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古人的智慧

我还是想试一试,只要是机关都会根据八卦来排解,除非这墓是外星人建造的,仔细观察一下,这里有八条栈道通往墓门,肯定根据八卦来建造的,拿出罗盘定位,发现每个石头的栈道上字符不一样,有虚有实,但虚的栈道也不会被看出,从罗盘上定位,根据求解,可以猜出来哪块是虚地。

我让萝卜拿出攀岩的绳枪,对着前方一块栈道石头射去,把绳子的这头给定位这块栈道石头上,这些虚的栈道太真实,上古的人居然能够造出如此厉害的机关,让人叹为观止。

陈老怪他们也效仿着我们这样做,可惜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我大喊着:“老怪,别一想天开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古墓,你们那头根据八卦的另一个卦象演算。”

我给陈老怪提示一下,被朴吉美狠狠瞪了一眼,“我不想看到咱们的队伍里出现叛徒,两面派。”

我们这伙人都抓着绳子向前走去,走到虚位栈道差点掉下去,但有绳子很快就来到墓门,这时陈老怪他们那伙人也来到,这个大石门的机关到底在哪里,我一直很困惑,石门是一块大石板,可能是上下开启,我到处找机关,刘龙和莱恩却拿着C4要炸开这扇门,虽然有两个人反对,一个费云鹏,一个是陈老怪,但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找到的机关。

我心想,反正也不是我们的家门,他们愿意怎么炸,怎么炸得了,如果通过毁坏来得到东西,我能做的只是等到全部破坏掉,拿走东西就行了。

我们都躲在很远的地方,只听见一声巨响,石门被炸的粉碎,没有炸坍塌,在中间炸出很大的一个洞,我们这些人慢慢走了进去。

旁边的都是大型的石板,石板上面是壁画,有一副壁画特别的吸引我,上面一个人左手托着太阳,右手托着月亮,底下的人在膜拜这尊大神,可能这就是上古大陆集权的君主,在那些奇特的怪物中,有绝大部分是赤鱬,在另一幅壁画上,君主在一个仿佛是斗兽场的地方,在高高的座位上,看着一群美丽的赤鱬在水里跳舞。另一幅画是在高高的位置上看巨大的怪物搏杀。

这难道就是上古时期,人本来的文明面貌吗?这些上古的人穿的很少,却拿着铁的兵器,要知道上古时期,基本是石器时代,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铁,还有木车,如果这些资料被拿出去,肯定把所有的历史文明更改,费云鹏进来后,看到壁画就拍照,嘴里还念叨着,要是拿出,是相当珍惜的历史根据。

我心里暗想,如果真能够活着去,确实是,但如果你死在这里,没有人愿意继承你远大的意愿。

走到石门的尽头是一个很深很深的一地洞,在地上面,向下一看漆黑一片,即使拿着照明灯,也无法看到地底下,陈老怪点燃一根儿照明棒,扔了下去,发现在两侧有石岩栈道,坏绕在这个洞四周。

陈老怪看着我,会心一笑,可能这就是搭档的默契,他意思告诉我们从这里,一步一步的走到洞地下。

但不能够轻视上古人的智慧,可能在这环形栈道的墙壁上有什么机关,我拦住陈老怪说,先别下去。拿起枪,对着环形栈道的石壁上开了机枪,只见从底下出现光亮,那光亮顺势向走,而我们在上面的人,热的已经受不了,我大喊着:“快跑。是火。”

我们跑出洞穴很远的地方,熊熊的烈火一直烧到洞上来,墓道里面的温度已经快热死人,当火喷完后,瞬间都感到非常的冷,我们又走到跟前,陈老怪对着环形栈道的墙壁打了几枪,这回没有熊熊的大火喷出来。

拿出绳子,一个一个放到环形栈道口上,慢慢的向下走,如果有恐高症非掉下去不可,深不见底,而且环形栈道的走路面积,也就不到一米,我们没有任何的防备,如果底下再来一次火,估计都要被烧死。

走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到底,又走了很长很长的路觉得还是没有到底,好像又走了上来,我们坐在栈道上休息一下,突然明白了,我们走的栈道可能是迷宫,走来走去,都走到原来的地方。

于是再次走的时候,在原来地方刻上记号,我想到一个办法,这种环形迷宫,可以下另一层栈道从新走,于是下一层栈道,在这条的栈道上标记,再走,慢慢又下不去,就在下去的地方,再标记,下第二层的栈道,再走。

一次一次的把我们这群的累的已经不行,坐在栈道上休息一下,陈老怪抽了一袋烟,“真不是普通人能够干活儿。”

突然从底下看到一缕光亮,我以为是火大喊着:“快向上走,又来一股火。”所有人被的惊醒,刚要向上走的时候,发现底下并没有什么光亮。萝卜安慰的说:“六哥,不要太紧张了。你这也是紧张过度。”

“不是,我确实看到了底下有光亮,真的没有骗你们。难道看花眼了。”

刚才明明看到是一缕光亮,但仔细一想,那股光亮是向下去的,难道是一种机关,或者是自己产生的幻觉,我使劲揉揉眼睛,不像是幻觉。

或许是看走眼,继续向下走吧!底下是一片漆黑,上面也变成了一片漆黑,只有我们的照明灯照着微弱的距离。

从这种阴暗又死寂漆黑的洞走到底,仿佛经历了八十一难,呼气的声音都回荡在洞里,那声音仿佛是死亡窒息的声音,来吧!这里是死亡地带。只可惜现在生不如死,突然间,有一个问题的在拷问自己,极轮现象什么消失?什么时候开始?难道只出现一次。

我站在前方不走了,陈老怪在后面大喊着:“六子,怎么不走了。”这一喊不要紧,声音在洞回音极其大,回来的声音,数以万计的刺穿心脏,很不舒服。萝卜这个家伙对着陈老怪喊道:“别瞎喊,六爷,正在想事情。”

“小点声,烦死人了。”

萝卜这不是在添乱嘛!我回过神来问费云鹏,“我们回去怎么回去?”

“两个小时肯定回不去了,极轮现象消失,就会被湖水所掩盖,明天的这个时候再回去。”

“噢,这我就放心了,起码要有后路。”

又走下去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见到底了,大概有几十米,这个洞到底有多深,这个到底是什么样的墓,从来没有见过。

“云鹏,你懂得有机建筑学,这个洞是什么内容。”

“总感觉这是一个修好了的墓,后来引水形成的,因为上古时期,没有什么技术能够在湖上修建筑物的技术。”

“这么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先修建起了,然后引水,来设计。确实不是一般人所完成的。”

终于到达了洞底,洞底的面积跟上面的面积一样的大,底下有十二个上古塑像,不像是十二生肖,这些神像很高大,在神像墩子下也有许多壁画,这些壁画可能是上古的一种语言,记载一些上古时期的文明面貌。

我在寻找去墓室的机关,却一点思路没有,因为洞底并没有什么墓门,这个洞看来也是个通道,费云鹏仔细的研究着这些壁画,其中的一副壁画让费云鹏若有所思。

上古时期,随着陆地集权,许多人变异,但有一位君主,为了能够和平,允许陆地集权的人们和身为奴隶的变异物种通婚,而且非常平等,上古时期的大陆,文明面貌奇形怪状,一些人和一些怪异的物种在行走,一起创造生活,当费云鹏把所有的壁画看完,才明白原来上古时期的物种是这样衍生下来的,并不是人类的智慧,而还夹杂另外物种的社会形态。

后来出现一个从天而降的神灵,为了能够巩固大陆集权,要挟上古君主,将以大陆集权为中心,对其实行着奴隶社会,从次又形成以大陆集权的上古王朝,这位从天而降的神灵,不但发明一些先进的武器外,还成为君主的军师,后来上古君主和这位神灵思想出现分歧,想试图摆脱奴隶社会,但没有成功,被神灵禁锢起来,这位神灵创造一个能够长生不老的仪器,而且能够让人回到过去,总是在控制一些事物。

在他的控制之下,大肆猎杀不是大陆集权的物种,后来君主偷偷出来,公司一只队伍,对抗神灵,最终上古君主打败神灵,用神灵创造长生不老的神器把神灵送上天,但在战斗中上古君主受到重伤,死后,连同不死仪器葬在这里。

费云鹏看完后,才明白原来文明就已经在上古时期开始,那时候的苍穹大陆有着很多异类物种,但都和平生活在同一个文明,大陆集权,异类集权,到后来形成和平共处,当上古这位明君死后,又成为另一种文明。

陈老怪也在考究这些壁画,也能够看出什么意思,现在可以确定那个不死仪器就在这墓穴,可是到底墓室的门在哪里呢?

四周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陈老怪看出点门道来,十二尊神像下面的石墩,分别有一个上古字符,这些字符都不是一样的,字符很简单,仿佛是一个人在走,有的拿着木头,有的拿着石器,有的拿着一个盘子……

或许,这些字符是告诉我们,如何通往墓室,很快被费云鹏否定,“上面写着,进墓着死。怎么办?”

萝卜坐在石墩跟前说:“不如咱们回去,再找点人来。”

“你就知道打退堂鼓。我告诉你萝卜再打退堂鼓,让你一个人留在墓里,信不信。”

萝卜不以为然拿起枪玩着,又拿着灯照着石墩上的壁画,他模了一下,使劲的拥了下,感觉到石墩上壁画在动,又拥了一下,又深了一块,萝卜大喊着:“六哥,哥们儿找到机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