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爱情的汹涌澎湃

我非常生气的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他的八卦,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离的太远,无非就是打情骂俏。”

“滚……”

萝卜的奸笑让我非常的气愤,他总是干正事的时候,喜欢被八卦给转移,看来这个家伙真是个八卦狂,等到把命丢了,估计就知道严重性。

我回头看一下陈老怪他们,陈老怪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他走着路在思索着什么,从我角度来看,刚才那条赤鱬所说,这个地方并不是耶律洪飞的墓,可能他是想把宝藏藏到这里,却再也没有回来的原因,而这个地方,又可能是更遥远王朝的墓穴。

至于是谁的,估计只有见到才行,走着走着快到黄昏,这个傍晚并没有什么雾障,也没有难闻的气味,却能够看到夕阳。

忽然,朴吉美不走了,回头对着我们这伙人说:“我们就在露宿,明天再走。”

她对着陈老怪说:“我们要分开露宿。你们选择一个地方。”

陈老怪冷笑一下,指示他们的人到离着朴吉美这伙人大概很远地方露宿,点燃火后,朴吉美把我们主要几个人叫到她的小帐篷里。

费云鹏说出一个秘密,看来我的预感是正确的,不知道费云鹏的初衷是什么,估计是想和这位物种姐们儿一起走出这个地方,过他们幸福美满的生活,或许,费云鹏只是出卖着自己的俊俏,来套出不为人知的秘密。

听完这个秘密后,如果走出这个地方,或许觉得这个秘密是扯淡,扯淡到十万八千里那么远,可是眼见为实的赤鱬就在我们的面前,不得不暂时相信费云鹏鬼话连篇的秘密。

上古时期,人为适应环境,人们都在水里生活,因为持续的高温,另外大部分地域都是海洋,并没有过多的陆地,大陆上一群集权的人,把一些身为奴隶的人们赶到河里和海里,这些奴隶为了活下,都会被水里的生物感染,感染后身体慢慢的变异,变异成赤鱬的样子,有很多赤鱬完全的变异后,成为人面。

有一些抵抗能力强的人,没有完全的变异,成了下身是鱼,上身是人的生物形态,在这种形态下可以生存很长时间。

当然陆地上的人为了生存也会被环境所局限,有的人甚至为了生存什么都吃,也会变异不同形态的生物。

为了巩固的陆地上权利,大量的人类残这些变异的物种,甚至吃掉它们,直到奴隶社会真正形成后,陆地集权把这些物种,变为自己的武器,或者成为自己的宠物来养。

而且有集权主宰甚至给自己建墓地的时候,都会用这些变异的物种来保护自己的墓地不被盗,这些赤鱬从小的时候,就贯彻着它们是动物的思维,其实它们是猿人变异过来的,但它们拥有猿人一样的思维,而且懂的语音,后期的语音和行为基本都是被集权者锻炼出来。

我们遇到的这些赤鱬,其实是保护着上古的时期,陆地集权的某个大王的墓地。

不明白那条绝色赤鱬为什么要逃脱,肯定是它的思维已经冲破那种本身存在的物种形态,打破赤鱬物种的观念。

听完他的秘密,如果按照费云鹏的逻辑,我们现在所吃着一些物种,其实也是同类,想想就恶心,在费云鹏眼里,可能会是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达尔文的进化论也只是西方人的虚设罢了。

这些不是现在思考的问题,看来耶律洪飞的宝藏放到那里,但没有想到是,却永远的没有出来,塔姆兰这个地方,埋葬不止是耶律洪飞,也许是上古的一位君王,怨不得这地方被人们称为“东方百慕大”看来是有根据的。

前方的地方又叫极轮,也就是地下墓的进口,总是出现一些怪异的现象,那条赤鱬说,进去后很少有人出来,耶律洪飞的队伍拉着宝藏来到这里,被那些赤鱬咬死很多,被这里动物杀了很多,赤鱬和他们经历了一场厮杀后,进去的人没有再出来。

那条绝色赤鱬认为,它们不应该是奴隶,保护一个死人,而是要冲出去,看到另外一个世界,过另外的生活。

它们保护的是上古的一位君王,这个君身边有一个怪人,总是给君王出主意,让这位君王掌握集权,而且这位怪人能够设计出一些很厉害的天象仪器。

这个怪人并像是人,那条赤鱬描述,这个怪人是从天而降,身为奴隶的它们只知道这些,那时候怪人把它们抓来后,分为观赏的赤鱬,还有猎杀的赤鱬,来分为奴隶制度。

绝色赤鱬是用来观赏用的,后来君王禁锢,怪人就把这些赤鱬,无论是干什么的都放到一起守护君主。

于是它们的生活形态就形成,弱肉强食的生存形态,它为了得到庇护,就跟随着那条很大的赤鱬在一起生活,虽然这不是它想要的,但这样可以躲避那些另有企图的赤鱬欺负和凌辱。

她也曾经帮过耶律洪飞,也告诉耶律洪飞离开,可是他没有相信,耶律洪飞再也没有回来。

司马婉儿听完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她想的是她的夫君是否还活着,听完后,朴吉美却说:“无论什么,我们必须要进去看看。不能够回去。”

这种感觉越来越突出,朴吉美到底要的是什么?在脑海始终是一个问号,她家的钱足够花几辈子,要宝物,有钱都能够买到,没有必要身负危险来找宝藏,难道有其它让人为之死也要得到的,如果只是为了探险,那可是天大的笑话。

陈老怪背后的老美到底是要什么,花重金让陈老怪送死,肯定不简单只是要宝藏,至于他们要的东西,不多加思考。

现在我们三个要的东西,确定就行了。司马婉儿要的是耶律洪飞是否活着,我和萝卜要的是钱。虽然大家都同意进入塔姆兰,但其目的根本不一样。

走出朴吉美的帐篷,我对着司马婉儿说:“没有事情,一定找到你的丈夫。”

“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仿佛过去了,你没有感觉,你现在才是我的夫君吗?”

“不要这样,我有女朋友。”

“好了,我们不提这些,只要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萝卜看着我说:“六爷,哥们儿听你的。”

“反正也来了,回去一无所有,看看墓里到底是什么?”

晚上又是一片死寂,我走出帐篷,看见一个人影向河边走出,没有惊动,轻轻地跟了上去,发现这个人是费云鹏,而在河里出现是那条绝色赤鱬。我在草丛中可以清晰听见他们的对话。

“等我回来,我就把你带出去,不管有多么危险,其实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我可以做你的妻子吗?”

“可以,你现在就是我的爱人,你知道吗?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爱情都太套路了。见到你,才知道,爱情原来是这样的。”

他上去吻她,他们拥抱在一起,看样子非常狂热的爱着对方,他慢慢松开那条赤鱬,“我们的爱情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我爱你,媛姬。”

“我要的是丰富多彩的生活,不想禁锢。云鹏答应我,一定带我离开这里。”

“我一定带着你走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我差点就惊呆了,费云鹏这是在干什么,跟一条鱼在谈恋爱,呵呵一笑,看来这个哥们儿真是疯掉了。

拥抱一会儿,媛姬慢慢推开的费云鹏,“我要回去了,我的丈夫会跟踪我的,我是趁着它睡着来的。”

“回去吧!记住,一定在岸边等我,我一定接你回去。”

看来这条赤鱬还很天真,可能古人的观念都一样,遇到爱情都义无反顾,媛姬突然又吻起了费云鹏,把费云鹏拖下了水,他们在岸边干着所谓他们爱情的勾当。

我捂着嘴,马上离开了,回去之后,久久不能平复内心对这样爱情的汹涌澎湃,如果他们的爱情都能够成了,我会不会能够和司徒婉儿有一段爱情呢!突然想到李慕妍又慢慢的丧失掉队司马婉儿企图。

总是冲破一些事情,可惜总是徒劳的,行动总是想到的是结局,不是过程,或许这就是我这样的宿命。

草丛里传来一阵声音,我警觉拿出枪跟了上去,一碰面,原来是陈老怪,“老怪,你干什么呢?”

“刚才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费云鹏已经被那个东西迷失了。”

“管他迷失什么,反正不伤害到自身利益就行。”

“六子,其实我最想让你跟我们一路走。”

“什么意思?”

“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身后的金主,老m子,并不是要的宝藏,他们要的其实是一种让人长生不老的仪器。”

“你什么意思啊?”

“就是一种让人永远不死的仪器。”

“古人制造,老怪,你扯淡呢吧?”

“真的,什么宝藏,都是幌子。有钱人都那样,一旦有钱,最想要的是不要老去。我怀疑朴吉美也是想要那个东西,不过不是她用,可能她是要救她的爸爸,我调查过,因为她的爸爸得了重病,而且一旦她爸爸死去,他们家的钱,就会被董事会吞了,她希望能够通过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来救她的爸爸。”

“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后面的金主,都在为一样东西在玩命,把咱们当成送死的人。”

“是的,我希望无论什么时候,咱们的目的是求生和求财,别为了别的撕破脸皮。”

“知道了,老怪,绝对不会抛弃咱们哥们儿,毕竟咱们才是合作的伙伴。也同经历生死。”

突然,刘龙从草丛里冒出来,“师傅,有人要来了。快回去。”

我和陈老怪分头回到各自的帐篷,朴吉美这个狗东西拿着我们来玩命来了,现在不能撕破脸皮,这些出入上流社会的人,总是拿着看似合理的利益骗取人上套,其实是让更多人送死,而为的是一己私欲。

身后的金主可都不是好惹的,虽然陪着他们送死,必须保全自己不会死,回去后,赶紧远离这些丧心病狂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