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它来电话了

大海捡起一块镜子对着萝卜说:“小川,你最好最近不要用手机和电话。”

“为什么?这个东西现在让你死。”

“我靠,大师,那你要救救我。”

看着萝卜那个衰样儿,心中不觉有些好笑,很不在乎的说:“没有事情的萝卜,咱们可不是一般人,知道嘛!”

“可这也太吓人,哥们儿受不了啊!”

“大海,有什么办法没有?”

“我看一些八字图。”

他看着八字图,根据图上的标记,这个鬼是生怨恨而死,可能跟情有关,至于它为什么害人,这些他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点它死之前用过手机。

“难道手机信号辐射过来的嘛?”

“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的意思这是一个怨灵。”

我曾经看过外国一本关于超自然的书,上面有一些关于怨灵的记载,人本身潜能是有限的,但人的潜在潜能是极限的,无法估算,简单的来说,当人在一种怨恨死的时候,就会把积怨形成在死亡后一种潜能,也就现在超自然力量。

那本书也记载着关于人潜能的爆发,有一位父子开着卡车出去拉货,可是到半路上出了意外,车翻到路边,那位父亲被压在车的底下,这位儿子很快脱身,看见自己的父亲快要被压死,着急的用尽全身力气居然把卡车给翻了过去,救了他的父亲。

这是活着人的潜在能力,也就是无限潜力在危急的时候爆发出来,死人的潜力其实就是这些超自然现象,看似是鬼,其实死人在临死受到极大的哀怨和仇恨所造成的死亡潜能力,用现代话语是超自然力量,用民间说法就是怨灵。

这种力量传播是通过死人的脑电波,其实人的大脑是一个小小的卫星,接触着一些信号,当死后的信号消失在空气的混沌中,形成分子,或者是离子。

死的非常哀怨和怨恨,就会发出强大的潜能,形成巨大的信号,因为这个潜在的信号非常的强大,是死去的人死亡潜能力,就会直接影响正常人的脑电波,当这些正常被死亡潜在能力控制的时候,精神就会崩溃,看似是别人杀了自己,其实是被刺激而死。

“它是不是通过手机的信号传播的?如果这样的话,它可是一种潜伏在手机里一个危害。”

毛猴不解的问:“这都哪跟哪啊?”

“我们应该查查这个怨灵是怎么死的,或许能够找到制他的办法。”

如果这个怨灵是用手机信号传播出去的死亡潜力量,那么它必定是在一个有固定的地方,才能够传出来的。死的这些人基本都跟它不认识,一般这种力量都是给认识的人造成强大的影响,甚至死亡。

而死的这些人,却跟它一点关系没有,或许,这股力量是拨打一个电话,想找哪个人,却都错误的打在别人手机,乱打电话。

虽然招魂把它招出来了,但是萝卜并不是它想杀的目标,如果想杀萝卜,为什么还要在镜子里出现,我们这么多人。

这就构成了这个怨灵是找人,她在临死形成的这股力量,是在找人的,却误害这多人。

“能不能查一查,咱们市里有没有人死过。”

“我也不看新闻,怎么会知道?”

“这个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大概十多天吧!”

“查查最近咱们市的新闻,有没有曝光出哪个女孩死的消息。”

大海看着我说:“你能够办了它。”

“既然走上这行什么事情都得办,办不了的和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马上就晚上,萝卜怕的要死,胆小鬼的节奏,没有办法只能够让萝卜去我那里睡,正好大海也没有走,直接一起过去。离开毛猴的茶楼,开车回到家里。

通过网站和当地交友群了解到最近确实有一个女孩死掉,在网络上众说纷纭,有说这个女孩是一个小三,被玩弄后无情的抛弃。不过这些并不是我关心的,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我想向她家人了解一下情况。

李慕妍最近工作很忙,住在自己的家里,没有太多时间来给我做饭,只能去饭店吃饭了,大海也不经常来市里,好久没有聚,请大海吃一顿好的,我们找了一家靠在窗户的位置,北方天气到了冬天很扯淡,屋子里暖气太热,出去又是很冷,所以在窗户着很适合的吃饭。

上来一桌的串儿和菜,冬天不适合喝啤酒,来两瓶白的,靠着我们附近的一桌是几个小姑娘在喝酒,突然,一个姑娘来到萝卜的面前,仔细打量一下,“罗小川,还认识我吗?”

萝卜仔细看了她一眼,还真认识,是曾经初中的同学王丽,“哎呦,这不是老同学吗?都长成大姑娘了。”

王丽调侃着说:“怎么,最近在哪发财呢?”

“哎呦,最近想搞一个公司。坐我们这桌来吧!”

“怎么,小川这么快就要开撩了。你还是没有变的。”

“说的什么话,这不是同学这么多年没有见,上一个桌子上怎么就什么啦呢!是吧!”

我喝了一口酒,调侃着说:“哟,美女,罗小川其实在初中的时候对你那是个朝思暮想,恨不得和你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为你,这个哥们儿黑天偷偷的哭,那眼泪和思念都寄托在什么时候和你相遇了。哎,造化弄人啊!没有想到现在的小川……”

“你这个哥们儿也太逗了。”

“这是我六哥,现在是一名优秀的导演。在影视圈混迹的非常好。”

“是嘛!都有哪些作品。”

“他经常把他的作品发布在一个叫什么快,什么播上。”

王丽洋装生气,“你们再这样我可走了。”

“别啊!不如你带的那些姑娘们也一起聚聚。”

“他们都不认识你,怎么聚啊!”

“你这话说,谁认识人一出生认识,现在不就是靠缘分嘛!对不。”

“哟,还提起缘分来,小川,你这个哥们儿真有才。”

“行了,王丽赶紧把你们那群姐妹叫过来,叙叙旧的。”

“我靠,她们都不认识你,哪来的旧续啊!”

“这你就不懂了,续旧,也许是一个擦肩而过的呢!缘分这东西一秒钟也是缘分,一生也是缘分,所以叙旧这个词儿一地也不过分,知道吗?”

“六爷,您真牛啊!”

“被你们折服了,小影,你们过来一起,这顿饭人家请了。”

王丽是萝卜的初中,后来上了卫校,现在在市医院上班,是一位护士,这些女孩也是护士,她们刚刚下班,才到串店里吃饭。

大海见到女孩很腼腆,这些女孩酒量都不错,每个女孩和大海喝了一个,大海可是好酒量,于是让大海给我挡酒,萝卜和王丽聊的那个欢,突然一位女孩从窗户看见一辆公交车,女孩惊叫着:“快看,那个公交车没有人开,在自己走。”

当我们仔细一看,那辆公交车已经走了很远,只能够看到后面座位没有人,是4路车,可能这个女孩喝醉了,所以没有在意。

萝卜问王丽结婚了没有,王丽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呢!”

“正好啊!咱们在一起携手走完后半生得了。咱们哥们儿绝对把丈母娘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哟,你这是和我过呢?还是和我妈过呢?”

“不知道了吧!现在女孩都要看妈脸色,只要能够把老丈母娘伺候好了,女儿只是附带品。”

萝卜这句话把这几个人逗得服服帖帖的,“没有错,现在的女孩要车要房,不都是丈母娘要的。”

“小川,这话有点过了啊!你要是撩我还可以,撩我妈,你也太心计了。”

“行了,别说干了。”

“最近听说了没有,一个女孩因为一个男的,自杀了,而且从一个商场的楼跳下来的,临死的时候,死死抓住一个手机,摔的可惨了。”

“什么?穿的什么,你知道吗?”

“我有一个同事看到了,听说穿着一件蓝色的裙子,不过被血染成红色了。那死像,想想就害怕。”

“它是从哪个商场死的?”

王丽像八卦的说着那个女孩怎么死的,而且在一家商场的六楼跳下去,本来想再问一些,没有想到这几个女孩都害怕,所以王丽没有多说。

“哎,也就是这个女孩为情而死?”

“可不是嘛!如果换做我,我才没有那么傻呢!听说那个男的为了不见到她,都离开了,而且换了手机号,那个女的觉得被欺骗,一时……”

“你们不要说了,吓死我们了。一会儿,还要回家。”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对了,小川这是我的电话,记得打给我。”

萝卜拿出手机把王丽的电话记住,临走时候,我们想送送她们,她们拒绝了,说坐公交车回去,我们开车回到家里。

我在主卧室睡,他们两个到另一个屋睡,今天经历的事情足够他们受的了,别看喝了点酒,但还是胆小。

电话铃声了,萝卜拿起手机,上面的是一个奇怪的电话号码,当拿起来的时候,才意识没有亮天,昨晚上喝多了,而且想到自己在调查鬼电话的事情,突然把手机扔到床上,大喊着:“啊,啊……”

他的尖叫把睡梦中的大海惊醒,起来后,看见萝卜木木的看着手机,还在响着铃声,仿佛在告诉死亡即将来临,对于萝卜已经经历过生死,看着大海说:“看,它来电话了。”

“不要怕,不要怕,接听就行了。开免提。”

萝卜拿起了手机接听了电话,开成免提,电话里传出一个怪异的声音:“我想死,我想死,我想死。”

大海本以为利用自己的意志力能够控制住这种刺激脑电波的声音,可惜两个人面对这样强大的潜在传输,已经被控制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