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极轮

在商纣王时代,这些赤鱬被从河里抓上来,就会在宫中养着,而且有专人教育它们思维和语言,当时商纣王昏庸残暴,诛杀忠臣和奴隶,便把活生生的人扔进养赤鱬的池子里,活活的被啃食。

当然,也有一些漂亮的赤鱬,养来观看,有雄性和雌性的赤鱬,特别是雌性的赤鱬,一般众多的赤鱬才能够出现一个漂亮的赤鱬,已经到了千分之一的情况下了。

呆了一会儿,陈老怪吩咐赶紧把帐篷的搭起来,晚上从这里过夜,点了一堆火,让几个人放哨。

哪有心情睡觉,稍微有一点动静,都会惊醒,拿里一直拿着枪,保护自己的同时,还要保护司马婉儿,这可是哥们儿唯一的资产。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耶律洪飞把宝藏放到那里,他是怎么样走进去的,要做出多大的牺牲,古代人那时候没有枪,他们是怎么样对付那些怪物呢?想来想去还是睡不着,于是站来,点燃一根儿烟,看见陈老怪还没有睡觉,在帐篷里思索着什么。

“老怪,我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耶律洪飞如果把宝藏放到这里,他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六子,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可能他的墓并不是建造好的,而是借助别人的墓地基础上建造的。”

“你的意思是?可能是……”

“那里可不止有耶律洪飞的宝藏。”

我和陈老怪在讨论着怎么样的应对前方路,费云鹏突然来到我们的面前,“六子,你和他可不是一伙的。”

“你在监视我吗?”

费云鹏冷笑一下,“因为关系到大家的安全和切身利益。”

“我靠,你在怀疑我。”

“你自己说的。”

“我靠,虽然咱们和老怪他们不是一伙的,但目的是一样。”

费云鹏没有理会我,眼睛一直盯着河边,我和老怪跟着他的目光,也看了一眼河边,这一看,差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河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非常漂亮的赤鱬,身上和脸庞称得上绝色美女,它的美丽不像现代人那种,而是带着一种古代人的气息,只要是男人都会目不转睛深深吸引,尤其在火光下,妖娆着窒息,假如这个绝色赤鱬是个人的话,所有人都愿意牡丹花下死。

陈老怪拿火喷子就要打它,被费云鹏急忙拦了下来,我还在瞅着,陈老怪看着费云鹏说,“它不是人,不杀她咱们会死在这里的。”

费云鹏:“你不觉得杀了它,我们就太残忍了吗?”

“什么?它的同类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咱们不杀它吗?”

“它毕竟是稀有的物种,如果被公诸于世,会是保护物种。”

“去你大爷的吧!少跟我扯淡,现在人的就知道关心保护物种,你怎么关心咱们,为什么咱们没有列为保护物种,没有那么多待遇。”

我缓过神拿起枪就要开枪,费云鹏推开我,陈老怪还要开枪,费云鹏却慢慢向河边走去,我要把他拉回来,却怕被这条赤鱬把我拖下去,费云鹏正好挡住陈老怪的枪口,他无奈的看着费云鹏,现在我和陈老怪的枪口,只能够掩护着他走近。

当离河边两米的时候,那只绝色赤鱬突然说话了,“离开。”还没有等着费云鹏反应过来,从河里露出一个一个的赤鱬,牙齿尖尖的狠狠的盯着的费云鹏,他倒退几步,不知道被河里众多露出脑袋的赤鱬吓到,还是被这条绝色赤鱬的声音给惊到。

这绝色赤鱬真的会说话,而且还能够听懂,只见众多的赤鱬围过来,好像要攻击这条绝色赤鱬,费云鹏拿起枪对着围攻绝色赤鱬的赤鱬要开枪,在这个时候,突然,那只庞然大物的赤鱬出现,浮出水面,恶狠狠的盯着众多的赤鱬,大喊着:“回去。”声音及其的沉闷。

费云鹏连忙退到安全的地方,所有的赤鱬都沉入水中,只留下那条庞然大物和绝色赤鱬,它用手抚摸了一下绝色赤鱬,“愚蠢。”随后牵着绝色赤鱬的手,慢慢的拉到水里,在拉到水里的那一刻,绝色赤鱬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费云鹏。

吵闹声把所有人都惊醒,出来看看怎么回事,看着前方的费云鹏,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萝卜问我,怎么回事。

朴吉美走到费云鹏跟前说:“怎么回事?”

费云鹏:“没有事情?”

我和陈老怪把枪收了起来,看着费云鹏非常生气,刚才那个架势分明是一个陷阱,一旦我们三个人被那个绝色赤鱬给诱惑过去,马上被其他的赤鱬咬死,成为它们的夜宵。

所有人回去都各自休息,太疲惫的原因很快睡着,天色刚刚蒙蒙亮,就已经有人起来,点燃火,司马婉儿还真勤快,还给大家煮了点汤。

突然觉得我被那个绝色赤鱬给洗脑了,睡了那么大一会儿,就满脑子是它的模样,如果说司马婉儿是绝色美女,那么这个赤鱬的模样算得上天女下凡。

醒来后,她拿着汤递给我,“快喝了吧!”

“婉儿,你有没有见过这些东西。”

“没有。快把汤喝了吧!还要继续赶路。”

为了避免在小河遇到危险,必须从岸边走,沿着这条河慢慢下去,可能找到耶律洪飞的墓,朴吉美没有任何的问题,在临走的时候,陈老怪指责费云鹏不理智的行为,而且还要求所有人见到赤鱬,无论什么样子的,都必须打死。

“我已经远离社会边缘,这里有的是强者生存的能力。”

收拾完东西,沿着岸边一路下,不走水上,路途会变的非常漫长,而且警惕性也增强许多倍,别在遇到凶猛的怪物,尤其是草原饕餮。

我们行走的位置离小河大概有二十米远,也能够看到小河里的动静,朴吉美总是感觉有一个东西在河里一直跟着我们,边走边停,费云鹏问她怎么了?没有说什么,继续走着,突然她站住了,眼睛盯着小河,迅速的拿起枪,对着河里开了两枪,枪声过后,大家都警觉的拿出枪,对着河里,什么也没有。

“刚才,我看见一个美人鱼。”

萝卜:“哟,那你怎么还开枪?害怕了吧!”

忽然,那条绝色赤鱬又浮出水面,只有陈老怪准备开枪,其余人都被这条赤鱬深深的吸引着,陈老怪看见没有动静,大喊着:“杀了她。”

这才反应过来,要开枪,突然,费云鹏拦在所有人枪口的前面,大喊着:“不准开枪。”

“你疯了吧!”

萝卜拿着枪手在颤抖着说:“瞧瞧这小模样儿真俊。”

我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拿着枪就走近岸边,又被费云鹏拦住,那条绝色赤鱬说话了。

“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只是告诉你们,如果再往前走,就会被陷入极轮。”

随后沉入水里,费云鹏来岸边想找到它,“什么是极轮?”

费云鹏慢慢的走近河边,从他的走动上的警觉,还是对这条绝色赤鱬有所防备,那条绝色赤鱬仿佛看出费云鹏的心思,它慢慢游到岸边,费云鹏向我们招一下手,告诉我们,他没有什么危险,也不要伤害这条赤鱬。

他来到岸边蹲下来,仔细的看着它,“你刚才说的什么?”

“极轮。”

“极轮是奇异的现象,会把你们全部吞噬的。”

“能够具体的说出来吗?”

“我也不知道,夫君没有告诉过我。”

“你结婚了?”

“什么?”

“喔,我的夫君就是那天要袭击你们的。”

“为什么袭击我们?”

“因为我们这些赤鱬要世代的保护极轮,不被人给破坏。”

“你们多大了?”

“不知道,好了,我不能和你们说太多,因为被我夫君知道,会惩罚我的。”

“能不能告诉我……”

“我们已经被禁锢几千年了。我想逃离这个地方。如果你们真的要去那里,我会保护你们的,因为我想离开这里。”

“你知道耶律洪飞的墓穴吗?”

“没有听说过,只知道一位将军带着大量的物品,进入极轮里就再也没出去。”

“谢谢你,如果你能够让我们安然的到达,我们回去时带你出去。”

“真的嘛!我很感激。我夫君马上要过来了,我会在河边跟着你们的。”

短短的几句对话,已经认定耶律洪飞的墓就在前面,看来也就一天的路程,那个赤鱬靠在费云鹏耳边的说着悄悄话,至于是什么,只有他知道,他回到队伍里,朴吉美问他,他只是说一些客套话,鬼才相信费云鹏的话。

或许,费云鹏是怕陈老怪知道一些秘密,毕竟这个时候,快要接近宝藏,都有私心,而这些私心,从行走的阵营来看,就能够决定出路,昨天都走在一起有的聊,现在陈老怪的这伙人都开始有所防备,而且不跟再跟着h国人。

给我感觉虽然大家表面上能够过的去,但其实现在内心都阴暗到要随时干掉对方的可能,特别当那绝色赤鱬说出前方是极轮时,很多人眼里都闪出去,人性无法支控的欲望。我也开始警觉到,现在我想到的是,不管这两伙人怎么样的火拼,我都要保护司马婉儿和萝卜。

我给萝卜使眼神,仿佛告诉萝卜提高警惕,而且牵住司马婉儿手,用眼神告诉她,现在不但要面对外界的因素,内部也出现变化。

司马婉儿仿佛能够看懂我的语音,一旦到了极轮那里,估计两伙人就要火拼。

费云鹏和朴吉美并行走着,已经超出陈老怪他们走的范围,他们两人不停的在说着悄悄话,至于什么,只有两个人能够听懂。

而这两伙人的跟随,也不像原来那样友善,仿佛在准备随时动手,朴吉美提出晚上露宿的时候,两伙人必须分开。

又走了一段路程,发现费云鹏走的非常快,总是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我让萝卜偷偷的跟着这个家伙,费云鹏肯定有什么猫腻,萝卜不是傻子,趁着别人不注意,躲在草丛里,去跟踪费云鹏,没有多大功夫回来。

他小声的对我说:“费云鹏那个家伙跟那个赤鱬谈恋爱呢!有说有笑的。人家那个赤鱬都是有老公的人了。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