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王爷府

拿出罗盘放到手心,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我的罗盘底下有一个按键,一按突然罗盘上有一道光,我用手一扫,那道光飞到卷毛的额头上不见了。卷毛被吓了一跳,什么东西。

“帮你把精神头找回来。”

卷毛这个家伙的猖狂实在让我看不下去,但是我其反对用死人的方法对抗活人,这是帮助卷毛这个混蛋的原因。卷毛这个家伙昨晚的车祸,造成他输很多钱,输给那群东北来的飙车狂,而且这次飙车不能够轻易的取消,一旦取消就不能够在环城路上飙车,甚至赔偿毁约金,飙车的钱没多少,但是毁约金可是上千万的数。东北的那群飙车也是很大的来头。

飙车的时间一共是三天,三次飙车两次赢得对方就可以,不幸的是昨晚上卷毛一下子就输掉一局,他想今晚上再去飙车,但又怕出现昨晚的事情,所以才请我们出高价钱摆平这件事儿。他猖狂的说:“钱,我老子有的是,主要是面子问题,我在那里飙车从来没有输过,能输给外地佬嘛。”

卷毛这个人估计是没有救了,我给他恢复一下精气神,想着怎么样与那个人较量,既然知道对手是谁,最主要是保证卷毛在飙车的时候,不会出车祸才行。

卷毛看自己没有大碍,从病床上起来说:“走吧!哥们儿也见识到哥哥的厉害了,要是不请哥哥吃个饭什么的,就白交你们这样的朋友。去最好的饭店,别怕挥霍。”

卷毛请我们到了市里有名的饭店,菜都上齐了,卷毛端起饮料说:“哥们儿晚上飙车,不能够喝酒。小弟的事情就拜托哥哥们,哥哥们多费点心,知道吗?”

我和萝卜都客气一下,虽然反感这样的场面话,还是迎合着卷毛,在酒桌上言谈着一些关于盗墓的事情。

“哥哥,兄弟不知道你指望什么赚钱,但弟弟给你们指一条明路,你们这样干也赚不了多少钱,充其量搞个几百万,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我的一些朋友公司都上市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知道王爷府吗?”

“不就是咱们市里的一个荒废的地名吗?”

“嗨,就是地名,不过以前可住着人来,这个地方有大墓,但,不是什么人都进去过的。”

我看了毛猴一眼,他拿着筷子吃了一口菜说:“嗨,在清朝的时候,一个王爷在那里建造一个王府,到90年代就荒废了,传说那里闹鬼,有一伙唐山人打着勘探的口号盗墓,经过那里时候,发现有一个大墓,于是进了王爷府,基本上都死掉了,只有一个人活着,疯了。那地方阴森恐怖,而且在一个山沟里,听说民国的时候,一只军阀的小队行军到那里去休息,基本都死在里面了。听老辈的人说,那里一处大墓。”

“哥哥们,如果把这个墓掘开,那可是发了。不过,去的人很少出来。”

萝卜不乐意听了,喝了一杯饮料说:“瞧瞧你们这群人,见个鬼怕的要死,我和六哥这都经历过鬼门关的人,还怕一个王爷府。”

毛猴靠着椅子很正经的说:“这王爷府可不是和别地方一样,听说这个王爷在死的时候,就葬在自己的家里,而且还杀了王爷府所有人在里面陪葬。原来有些村民在那里住,后来发现王爷府里总是传出鬼哭狼嚎的叫声,一到晚上,村民就看到王爷府里灯火通明,穿着清朝衣服的人来回进出。村民吓的不行都搬出来了,后来就荒废了。听说,这个王爷非常的有钱,把金银财宝都放到墓里了。”

“是吗?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

“六子,我劝你,别去那个地方,军阀和专业的都没有活着出来,你这些野路子,估计也不行。”

我喝了一口饮料,想再了解一下,毛猴接着说:“前段时候,上头的考古队也去了那个王爷府,至今都没有一个人回来,有进没有出。我说卷毛别提这个茬子了。”

“怎么了,哥哥这么牛叉,没准还真能够回来呢!”

卷毛这句话带着一股讽刺的味道,我看着他说:“这算什么大墓,充其量只是土地主的墓,能够发财就行,但现在,我不是盗墓的,我是道宗青囊将。”

“哥哥来,我哪里知道?我就是一个俗人。”

“道宗青囊将在古时候是官方的去挖墓,还有修墓葬人,修那些将相王侯的墓,知道吗?但现在不是,我们没有考古队的庇护,就是再简单的墓,也不会去掘。”

“哥哥来,你们这说头还挺多的。”

“那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掘墓,也不是什么墓都可以去掘,这就是道宗青囊将。”

“哥哥来你们这行太深,您啊!还是抓紧把我这事儿办了。”

晚上卷毛带着我们来到飙车地方,环城路的一个路口,离着附近是一片的坟场,虽然这里映衬着一股恐怖的气息,但人气超群足可以压过这个地方的恐怖氛围,这个地方属于三管地带,不属于市里地方,但好像也没有划分别的市里。

到了晚上,这是一个不良少年聚集的地方,仿佛一个乌托邦的幻想地带,很多的不良少年都在这里,看似叛逆,却有一股非常激情的气息,放着震天响的DJ,一些开着好车的少年们在和没有开车的不良少年们搭讪,或者玩着更刺激的姿势,卷毛开车来到这特别的受欢迎,这个地方也是卷毛在青春期唯一做的有成就的一件事。

几个女孩看见卷毛过来,上去就搂搂抱抱的,根本不忌讳什么任何的俗世枷锁,卷毛亲了那几个女孩,几个非主流的女孩跟在卷毛的后面,好像神一样的供着,要把包括身体在内一切都献给他。

“六哥,你看看,现在的小妹妹儿追求的都是啥?一旦进了局子都老实了。想想咱们的青春时代好像过去咯!”

“我靠,萝卜你怎么也多愁善感起来了。”

“不是多愁善感,想想咱们那时候,哪有这样玩的,买个玩具都困难。现在……不得不承认咱们都是老男孩了。”

“办正事要紧,他们堕落他们的,咱们走咱们的路。”

马上就要飙车了,一共是五辆跑车飙车,那四个人操着一口东北的口音,很嚣张嘲讽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卷毛还是很猖狂对峙他们,一定能够赢得这场比赛,让他们从兜里掏出钱来。伴随着激情的音乐,比赛的车都进入初始的跑道上。

这段环城线,一圈定输赢,不能够走市里,卷毛的车里只能够坐两个人,我让萝卜和毛猴留在这里等消息,一旦出什么事情,会拨打电话,让他们开车过来帮助。

比赛开始,卷毛迅速的开出去,其余的四辆车也互不相让冲了出去,跑车在路上,即使再快里面也没有什么感觉。

忽然,前面有一辆车在打着远光,我对着卷毛说:“你要遇到鬼了。”

“那怎么办?哥哥。”

“前方,可能是那辆鬼4路,到前方,马上停下来,知道吗?我下车,你走就行了。”

卷毛的车开到快要接近鬼4路的时候,卷毛迅速的停车,把我放了下来,看着那辆鬼4路,可能卷毛看见是一辆无人驾驶的公交车,里面都是造成车祸的死人找他寻仇。

可是我看到的却是一辆纸车后面跟着那几个行尸,卷毛吓的一身冷汗绕行过去,我拿出勾魂伞放到地上,对准星辰方位,又拿出罗盘对准北极星的方位,从天而降一缕光掉在罗盘的正中央,看似是光,其实一股火,用手一扫那股火,火掉到勾魂伞的伞顶上,上面有一个小八卦,突然亮了一下,勾魂伞立在地上旋转起来。

前方的那辆鬼4路瞬间变成了纸车,卷毛回头看了一下,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估计他快被吓死了。

勾魂伞发出的力量非常的强大,有很大的冲击波,那辆纸车马上就要报废,可能操控这辆车的主人也在全力以赴,我不需要全力,因为这些武器威力都很大。

突然在强大冲击波下纸车瞬间爆炸了,成为纸片飘洒在天空中,午夜的风很大,那几个行尸,眼发出绿光向我冲了过来,可惜被挡在伞的对面几米远,再也靠近不到我,它们身上的皮肤开始有裂痕,流出紫色的鲜血,脸色面无表情的也流血。

这个时候在荒野里有人大喊着:“停手。”

我知道那个哥们儿已经没有任何的解数了,把罗盘的方位换一下,勾魂伞停了下来,那几个行尸慢慢倒在地上。

那个哥们儿出来后非常的生气,“兄弟,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别管这件事情。”

“哥们儿,我是不想管,可是人家出钱要我摆平这件事,我不得不管。”

“兄弟,你这样就不地道了,你是为了钱出卖自己吗?看着这些人为非作歹?”

“不是为了钱,而是觉得你这样的方式报复活人不爽。记住活人即使再恶,都得用活人的规则办理事情,死人管不着。”

“你这是在无理取闹,你怎么解决。难道看着他逍遥法外才算是解决。”

“她们已经死于车祸,别让她们留在人间了。我已经把卷毛关于那场车祸的录音交给巡捕了。巡捕很快就会来,至于你,我奉劝你一句,活人的事情,别用死人方法解决,这是祖师爷留下来教条,你不知道吗?道宗青囊将。”

哈哈哈……

“你以为这些事情活着的人能够解决的彻底吗?解决彻底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当然能够解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