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民调局

从医院出来感觉对命运有一点感伤,非得死的时候才悟透自己的人生,活着时候为什么不去领悟,李慕妍对李雪的感受非常的认同,而且多愁善感起来,看着这样的一个人即将离开世界,她感到心情非常的失落,也许这就是生活对我们的折磨,或许,人看似快乐,其实是内心的痛苦占据多吧!

陈丽双很惊讶我对玄学的运用,她说,只看见玄学在理论上还算成立,真正用在考古,或者别的方面没有太多。她也感到我确实能够帮助他们找到那些考古队员。或者说,帮助他们考古队能够顺利的揭开王爷府的明墓。

其实古代里不一定只有的暗墓,暗墓是埋在地底下的一处墓地,也就是修建好后,用土给埋上,但是明墓不行,明墓是跟盖房子一样,盖在明处,里面的机关重重,甚至有不少专门设计明墓机关,甚至有一些放弃道义的人,为了设计明墓,专门拿着活人做实验,引起蛊,成为妖尸守候在墓里面。

这就是明墓和暗墓的区别,小的明墓也有,今四川省的悬棺,其实也算在明墓当中,这种明墓,又名:天墓,是让死尸吸收天地精气神,可以在短时间内不被腐烂,后来因为明墓太多,成为一种下葬的风气,又成了一种下葬文化流传到现在。

听说在民国时期,很多悬棺都出现过僵尸,其实在道家里不是僵尸,是妖尸,由于明墓能够接触到日月星辰,尸体会吸取精气,很多山上动物经常进入棺材里,导致尸体吸入了动物的气息,动物气息和灵气在一起,足可以让尸体重新的活过来,这样一来尸体就是动物本性中的气息,俗称妖尸,这种妖尸活过来吃的都是一些山猫野耗子之类的东西,本身再有毒,所以人被咬到就会死,而咬到这股妖气也被人吸收到血液里,就会被成妖尸。

当时一些民间的道士发现这种东西,都会用尽办法将其焚烧,其实这种妖尸放到现在就是被某种病菌感染的尸体。

至于明墓和暗墓有什么区别,明墓的机关和那股恐怖气息,让比暗墓阴森的多,别看到它在阳光之下暴露给人们,选择明墓的地方,根据风水,必须是极阴之地,配合着极阳,就会产生强大的磁场效应,一般的人进入肯定是死路一条。

我滔滔不绝的给陈丽双他们上着玄学的课,他们也听得津津有味,也让他们对这个世界有所领会,其实我也只是在理论上,也没有见识过明墓,听到王爷府的那个地方,也许就是明墓。

想到去考古明墓,我有点担心李慕妍安危,毕竟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去的,于是又强烈要求她不要去,但她非得要去,而且坚定信念要去看看考古,她否认了我理论,说我的这些理论都是胡编乱造,不符合的实践,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够让她去了。

她住在我的家里,给我和萝卜做了一顿美味佳肴,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怕我偷偷的不带上她。

早晨的时候,陈丽双很早就打来电话,让我们去她的家里集合,准备出发,我把背包拿上,里面有我吃饭的家伙儿。萝卜开车带着我和李慕妍来到陈教授的家里,满院子都是人,有很多是大学生刚毕业参加工作的,还有一些不认识,看起是帮助挖墓的苦力,另外一些看似不是考古的。

那个陈会堂也来了,手里带着都是现代化的东西,陈教授特意给我们介绍一下。其中一个叫吕庆伟,是本市民调局的,其余那几个人是他的助手,我对民调局十分的好奇,不知道这个部门到底是干什么的。

在向车上装东西的时候,他说出了什么是民调局,民调局其实全名叫做:民间调查局,是当地专门设立的一个具有民间的意义的局子,处理一些灵异案件的局子,要问这种局子怎么会存在,曾经在我们这个地方经常出现一些灵异事件,一些别的部门破不了的案子就会交给民调局。

他们这些人都懂得怎么样破除超自然现象的案件,其实在这个城市隐藏很多关于超自然力量的案件,只是民调局属于一种特殊的部分,其意义就是不让别人不知道这些超自然力量的存在。而老百姓知道民调局也很少,为了不能宣扬的迷信主义。

后来随着城市发展,许多超自然现象不在出现,民调局也逐渐退出舞台,但还保留着原来的民间调查科,为了就是出现超自然案件,这些人能够派上用处。

这个吕局很客气,也帮助我们往车上搬东西,听到我和陈丽双的说话,他也说出民间调查科的一些事情。

“其实啊!咱们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有许多的超自然现象,一旦出现,我们会第一时间赶到,进行处理和封闭。”

“吕局,那你们怎么调查?”

“我们研究的是超自然学,比如一些神秘事件,一些更为神奇的事件,都是我们处理。”

“你对这个王爷府了解吗?”

“当然了解,要是按照你们玄学的话,应该叫明墓吧!”

“您还真懂行。”

“这个案子原来我们就破过,原来的王爷府一直很阴森,当地村上的人从来没有去过,有一天一个小孩去了那个荒废的王爷府看了,就没有再出来,父母为了找孩子,也去了王爷府没有出来。于是村民报了案,可惜去查案子的人也没有出来,后来让我们民调局的人去。那时候我刚刚毕业,于是去调查,我们民调局的几位伙计进去了,让我在外面等着,还是没有活着出来。为了能够封闭起来这里。从此那里就荒废了。”

“那您这次去,不怕出不来吗?”

“小伙子,我在民调局二十多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破了这个案子,心里不安。另外,最近失踪的考古学者,已经惊呆上头,派我们来调查,这或许就是一场宿命。”

“那个地方有那么邪乎吗?”

“怎么没有,那个地方被咱们市里都列为禁地了。”

他把我拉到没有人地方说:“小伙子,那个地方,有许多外国人来过,但都没有出来。”

“是吗?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从吕庆伟的话语可以看出,这个明墓王爷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反过来一想,上古人的墓都给盗了,还怕一个区区的王爷墓,是不是有些人故意渲染着王爷府的恐怖。

王爷府的墓在松山的一个山沟里,那里原来有许多的村落,出了事情,人们都搬了出来,而遗留下的村落听说也及其的恐怖。

收拾考古一些东西,还有一些的物品大家分别上了卡车,只有这样的卡车才能够进入山地,车慢慢的开走了,我看了李慕妍一眼,有一种感觉总是不对劲,怕她出什么事情,毕竟这不是闹着玩,可这种感觉在李慕妍的脸上看似是度假的心情,使得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萝卜拿着耳机听着歌曲。

我们的目的的到了,这只是一个开始,陈教授安排考古的人在松山脚下一个村落安营扎寨,把基地放到一个老乡家里,看来这是一次长久战,考古和盗墓不同的是,考古可以长期的在一个地方挖宝,而盗墓是越快越好。

我们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放到老乡的家里,这几个民调局的人,身上和他们的工具箱都是枪,而那个李会堂拿着一些高科技的仪器,甚至陈丽双也拿着电子设备。我一直没有把位置放好,原因是还在想着盗墓,而不是考古。

把一些东西全部搬到屋子里,已经气喘吁吁了,那些干苦力的考古人员一点素质没有,东西也不帮助搬,还埋怨着什么时候开饭,陈教授本想看看地形,现在只能够让老乡先做饭,把这些人安抚了。

在吃饭时候,陈教授看着我说:“小方,见过这样阵势的考古吗?”

我暗自好笑,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嘛!但我不能够表露出来,李会堂这个家伙总是在抢我的话,“陈教授,咱们的小方同志祖爷爷可是道宗青囊将,我和小方同志也一起研究过玄学。”

“是吗?小李,还真看不出,你们是老相识了。”

“什么老相识,他说我是盗墓的,那是我爷爷那会儿的,我现在是好青年,为了社会做贡献……”

我还想继续鼓吹我如何的正派,陈教授把我打住说:“我说小方,以前是以前,没有在乎你是什么,只要你钻研这些,没有成不了的才,对不。另外,我们虽然痛恨盗墓的,但你爷爷那是道宗青囊将,在古代道宗青囊将可是考古中最高的官位,考古上有一定的见地,还在造墓上有一定的才华。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好,对吧?”

“陈教授你这句话我特别乐意听,我现在就是一个正派的考古学者,既然来了,就已经加入你们了,对不?”

“是,可不是嘛?只要你的理论能够用的上,能够破解一些玄妙就行。”

陈丽双插了一嘴,说:“小方可牛了,我亲眼看的,能够让植物人复活呢?”

李会堂讽刺的笑着说:“他那是知道那个人快死了,用最后的超自然力量恢复一下,持续不了几天,就是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

“你行,我发现你总是和我过不去呢!”

吕庆伟吃着面条,拿着一块鸡肉说:“看来这次来的,可全部都是能人啊!没有想到我这个民调局局长当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到高手如云,一个是道宗青囊将,一个知名的玄学大师。好厉害啊!”

“行了,李叔叔,你们可别夸我们了,要不是考古,其实我们这行一点用处没有。”

“要不干完这次的活,来我民调局工作吧?”

“那李叔叔咱们的工资是多少?”

“咱们的工资不是很高,但能够学到一些东西。”

“那就算了吧!”

陈教授看着我说:“小方啊!你这人也够势力的,是不是,我不出一万块钱一天,你就不来了。”

萝卜赶紧圆场说:“陈叔叔,其实我们也看着你的为人来的,钱是另说,另外吧!这不都困难的,所以……你明白的陈叔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