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对自己人下手

可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难道把这十二道机关全部按下去不成,于是把石墩上的壁画全部的按了下去,中间的地方,出现裂缝,慢慢向边部靠近,我们迅速到的爬到石墩上面,全部都开启之后,里面的东西让我们惊呆了,用灯光一照,反射出很强烈的光芒,那光芒来自一池子的金银财宝,池子的旁边放着五个石头的棺材,石头棺材旁边有许多的尸骨,任何一个朝代的人都有,这说明任何朝代的人都来过这里,不过都没有出去。

我们下去之后,这群老m子就已经对财宝有了私心,几个老m子跳到池子里,陈老怪想去阻止,却被后跳进去的老m子嘲笑着拿着枪对着他,当那个人跳入池子里,瞬间被化成水,那个拿枪的老m子,惊讶的同时,莱恩一枪打死了他掉进了池子,也被化成水,

原来池子里是超强的流酸水,这种流酸水非常的透明,而且分辨不出来,看到这一幕萝卜惊叫一声,就在惊叫这一声同时,莱恩枪对着朴吉美这边开火,陈老怪和刘龙也对朴吉美这边开火。

我萝卜和司马婉儿迅速躲开子弹,但没有开枪,许多人被打死在这宝藏的面前,费云鹏着开枪大喊着:“陈老怪,你们也不够意思了。”

莱恩说着蹩脚的国语,打死几个h国人说:“人为财死。少一个分成,多好。”狂笑起来,一个h国人冲了上想打死莱恩,被他按到在地,拿出刀子对着喉咙一刀,扔进池子里。

萝卜问我帮哪头,我说,哪头也不用帮,死一个少一个,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到收场的时候再说。

对方人都死的差不多了,费云鹏大喊着:“我们要的不是宝藏,停火,我们只是在考古。你们随便拿可以了,停止,停止。”

双方都停火后,朴吉美对着陈老怪说:“咱们才是为目的来的。你考虑清楚没有?”

陈老怪和刘龙仿佛明白什么意思,他们拿起枪对着身边的老m子,一枪一个结果了生命,剩下的人全部是陈老怪领的,他拿着枪对着莱恩,“我们只是那个老家伙的走狗,莱恩跟着我混,这些宝藏足够你花一辈子。”

“你这是背叛。”

“出去之后,谁知道背叛,再说这里可是没有什么信号,你给那个老家伙也发不出消息。”

莱恩在枪口下妥协,跟了陈老怪这伙人,看来这个盗墓贼,不知道在墓里杀过多少人。

朴吉美笑着看了一眼陈老怪,回头对着身边的随从就下手了,拿着冲锋枪对着自己人一扫射,这些h国人也够迷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死在主人的面前。费云鹏拿着手绢捂着鼻子,跟朴吉美说着悄悄话,朴吉美转身盯着陈老怪他们。

萝卜又说问,他们会不会把咱们也杀了,我站起身拿着枪,对着他们说,“你们这些人,太没有人性。我也让你们死在这里。”

费云鹏冷笑着说:“别做傻事了,六子,你那两把刷子跟谁玩,好好跟在我们后面,享受荣华富贵。”

陈老怪身后跟来的人,已经把枪口对着陈老怪了,我大喊着:“老怪闪开。”

陈老怪好像意识到什么,一阵枪声过后,刘龙和莱恩解决了他们身边的自己人,我哈哈一笑,“这就是你们自己人,在利益面前全然不是。”

费云鹏突然拿着枪对着我说:“别再嘴欠,不然一枪磕了你,信不信。”

陈老怪和刘龙莱恩在对面,拿着枪对着费云鹏和朴吉美,司马婉儿拿出刀,已经准备飞出去,萝卜拿着枪对着朴吉美,“看你们人模狗样,到了利益面前也是六亲不认。再动就打死你们。”

费云鹏放下枪,呵呵一笑,“不要闹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要找的是那个长生不老的仪器。拿到东西自然没有问题。财宝你们随便拿。”

我冷笑一下,“就为了拿到那个东西,现在死多少人。行,你们拿你们的。但我告诉你们,我们的任务到此为止。”

朴吉美上前给费云鹏一个耳光儿,“谁叫你用枪指着方先生的。他们是引路人,一旦引路人死掉,我们怎么办?”

费云鹏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朴小姐。”

“看看你们,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了,费云鹏咱们可都是老相识,为了利益,居然出卖我。另外,我告诉你们,我不管什么长生不老的仪器,不管什么起死回生的破玩意,现在我们拿着这些宝藏出去,不想跟你玩了。明白吗?”

陈老怪说:“六子说的有道理,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朴吉美说:“方先生,难道你们盗墓就这样半途而废吗?不想见到这座墓的主人吗?不想看看那个使人起死回生的仪器吗?”

我看了陈老怪一眼,想征求他的意见,他点点头,都把枪收了起来,看着满地刚刚死去的人,他们原始的人性已经暴露出来。

看来这就是人对面利益所能够得到的结果,而往往人们完美结果才落到如此不堪的下场,与其说着逃避,不如说这群货在掩盖事实而已。

实在是太累,这些人吃了点东西,刘龙拿着一样东西,扔到装宝藏的池子里,瞬间被融化,无论是什么东西扔进去都会被融化,这池子的水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拿着一个棍子刚刚放进去就被化掉。

“是不是只能看,拿不到。”

“不一定,也许有机关能够把里面的水放出去。”

“我看不见得,这或许是一个诱惑人的机构,让一些人去送死。也许池子里根本没有宝藏。”

“你说什么,这不是宝藏。那咱们所做的是多么的愚蠢。”

“可能宝藏会在别的地方。”

“那还不容易,干脆把几口棺材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宝物。”

刘龙的想法被认同,棺材就摆在那里,如果不开,真的对不起死那么多人,于是想去撬开棺材,可没有想到棺材盖慢慢的移动,吓得我们一身冷汗,棺材盖全部掉了下来,我们慢慢的向一个棺材走去,难道遇到行尸了。

还没有走到跟前,里面出来一具行尸,这尸体非常可怕,从里跳出来,冲向我们,一阵枪响过后,没有任何作用,其余的棺材也跳出来十分的奇观行尸,没有任何的穿着,眼睛发着红色的光。

拿着手中的勾魂伞和这些行尸较量着,可惜它们力大无穷,朴吉美被一个行尸按倒,马上被咬死在眼前,萝卜拿着枪也不顾朴吉美的安危,对着行尸一顿扫射,它又冲向萝卜,陈老怪大喊着:“把它们引到池子里,这样它们就会被化了。”

于是几个人都引着行尸到了池子里,它们一个一个被引到池子里,被池子里的水化掉。

好危险,到底什么东西,它们到底什么来头,陈老怪慢慢再靠近棺材里,原来这些石头棺材并不是真正葬人的,而是通往主墓室的暗道,下面才是真正主墓室,他拿出照明棒扔了下去,下面太开阔了。

里面的突然亮了起来,是一个上古的斗兽场,面积特别的大,我们几个人迅速的下到里面。

这个斗兽场相当足球场那么大,到了地上的时候,才感到这的空气有浮力,一跳可以跳到两米高,仔细环视一下这个斗兽场,在正面有看似楼阁的地方,上面好像坐着一个人,但能够看出已经死了。

难道这人就是上古君主,在斗兽场四周都是集权的人坐的位置,它们死气沉沉的坐着,感到太恐怖了,这些人可能是上古君主的诸侯们。

难道是陪葬的人,不像是,君主死后,诸侯是不会陪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朴吉美已经慢慢向那个楼阁走去,楼阁也是石头所做,我们都向那个楼阁走去。

来到楼阁旁边,上面坐着具死尸,居然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身穿的服饰好像是辽国的人,他的面前摆着一个巨大的盒子,司马婉儿上去把这人的面具摘了下来,一看,“是你。”

“真的是你。”

但是已经无济于事,耶律洪飞已经死掉,虽然尸体保存着很好,但的的确确的死去,她面前的盒子一定是能够起死回生的仪器。

司马婉儿并没有掉一滴眼泪,为什么是耶律洪飞在这里,上古君王在哪里?朴吉美没有顾忌那么多,上去打开了盒子,这个仪器仿佛像是一个苍穹大陆仪,一些器件连接成一个球状,底下有几个按钮。朴吉美看着兴奋起来,终于找这个神器了。

耶律洪飞死时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身上的盔甲都是金色,一看是一堆黄金做成,萝卜和刘龙不假思索上去就去拔掉他的黄金盔甲,我想去阻止,司马婉儿却说:“不要伤害到我夫君的身体。”

看来她还是很尊重耶律洪飞,我在想,耶律洪飞那么多的宝藏,就是一个黄金盔甲吗?于是到处在石头阁楼里找,当萝卜和刘龙把黄金盔甲都搞掉,装入兜子时,发现耶律洪飞坐着的地方,像是一个机关,把他尸体移开,“婉儿,帮我扶着他。”在他坐着的地下,有一块发亮的玉,特别的大,想把那块玉拿下来。

当耶律洪飞的离开那块玉,他慢慢化掉了,化成了一缕尘埃,慢慢的消失在空气中。

司马婉儿的千年之恋化为一缕青烟,爱情也随风上了青天,这是一个女史来到如今的命运,这命运看似折磨人,其实是让古人忘记过去,从这个时间里重塑新的爱情。

陈老怪还想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去诸侯的座位上找宝物,把诸侯一挪开,也化成尘埃,坐的底下,也有一个块很大的玉,发亮的玉。

我看了陈老怪一眼,觉得这些尸体坐着的玉肯定无价之宝,能够让死去的人,永远像活着一样的保存下来。

萝卜大喊着:“这回发大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