。

陈老怪其实不愿意炸掉墓里的东西,这也不是道宗一贯的作风,但非常时期应该非常对待,如果不炸,或许浪费更多时间和精力,还有,一旦被机关迫害掉,还不如不。

陈教授极力反对这种毁灭性的事情,但在刘龙拿着枪对着他那一刻,一切安全进墓的想法全部破灭,没有任何话语权,是不可能得到任何的保护性的特权。这已经不是考古,这是在盗墓。

轰一声,墓墙被炸开,是一处暗道,跟别的墓暗道没有区别,道宗的人为什么设计这么简陋的墓,暗道基本都是普通石砖所造,我们这伙人走进暗道,打开手灯,向深处走去。

走了很多长时间,李慕妍总感到有一个人在跟着自己,因为她和陈丽双都在后面走着,我怕她出什么事情,跟在她们的后面,可是我也感到有一个人影在跟着自己。不停的回头看,陈老怪问我:“六子,怎么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不可能吧!”

“没有事情,咱们继续向前走。找到主墓室再说。”

走了几步我又停了下来,对着陈老怪说:“老怪,哥们儿想知道,什么人把墓修这么简单?”

“道宗一般进土就行,没有那么多拘束吧!”

我又不经意的回头一看,用手灯一照,发现我的影子和我身子不是在一处,而且影子好像在跟着我,伸出一只手要抓我的样子,我大惊失色大喊着:“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其余的人也回头看了我一下,他们的目光也在那个影子上,看了后马上大惊失色,不知所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