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太岁

“行了,你这个败家子玩意儿,我最懒得听你说话,要不是我和你爸爸的关系,才不管你的事情呢!”

吃完饭后,陈教授想要看看附近的地形,让我和李会堂陪着走走,吕庆伟也想陪着去,但被陈教授拦下说:“我只是让他们陪我转转,没有什么事情,很安全。”

“我怕出什么事情啊!老陈,上头可是让我们好好保护你。”

“又不是要去明墓王爷府,只是出去走走看看这环境,一会儿就回来了。”

李慕妍和陈丽双萝卜都想出去走走,陈教授给拒绝了,必须都在这个老乡家里呆着,来到这里就面临着重重危险,如果想出去不能够出了这个村落。

来到一处小山丘,陈教授不由的感慨着这地方的美丽,突然他也步入正题了,“我说小方和小李,你们的功底都不浅,其实我也知道你们的底细。但现在是万不得已让你们来了。”

“陈叔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们都是能人,这次考古进入明墓王爷府,我也没有几成把握。”

“为什么?”

“这地方世界级的探险家都没有出来过。甚至比我们更优秀的考古学者也没有敢动,这次本来想到是住几天就走,给上头一个交代。可是……我是真要去明墓王爷府。”

“那你原来是假去吗?”

“为了是稳定我那些考古学员。”

我心想送死的是我们,拿功劳的是那些学员,这比盗墓的还黑暗,不由长吁一口气,“没有事情,只要您去就行了,既然您都选择了。”

我的在所不辞是一句话谎言,真正是想到看看这个明墓王爷府里到底有什么宝贝,听说,这个王爷在死的时候,陪葬了不少的宝物。

其实陈教授这些话,对我而言也只是一种看似天真的想法,他看上去很成熟,怎么跟个孩子一样,他只所以把民调局的老友找来,是下定决心要考古明墓王爷府。其余的人就是一个摆设,而真正去考古的人,只有民调局的人,还有李会堂和我,甚至都不会让萝卜他们去。

不管怎么样,我没有怕什么?但是有一个人他了解的明墓王爷府的事情比我多得多。到了晚上我得问一下陈老怪对明墓王爷府有所了解吗?想到这里,突然有点分神,被陈教授看出点端倪。

“怎么了,小方,难道不敢去了吗?”

“不是的,陈叔叔,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许多人进去没有出来,这个悬念一直在我的脑海出现。”

“不要想太多,到那里你们就知道了。”

我们三个四处转了转,忽然走到一座拱桥边,这座桥估计有很多年头,看起像是清朝时修建的,可总是感觉哪块别扭,这座拱桥前面并没有路,全部是高山,而这面是一条路,也就是说前方无路,修这样的桥干什么,难道只是修建出来做实验用吗?根据风水的格局,这座桥面对着大山,即使通往大山,也不需要走这座桥。

桥的四周也并没有水,桥的底下是一种干枯的草丛,常年没有人收割,干草长的很高,如果没有水就是沟,这条沟一直延续到所能够看到地方就没有了,难道这是个玩笑。

李会堂也看不对劲,拱桥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石砖,如果过桥还要爬到石砖上,这样的桥不但没有带来方便,反而是累赘,为什么要建这座桥呢!

看着这座诡异的桥,我突然开了一个玩笑说:“古人这是在彰显自己的修为吗?”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后悔,觉得这地方非常的诡异,赶紧走不然来不及了,可我刚要说出来快点离开时。

从桥的对面,走过来一群穿着红色衣服的人,这些人看似是人,但都高出常人半截,脸色的苍白死气沉沉的,而就我们后面又来了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

陈教授马上恐慌起来,小声的问我和李会堂,“这是什么?”

“不知道。”

当我们还没有缓过神来,发现我们三个居然在巨大的石砖上,它们像我们走来,可能要把我们堵在这里。

“借道?”

“不是,什么借道。”

“那是什么?这座桥是阴阳桥,穿梭人的生死,其实站在这里,并不是咱们本体。只是精神,这是一些我们恐惧精神。咱们本体还在桥的边上。”

“靠,小小伎俩,难不倒我。”

李会堂从兜里拿出一盒子,这个盒子好像是高科技的东西,他放到地上,拿出一个遥控器,打开盒子装置,出现一个看似卫星接收器的玩意,它不停旋转着,而且还飞出一种强力刺耳的声音,前方和后方的那些鬼,变成一股精神被吸到那个盒子里。

精神一晃,我们三个人还在桥边上,陈教授带着敬佩的眼神看着李会堂,可还没有等着恢复过来,突然前方又出现一群穿着红色衣服的鬼,后方也出现一群白色的鬼,向我们三个走来,而我们三个还是在那块大石砖上站着。

李会堂还想拿着它那个破玩意吸收这种磁场效应,看着那些家伙心中就是瘆得慌。拿出勾魂伞放到地上,拿出罗盘,一看天色并没有太阳,人有三把火,我用的火开启勾魂伞,我使劲的摸了一下天灵盖,从上面取出一股小鬼火,放到罗盘上,调一下罗盘的布局,用手一扫,火种掉在勾魂伞的中间,伞迅速的转了起来,这回可不是让伞转出去阻挡什么,这次我是让彻底把这股磁场毁灭掉。

只见伞飞速旋转到了那些穿红色衣服的鬼面前,被打的烟消云散,又转过身到了白色衣服的面前也被驱散。

我们又回到桥的边上,我不知道哪里来怨气,伞回来的时候,在那块石砖上不停旋转,突然那块石砖爆炸了,整座桥仿佛是被炸掉一样,轰的几声过去后,那座桥坍塌,勾魂伞又迅速的回到原地,收起勾魂伞,我不耐烦的说:“还没完没了,是吗?你中间放一块吸收灵气东西,我就治不了你了。”

陈教授虽然也经过许多超自然现象,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武器,不禁惊叹,李会堂很生气的说:“我说,为什么总是让将一些东西毁灭呢!”

“我告诉你这样收,是收不完的,那块石砖就是吸收附近的一些灵气,把它们引到这里,你这个东西没有破坏性,总是会重复出现。咱们都回不去了。”

“好了,咱们还是回去吧!今天,我也见识到你们两个人的厉害,真由衷的佩服啊!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太多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问陈教授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他能够相信我们这些迷信,陈教授回答说:“你说现在人类是进步了,还退步了?”

“当然是进步了?”

“不是的,其实现在的科学只能够解释一下常识性的东西,比如鬼火,科学家硬说是地质和尸体发酵产生的,可在你们眼里,这些鬼火,是人死后一种火种,人死后,虽然精神支配不了身体,但这股精神是存在的,变的微弱而已。”

“这么有见地啊!陈教授。”

“在几百年前,人们从来不相信飞机能够上天,可现在漫天都是飞机。哎,或许再过几百年就能够相信这些,其实人类在退步,因为不相信一些奇异事件,不去研究奇异事情。其实所谓科学都是那些奇异的事情里挖掘出来的。”

“陈叔叔,你还真有见地,您啊!不像别的考古人员。”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讽刺我。”

“没有那个意思,陈教授,我只是发表一下,身为研究超自然力量的言论。”

哈哈哈……

回到老乡的住所已经到了晚上,村落一般晚上没有什么娱乐节目,吃过饭后在屋子里呆了一会儿,来到院子,山村的环境就是不错。

因为没有一些娱乐活着,李慕妍和陈丽双就跟着老乡聊天,当说到这里的环境非常时,老乡很骄傲的说:“我们这个村是出了名的村,不但环境好,市里的人都来村里度假,为了养生,咱们这还有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现在还活着呢!无论是村上人和市里的人都得了它长寿的秘方。”

“那还是很不错的。”

“我们家也求了一些秘方,给你们拿出点看看。”

说着这个老乡来到厢房里,拿出一个纸盒子,给李慕妍和陈丽双他们看,老乡把纸盒子打开后,一股难闻的药物扑面而来,熏得她们两人捂住鼻子看着,这个东西仿佛跟沥青差不多,但没有沥青黑,灰色的,仿佛是一块灰色的大药丸,那老乡拿着一个刀子割了一块,吃到嘴里说:“有点苦,吃过后精神很多。你也来点了。”

李会堂看她们在和老乡聊的很开心,走过去凑热闹,当看见老乡拿出那种东西,不由的感到非常的恐慌,要知道他是知名医者,赶紧把那个盒子盖上问那个老乡,“阿姨,这个东西从哪里来的?”

“小伙子,这是咱们村上的长寿老人给的秘方,你尝尝,养生的。”

“阿姨,这个东西不能够吃,吃对你没有好处。”

他说完让李慕妍和陈丽双离这个东西远一点,并且告诫老乡不要吃这些东西,老乡不以为然的说:“这是养生的,绝对好吃,那个长寿老人说,这是太岁。”

没有理会愚昧的村民,来到陈教授的房间里,吕庆伟和陈教授在聊着关于明墓王爷府的事情,进来后李会堂说起这个村上有人吃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陈教授问是什么?

“根据我的观察,那是一种蛊毒。”

“什么?快把它拿过来让我看看。”

吕庆伟吩咐几个手下,把老乡的长寿妙药拿进了打开一看,在场人都被这股难闻的气味熏到了。我看见他们那个屋子那么的热闹,来到里面一看,大惊失色,“这是从哪里来的?快把它烧掉。”

吕庆伟看见我的惊慌,知道这个东西一定不是好,吩咐手下拿着这个东西在院子里烧掉,老乡还想去拿抢,给了她几百块钱,她才平息。

陈教授看着我说:“小方,这是什么东西?”

李会堂说:“是有毒的太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