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不祥的预感

如果不出来走走,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这么多阴暗的东西,无论从那个方面看上出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甚至感到自己所看所闻是自己的想象,可是真正感觉真实太多了。

其实陈教授知道这次的危险性,谁知道走进这里却是更大的危险,而且基地放到这里,实在是他一个愚蠢的错误,而他这次错误,又让李慕妍和陈丽双抓到了跟着去的把柄,一时非常的为难,这种为难促使萝卜也在煽风点火,其实他去目的无非是想从那个明墓王爷府里捞点东西。

如果李慕妍跟着去的话,保护他是重中之重,更确切的说,保护我感情深的人,其余人可能也只能够作为另一层次的人看待,这种看待不是感情上的事情,而是他们都有相对职业来保护自己。

在出发前,陈教授不断在重复着安全,可能李慕妍和陈丽双她们两个并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在她们眼里只对未知世界的渴求,这种渴求是最可怕的一旦步入等于飞蛾扑火。其实一些人真是来捧场着,陈教授单位上的那些考古学者基本上都不去,因为很多考古学者都知道,明墓王爷府是有去无回的地方,还有一些大学生经过昨晚的事情,他们都对自己的专业产生质疑,也提出不去那里了。

可能陈教授请来那些临时工,就是他花着单位的重金请来玩命的,这些考古的临时工,是帮助考古工作者挖墓的。从一个挖墓的工人嘴里得知,这次去明墓王爷府都是五千块钱一天。看来这钱离着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萝卜还满怀欢喜的哼着小曲,一点也不担心前面的路多么可怕,他讲话了,有我在没有什么好怕,再说咱们都是盗墓的,有什么好怕,塔姆兰无人区不也没有人活着出来了,咱们不还是第一个出来的,管他那么多。

这家伙说的也是一个理,要说理儿,我看他真正的在理儿,有妹子陪着,你看他那个酸样儿,不停在和陈丽双甜言蜜语,说着一些天荒地老的话,卡着陈丽双的油儿,李慕妍估计都看不下去了,不断在提醒这是考古,不是去度蜜月。

陈教授分配完工作,不愿意去的留在村上,愿意去的装上专业的工具和食物开始出发,吕庆伟这个人,我不太清楚来历,可以看出他那种外柔内刚的人,从昨天晚上用那种生化武器炸那个妖尸能够看出。可能他对这些脏东西及其的厌恶。

去的人都准备好了自己装备,李会堂的装备很多,拎着一个兜子,背着一个兜子,这家伙真以为考古为了能够更透彻的研究呢。

在临走的时候,我偷偷的给陈老怪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问起明墓王爷府的事情,陈老怪在电话里开始恐慌的说:“六子,你啊!最好别去,真的,别去。那个地方是盗墓者禁地。”

“塔姆兰无人区也是盗墓者的禁地呢!咱们还是去了。”

“六子,那里不一样,跟塔姆兰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墓吗?一个暗墓,一个明墓。”

“靠,你知道明墓是盗墓者禁地吗?我建议你不要去,那里邪门的事情多着呢,那地方可以让死人活了,是极恶地带。”

“没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吧!我先挂了啊!”

挂了陈老怪电话,心中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像是第六感一样,一直在冲击着我的心脏。很快这种感情没有了,被我自信占据,从塔姆兰无人区出来的人,还怕个毛。

来到考古队伍中,一行人开始考古之旅,我和萝卜在后面,他们在前面走着,他不停在给我打鸡血,我问他害怕吗?他说能够死在那么多金银财宝也算值得了。他带上墨镜很潇洒着说:“不要骗自己,咱们是专业干这行。”

“我靠,你小点声,别让别听见,你傻叉。”

松山的山上基本都是松树,这里也有很多动物,听村里人讲,山上有不少的赖呆,有人说这种动物是狼,其实狼不是赖呆,赖呆是一种熊,没有狼的灵活,但也在食肉动物里,它专门吃比自己小的动物。

陈教授和吕庆伟觉得天气不要变天就行,进山最怕是下雪,一旦下起雪来还得要回去,因为山上容易积雪,另外下过雪很冷,基本在山里是呆不住的,虽然有帐篷和后勤保障,但零下几十度谁也受不了。

走出很长一段时间,发现前方有一个小木屋,这个可能是守林人居住的地方,看上去很久没有人住了,连个炊烟也没有,陈教授让我们到那木屋里休息一下。

这个木屋里很简单,一共两间屋子,一间是住的,一间是做饭用的,我们进屋后,里面的东西都很陈旧,甚至房梁上到处是蜘蛛网,略微打扫一下,让几个考古的临时工做一下饭,中午吃过饭再走。

里面的摆设也及其简单,是普通护林工的一些生活用品,还有一把陈旧的猎枪挂在木屋上,陈教授感到奇怪,一般来说护林员都会在离职后把枪交给上头,如果枪在这里,护林工哪去了呢?

炕的上面铺一层厚厚的毡子,陈丽双坐在炕上,觉得非常硌得慌,于是摸了一下底下,发现毡子的底下有一本书,拿了出来一看不是,一本日记,打开看一下,这里记载着护林员来到这里护林的一切。

这本日记记载没有多长时间,一共不到一个月的护林时间,日记里记载着有几天还很正常,可是到了一个星期以后就不正常了。

简单的描述:它今天又来了,我确定它不是人,可是我真的很害怕,它就在山沟下泉水里蹲着。

而好几天都是它经常来到这里,而且在泉水那里,具体是人不是人还不一定,这个护林员跟踪它到了一处看似古代的一处院落,它消失了。

直到最后几篇日记记载着:我必须离开这里,我怕我会出事儿,这个地方非常的恐怖,每天去那里都看有人在那个宅子里,那原来是清朝的一个王府,都已经荒废很多年,可是每次路过,为什么都有人在院子里。好可怕啊!我要离开……

内容没有了,陈丽双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可怕,只感觉这是鬼故事,守林员一定很孤单,写点鬼故事曾添一份乐趣也未尝不可。

她把日记交给陈教授,他看着日记,隐隐感到那个护林员已经被某种东西迫害了,因为这个地方这么邪门,不是一般人能够呆的下去的。

看着那把猎枪的存在,再看看这屋子的凌乱,可能是在睡着了被人搞走的,就再也没有人来过。

“大家都小心点,这可不是一般地方了。一定要注意安全。”

说实在的我赞赏陈教授这样的考古领导,如果是我绝对给他们那群人打个鸡血,让他们不要害怕,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也没有奇怪的东西,都是一些自然现象,放心大胆去考古,而不是处处都小心,他这一小心,还真有一个考古的临时工尖叫起来。

他去底下的泉子里钻冰取水,被什么东西吓得又跑上了,大喊着:“我见到鬼了,有鬼。”

我不客气的说:“鬼什么鬼,大白天的哪里来的鬼。你看见鬼什么模样了?”

“看见了,真的看见了。一个大大的头,身子胖胖的。”

“你可别在哪瞎说了,你看见的没有准是熊。”

正当我们七嘴八舌的在哪里数落他的时候,总感觉在我们附近有东西,回头看看没有,我看这些人担心,就陪着他们去,可是一转身看见了一个家伙,其余的人吓到跑回木屋里。我一看,浑身长着毛,确实头大,这大头估计有三个人脑袋那么大,脸部像个猴脸,身子像熊身。

吓我也一机灵,它也不袭击你,就像小孩的看着我,我想吓唬它一下,它还是像小孩仔细看着我。这时李慕妍和陈丽双走了出来,看看到底什么东西。

李慕妍胆子也够大的,接近着这个动物,拿出一块食物,这个动物眼神非常的幼稚,仿佛像是小孩子一样,它拿起李慕妍的食物吃了下去,晃晃脑袋,手上下摆动,想再要点,李慕妍又给它一点,它也吃了下去,吃完它向李慕妍走来,我以为它要伤害她,没有想到它在李慕妍的怀里蹭来蹭去,好像在撒娇。

这时陈教授也出来看发生什么事情,看了一眼说:“是这个小东西啊!这个叫熊猴,它不会对人有攻击。”

“什么是熊猴?”

“这种动物早就快灭绝了,一般都出现在原始森林里,是世界级保护动物,因为它跟熊猫一样,不过长的是猴脸,熊身,大大脑袋。看起很可爱。经常吃松树的松子之类的。”

原来是一只要绝种的猴子,李慕妍非常喜欢这个动物,于是让她带着它一起,这个动物还真有灵性,认识第一个给食物的人,第二个人再接近就不接受食物了。听陈教授说这种动物的叫声跟鹦鹉产不多,而且还能够学人说话,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

饭已经做好了,吃上点热乎的面条,确实不错,浑身非常的暖和,烤了一会儿火,陈教授公司大家出发吧!

李慕妍还要把这个小熊猴带回去,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智,也算是这次考古里的宠儿了,没有办法只能够答应她带上这动物。陈丽双也十分喜欢它,为什么女生都喜欢宠物,可这个宠物是前所未有的珍贵动物,带回去也是交到动物保护局的。

天色慢慢的阴了下来,陈教授怕下雪耽误行程,让我们不要再拖延时间,即刻出发,明墓王爷府其实就在另一条山沟,还得爬上一座山再下去,考古队一群人开始爬山,这座山虽然不高,不是很陡峭,却非常的难爬。

来到山顶向下面一看,确实是一道沟,这条沟在两座山的底下非常的整齐,可以看到沟里王爷府,好大的面积,一处院子到另一处院子,院子里有很的自制园林,很多处院子被一个大院落围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