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真正的目的

这些人也太可怕了,原来他们苦心找的不是宝藏,而是一种让人能够长生不老的仪器,为得却是让他们的能够拥有无穷的利益。陈老怪说的没有错,我们只是他们一颗棋子。

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仪器是不是墓里,都是一些几千年的活人,如果真有那个仪器的,为什么上古君王还有墓呢?可能,我们拜访的耶律洪飞和那个上古君王,都是活人,而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我和萝卜又在帐篷里研究着,现在唯一做的是帮助他们进去,想办法拿到我们的好处,赶紧离开,不要给他们当替死鬼。

给他们当替死鬼,得不偿失,甚至不会活着出去。

萝卜惊慌的说:“六爷,怎么着,没有听我的吧!要是能够半路回去多好。现在看看,前面十分艰险。”

“最起码要帮助婉儿找到她的丈夫,然后咱们离开,因为她不是咱们这个世界里人,至于她以后怎么生存下去,就不关咱们的事情了。而且,咱们还拿到好处,一旦这个朴吉美死在里面,见到里面的好东西,拿上几样,也算酬劳了。”

萝卜阴笑着说:“对,对,六爷,哥们儿就是这么想的。”

毕竟拿到好处才能够不枉来一回,这玩命的活儿,以后一旦不要再干了,搞到点宝物什么的,回去卖上点钱,赶紧离开国内。

朴吉美他们很早就起来,这回就连物品都不带,我和萝卜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费云鹏告诉我们不出三里地,就到了目的地,当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不禁有份喜悦,又有一丝面对死亡的恐惧。

看来费云鹏被那条小妖精不是白白玩弄的,套出很多信息,陈老怪他们也意识要到了,也安排人看住物品,去的人全副武装。

我把勾魂伞背在身后,拿着枪,罗盘放到方便的拿的兜里,身上的背包装满了盗墓器具,还有能够吃几天的食物。

“六哥,该咱们出马了?”

朴吉美来到我的面前,“方先生,这次进去,就全靠你了。”

“必须的。咱们哥们儿拿钱办事嘛!”

顺便的提醒她,我们只是雇佣的人,要给钱的。我们这伙人沿着河慢慢向前走,有一种莫名的喜悦,那喜悦仿佛是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后,终于得到正果一样。

我问萝卜,如果我们这次回去,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萝卜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是找几个小妹妹儿,潇洒一下,哎哟,想想我的小心脏就扑通儿,扑通儿。”

呵呵一笑,这个哥们儿也太会享受,司马婉儿还在深思着什么,她已经不适合古代人那种生活,完全融入在现代人的圈子里。

当我问她回去干什么的时候,她也说出自己的想法,“当距离千年来到今朝时,你所能够做的是,把爱的全部不假思索的付出给今朝之人,千年之缘分,等待的不是原来的人揭开你的面纱,是你眼前的人打开你的心扉,既然来了,千年的感情都在这个人身上。”

我知道司马婉儿对我的爱恋,可是我真无法接受,当我们说起千年之恋都觉得是世界上最纯粹的爱情,可当你拥有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适合你,她还需要回到千年之恋的那个人身上,也许人的爱情就是这么贱。

走出大概没有多长时间,我们到达了尽头,只所以说是尽头,其实这里是一个很大很大湖,我们之前走过的小河,在湖的四周有无数条,根据风水的布局,这里确实是一个世外跳远,这个湖非常非常的圆,而四面八方的小河水都向这里流淌,形成这样的一个湖。

“朴小姐,你们不会是让我们去湖里找墓穴。”

费云鹏自信的说:“不会,等到傍晚你就知道了。”

朴吉美让所有人在湖的旁边休息,这个地方真是一处世外桃源,别看小河的水不怎么清澈,这湖里的水清澈像一面镜子,可以看到湖上的蓝天白云的倒影,如果有条小船就好了,再从岸边修一座木房子,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午时的时候,太阳正正的在湖水的中央,我拿出罗盘看着指针的走向,真是一块宝地,可是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墓到底在哪里?如果在湖底里,怎么才能够进去,也没有潜水衣,而且里面估计有很多吃人的赤鱬。

费云鹏卖弄的着说:“放心,肯定有办法,绝对有办法。”

“什么办法?”

“等待。”

萝卜靠着我的耳边说:“六爷,瞧瞧他那个酸样儿,估计被小妖精玩的不轻。还等待。”

陈老怪他们也到湖的边上,他惊叹着:“好地方。”

费云鹏告诉我们,这个地方磁场很强烈,看似很平静,其实是一种掩饰,也是一种机关,根据磁场的效应,会在不同时间,出现不同的空间,然后才能够进去。而再进去的时候,没有多长时间就自动封闭,大概是两小时。

这些信息也是那条媛姬提供的,这么看来费云鹏为了得到一切,也牺牲不少。

马上就要傍晚了,一缕夕阳斜射过来,湖面突然有一丝波动,猛然湖水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越来越快,快让人开始眩晕,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突然爆发出现,如同原子弹一样,水柱直冲天际,慢慢的落下来,形成一个宫殿一样的地方。

费云鹏告诉我们不要过去,这个只是一种暂时的水生幻想,陈老怪那边的一个老m子已经按捺不住这样的奇观,想走到跟前看清楚,突然走过了,但是没有掉在水中,而是在水中飘着,他慢慢向前方走去,陈老怪大喊着:“不要过去。”

因为水的急速流淌的声音很快,那个老m子也没有听见,顺着水柱形成的路走了进去,其余几个老m子也被这样的奇观所吸引,有两人也走了过去,只有莱恩感到哪里不对劲,拿出枪慢慢等着这几个人探路。

陈老怪不在叫停他们,这样不会有太多累赘,猛然间水柱直线下降,本来在水柱上走的人,被庞大的水流淹没,只听见几声惨叫声,而且水柱下降的速度飞快,仿佛湖底是个巨大的洞穴一样把湖里的水全部吸干。

当水全部被吸干后,露出的地方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湖底是五尊怪异的大石像,中间有看似入口的门,这石像看起像是上古的人,奇形怪状,而四处都有通往大门的石头栈道,在底下还是湖水,可以看到湖水里面有很多赤鱬,张牙舞爪的不知道在叫什么,在石像的脑袋上有一个看似皇冠的东西,突然不断在发亮,越来越亮,向中央的石门射出,石门的上方有巨大的水池,当石像的光射到水池的时候,那光变的更加巨大起来。

费云鹏大喊着:“快进去,不然来不及了。”

我们这伙人也不管不顾都向石头栈道上跑去,跑到石头栈道上停了下来,陈老怪见我们跑到石头栈道上,他们那伙人也跑到另一个石头栈道上,有一个哥们儿没有来得及跑到石头栈道上,被那股光卷走了,无影无踪的消失掉了,突然从天上落下来,变成一堆白骨,掉在栈道上,摔个粉碎。

当从栈道里再向外面的看去,根本不是原来的地方,仿佛是一层结界,估计从这里消失的东西,都是被这种强大的力量所摧毁,如果再走出去,可能和这位哥们儿一样,被烧成骨头架子。

费云鹏说刚才那个人不是被光烧死的,而是被时间罩烧死的,那个光是极轮现象,这种现象会覆盖这片区域,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一旦遇到,就会产生极轮现象,让事物的本身回到原始形态,如果不来这里躲避,直接会被时间和空间的极轮现象所烧化。

你看看外面是不是像远古时期的景象,当再仔细的一看,确实回到原始的形态,不过地理学的不好,也不知道现在的那个地方,是不是原始形态。

但有一点可以见证,有许多人类的骨架和现代机械的残骸,可以看出来,被这种极轮现象,穿梭到这里,无法和本身的时间长正比,被活活用时间烧死。

这个难道就是时间隧道,不见得像时间隧道,因为无法返回,只能把这种现象称为极轮现象才说的过去。

朴吉美让几个h国人带路,我发现不对劲,在石头栈道上有很多字符,而且相当复杂,可能是上古的古文,如果这是一个墓地,主人绝对不会轻易让一些人走进去,从一开始就可能有机关。

费云鹏让两个h国的哥们儿去探路,那个两个h国的哥们儿走出没有多远,突然掉了下去,掉下去的两个人,很快被众多的赤鱬给撕碎吃掉。这石头栈道,有虚有实。

陈老怪他们在另一条栈道上刚要走,看见这样的机关停了下来,陈老怪向我大喊着:“有没有办法?”

“不知道,你们有吗?”

陈老怪摇摇头,没有见过这样的机关,上面文字都看不懂,看不懂说明,这机关可能排除八卦的范围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