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生意

另一种是死后养尸,就是到一个磁场及其大的地方,收集庞大的超自然力量,一般的人都选择去坟地。收集回来的这种超自然力量,放入专门聚集这股力量的工具里,把死人的精气神点活。

精气神点活后,死人能够像活人一样,生活在活人的范围内,应该跟活着差不多,但一旦这股精气神过去,就会变成尸体。这种行尸精气神点活后,他的生前记忆和一切器官都靠这股力量支撑,完全和人一样,只是没有这股精气神,很快就会烂掉。

如果是死后养尸,搞到这股超自然力量相当的不容易,更何况把它聚集在一起。古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利用燕子灵来聚集这股超自然力量,聚集在适合的器皿里,古人有一种专门装这股力量的器皿。

燕子灵其实是一种很强大的仪式,古代道家为了聚集这股超自然力量,每年的年三十晚上十二点,独自一人到一个很大的坟场,拿着一个锅儿和一个铲子,还有燕子的肉,再把器皿放到后面,人要朝着西南方向,在前面炒燕子肉,在后面放收集燕子肉的器皿。

等到大年三十的十二点整,开始炒燕子肉,炒出一块扔到后面,炒出一块扔到后面,千万不要回头,当燕子肉炒的差不多的时候,转身抱起那个器皿就跑,无论后面发出什么样声音和前面什么样的障碍,一直向前跑就行。千万不能够回头,前面就算是火海刀山也一直走。

回去之后,会发现这个东西没有特别,但是在夜晚,它可是一器皿的火,人们俗称的鬼火,而这股火可不是普通的鬼火,这是用不完的鬼火,也是用不完的精气神。

其实那个小子并不是怎么坏,死后养尸,一般用于帮助死者完成遗愿,生前养尸就可怕了,那属于是迫害人,生前养尸及其痛苦,为了不伤天害理,道宗严令禁止生前养尸。一旦发现诛杀之。

这个小子只是帮助死后的人完成遗愿,也没有什么大不多了的,他帮她们报仇,我们搞的我们的墓地,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我在质疑,他不像个道士,但却懂得怎么样运用这股超自然力量,而且能够收集到,我告诉萝卜有时间找人调查一下这个人的来头,没有准遇到大墓,还需要他来帮助。我已经毫不避讳在王丽和秋姐的面前说出我们是盗墓的。她们两人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告诉她们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讲,一旦说出去会遭天谴的,我和萝卜一惊一吓,还真王丽和秋姐唬住了。她们两个问我们怎么办?

“还能够怎么办,该上班上班。跟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千万不要说那几个女孩的事情。”

“恩恩,知道了,不会说的。”

“小川,我总感到心惊胆战的。”

“有什么心惊胆战的,不就是见个鬼吗?跟着我是经常的事情儿。”

“行了,萝卜你可别在那里吹牛皮了,还经常的事儿,刚才把你吓的。”

秋姐仿佛缓过神儿来说:“小六,你们是盗墓的啊!”

“怎么说话呢!我们是考古的。不是盗墓的,我们是有专业资格证的。萝卜他爸爸就是考古学家,我们继承他们的光荣传统,为考古事业出一份力。”

“可你们单位在哪?”

“这不是刚从考古队回来嘛!过段时间,我们还回去呢!”

“是嘛!真没有看出来,你们这么年轻,这么有为。”

从车里说说笑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又把恐怖氛围给抹去,我和萝卜把她们两个各自送到住处,离别后秋姐还真给我留了电话号码,有时间她会请我吃饭,萝卜说我这是走桃花运了,我真受不起这桃花运,毕竟在心中李慕妍是独一无二的,不过多几个女性朋友没有什么坏处,萝卜说我这是多情,不多情怎么能够有对象呢!

如果入这个行当儿,不干点事情,就感觉着浑身痒痒,说实在的越有钱越花的多,萝卜卖金子的那点钱,买两辆好车就会快没有,又是饭店吃,又是酒吧喝,这不是很快要嘚瑟完了。好在我的一些钱李慕妍存着呢!本想开个行当混口饭吃,可惜天不如人,毕竟干这行有瘾,于是让萝卜再找找钱。

其实萝卜明白,做这行毕竟是要有个保护膜的,钻一个空子,可惜最近也没有什么人需要我们这样的人。

萝卜电话铃声响了,是毛猴打来,“喂,猴哥什么事情?”

“有个生意你做不做?”

“什么生意?”

“你知道,咱们在商场碰见那个卷毛吗?”

“知道啊?怎么了?特别嚣张那个。”

“就是他,昨晚上差点出事儿,跟人飙车在半路上遇到鬼车了,栽到沟里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没有多大事儿,就是皮外伤,想找个大师儿看看,是不是碰到啥东西了。”

“行了,我知道毛猴,报酬怎么算?”

“这一点你放心,他家里是富二代,一个数。”

“一万啊?”

“我靠,一万他请你们我都不答应,一百万,摆平这件事儿,先付五十万。”

“哎哟,我靠,这回还真遇到的财神爷了。”

“那你们赶快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吧!”

“好勒。”

萝卜挂了电话,叫醒我,“六哥,六哥,你说巧不巧,那个卷毛昨晚在环城路上出事儿了,见到鬼了,可能是那个哥们儿搞的,现在出一百万让咱们摆平这件事情。”

“哪个卷毛?”

“就是那天在商场碰见那个,而且是昨晚那个小子要报复的目标。怎么样,六哥,干不干?”

“干个鸟,咱们不管那小子的闲事儿,再说昨晚不说了吗?卷毛也活该,这么说就是他造成的车祸。”

“也是。”

“刚才,你说他出多少钱?”

“一百万?”

“多少?”

“一百万。”

“一百万当然要干,难道还要回到贫困潦倒的生活,我想会一会,昨晚的那个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哟,六爷,刚才不说不干嘛!”

“我是在保护活着的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要用活着的方式处罚,绝对不会让别人用死人的方式报复活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懂了吗?”

“太精辟了,走着。我的一百万。”

收拾一下家伙,萝卜开着车,来到毛猴的茶馆,接上毛猴直接去了卷毛住院的医院,来到病房一看,这哥们儿确实没有受多大伤,也不知道他命大,还是那个小子操作不当,没有帮助那些女孩报复了。

卷毛躺在床上,背靠着枕头,看着我们来不屑一顾的说:“哥们儿昨天被吓死了,猴哥,仗着哥们儿命大,要不是命大,哥们儿非死不可,昨天晚上遇到鬼了。还真有鬼啊!你说邪乎不邪乎。”

看着卷毛还这么嚣张,又不知道悔改,必须教训他一顿,“我说哥们儿,你是不是干了不该干的事儿。”

“什么是不干的事儿,哥们儿你说说,是不是嫌钱少,别给哥们儿装,提价就提价,装个毛啊!只要把这件事情摆平,哥们儿不会亏待你的。”

毛猴实在听不下去说:“卷毛,这些都是有本事儿人。”

“哟,一个阴阳仙儿装毛线,说吧!多少钱。”

“你曾经在环城路上造成一起车祸是吗?其中全车的人都死掉了,你却跑了,后来仗着你爸爸有钱把事情抹平了,你也不知道悔改,自首吧!”

“你是谁啊!死多少?一车人?你说什么呢!一共就一个司机和几个女孩,就司机死了,女孩还活着呢!后来,我们家都赔钱了,那个司机赔了几十万呢!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你没有救了。”

“行了,你别给在这里装孙子了,要不是猴哥介绍的,哥们儿才懒得找你们呢!不就是钱吗?一百万不够,再来一百万,外面那辆跑车,也几百万,拿去,只要你有本事把事情摆平了。装个毛线啊!”

毛猴都有点火了,实在不可理喻,“卷毛,求人家办事儿呢!别这幅臭脸。”

卷毛晃晃脑袋不服气的说:“行,大师儿,帮哥们儿摆平这事儿,哥们儿感谢你们,哥们儿一定不再造成车祸了。”

萝卜看着卷毛,既然都下台面了,圆个场,“老弟,哥哥们不是那个意思,哥哥们的意思就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一下,了解情况才能够办事儿,对不?”

“瞧瞧,哥哥你懂我。”

“其实这位哥哥也懂你,就是第一次,慢慢的都懂了。”

“这不得了,早就听道上的人说哥哥们都是盗墓贼,肯定有本事帮弟弟摆平事情。”

毛猴给卷毛使眼色,告诉他,我们这行最忌讳就是盗墓贼三个字。他马上转过话,说:“那叫什么来摸金校尉,哥哥们本事大着呢。”

“兄弟,哥哥们也不是摸金校尉,哥哥们是道宗青囊将,明白吗?”

“不明白。”

“不明白以后学着点,别张口盗墓贼,闭口盗墓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