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晚上是繁华

考古这些人心情也随之没有动力了,这就是需要一个领导公司协调一下,陈教授确实没有底气了。考古的临时工经历这次谁也不想拿命开玩笑,决定明天回去。

我站出来帮助这些临时工打气,肯定不能够说,去吧!只要掘开王爷府墓,墓里金银财宝按照分成来结算。这可是上头考古队,不是盗墓的,要绕个弯子来。

“兄弟们,其实没有什么危险,只是一些自然现象,刚才我就没有事情,你们就是长期劳顿出现幻觉了。没有事情,该干什么?干什么?如果你们回去的话,一天五千块钱也没有了。属于违约。”

这些人一听这话都抓紧干活去了,萝卜挑起大拇指说:“行啊!六哥。”

我小声的对萝卜说:“行什么?让人送死还不简单。告诉他们前方有金银财宝不完了。一般死的人都是这样死的。”

其实我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陈教授就不适合当考古领导,应该给这群临时工一个幌子,告诉他们前方有金钱,其次再信仰,到底能不能拿到钱还是一说呢!拉上一群垫背的也未尝不可。

很难想象这个地方非常的邪门,甚至到行走在死亡的边缘,其实在很多地方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禁地,而这些地方无法用科学解释,有很多的探险家也葬身于次,他们寻求的或许跟现在陈教授追求的东西一样。

但总是事不如人,对面真正的恐惧和超自然现象陈教授也对考古产生怀疑,一度的认为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是幻觉,是精神上幻觉。

但有吕庆伟做后盾,这个后盾经历的超自然现象已经超出常人的范围,他告诉陈教授,世上一些事情不是单一靠科学来解释,科学解释只是解决掉的超自然现象,解决不了的超自然现象一般都是反科学的,这就是科学专业的弊病,这也是人类对追求未知领域中一种的敷衍。

听了吕庆伟的演说,陈教授或许明白自己的初衷,往往初衷到后来面临都是一种的跑偏现象,就比如他专业的考古,只是在考究历史,在历史上考古其实跟盗墓没有区别,历史只是给人看的,看不到历史,或许只有那些野路子才能够找到。

李慕妍和陈丽双经历这些,她们也开了一定眼界,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她们所见到都能够超出人类想象的事情,即使她们回到市里,她们也把这些事情当做传说,因为她们并不在意这次寻宝旅行有多大的收益,甚至拿着生命在和一些超自然力量开玩笑。

萝卜只顾和那只熊猴完,但这个动物一点不待见他,还不停的挠他,它只待见李慕妍,或许这是简单动物的一种本能而已。

我看着火苗不知道在想什么,看来陈老怪在电话里说的对,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那样的侥幸出来,或许我能够在塔姆兰出来,在这个小河沟却翻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可能分心了,本来能够全身心投入这次考古,可惜李慕妍加入,不得不让我保护她。

心中那股感觉又来了,仿佛在告诉不能够去那里。很快的消失了,这个行当确实不好干。

夜晚很冷,白天半阴着天,却出现一轮明月,终于不用担心下雪了,一旦下雪还要回去,躺着睡不着,听见帐篷外面一些奇怪叫声,我拿起武器,听说这一带经常出现赖呆,走了出去,看见李会堂拿着一个夜视镜看着什么。我走上前去问他在干什么?

“你看,离着王爷府不远的一处地方,有一些鬼火。”

“那有什么?你不是专门收集这些超自然力量吗?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发现这些鬼火附近有一间木屋。而且里面好像有人。”

“拿来我看看。”

我拿过李会堂的夜视望远镜看着前方,确实有一木屋,那个地方有许多的鬼火,外面好像坐着一个驼背老人。我向别处看了看,发现王爷府里,居然灯火通明。

“我靠,为什么王爷府亮着灯。”

“我看看。”

李会堂抢过我的夜视望远镜看着王爷府那个地方,虽然看不到全景,但能够看到部分,确实亮着灯,明墓王爷府的前面白灯笼的光,后面是红灯笼的光,中间是黑灯笼的光,看起好可怕,也诡异至极。

“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还有人走动。”

“太诡异了。”

王爷府的明墓,也就是一处墓地,如果按照时间来算,已经荒废几百年,怎么能够会有人呢!看来当地人说的都是真的,他们并不是夸大其词说的。

“难道咱们看到的是幻觉?”

“不知道,可能……是吧!可是这是幻觉,也太逼真了,如果它是一个村落,我会相信,但,它确实是墓,既是不是墓,它是荒废多年的古宅,怎么会有人来呢!不知道……”

我拿出罗盘看看这地方的风水到底什么样,可是总是找不到方位,算不出天机,难道是不在五行中的一个地方,不对,只要日月阴阳绝对不出天机轮回,算不出是道行浅吗?其实不怪我,只怪古人没有把全本的易经再深入简化了。到底那块的问题呢!

巧合,不是巧合,他也不能够巧合到恰好做这个墓穴。

这时候我和李会堂的对话吵醒了陈教授,陈教练从帐篷来出来问怎么回事,李会堂给了他夜视望远镜让他看王爷府,他看到后大惊失色,“看来这地方不单单的是墓,而且隐藏一些玄机和奥妙。早就听当地人说,白天是荒冢,晚上是繁华。看来我这个老头子低估了。”

他又向另外的一处地方看去,看到有许多鬼火的地方,附近还有一个木屋,“这是什么?怎么还有人在哪里?”

“不知道,刚才我们也看到了。”

“这里人不都搬走了吗?怎么会出现人呢?看来他了解王爷府的事情,明天问问他,关于王爷府的事情。”

“也是啊!一般人在这个地方是存活不下来的。有人存活,一定知道怎么回事?”

“一旦是鬼呢!”

“可能是人。”

早晨起来外面很冷,我拿出一件外套给李慕妍披上,她深情的看了我一眼,萝卜也学着我拿出外套给陈丽双,她不领情的说:“少来,撩妹你要讲究方法,人家用过的计量干嘛用在我身上。”给萝卜呛了个大红脸。萝卜不客气的说:“不穿算了。”

照着陈教授昨晚的安排,去这个地方唯一活人的那里,还真别说这个地方确实有一户活人,在离着王爷府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墓地,这处墓地是昨晚上看到鬼火的地方,原来这是一处墓地。每个坟堆都很小,前方是一块木板,可能是当做墓碑,上面没有名字,只记得死于多长时间。

在墓地的门前是一间木屋,木屋的前方有个火炉,烧的很旺,火炉的旁边坐着一位老者,这位老者是驼背,和昨晚上看到一样,他低着头好像在睡觉,萝卜上去去打招呼,“大爷,我们是……”还没有等着萝卜说完,老者抬起头,萝卜被老头的面容吓的倒在地上,向后面爬着,老者是一个瞎子,眼珠发绿,凸凸着,脸好像被什么烧伤一样,面容及其的恐惧不堪。

不单单是萝卜被吓的要死,就是我们这群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穿着是很古老的衣服,甚至有点像清朝人。我手特别的白,白的发青露出血色,李会堂轻声的说:“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吗?”

“不知道?”

“他是守陵人。他得吃死人肉才能够活下来。尤其这个地方这么多的怨灵,只能够吃死人肉才能抗拒这种东西。”

“什么守陵人?”

守陵人顾名思义就是守墓人,尤其在古代守陵人是最讲究的,因为经常在坟地附近,必须要抗拒墓地出现一些脏东西,只有吃了死人肉才能够抗拒这里的阴气,怨灵也不会来找他,这种人在古代是非常的厉害,因为长时间的守墓,他们是穿梭在阴阳两界的人,就算是阴间和阳间的媒介。

有的时候,怨灵会托福一些事情给守陵人,让他来专递给阳间的人,或者许多灵魂在生前有事情没有交代清楚,都是守陵人通知活人,至于做与不做是活人的事情,守陵人只管传递。这些守陵人一般天生是阴阳眼。

不过如今很少见到守陵人,一般守墓地的有个老头就行了,也没有那么大的门槛,以前的守陵人门槛非常高,不但胆子大,还必须懂得人情世故,还要会通灵。看穿人情世故是为了帮助活人,通灵是帮助死人完成心愿。

常年守陵人一般身体是扛不住的,经常在坟场地带,从环境上也抗拒不了,所以唯一办法就是吃死人肉,慢慢身体就变成尸不是尸,人不是人的境界。后来道家的一些人看到这种情况,提出不用守陵人,守陵人只守出殡几天,不守坟场,就再也没有出现真正的守陵人。

看着这位老者心中不由的感叹,这位守陵人境界估计已经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了。

他的声音很尖,让人听不出他是男的,还是女的,一度感到他是一个阴阳人,他烤着火很淡定的说:“你们找我有事儿吗?”

陈教授走上前去说:“老人家,我们想到王爷府,您能指条明路吗?”

“那个地方去不得的,宗亲王不会答应的,你们还是回去吧!前段时间有一伙人也来了,也没有回去。”

“您是说,前段时间也有人问路,是不是考古队的。”

“是啊!说什么搞挖掘的,来探索王爷府,没有回去。”

“那您知道为什么嘛?”

“那里都是活了上百年的人,他们只想安静的在这里生活,你们这些外人别进来了。进去也是死。记住咯,进去也是死。”

“老人家,这都是现代了,啥都讲究科学,您就告诉我们,里面都有啥东西?”

“啥东西?里面我都没有去过,我就到了这里,成了这样,我来的时候,村民告诉我,要我来守陵,欺负我是个瞎子,可是他们一个一个比我走的早。看看这块地方,他们都是我埋的。哎,前几天来的那些人,也是我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