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撒朱砂

无神论者的我被吓得腿哆嗦起来,感觉一种莫名的压抑,使得神经不听使唤,头里各种解释都乱成麻,慧芳的屋子里寂静的透露出另一种死亡的气息,仿佛这个黑夜就是为她准备而归来,外面没有任何声音,恐惧如似一把匕首刺穿我的心,甚至可以看到我血忽淋拉的心已经在外面,头皮麻得已经忘记流出很多冷汗。

大海当时也很惊讶,也许他经常和诡异的事情打交道,很有准备一样,他拉拉我的衣服,“看你那挫样儿,这点事儿就把你吓成这样。”

我第一时间恐惧来源不是因为见到鬼,而是感觉超自然现象居然冷不防被自己撞到。恢复一下状态,自欺欺人的认为是磁场反应什么的,这都有可能解释到此刻的现象。不管怎么样,我是必须要按照科学来解释一切,这是我坚定信念而又毋庸置疑的抉择。

此时慧芳的父母已经吓得瘫软在床上,为人父母即使女儿去世,也不可能有这种反应。现在一看人死如灯灭,扫尽人间情,这句话一点不坑人,只要是魂,无论你生前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是脏东西不能够碰。

我故作淡定的看看四周,也没有什么人,屋子的灯光很亮,但屋子确实除了脚印,什么都没有。

“叔叔,你们也别怕,就是几个脚印,也没有什么?不信我关了灯,什么也没有。你们放心吧!”

我故意安慰一下他们,或者是安慰一下自己,也不知道犯了那根儿筋,居然把灯关了,我刚想说,你们看,什么都没有吧!

可是不尽人意的事情发生了,我看见慧芳就坐在写字台旁边的椅子上,她背对着椅子,慢慢地整理着桌上一些书。

我马上把灯打开,再看写字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四个活人在屋子里,难道我看错了,我小声地对着大海说:“你看到了吗?”

“我看到了?”

“那你为什么这么镇定?”

“因为喊出来会更害怕。”

“可能咱们都眼花了。我再关一次灯。”

慧芳的父母在床上哭着,嘴不敢说话,我鼓起勇气,难道我们都看走眼了,出现幻觉。又把灯关掉。

此刻又看见慧芳在写字台坐着,这次慧芳拿着一本书在看,还背对着我们,如果说上次是我们眼睛花掉了,这次我绝对不会眼睛花,因为我专门揉揉眼睛看得仔仔细细。看完后,我迅速又把灯开了。

死死盯着写字台,现在却有点不恐惧,此刻我就抱着玩命的态度,当灯打开的那一瞬间,明明在的慧芳却没有在。

大海在旁边推推我,小声嘀咕,“让叔叔和婶子到我家住去吧!咱们赶紧撤吧!”

“朱砂可以把她赶走的,我就不信了。”

“不行,朱砂洒在她身上,她的灵魂就永远的消失。咱们是办事儿的,不能毁掉她。”

“你哪来的那么多道道儿,毁掉她,她已经死了。怎么还出现。”

我又一次关掉灯,慧芳还在写字台前坐着,背对我们,我手攥着朱砂准备洒在她身上,她说了一句话,她说的话我听得真真切切,“爸妈,我要睡觉了。你们出去吧!”

这句话说出来我脑袋完全失去理智,顺速打开灯,当灯打开后,我看见大海死死地盯着床上,我顺势也看一下,现在是亮着灯,慧芳在慧芳父母的身边,笑的看着我和大海,慧芳父母直直地看着前方。

我失去控制的手向床上就洒上了朱砂,慧芳的父母突然大哭大喊起来,“慧芳啊!你就不要惦记着爸妈了。你好生的走吧!”

洒完我就想跑,被大海给拽住,“没有事儿了,没有事儿了。她没有了。”

慧芳父母抱头痛哭,我和大海上前安慰着说:“没有事情了,您女儿走了。今晚,别在这里睡了。去我家里睡吧!”

其实刚才朱砂根本没有洒到慧芳灵魂的身上,都洒在床上了,把所有灯都关了,我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慧芳房间的灯又开了。慧芳的父亲指着灯,“大海,大海……”

“怎么了?叔叔。”

“慧芳房间的灯,不是关了吗?”

“是啊!就是关着的。你眼花了吧!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