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吞云吐雾

从上面只能够看到这些,我拿出罗盘看了一下,感到这个地方不但是风水宝地,还蕴藏着天地之灵气,这条长长的沟,根据风水布局是一条龙,也就是这块的风水是龙脉,而王爷府在这条沟的前方一直延续沟的中央,想必这个王爷是要断了龙脉,才在这里下葬。

陈教授问我有什么见地,我给他解释了这是龙脉,那座明墓在这样建造,其实是在毁掉龙脉,又看到附近的风水,这座山被许多沟给分裂开,特别像是一个迷宫,本来是冬天了,沟里一些泉眼还没有冻上,水蒸气向山上扩散形成雾,难道是风水的布局里吞云吐雾。

风水里的吞云吐雾,其实是一句暗语,这是一种格局,利用这样的格局,能够迷糊对方,一般这种布局都是古代兵家所用,用来迷糊对方走进混沌,混沌其实就是迷宫,如果按照老辈子人就是鬼打墙,但这种叫做破世鬼打墙。

通常人们遇到的鬼打墙,是由于自然环境的影响,很多人遇到鬼打墙都不理智,想尽快的找到出口,其实不应该那样,鬼打墙并不是鬼打的墙,它是一种风水的格局来迷惑对方,其实是根据地形和你思想导致的,很简单的例子,某人从起点看见一尊石像,在终点又看到一尊相同的石像,相同的位置,一切都是相同的,或者四面八方都是相同的东西,会不会感到走到哪里都回到原地,就会认为这是鬼打墙,其实这只是扰乱判断能力的一种玄学,越是着急就找不到出口,即使出口在眼前,你都认为不是。

破世鬼打墙可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是专门用于对抗强大的队伍,所以修建的时候非常的复杂,甚至有一些玄学道士在修建时,放上一些影响人脑电波的磁石,让人感到走进这个地方根本出不去,即使出口在眼前,也活活饿死在那里。

原来我老家村上就有这种破世鬼打墙,那时候看电影是一种非常快乐的事情,所以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一个地方看电影,放电影的地方是村上的一块空地,那些放电影的都是外村的,幕布需要木头杆子挑起来,村上也没有多余的木头杆子,村长让人去砍两颗小树,这两个人去小树林砍树。

村长看着两个人还没有回来,于是又找了两根杆子,直到电影放映完了,那两个去搞幕布杆子的人还没有回来,于是村长派着几个人去了小树林,发现这两个人扛着小树在小树林的转圈,村上知道肯定是遇到鬼打墙了。于是让我爷爷看看,我爷爷去看一下,告诉村长这两人不是普通的鬼打墙,你看看他们闭着眼睛走路。我爷爷知道这种机关的部位,小树林肯定藏着一些影响人的脑电波的东西。

从小树林的一个坑里挖出一块硕大的碾子,用大锤打开一看,里面都是磁铁,在看看位置正好是不详风水位置。当把这机关破了后,这两个人才不走了,睁开眼睛都不知道发生什么,后来从这片小树林里挖出很人的骨头,好像古代战争时期的人。

那块地方就是破世鬼打墙,因为要迷惑敌方,那么多人无法迷惑就用超自然力量来诱导对方,直到把队伍全部杀死。破世鬼打墙一般用于古代的上。

我对着陈教授说:“向下走去,千万要记住,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太当真。因为这是破世鬼打墙。”

李会堂不屑的说:“你可别在哪吹了,还破世鬼打墙,这个地形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从上看下去不都一样的嘛!”

“那你试试吧!”

我们这行人又向山下走去,走下去一块,发现王爷府的院子就少一个,又走了下去一点,从上头看王爷府的院子又少了一个,我停止了脚步,为什么走下去一块,王爷府的院子怎么少了呢!

陈教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没有给出任何说法,我也考虑出现问题呢!又向下走一点,又少一处院落,这个王爷府整个像一个村那么大,越是接近越少院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庆伟看到再向下走有一处平地,先坐下来休息一下,我们一行人来到这个平地上,这座山从半山腰有一处平地算怎么回事,难道是出于爬山的老乡方便修的,不像是,重重迹象扰乱了我的思绪,根本猜不出这地方有多玄妙。

我喝了一口水站起身,向四处望去,也没有什么别扭的,除了王爷府的院子一处一处的没有了,没有觉得别扭。这块平地原来是一条路,不像是环山路,可能绕山一圈那么远。

忽悠从远处一个骑马的士兵跑了过来,看上去是古代的士兵,这个士兵来到李慕妍的跟前,“姑娘,向你打听一下路。”

“兄弟,你们是拍戏的嘛?”

这个古代士兵是从哪里来的,刚想到上去拉住李慕妍大喊着:“不要。”突然,李慕妍和那个古代士兵消失了,留下我们这些恐慌起来。

“刚才是什么?”

“发生什么了?”

正当我们恐慌时候,从远处走来很多的古代队伍,是清朝的队伍,很多很多,头顶上有一股黑色的雾气,而在前方是一位将军在马上拉着李慕妍。

吕庆伟小声的说:“阴兵借道,快离开这块平地。”

他们都向下走去,躲在荒草里不敢出声,可是我不能够离开,李慕妍还在它们手上,拼了,不管那么多,什么阴兵借道。

我拿出打开勾魂伞扔到阴兵的前方,伞落在地上,又拿出罗盘,焦急找位置,正好太阳没有被乌云遮盖的一刻,取精华到罗盘,火上罗盘,用手一扫火落勾魂伞上,伞开始旋转,转速越来越快,飞刺到那么将军那里,那位阴兵将军,拿起兵器档了几下,被伞打散,当阴兵将军散去,勾魂伞发出强烈的火光,冲向这群阴兵冲去,全部消失在空气里。

当我去找李慕妍,并没有她,而在山的底下听到她的声音,大喊着:“小文,快下来。”

我飞速的跑到她的跟前,她笑着对我说:“没有事儿。”

当我想搂她的时候,发现我中间有一层的屏障在阻隔着我和她,再一看原来的那些人,根本不存在这里,我心想完了,走入鬼打墙的局里了,所看到的东西都是假象,李慕妍笑着说:“来呀!跟我来呀!去那个王爷府。快点。”

她的笑容及其的诡异,我知道她是不是她,都是幻觉,我拿起勾魂伞打破屏障,并没有李慕妍,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通王爷府的路,其余的人在哪里,想到破世鬼打墙是用某种力量影响脑电波,就算我睁着眼睛,其实我心里清楚,也是闭着眼睛,因为被它陷入里面。

心里特别焦急,想得都是李慕妍是不是有危险的事情,我突然发现越是想这么多,越感到力不从心破不了这个鬼打墙,我又睁开眼睛,发现李慕妍就在我眼前,她发出诡异的笑声,居然穿着清朝女人服饰,我心中想着却是假的,却无法抗拒她,看来我输掉了,下不去手,拼了,大喊着:“如果你是真的,来世再见。”

拿起勾魂伞一下打了下去,李慕妍又不见了,难道我是在精神里抗拒着鬼打墙,突然一个人出现我的面前,不是李慕妍,却是吕庆伟了。

“小方,咱们被鬼打墙迷住了。要想办法破开。”

“少说废话,你是幻觉。”

我拿起伞就对着他砸去,却被他的一样武器给挡住,“小方,你疯了吧!我吕局。”

“我不信,你是我抗拒的想象。”

“我靠,你这……”

吕庆伟躲了过来,他的这把武器,非常的邪门,像一把剑,从剑柄向上去是一条龙,在龙嘴里有一颗夜明珠一样东西,他拿起这把武器,指向太阳,那颗珠子发出强烈的光,他向四处扫去,只听见几声巨响过来,鬼打墙没有了。

而那些人在四处找路,他们全部是闭着眼睛的,李慕妍大喊着:“小文,你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你了,我害怕。”

萝卜和陈丽双抱在一起,“可找到你了,他们都去哪里了。”

此刻的阴兵就站在平地上看着我们,他们哈哈大笑着,慢慢向前走去,那诡异的笑声太刺激神经了。

“吕局,赶紧找到机关,不然咱们都出不去。”

我和吕局发现一块石头,非常的像人形,吕庆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从兜里拿出一颗炸弹就扔了过去,轰一声,石头被炸碎,走到前方一看傻眼了,石头的底下是一块巨大的青铜镜子,再看看这个位置,根据风水上来看,这是死穴,我大喊着:“快炸了它,不然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那群人闭着眼睛,要从这山上滚到山下去,都做好姿势,千钧一发之际,吕庆伟拿出炸弹扔在了青铜镜上,我和他跑出爆炸的范围内,轰的一身,青铜镜子被炸飞了出去,离开了死穴,成为碎片抛落在山下。

这些人也恢复原来的样子,慢慢的睁开眼睛,他们只记得当时在找人,其余的不记得了,李慕妍睁开眼睛后,看见抱上了上来说:“你去哪了,刚才找你半天。”

“没有事儿,没有事儿。”

经过这些鬼打墙即使不小心的人,都非常的谨慎,实在是太累了,很多人都支撑不住,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陈教授让考古临时工拉上帐篷,做一些饭。

我们点燃一堆火,在火的旁边坐着,陈教授拿出烟斗抽了起来,可能看到刚才的事情,抽烟来压压惊,或许他也感到上批考古队的人,可能也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许没有生存下来。来目的又是考古又是找人。

他给上头打了电话,考古的装备就是好,全部都是卫星电话,看来这是真要揭开王爷府的神秘面纱了。

李慕妍靠在肩膀上,吓的不清,一个文艺青年来考古,确实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那个熊猴也学着李慕妍靠在我的肩膀上,一下把他推开,它还呆萌的看着,萝卜笑着说:“这家伙,还真会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