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镜子里的女孩

大海突然看到屋子里有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在衣柜的镜子里走动,但是背着身,看不清她的样子,他还以为自己能够控制,却发现这个蓝色连衣裙的女孩爬出柜子的镜子,背着跳到了他的床上,一回头,大海所有的信念被摧毁,女孩的脸部仿佛像一个漩涡一样的东西,吸收着什么?

萝卜迷糊一下,发现身边的大海不见了,躺在身边居然是蓝色连衣裙的女孩,跳下床来,想往出跑,发现根本没有门,房间的任何东西都是蓝色的,刚刚床上的那个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变成了蓝色的连衣裙。

他发现只有一个窗户是出口,萝卜非常聪明,当恢复一下神经,当鬼出现的时候,任何一个出口也许就是陷阱,他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盯着他,萝卜并没有回头,极力的在想这是幻觉。

不会有事情的,可惜并不如他所愿,发现自己的衣服也变成蓝色,而且另一个自己出现在窗户前,回头对自己笑笑,就要向跳下去。

我从另一个房间,听到了那边的手机铃声,知道不单纯是的一个电话那么简单,于是拿着身边的勾魂伞迅速冲到大海和萝卜的屋子里。

如果我再来晚一点,他们两个估计在今晚上玩完了,一个站在窗户上,估计从五楼就跳了下去,打开勾魂伞,发出的声音,瞬间让全部蓝色的屋子变的回原样,萝卜仿佛从睡梦中惊醒,一看自己要跳楼,从窗户上马上下来,大海醒来是从衣柜上站着。

“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被鬼附身……”

还没有等着说完,电话铃又响了,这回不用接听,直接就说出,我想死,我想死的怪异声音,拿起勾魂伞对着电话里面的声音,不停的传动,发现的靡靡之音和电话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极其的难听。

突然电话砰一声,爆炸了,房子里的一切能够被这股超自然力量损坏,发出爆裂的声音,整个的房子,仿佛经历一场被鞭炮洗礼的感觉。

萝卜吓的蹲在一个角落,还在看着那个手机,大海跳到床上,坐着床上大惊失色的说:“太险了,差点就没有命了。”

“这个东西,不是那么的简单。”

“我好像已经控制住它了。”

“我也感觉是,但发现另一个自己跑到窗户上了。”

“别傻了,对于这么强大的超自然力量,怎么可能控制住呢!那都是你们心里作用,没有专业工具是无法避免的。”

这两个哥们儿本以为自己能够控制那股超自然力量,却被那股力量控制,现实中的许多事情看似能够控制,其实早被某种更强大力量所控制,看似自己没有步入进去,其实那只是死亡前的一丝侥幸,如果看到能够控制超自然力量,其实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看看时间已经步入了凌晨,这样的折腾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知道它在商场发出的这个强大信号,必须回归于商场去摧毁这样的力量,要找到这个女孩的手机,把手机放到商场她死的地方,才能够毁灭这股超自然现象。

毛猴这个家伙确实是社会人,经过多方打听,终于知道它生前的住所,在公园附近的一所公寓里,到里面发现她的一些物品都被她的父母拿走,我们问了这里邻居,知道了她父母住处,不过还是进了房间看了看,说是公寓,其实就是一个小单间,虽然重要的物品都拿走了,行李什么的都在这里,不愧是蓝色妖灵,行李也是蓝色的,杯子也是蓝色的。

“这个女孩生前这么喜欢蓝色啊!”

“不知道,可能是蓝色的爱好者吧!走吧!找他们的父母去。了解一下情况。”

她的父母住在郊区的一片平房区里,要不是找人,谁都不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看起这里乌烟瘴气的,好像什么人都有,仿佛让人倒退好几年。

毛猴说,这个地方叫西商街,这个街道其实早就应该拆迁,由于这里钉子户极其多,而且都是社会人经常走动的地方,所以上头就把这里遗忘了,不想开发。

这里有一条路叫环城路,这条路没有任何交警和摄像头,是许多飙车爱好者的天堂,一圈好几千的赌注,特别刺激。

“你现在还在道上混?”

“没有,有一些哥们儿认识我罢了,也就说说这些事情。”

“好了,办正事儿。”

来到那个女孩的家里,是三间的平方,还是很多年的旧房子,毛猴进去打招呼,父母都是很老实的人,原来在厂子里上班的,很热情把我们迎了进来。

看着这两位朴实的老人,我感叹命运是很奇怪东西,经过了解情况,原来这个女孩是商场上班的,在一个化妆品专柜,后来认识一个很有钱的人,先开始这个女孩不知道这个男的有老婆,后来才知道他是有老婆的,而且确定自己被他包养了。

可是她非常爱这个男的,可惜这个男的为了讨好一个老板,把她骗到他老板的那里,给灌了迷药,被他的老板玩弄了。醒过来也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但这个女孩还是不死心,还想知道这个男的在哪里?

于是不停的打电话,但这个男的已经搬了地址,换了电话,为了能够和这个男的联系上,她每天都打几百个电话,希望能够找到那个男的,男的打不通,就打陌生的号码,希望能够联系上,已经到精神癫狂的地步。

在死前,有同事看见她不停的在念叨着:我想死,我想死。再打一个电话,如果不是你,我就去死。

“给陌生人打电话的时候,陌生怎么回复的?”

“这,我们老两口也不清楚?”

毛猴把我拉到外面说:“哥们儿那个朋友,死前,还跟我说,一个女孩打电话给我,说她想死。他说,陪我玩玩再死啊!”

“我靠,他还真被玩死了。”

“还在茶馆死的那个人,也说,有个女孩打电话,我想死,我想死。他说,那你赶紧死,没有人拦着你。”

“所以都死了。”

“这也太可怕了。”

“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就是一种怨气凝聚的超自然现象而已。”

了解完情况,想把他们女儿手机拿上,他们找出她女儿手机交给了我们,在临走的时候,看见那个女孩的遗照,长得非常的漂亮。

“可惜了。”

上了车,萝卜问我为什么可惜呢!我说,女孩为什么都追求不可能的爱情,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呢!有的爱情真的是可遇不可求,哥们儿不痛恨那样的爱情,可惜,那样爱情不会被同情的。

现在女孩都向上看,可她们不知道向下看,会是万人瞩目,向上看只能够被上面的人狠狠摔下来。

“行了,不就是一个交际花嘛!把一些无辜的人给迫害了。”

“你那个哥们儿也是,非得要玩一个不认识的死人,人家不玩死他,怎么对不得他那句话呢!”

“六爷,哥们儿不明白,这些交际花图个啥呢?”

“不知道,管他们呢!商场几点关门?”

我们几个来到商场,商场的经理告诉我们,这里到十一点多关门,也了解到女孩在这里工作的情况,希望能够配合我们,要不是毛猴通过朋友关系,商场经理才不答应让我们留在这里,离着晚上还有一段时间。

我们四个去游戏厅玩了一会儿游戏,毛猴打着铁拳,一个哥们儿拍了一下他肩膀,“猴哥儿,这么时间没有见了,跟谁混呢?”

他转过身一看认识,这家伙叫卷毛是一个富二代,也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主儿,“哎哟,卷毛,最近在哪发财呢?”

“可别说了,在家呆着,最近跟一伙东北来的家伙飙车呢!一把好几万,哥们儿改装车赢他们团团转,从东瀛走私过来的高配车,牛叉不。”

“我靠,你也是不要命的主啊!”

“别呀!哪有猴哥厉害啊!你曾经多威风啊!出来后跟着谁混呢?”

“没有,现在做买卖了。”

“哟。您这是步入正轨了。真没有看出,猴哥改过自新,从新做人了。”

“环境不同了,以前混是名,现在混的是钱,还不如做买卖儿呢!”

“行,猴哥,这场子哥们儿照的,免费啊!想要玩飙车找哥们儿,知道吗?”

“行行,知道了。”

卷毛走了之后,毛猴请我们三个到商场一家的火锅店吃火锅,吃着火锅喝着饮料,我问毛猴刚才那个哥们儿是谁。

“哎,家里有两个钱不知道姓啥了,卷毛,那伙人经常在环城路上飙车,跟东北来一群小子玩的可欢了。”

“那没有人管吗?那个地界没有人管,听说环城路的路线旁边以前是坟场,为了方便修了一条路,听说修好后,经常有车辆出事。后来没有车从哪里经过,环城路也荒废了。那里现在并不是正规上的路,随便开也没有管。”

“怎么出的事情?”

“哎,六子别提了,本来就心惊胆战,先把眼目前儿事情干好再说吧!”

“没有问题,看把你吓的。”

午夜,最后一批顾客离开了商场,商场保安把门全部关上,都到夜班的监控室,自从这里死人后,没有哪个胆大的保安在商场里走动。我把兜子里的勾魂伞拿出,在那个女孩摔死的地方,把手机放到那里,我们都躲在一根柱子后面。

一直没有动静,我都有一丝疲倦的困意,慢慢向手机那里看去,也并没有发生什么,突然感觉身边一阵凉风,这凉风很诡异,商场是封闭的哪来的凉风。只听见楼上有一个脚步声音,一步两步走了没有几步,突然传来掉在地上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