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没有人开的公交车

我仔细一看,这惨样儿,它已经攥住了那个手机,站了起来,拿起手机拨打着电话,一个号码接通了,对方说着:“你好,你找谁?”

“我想死,我想死。”

“你是谁,你找谁?”

“我想死,我想死。”

直接听见对方传来:“啊,啊,啊……”

那头电话挂掉后,她又在免提的拨打着电话号码,毛猴和萝卜都吓的不敢出气了,我冷笑说:“没有事情,这是它那股力量产生的精神屏障,看把你们两个吓的。”

“它会看到我们吗?”

“不会,只有在它生前所见所闻的才能够看见。其余人都是通过这个手机传输这股力量死的。即使你现在过去,只要你没带着手机联系不到你,你根本没有事情的。只是一个强大的力量屏障。”

“那现在怎么办?”

“看我的。”

我拿出勾魂伞,打开,让它迅速的转动,靡靡之音又开始响起,慢慢地接近那个精神屏障,我走的非常困难,仿佛拿着伞在经历着暴风雨一样,我用伞挡着超自然力量和这把伞产生的冲击力量,不停的向前推进。

在冲击波下,伞的转动速度已经超出勾魂伞本身速度,发出声音及其的刺耳,萝卜他们捂着耳朵,非常难受。

这股超自然力量太强大,可是这把伞的威力也不是一般武器,我能够感到我的步伐虽然很困难,但还是在向前走着,直到我看见地上那个手机,我知道我已经走进这股强大力量的内部,勾魂伞也变的慢了起来,我调一下机关,勾魂伞又迅速的变的快了起来,突然,手机爆炸了,能够感觉这股力量四处扩散,在空气里冲击,把商场店铺的玻璃门窗全部震碎。

勾魂伞的转速停了下来,怕这股力量重新聚集起来,没有完全的消失殆尽,又转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把伞收了起来。

几个保安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哥,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你知道吗?我们这里死人这些天,我们也怎么度过的嘛?每天这个时候就看见这个东西,但是从监控里看不到。只要一出就看到它不停的拨打电话。可怕极了。”

“我跟我们领导说,我们领导都不信,而且让我们保密这件事情,怕影响生意,这几天,我们都不敢出门,刚才从监控看见哥拿着这个东西,突然就爆炸了。再出来看,那个东西不见了。哥,以后我跟你混吧!”

“现在没有了,是吗?”

“是的,看不见了。”

“没有事情了,回去吧!我们这个行业不好做,你们还是好好做保安吧!”

“麻烦你们把门开一下,我们出去。”

这几个保安殷勤给我们把门打开,我们几个实在太疲惫了,太困了,毛猴开车,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他想请我们带茶馆里好好聚聚,我们也没有拒绝,毕竟这次为他,萝卜和大海的命差点就交代。

午夜的路是很平坦的,因为没有多少辆车,毛猴被一辆经过的公交车吓到了,一脚刹车停在路边,我们三个都已经迷糊着了,被他这么一搞,都醒来,“怎么了?”

“刚才哥们儿看见一辆没有人开的公交车。”

“哎哟,你这是精神恍惚,这都什么时间都快凌晨了,哪里来的公交车。别瞎扯淡了。快走。”

“难道我眼花不成,可是哥们儿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有我在,你怕个鸟!”

从毛猴的茶馆睡了一夜,早晨起来毛猴还很仗义,让伙计们摆了一桌酒席,在茶馆的雅间里喝了起来。突然大海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不为那个女孩报仇,这才对比一切公平。我呵呵一笑,我处理这样的事情,不是为了报仇,而是要解决一些事情。

“大海,别提那些没有用的,报什么仇,找谁报啊!喝酒。”

“找那个欺骗她的男的报仇啊?她那么冤枉,被人玩弄,还跳楼死掉,不觉得不公平嘛!”

“首先啊!大海,咱们只是让那些超自然现象消失,其次啊!不要提公平二字,公平二字只是限定于煽动是非的人干的,跟咱们解决事情没有什么关系。”

“你不觉那个女孩死的很可怜吗?”

“有什么可怜的,她如果不去交际有钱的人,能够落到那样的下场。”

“但她毕竟已经死了,应该得以报复的。”

“得了吧!大海,你都说她已经死了,还找那个男的报复什么?在我眼里她很贱,我们要做的是把她解决掉,不是把活着的人解决掉,活着的人跟咱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六子,哥们儿感觉你变了。”

“哎呀,大海,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呢!”

其实大海说的那些道理我都懂,一个人以前都是错误的,但到死的时候是对的,很多人会因为她死的对,而掀起对生前迫害他的人不满,这些处理事情人纯属是假正义,如果这她没有死,还在继续和那个男的在一起,甚至堕落下去,这些处理事情的人又反面的指责她,那些处理事情都是伪君子,装清高呢!

借助人死的对,不顾生前的错,而一味想要报复,那样的人是最伪君子的人,但我不能够说大海是伪君子。

“其实,哥们儿感觉,应该找那个男的说清楚,让他为那个女孩的死付出代价。”

“咱们是不神。”

“哥们儿感觉你变了。”

“不是变了,大海,她的事情本来是个错误,就因为死,你们就认为她对了,就应该给她报仇,就应该让她肆意妄为的迫害别人吗?那些白白被它迫害的人,死就应该吗?”

“整个事情是因为那个男的引起的。”

“那个男的怎么了?如果你深刻调查,那个男的也许是被那个女孩诱惑了呢!咱们不说她活该也就算了。”

这时萝卜拿着一瓶酒给大海倒上说:“大师,其实咱们只是普通人,不要管那么多。喝酒,喝酒。”

“六子,哥们儿看到你这样真替你担忧。”

“有什么可担忧的,大海,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公平都是一种手段。”

虽然大海脸色很难看,但还是把一杯苦酒喝了下去,也许大海没有在城市里呆过,总是拿着一颗纯朴的心来衡量对与错,倡导公平,可惜公平二字至今都无法能够解决事情的根本。

我们几个从早晨喝到中午,大海想回去了,临走的时候,或许是大海忘记了,或者是有意留给我,罗盘他并没有拿走,坐上一辆出租车走了。

回到饭桌上萝卜笑嘻嘻说:“六爷,哥们儿觉得你说的有点过了。”

“怎么了?你是说大海吗?”

“六爷,其实大海说的也有道理,应该找那个男的报复一下。”

“报复个蛋啊!你真以为咱们去帮她报复,这是对的嘛?别天真,你以为是在拍人鬼情未了,萝卜,记住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大海想法是完全不会认可的。”

毛猴又给我倒上一杯酒,“哥们儿不过多的评论那些,不过现在的交际花太多了,为能够生活好一点,从选择上都倾向有钱,这没有错,明知道人家成家了,这就是错儿了,虽然哥们儿以前过了点,但现在想想也挺天真的。”

“咱们哥们儿,干了。”

从某种程度上我和大海的理念产生了分歧,但这样的事情能够发生多少回呢!甚至很多地方还在上演着,可那又如何呢!不还在循规蹈矩的被那些处理事情的人,生前指责,死后要报复的恶作剧影响着身边的人嘛!后来才出现正义。大海可能已经深陷其中。

晚上,我和萝卜回到我的家里,躺着就睡着了,这些天太累了,忽然电话铃声又响了,被吵醒的萝卜都不敢接电话,战战兢兢接了电话,是王丽打过来的。

“萝卜,你还记得咱们在一起吃饭那个晚上吗?”

“哎哟,你吓死我,大半夜打什么电话。明天我请你吃饭。”

“不是,那天有个女孩看见一辆没有人开的公交车,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那个公交车是鬼车,那天我和那个几个女孩离别,她们又去疯了一会儿,坐着一辆公交车走了,可是至今都没有来上班,家里人也不知道去哪了。你说,是不是跟鬼公交车有关。”

萝卜马上坐了起来,想到昨天晚上毛猴一脚刹车,也是看见一辆的公交车,没有人开,而且是接近凌晨的时间。

“有问题?”

“是啊!我也觉得有问题,于是打听下落,听我一个同事说,说那是鬼4路。”

“什么?”

“我现在特别的害怕,是不是那几个丫头,被鬼4路拉走了。”

“什么鬼4路?等明天再说?”

“可是我很害怕小川。”

“你现在在哪呀?我去找你?”

“我在医院值班呢?现在那几个小丫头没有回来,医院就我们两个人值班,很害怕。”

萝卜叫醒了我,告诉我刚刚王丽的电话里说的事情,我很不耐烦的说:“自从塔姆兰回来,咱们这是怎么了,总是要干一些这样的鬼活儿。”

“帮帮忙嘛!六哥,帮哥们儿也谈个对象嘛!”

“那你一个人去好了。”

“我不敢啊!六哥。”

“明天,快让李慕妍回来吧!不然被你这么一搞,咱们成什么了。”

“搭档,搭档。”

我和萝卜半夜开车去了王丽工作的医院,晚上出门一般都带着防身的家伙,因为自从盗墓以后,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为了人身安全。

萝卜不停的念叨着鬼4路,问听说过没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市里还有鬼4路的传说,王丽又不可能拿同事的失踪开玩笑。

我们的车停在了王丽工作的医院,已经到半夜医院的病房基本都灭灯了,只有走廊和值班室还亮着。说实在的我一般不和医院打太多交道,因为这里才经常出现一些诡异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