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宝藏

萝卜和刘龙装盔甲的时候,忘记耶律洪飞的那把短剑,短剑也是黄金所造,上面镶刻宝石,我拿起短剑,抽了出来,看着看着,忽然狂笑起来,“想想天下,到最后不还是落得一地尘埃。”

合上短剑,我又去拿那块很大的玉,但这块玉是镶刻在石头座位上的,我用手摸了一下,猛然感到在动,在斗兽场中央,从地底下上升上一个大鼎,当鼎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从鼎上面流出很多的金银财宝,像是沙子一样流在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这是能够买一个国家的钱财,这些钱财如果在古代,能够强国了。

萝卜和刘龙莱恩他们已经按捺不住跳到了地上,装那些金银财宝。陈老怪看着闪闪发亮的财宝,笑的合不上嘴,如果说只看这些,不拿走,这辈子都值得了。

金光闪闪的财宝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可惜偏偏有些人总是琢磨着别的,朴吉美和费云鹏还在观察着那个不死仪器。

这两个愚钝的人,如果那个仪器能够让人长生不老,耶律洪飞不至于死在这里,朴吉美按一下那个按钮,突然那个东西发出强烈的光,那光越来越刺眼,费云鹏马上离开了,只留下朴吉美,很快强光把她给掩盖,越来越强,发出无数的光环,我马上闭上眼睛。

费云鹏捂着眼睛,大喊着:“朴小姐,你没有事情吧?”他喊几声没有动静,强光不断扩散,那些在斗兽场坐着的诸侯尸体,被这强光照成尘埃,留下的是众多位置下的那块玉的亮光,尤为壮观。

费云鹏向前走了几步,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那个仪器的面前,没有朴吉美,马上关闭了那个仪器,仪器关闭后,仪器的强光消失,在消失后,朴吉美出现在他的跟前。

她木木的看着前方,费云鹏看着朴吉美说:“朴小姐,你没有事情吧?”

她还是没有说话,沉默很长一段时候,她突然大喊着:“啊,啊……”像是一个疯子一样,跪在地上狠狠的磕着脑袋,费云鹏赶紧把她拦住,“你怎么了?朴小姐。”

“我们就不应该来这个地方。”

萝卜和刘龙莱恩向上面看着他们两个,萝卜说:“别管,可能那个小娘们儿疯掉了,抓紧装财宝,差不多就行了,别一会儿搞不动。人啊!非得要一些不可能的东西,现在可好,疯了吧!”

“行了,萝卜,找值钱的装,别总是装一些金子。”

朴吉美慢慢的缓过神来了,费云鹏套近乎说:“朴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朴吉美拿出一壶水,喝了几口说:“我看到我拿走这个仪器之后的结局。”

“什么结局?”

“我爸爸活过来把我给杀了,这个仪器是让人看到未来的,是怎么死的。也可以改变自己的未来,如果我拿走它就会被我父亲杀害。如果我不拿走,我就能够活下来,虽然不是太有钱,但也是很好的。”

我走上前看着这个仪器,原来这个东西能够看到自己的死亡和改变自己的未来,真想看看自己是什么时候死亡,可惜,我不去揣测自己的命运,一旦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那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即刻死亡呢!

可能真正的长生不老只是在改变自己的未来,一直延续怎么样活下去才是长生不老,这个仪器估计也按照这个思维制造,一个上古制造的玩意,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未知,如果人人都知道自己的死亡,试图改变未来,世界不就陷入混沌。

我搬起那个长生不老的仪器,高高的举起,对着地面重重的砸了下去,虽然有浮力,但这个仪器还真脆弱,直接摔在地上报废掉了。

费云鹏想阻止我来,可惜已经晚了,它已经不复存在,又出现一阵强烈的光,这回的光环仿佛有一定效应,居然把众多座位的上玉光点燃,直冲墓顶端,萝卜他们三个吓坏了,离开还在向下流的财宝堆。

墓顶也有一块巨大的玉被光点燃,直射下来,产生居然冲击波,把萝卜他们三个人直接抛到阁楼这边来。

强光把那个巨鼎击碎,斗兽场底的石门打开,水慢慢的流进来,我们这些人一看,完了,这回还拿什么财宝,活命要价,赶紧逃命。

费云鹏带着朴吉美,陈老怪领导刘龙和莱恩,我拉起司马婉儿的手,大喊着萝卜赶紧走。

“往哪里走?”

“再不走就淹死了。”

“不要带那么重的宝物,拿几样值钱的走。”

“老怪有什么办法吗?”

“咱们从原来的路回去。”

萝卜不小心掉到水里,发现空气是有浮力的,在水上可以走,我拉着司马婉儿就向出口走去,当来到出口的时候,发现上面已经被堵死。

“出口被堵死了。”

“快炸开它。”

还没有等着拿出C4的时候,上面轰的一声,出口被炸开了,是谁在上面,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个接着一个上来后,发现五个棺材旁边的壁画转了过来,转过来后是无数的小孔,突然有喊道:“快躲进棺材里。”

可以感觉出来不是我们这几个人的声音,炸了一个棺材,剩下四个,这么多人怎么躲,几个人一个,我抱起司马婉儿把她扔进棺材,自己也跳了进去,趴在她的身上,脸对着脸。其余的人都躲在棺材里,只是太挤了。

从壁画的孔中发出无数像光一样的东西,仿佛是硫酸一样的水,射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墓室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这毒水和刚刚死去的尸体交融在一起,差点窒息。

爬出棺材,向上爬去,底下的水冲开棺材机关,已经蔓延上来,我们拼命的向上爬。

几个人上来后,巨像的口里突然冒出火焰,熊熊大火虽然烧不到我们,但是在底下的我们的温度也受不了,于是又都跳入水中。这火焰是向上燃去的。

费云鹏在水里感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脚,拿着灯想照一下,还没有等照的时候,媛姬出现在她的面前,“你们不能够上去,现在不是极轮现象,你们出不去。上去会死。跟我来。”

媛姬游到一个壁画面前,找到其中的一个字符按了下去,门开了,“从这个墓道进去。”

一群人游着来到一个宽大的墓穴,从这个墓道到另一个墓道都是壁画上的字符机关,我们到了另一个墓室。

这个墓室很美,上面的壁画还很新鲜,四处几个渠道,渠道的中央是一个大池子,四周是一些小池子,小池旁边好像女人的闺房。

“你们先从这里呆着。它们去找你们了。机关一开,它们会游到里面找盗墓的人。”

“这里安全吗?”

“不安全,这是我和夫君呆的地方,它到时辰就回来的,我会把你们藏起来的。我先出去看看。”

媛姬游了出去,我们打开一个水池的石门,进去藏起来,不一会儿,一个沉闷的声音进来,可以听出来是那个大赤鱬,“他们藏到哪里了?”

“我不知道的。”

那只大赤鱬一只手抓住媛姬,“贱人,敢说谎让你好看。”把媛姬扔到旁边的水池,这只巨大的赤鱬到处搜寻我们的踪迹,另一条赤鱬来了,那条大赤鱬把那条赤鱬攥在手中,“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这里属于我吗?”

张开大嘴就把这条赤鱬给吃了下去,“不知好歹。”

大赤鱬又抓起媛姬扔来扔去,嘴里不停的在喊着贱人,费云鹏实在忍不下去,走了出来,“放了她。我在这里。”

这个傻缺,你英雄救有妇之夫没有关系,怎么把我们也暴露出来,只见那条大赤鱬哈哈大笑起来,“好久都没有新鲜的食物了。”

媛姬拦住大赤鱬说:“不要伤害他。不如放了他们。”

“闪开贱人。”

费云鹏拿起枪对着那条大赤鱬疯狂的射击,可能水池里的水很浅的原因,赤鱬无法躲避,不过枪起不到什么效果,机枪射在大赤鱬的要害部分,一只眼睛。

啊,啊,啊……

费云鹏拿出了一个C4引诱大赤鱬过来,当大赤鱬疯狂游过来的时候,轰的一声把大赤鱬炸碎。

媛姬尖叫起来,好像疯了一样,费云鹏连忙过来抱住她,“不要怕,不要怕。”

我们几个还躲在池子里,惊呆这一幕,走了出去,萝卜上去拍了拍的费云鹏,“好样的,为了爱情有这么大的勇气,你们的爱情可歌可泣。回去后,哥们儿准备写本书,书的名字起好了,三角恋的爱情是伟大的。”

我一把拉开萝卜,“说什么呢!现在什么时候,还说风凉话,哎,我说鱼,你告诉我们怎么样出去。”

媛姬仿佛受到惊吓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默默的流出眼泪,随后对着费云鹏说:“云鹏,你真带它出去。”他没有理会的我的话语,继续和媛姬秀恩爱。

“放心媛姬,只要有我在,一定带你出去。”

“我靠,你们有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感受,你这是秀恩爱吗,想办法怎么样出去吧!这里可不是人呆的地方。”

媛姬这才恢复一下,“等到极轮现象出现,从这墓室有一个通道,直接可以到外面的大池子里。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那里有许多的赤鱬。”

“你是说,从这里出去,石头栈桥底下的大水池里,就是有许多赤鱬张牙舞爪的地方。”

“是的。”

“开什么玩笑,那还不是等于死嘛!”

“我会掩护你们的。”

呵呵一笑,“你,算了吧!你掩护你们家云鹏吧!”

费云鹏不耐烦的说:“少说几句,反正现在也出不去,就等着吧!”

也是,他这么一说,我们几个人都饿了,吃了点东西,里面光亮很暗,微弱的火光,每个人心中都沉闷,如同这样微弱的光线。

朴吉美自从看到未来,一直不语,直直的看着前方,没有以前那么霸道,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什么,让她如此恐惧。

而且出着冷汗,萝卜殷勤走过来,拿了一块湿布,拧了一下,给了她,“朴小姐,有的时候,人们越想得到一样东西,欲望越强烈,当得到以后,才发现这东西不适合任何人。”

朴吉美擦擦脸上的汗,不说话,还是静静的看着前方,我呵呵一笑,“我说萝卜,看着别人秀恩爱,你这就开始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