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看望校花

“叔叔,我祖爷爷可是道宗青囊将,所以我学的都古人的东西,我结合现代有机建筑学的理论,加上古人实践的经验,绝对能够胜任这次任务。”

萝卜在旁边小声对着我嘀咕,“什么叫做,古人经验和现在的理论?”

我也小声的回答,“就是以前老辈盗墓的经验,和现在的他们玩的理论。”

萝卜差点笑出来,陈教授看着我说:“有具体案例吗?”

具体的案例肯定是参加过考古,或者盗墓过,这个不能够编造,他们是考古队的,一查就知道你参加哪个考古队,肯定也不能够说盗墓的。这样尴尬被李会堂打破,“这位小哥,不但对玄学很厉害,而且实践经验也不错吧?”

“是吗?讲讲你对考古的见地。”

我一看没有办法,如果不出马肯定完蛋了,毛猴和卷毛提到那个王爷府,我也恶补了《古冢盗历录》记载着一些奇特的墓地。

“陈叔叔,说实在我一般不表露什么理论东西,但实践不是太多,但咱们要去的地方,其实啊!也是一个墓,在一本民间资料上有记载关于修建墓地的技巧。从宋朝有的王侯将相在死的时候,专门找一些道宗青囊将修建墓地。有的墓地被埋入土里,但有墓地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墓。这种墓的设计及其的复杂,明墓根据五行幻化之术,选择一些墓地,一定是那种磁场非常强力地方,这样无论从机关上和幻术上都比暗墓厉害的多,这样的墓有一个极大的坏处,死在里面的人……”

我不能够说出超出考古范畴的东西,一旦被看穿我是盗墓的,没有继续说下去,李会堂笑着对我说:“是不是这个墓极大的坏处,埋葬在里面的人,和陪葬在里面的人,是尸啊?”

呵呵一笑,没有说话,陈教授反问李会堂说:“李医生,什么尸?”

李会堂笑着说:“明尸在一种超自然力量死人变活了,超自然力量是有限的,所以在生前临死几天,必须服用蛊,一种让本体能够存活下来的蛊毒,才能够经过千年,但这种明尸没有思想,只能够活着生前那种是非思想里,他生前是恶人,那么就会极恶。医学上是,死人在前几天喝蛊维持生命,死后需要仪器将其激活。”

陈教授连忙点头,李慕妍实在听不下我们在这里忽悠,“不就是考古吗?有这么玄乎吗?”

“哎,小李。有的事情不得不信。行,小方啊!欢迎加入咱们的考古队。”

“谢谢,陈叔叔。”

“至于报酬吗?先付你们一点,回来再付一点,可以吗?”

萝卜一提到钱比谁都欢儿,“陈叔叔,你这就是见外了,咱们这不也是为了考古事业做出一份贡献吗?”

“小川啊!小川啊!你说说你,你爸爸是多好的一位考古学家,你怎么就没有继承你爸爸的血统呢!你也去吗?”

“当然要去了,我得肩负起考古责任来,叔叔。”

“也是,你也长长见识,别在社会上瞎混了,你家都快被你败光了。”

“好勒,遵从你的教诲。”

“后天,你们带上工具就跟着我出发就行了。你们在家里玩,我出去还有事情。”

陈教授走了后,李会堂也跟了出去,我在揣摩着这个李会堂到底是个什么人,陈丽双看出我的心思,说着他的过去。

原来他是医生,他曾经在某个医院是内科医生,那时候在本市的医学院相当出名,后来他迷恋上玄学,辞去了医生的职位,专心的研究玄学,而且在某个大医学网站上还发表过关于“人体重生和超自然力量的关系”的论文,这样论法就如同克隆人一样被多个权威的医学教授抨击,甚至很多医疗的工作者都感到这位曾经的才子疯掉了。

没有几年李会堂在医学界就没有声誉,他也意识这样的理论和实践不会被主流社会认可,便自己专心研究玄学,从而能够让尸体再次重生,在被遗忘这段时间里,他用实践证明一切,确实可以重生,但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给尸体注入超自然力量才行。他本想找到好友一起研究,后来这个老友出卖了他,甚至告他利用尸体进行非法的实验,从此李会堂销声匿迹。

“你爸爸是怎么找到他的?”

“这人跟个神经病一样,在郊外一个集装箱里住,好像跟世界隔离了一样。”

“管他怎么样呢?萝卜,这么多年老同学不见,怎么也要聚集吧!”

萝卜都快睡着了,一听到撩妹的信号,马上精神起来,“要不,咱们出去吃个饭,叙叙旧啥的?”

陈丽双看了萝卜一眼,“得了吧!我还怕你给我夏耀呢!”

“你看看,把萝卜想成什么样人了。再说我们也都有节操的人。”

“什么呀?他高中的时候,就是用这个方法……”

李慕妍看着她失言,马上提醒到,“小双,干什么呢!别在提那些事情。”

陈丽双突然脸红的说:“我不出去,咱们在家里吃得了,我去做饭。”

还别说她做的菜还真可以,我看着一桌子的佳肴,哈喇子都下来,“同学,咱们有酒吗?来点怎么样?”

“还喝酒啊!你们可是真没有心。”

“你们同学这么多年,没有见面,怎么也喝点吧!来祭奠咱们的青春吧!”

陈丽双看了李慕妍一眼,她看了我一眼说:“少喝点。”

“行,只要有酒,啥都行,这日子过的是没边没沿儿的啦!”

我拿起酒杯喝了一杯白酒说:“要我说,其实咱们青春真的很美,真的美。”

“可不是吗?那时候的时代,纯真,你看现在,我仿佛接受不了这个时代了。”

“哟,同学,你这也多愁善感起来了。”

“这不是多愁善感,人一旦长大懂的东西多,被环境影响,总是要变的。想想咱们上学那会还是情书呢!现在发个信息就表白了。”

萝卜吃一口菜说:“你呀!少想那么多没有用的,只要跟我走,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少来了,喝你的酒吧!谁稀罕你的,听说了吗?咱们学校的校花,李雪出车祸了,至今都昏迷不醒呢!你说,命运这不是折腾人嘛!”

“什么?就是咱们高中的校花?李雪吗?以前多少人追她,后来嫁给一个有钱的主儿,离婚了,在离婚那天喝多了,出车祸了。你说说,人的命运多脆弱。”

“活过来了吗?”

“活过来也是植物人了。真可惜,当初她要跟着我,至于出事儿吗?”

“行了,萝卜,人家都没有正眼瞧不过你。”

“你说,经历生死的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那还是什么?最想要是重新选择。”

“她如果醒来,肯定要面对选择了。可惜醒不来了。”

“我帮她,不就是植物人。”

“得了,你又不是医生。”

“嗨,同学这你就是不知道了吧!哥们儿不但制死人,也制活人。让她死前留个遗言什么的。忏悔一下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线。”

萝卜吃着菜笑了出去,“六哥,还真别说。能行。”

“行了吧!人家现在只是植物人,没有准还活过来呢!”

“同学这你就不懂了,植物人其实就是一具活尸体了,她的精神已经没有办法复原了,医院只是解释为植物人,如果医院解释为活死尸,都吓走了,谁还去看病去。只可惜最后关头,没有留个遗言,太可惜,糟蹋这么好身材和美貌了,她的青春永驻在这里了。”

“如果你真能够让她活起来,留下点遗言什么的,也算了去她的心事儿。”

“可以,吃晚饭咱们就去看看校花。”

我和萝卜没有喝多少酒,陈丽双和李慕妍喝的饮料,陈丽双开车带我们来到李雪住的医院,来病房里,看着原来貌美如花的校花,突然想到高中时代那个青涩的年华,她还是那样的美貌,我讽刺的说:“原来一中两大校花,都在这里了,一个躺着,一个成了我对象。”

李慕妍瞪了我一眼,示意李雪的爸爸妈妈还在伺候着,不要说没有用的话,我让陈丽双把李雪的爸爸妈妈带出去,萝卜还真用心,给这两位老人一千块钱,表示一下。

我拿出罗盘看着阳光的方向,调节罗盘的底下按键,一股光掉落在罗盘上,用手一扫掉在李雪的脑门上,突然她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是哭,当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也是哭,死去也是哭,那确实不是一种解脱,她仿佛很痛苦,痛苦自己的无知,从她的眼神看到我们的时候,她不想说什么?其实这次也就是回光返照一下,或许,再不久的几天,她就会离我们而去。

“是你们?我好后悔认识他,我的选择是错的,我现在只想看着我爸爸妈妈平安就行了。”

李慕妍看着她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嘛?抓紧说出来吧?”

“没有什么说的,我知道你们要来,在混沌的时候,仿佛在意识里有你们要的感觉,有你们这次来的目的,只想让再我看看这个世界,留下几句遗言。”

陈丽双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幕,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不敢相信我能够让人再次的活过来。

“我没有什么遗言,我只想安静的离开,我是一个错误,那个负心的人,如果我选择一个没有钱的对我好的人,也许结局不会这样了。”

“可是你没有选择,你以为你有更多选择,其实你没有。”

“转告我父母,来生我还会做他们的女儿。谢谢,他们让我来这个世界上。”

看着这位校花的忏悔,我慢慢的体会到靠着美丽活着她,多么的悲哀,其实她只是生命的一朵花,当凋谢的时候,她们的价值也在于她们被观赏者玩弄后的放弃,她的丈夫居然没有看过她,感到在这样的命运里何等的无情。

她静静的走了,可能没有几天,留下的只有满屋子的哭声,也会被遗忘在岁月里,这或许就是来一次世上的价值吧!

陈丽双恢复起状态来说:“小方,你也太厉害了,你真的是道宗青囊将吗?”

“废话吗。”

“我以为你和萝卜是为一天一万块钱来的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