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纸扎的公交车

午夜寒风的风很锋利,像一把刀子一样,只有暗暗的路灯在表露着自己的光明,像引导路人该怎么样行走,或是面对夜深人静下的恐惧,寒风发出声音,及其的刺耳,仿佛告诉这一切总是会被掩盖,只听见汽车的汽笛声,一辆公交车靠近,停了下来。

王丽和秋姐在车里能够听见,“快,公交车来了。咱们上车吧!”我和萝卜也听见了,但向站牌看去,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王丽和秋姐准备下车,去坐的时候,我叫住了她们。小声的告诉秋姐和王丽。

“确定要坐这样的公交车嘛?”

“怎么了,车都来了,为什么不坐。”

“看到是什么?”

“我看到是一辆4路公交车啊!”

“可是,我看到却不是。”

“那是什么?”

“是一辆纸扎的公交车停在站牌哪里?”

萝卜直直看着那个站牌停着的纸扎的公交车,王丽和秋姐被吓的都快说不出话了,战战兢兢的说:“可是,我们看到却是一辆公交车啊!”

“完了,你们被某种超自然力量蒙蔽了。你看见公交车有没有人?”

“看不见驾驶室,车里反正是没有人。”

“不知道你是蒙蔽了,还是我们蒙蔽了。萝卜,你看到是什么?”

“六爷,哥们儿看到也是纸扎的公交车。”

我知道一定有两个人被这股超自然力量蒙蔽了,可能是我和萝卜被这股力量控制了,随手拿出勾魂伞,把这股力量打散,当伞转起来后,并没有发生什么,那个纸扎的车还在那里,突然王丽大叫起来:“啊,怎么变成纸扎的车了。”

“小点声。”

原来她们两个被这股力量控制,这辆公交车就是纸扎的,可为什么能够出现在站牌前,我想知道是谁控制了它。

那辆纸扎的公交车,看见没有人上车,便要开出去,慢慢启动起来,声音和真的公交车一模一样,真不敢相信这股力量。

“开车,跟着那辆纸扎的车。”

萝卜开着车跟着那个东西,跟在最后一站牌,停了一会儿,纸车又向前走了,跟着跟着就到了环城路上。这让我想到毛猴认识的那个卷毛,他们经常从这里飙车,这个纸车来到这里干什么。

纸车在一处路边停了下来,有几个人出现,这几个人正是王丽的那几个同事,王丽惊慌的说:“她们就是我的同事儿。快去救她们。”

那几个女孩木木的走到车的后面,跟着纸车向前走,我估计她们是被这股力量控制,她们的意识是在坐公交车,其实在车后面跟着。这东西到底什么玩意,她们跟那辆纸车后面又在马路中间走着,想到这个地方经常飙车,才恍然大悟,难道是引导她们去死亡。

我没有太冲动急着去救人,而是让萝卜靠近一点,他慢慢靠近那几个女孩,发现这几个女孩好像死了很久一样,看她们脸色苍白,不像是这些天死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别管死了多久,先把这辆纸车给废掉了,虽然是纸车,但是它是一股超自然力量在控制,跟真车没有区别。

萝卜把车直接停在公交车前面,我下了车,拿起手中的勾魂伞,打开之后,开始旋转,发出靡靡之音和对面纸车产生了强大的冲击波,这股力量在勾魂伞的磁场冲击下只是个小儿科,很快纸车的车体就要爆裂。

就在纸车要被我给报废的时候,它突然转变了方向,开到了路边的沟里,从沟里开到荒野的深处。我想去追,可惜追不上去了。

那几个女孩好像从睡梦中醒来,王丽和秋姐下车去照顾她们,她们的其中一个恍惚的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儿。”

其余两个女孩也是同样的回答,秋姐上去扶一个女孩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女孩的手已经脱皮了,看着很恶心的,秋姐尖叫跑出这几个女孩的范围,王丽刚想扶一个女孩,也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

看见秋姐尖叫,我连忙跑了过去,想知道怎么回事,从女孩的脸色和肤色上来看,可以确定她们已经是行尸了,只是她们自己不知道而已,但也不能够告诉她们,告诉她们已经死了很久,她们没有强大超自然力量支撑身体,很快被腐烂掉。

人死之后就是精神的信号被分解,当再把一种精神力量传输到尸体里,或者大脑里便恢复起来原来的面貌,但那只是行尸,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支撑尸体的力量也是被消耗的,慢慢也会死去。

这几个女孩尸体,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输入进去后又复活起来,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行尸走肉,能够暂时的活几年,可是没有几年是会死去,这是必然。

《古冢盗历录》有关于记载,道家人为了能够让人再次复活,去坟场里汇聚一股强大的力量传输给死人,这个死人能够再活几年,也就是行尸,这些行尸通常生活都很规律,因为都是生前的生活规律,和正常的人一样,随着那股力量渐渐的消失,很快就死掉。

“没有错,其实她们早就已经死掉了,在两年前。”

“谁,谁在说话。”

我正在揣摩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人从黑暗的荒野里走出,从眉宇之间可以看出他也是道上的人。

当那几个女孩听到自己已经死掉,尖叫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这个人走到女孩的面前说:“不要在马路上坐着,一会儿别在重蹈覆辙。”

“你这个哥们儿看来也是懂行儿的人,要不也不会破了我的纸车。”

“你就是杀了她们的凶手。”

“我要是杀了她们,还留着她们的尸体干什么。”

他向那几个女孩说:“行了,现在你们还死不了,你们的精神还有多。咱们借一步说话。”

我让王丽和秋姐把那几个行尸姑娘扶到路边,这个人来到路边,拿出一根儿烟给我,没有要,他慢慢的吸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说。

“两年前她们就死了,是死于一场车祸。当时一群小子在这里飙车,正好一辆4路的公交车经过这里,一个小子开车直接冲到了公交车上,公交车也在躲闪之余翻到了沟里,全车人基本都死亡了。那个飙车小子命大,却没有事情。其实那时候车里,还有几个人活着,但那个小子没有救人,而是找他的朋友把车拖走,把现场清理干净,大摇大摆的回去了。当时我正在现场,看见除了司机脑袋没了,其余的人都还好着,于是就帮助她们输入意念,希望能够活两年,找个机会报仇。”

“有些事情,你不得不相信,但在相信的前提下,能够让这样的事情不在发生,我确实相信她们已经成为行尸,但你却没有让这样的事情结束,反而让这些东西生活在本不属于她们的世界里,还要去报仇。我不知道你的初衷是什么?”

“兄弟,当我在那场车祸救人的时候,发现她们都死了,其中一个女孩在临死的时候说了一句,如果找到造成车祸的人,我要杀了他。你觉得这个世界,需要一些替天行道的人吗?”

“我不觉的,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她们复活,请你也让她们安静的死去,我只遵循自然法则。人死不能复生。”

“是嘛!可是你没有办法,即使你告诉她们已经死掉,她们还照样活着,是我在操纵着,我利用强大超自然力量为了就是为不公的人找回公道。你也阻止不了我。”

“是的,我没有办法阻止,我不是一个专业搞行尸的人,但你记住,这些女孩是我朋友的朋友,我不想因为她们,而影响我身边的朋友。”

“不会的,只是你在多管闲事儿,让你们的朋友放弃她们,她们已经死掉了。”

“可以。萝卜带上王丽和秋姐咱们走。她们不是人了。”

萝卜在我耳朵嘀咕着:“这个小子也太猖狂了,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六爷,办他。”

“咱们不管这样的事情,既然已经知道她们已经死掉了,这样的烂事儿,不管。”

萝卜来到王丽和秋姐跟前,看着她们两个浑身打着哆嗦,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那几个女孩吓的,萝卜很难过的说:“她们都死了,咱们也管不了,走吧!”

“嗯,嗯……”

“小川,你想想办法啊!可是前些天还好好的。”

“不是我不想办法,她们已经成为行尸了。都快两年了,怎么想办法,人死不能够复生。那些是她们的尸体。”

那几个女孩的其中一个哀怨的说:“我没有死,我没有死,王姐,救救我们,前天咱们还喝酒来呢!我真的没有死。”

“小雅,对不起,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

其余几个女孩都哭了起来,这时那个人,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缕鬼火,他拿着鬼火走到这几个女孩面前,用手机挑了一缕鬼火,鬼火到手指上,随后点在一个女孩的额头上,这个女孩身子蜕皮的地方,马上就有肤色了,他一个接一个点在那几个女孩的额头上,基本都恢复成看似人的样子,其实她们还是行尸。

他拿出一个看似喇叭的东西,发出一种的怪异声音,随后女孩陷入了一种精神状态,那辆纸车也从野地里出来,那几个女孩跟在那辆纸车的后面,慢慢离去。

突然,那个人回头看了我一眼,“兄弟,你有这么大本事儿,为什么选择盗墓呢?”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那把伞告诉我的,道宗勾魂伞。”

“如果走一条路,其实大家可以成为朋友。”

“下辈子吧!”

哈哈哈……

萝卜实在听不下去说:“我靠,你什么意思,你是圣人呗!不要脸的玩意儿。是不,六哥。”

看着这两个女人都吓的不行了,赶紧让萝卜开车回去,我在坐位上思绪着半天,萝卜问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回答,能够让死去的尸体再复活,一定是养尸人。可现在谁敢养行尸。

我从《古冢盗历录》里看到古代怎么样让死尸再次复活,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不可能用古代人那种方法养尸。

古人养尸分为两种,一种的是生前养尸,一种是死后养尸,前者是在生前给服用大量的蛊毒,这样在死了之后就变成行尸,这种行尸及其的残忍,一般都用来在墓中守护的主人的墓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