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对联

“你怎么知道他们死掉了。”

“一到晚上,宗亲王府派人送来尸体,让我早晨埋上。”

“里面根本没有人啊!老人家。”

这时吕庆伟看出猫腻对着老人说:“老人家是不是你杀了人?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你这人怎么说这种话,我一个瞎子怎么杀人。你这不是胡说吗?”

吕庆伟怀疑这个老头可能是杀了考古队的人,可陈教授感到不是那么的简单,想听听老人是否知道这些几百岁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

面容上这个老头确实很狰狞,但从他的语言上说得又那么可怕,他居然不害怕宗亲王来收他为刀下鬼。

守陵人很多长时间不再出现,为什么出现这个地方,五行之中不在行,天地人界不在界,到底是什么道上的。

我们都在盘问这个老人的时候,李慕妍突然发现木屋居然有一副对联,这幅对联是白纸红字写成的。上联是:人生一世过土行于天地间;下联是:千变万化求于五行阴阳。横批为:世间归宿。

这幅对联深深吸引着她,觉得很简单却隐藏着一些东西,意思是说只有人入土后才能够行走于天地间,人生无常如果求得变化必须要命有五行和阴阳,横批写的世间归宿,其实是指,人不可能成为世间主宰,只有死人才能够主宰,死后的人会千变万化,能够行于五行中,藏于阴阳里。

我看了一下对联,终于知道这个老头什么来头,守陵人经历世间痛苦,如果误入歧途,会走入魔道。这个老头已经成为尸魔,也就是能够有无穷的精气来让自己的尸体存活,甚至几百年以上,遁入魔道居然还这样理直气壮。

“大家,小心点,这个守陵的老头已经遁入魔道,千万不要接近他,后退。”

我上前把李慕妍拉到安全的地方,其余的人都退后很多步,陈教授离开老头,这个守陵人哈哈大笑起来。

“小伙子,你说我是魔道,那你说什么是天道,什么是神道,什么又是人道?我只是一个守陵人。”

我哼了一声,说:“天道本善,神道本行,人道本运,魔道本恶,这难道还要解释给你听吗?”

哈哈哈……

“魔道,如果没有天道的恶,哪来的魔道,如果没有神道的错,哪来的人道的运。世间上的事情不是你一个黄毛小子能够了解的。你说老夫遁入魔道,那就是说天错了,是吗?”

“不管你是什么人,不想给你讲这些,那些失踪考古学者是不是你杀的。”

哈哈哈……

“笑话,从的身体上,我可以闻到你的道行也不简单,身上的气息是一股的深土气息,你是不是青囊将。既然是青囊将,就知道守陵人是不会杀人的,只负责埋人,负责看鬼,负责替死人和活人交接事情。”

萝卜从旁边插了一嘴,“阴阳代理人啊!”

老头继续说:“总比你们那些青囊将替别人挖墓强多了。”

“我们这是考古,少说废话,你把那些失踪的考古人员埋到哪里了。”

“就在前方不远的,上面写着最近的几个日期就是那些人。最好不要挖出来看。死人安详,不饶其乱。”

“少废话,你这个糟老头。陈教授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我们这群向墓场走去,当来到前面的几个墓前,吕庆伟看了我一眼,“挖开看看,是不是这个老头故弄玄虚。”

“你相信这里真的有失踪的考古队吗?”

这时那个老头狂笑起来,大喊着:“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可惜,这次是假的。”只见这个老头一跺脚,我们所在地方向下塌了下去,原来这是一个机关,后面又听见老头说:“和你们的老朋友相见吧!”

中计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掉在一个深坑里,而且上面是一个机关门,被那个守陵人给锁死了。

大家纷纷落地,爬了起来后,看着里面的环境,除了有几处微软的光亮外,基本都是漆黑一片,而在那些光亮下陈教授看见了那些失踪的考古人员,他们好像很疲惫和颓废,仿佛是在等着死亡的降临,眼睛都发出了绿光。

大概有十多个人,看着他们,陈教授很高兴的打招呼,那些只是客气的点点头,在高兴之余后陈教授陷入了极度的恐慌当中,发现这地方根本出不去。我和吕庆伟李会堂一直在找着通道,李会堂还敲打着墙,摇摇头说:“好像是石块。”

失踪的那些考古队员一个领头说:“这里根本出不去,也不要浪费力气,这里的空气不是很多,又来了这么多人,必须减少一部分人才能够维持这里的呼吸,不然大家都要死。”

“老刘,这里是没有出口吗?”

“没有,我们都试过了,所以只能够这样等待,等救援的人。里面食物和水也不够维持多久了。千万不要浪费了。”

吕庆伟看着我说:“有没有办法?”

“这里不是墓,根本没有办法,咱们砸在这里了。”

刘教授说:“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现在的氧气肯定不够,现在出现这么多人,必须有人先死。为这里节约氧气,存活的时间才长。”

陈教授看着老刘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陈,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必须要省去这里的氧气,不然大家都会死。我们应该面对现实。”

其实这个刘教授说的有一定道理,这里的氧气够这群人也就能够用到明天晚上,如果不减少人的呼吸,大家都会死到这里,一起牺牲。不如牺牲一部分,这也是唯一能够解决的方法。可是这样的方法太残忍,因为总是杀害一些无用无能无辜的人。

当然我必须要确保三个人活下来,我和萝卜李慕妍,其余人只能被舍弃,作为牺牲的代价。

我已经把勾魂伞拿了起来,似笑非笑的说:“那是当然,现在这种情况,必须有人牺牲掉,才能够缓解活着的时间。”

陈教授死死的盯着我说:“小方,没有别的办法吗?”

“陈叔叔,现在面对现实吧!唯一能够解决的就是这种办法,因为这不是墓,上面那个老头就没有让我们活着离开这里。”

陈教授看着刘教授说:“老刘,你资历比我多,而且在这里时间长,你来做决定吧!”

刘教授拿出水壶喝了一小口说:“只要对这次考古没有用途的人都要死,考古临时工,首先要死掉。”

陈教授带来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考古临时工,除了吕庆伟带的几个民调局的人外,没有几个是真正意义会考古的。这些人都是一些雇佣工,他手中可有一些家伙,再看着提出要杀他们的人,都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这些人听到刘教授的话,马上拿起考古的铁锹就要为活命而战了,吕庆伟手里有枪,拿着枪对着这些人说:“现在还没有决定,别乱动,不然也是死。”

陈教授说:“老刘,你糊涂啊!这样做是泯灭人性的……”

刘教授说:“够了,要不就把这次没有用人杀掉,缓解这里的氧气。我这里有两个。”他说着站起身,就拿着考古铁锹砍了他那伙的两个人,那两人估计也没有想到文质彬彬的刘教授居然能够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如果不减少人,很可能我们都死掉,已经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

可能求生的欲望下任何人都躲不开人性的泯灭,刘教授喘着粗气看着陈教授说:“现实一点,我们在环境下总是要变的。为了生存。如果不杀他们,会有更多的人死掉。”

“就这么几天的希望,你就杀了和你共事的人,太残忍了,我做不到。”

“不能够再拖延了,这样会缩短呼吸时间,不要再拖延了。我杀这两个都是没有价值的人,不学无术的人。该你们了,如果你们不尽快的解决,咱们同归于尽。”

吕庆伟从民调局里很多年了,对于这样事情估计习以为常,但这次他内心是持有保留态度的,他也懂得生存的道理,在特定的时间内进行选择,这种情况如果存活下来,必须选择生存价值极低的人下手。

一,他们没有任何用途,这种环境不讲究人权;二,让有价值的极力存活下来,继续创作价值。打个比喻,如果一位著名的科学家和一个痞子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要杀掉痞子的,为科学家赢得生存,如果痞子手里有武器,那么是另一种生存原理,科学家必须要杀掉,让痞子存活,要不然只剩下痞子存活,都活不成。

吕庆伟咬紧牙关,看了一眼手底下这几个人,他们对着这群考古临时工就下手了,一阵枪声过去,考古临时工没有一个生存下来。

陈教授看着眼前一幕,眼泪掉了下来,本来是考古没有想到却死在自己人的手底下,没有办法,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生存下去。

刘教授看了他,坐在地上,又感受一下空气,试着能够活多长时间,看了一下手表,那只熊猴也掉了下来,它跟在李慕妍的后面,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刘教授对着她说:“怎么有个动物出来了,杀了它。”

“不能杀,它是很好的。”

“人都活不过来了,还管什么动物,杀了它。”

“杀了它,你们就杀了我。”

我拦在前面说:“谁都别动我对象,不然对谁不客气。”

吕庆伟感到刘教授在咄咄逼人,于是说道:“你是按照价值来评估生存的,这个动物是罕见的熊猴,如果按照价值,它可是国家保护动物。你的价值可不是被保护的。”

刘教授冷笑一下说:“它到什么时候都是低级动物,只有人才保护它,脱离了保护动物,它没有任何权利,这就是自然法则。杀了它,减少空气缺失。”

我大喊道:“为什么你不自杀呢?”

“我价值是高级的考古学者,算不算价值,多少年出现我这么一个学者,其余的人能够做到吗?告诉你们,我死了,是上头的损失。”

我呵呵一笑,“你杀了你自己的同伴求生,这算什么学者,你学的就是这些吗?”

“陈教授你看你领的人,你不觉得他们都没有用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