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青铜伞

来到大海的家里,把两位老人都安抚睡着了,大海拿起两个酒杯,倒了两杯蛇胆酒,告诉我喝下去压压惊,我喝着蛇胆酒说:“刚才,明明灯关了,我也看到是它自己开的。你怎么说是关着呢?难道我产生了幻觉?”

“是自己开的。”

“那你为什么说……”

“我为了安抚慧芳父母。不行,我把勾魂伞拿出来,明天把慧芳的灵魂给勾到坟地去。”

“这是哥们儿一生最可怕的事情。我先睡了。不行,明天回市里吧!”

“放心,灵魂是伤不了人的。也吓不死人。吓死人是磁场反应,导致脑电波传出错误信息。自己吓自己,吓死的。意志力坚定是死不了人的。”

“我先睡了。”

一夜没有睡个好觉,做一晚上的噩梦,每次醒来都看着萝卜打呼噜的样子,直到早晨才安然入睡。

睡了没有多长时间,被萝卜打电话声音给吵醒,“我说爷儿来,这就是不地道儿了吧!就哥们儿那个玩意儿,最少值个千头八百儿的。对不对?咱都是行家儿,也不跟您说那个客套话。现在古玩儿的买卖不好做,这样吧!收您三个千儿,行不?别啊!您看您,没有看货就焦躁起来了吧!”

“萝卜,你小点声儿,哥们儿睡觉呢!别倒腾你们家那些古董儿了,你就是个败家子。”

手机一挂掉,那个酸样就上来了。

“六爷醒了,听说您见鬼了。”

“你才见鬼了呢!你们全家都见鬼了。”

“得来儿六爷,这就不高兴,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理儿。要让您去盗墓,不得吓死才算怪呢!您这才刚哪到哪!”

“别,哥们儿可不想和你们同流合污。还盗墓。你缺心眼啊!什么年代了。不怕遭天谴。”

“嗨,六爷,您呀!没有逼到那个份儿上,逼到那个份儿上,卖身你也干。”

“刚才给谁打电话,是不是家里没有底儿了,就剩下一些现大洋能够倒腾了。”

“六爷,别提了,想想我考古世家,居然沦落这般地步,说到哪里,哪里都是黄土掩不尽的泪。惭愧啊!”

我看一下表,已经是九点多了,“走,咱们回市里。别在住了。”

“不成,六爷,刚才答应大海大师,帮助大海大师把那个小妹妹儿魂给勾到坟地去。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你不怕见鬼啊!”

萝卜嘿嘿一笑,“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再说我听大师说了你们见鬼的事情,你们就是自己吓唬自己,眼花了就说见鬼。这就是一种仪式。再说,世界上哪来的鬼,别吓唬自己了。”

“我靠,不信。”

“六爷,哥们儿可从来没有说我信过。要女鬼都像国产鬼电影演的那样漂亮,我也就勉为其难愿意失身我的阳气,和她一起温柔一下。哎哟,一想到,哥们儿的小心灵儿特别有感触。”

被这位主儿的话把哥们儿彻底的折服了,“行,咱们再住一晚上,马上回市里。这个破地方。最好别来了。”

对于勾魂伞是什么玩意儿,我还真不知道,当大海从一个老柜子里拿出一把青铜的伞来,我为之一惊,这绝对是一件宝物,凑上前去问他是不是爷爷留下来的?

“这个可不是,这个宝贝是我爸爸犁地的时候,犁出来的。一坛子的铜钱和这把伞。当时我爸爸胆小,于是就上报市里文物厅,他们下来后给我爸爸几百块钱就走了。但我爸爸留个心眼,没有把伞给他们。想想现在那一坛子铜钱要倒腾倒腾得值好几万。要不是说,这没有文化就是不行。”

“这跟文化有什么关系?”

“也是啊!后来我拿着这把伞给我师傅看看,你爷爷说,这是一把勾魂伞,而且告诉我怎么使用了。其实啊!哥们儿,对这些一点不感兴趣。哥们儿最擅长就是风水。我琢磨着既然遇到事儿,咱就不能够怕事儿,与其找王婆子骂骂魂,不如自己把事情办了。”

这把青铜伞拿在手里很重,大海把伞打开,一共是八片伞叶儿,上面都写着梵文,咒语一些的文字,这把伞又像是一把武器,打开后还有很大的缝隙,我觉得这不像一把伞,大海按了一下伞柄上的机关,伞慢慢地转动起来,大海也使劲地转动着,越转越快行成一把雨伞,可以看到上面是一个阴阳,而且发出一种很怪异的声音,仿佛是有旋律的音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