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前所未见的世界

草筏子已经做好,这草筏子,其实就是用沙棘枝和草编织的小船,这一点陈老怪最有经验,而且很快就搞好十几个大型的草筏子,用沙棘杆儿编出小船的轮廓,再编织草,无论是厚度和承重力都相当于竹筏,从而看出陈老怪估计原来是一个手艺人。

这块不得不说的是,人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忘我的克服,这沙棘树,没有沙棘,但上面的刺扎一下,可要人命,那些h国人为能够提供材料做草筏子,可是满手都被沙棘树扎伤的口子,朴吉美不忍心,拿出绷带给他们让包扎一下。

草筏子不能够坐,虽然能够沉重但是会漏水,所以大家都是拿着一根沙棘杆和不知名的树枝,一面当桨,一面掌握着站立不稳,实在太累就蹲下来,向前慢慢的前行。

顺着这条河走出一段路程,天色慢慢的黑了下来,许多人提议先暂时休息,但陈老怪不让。

一个h国人哥们儿,突然看见一个人脑袋漂在河面,他的面孔仿佛是人猿一样,死寂般的露出个头来,有可能是误闯塔姆兰的生还者,这个h国哥们儿上前想把他救上来,大喊着:“这有个人?”

我们也看见那个漂浮在水面上的脑袋,以为是哪个考古队在这里迷失死掉的,或者另一伙人的生还者,陈老怪大喊着:“把他拉上来看看死了没有。”

那个草筏子的h国哥们儿上前去拉那个人,他向上一拉,忽然这个人眼睛睁开了,很凶恶的看着那个哥们儿,他一着急又拉一下,却看见他上半身是人身,下半身是鱼身,那个哥们儿刚想放手被它拉下河里。

我们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只见一股血泡翻滚上来。

恐惧油然而生,这种未知的恐惧渗透着在场的所有人,又看见这种特殊的生物,都无助的惊叫起来,恢复起状态后,却不见那个生物,留给我们的一片死寂,伴随着这般死寂,没有人敢开口,只是互相在凝视对方,甚至从自我认知上存在的怀疑,怀疑这不是真的。

萝卜憋着一股劲儿,那股劲其实是压抑下的恐惧,雷鸣般的爆发出来,甚至都回荡在这片区域里,所有人都被他的大喊吓了一跳,可这个时候谁也不会说萝卜是胆小鬼,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意志已经被压垮,就差不被这么一喊出来会舒服。

司马婉儿紧紧的抓住我的衣服,看来古人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陈老怪在萝卜喊出来后,提醒大家不要放松警觉,说不定从水里就会冒出一个特殊生物咬死自己,筏子还在向前走,没有异常动静,看来这个东西咬死人就不会出现了,往往这样天真的想法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走出去不远,前方的路途已经看不清,因为起了雾,这雾里夹杂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如果说雾的话,更像是笼罩在塔姆兰无人区的烟,非常的难闻,甚至有窒息的感觉,伴随着这个感觉,神经紧绷,不知道那个不明生物会不会再袭击我们,所以大家都拿着枪盯着水面。不得不佩服的陈老怪领的那群m国人,尤其其中的一些雇佣兵,对生死和恐惧之间的敏感,已经超出常人无法理解的境界。

或许,就是这样的境界才使得这群玩命的家伙为了钱,出卖生命。莱恩看来是经常流离在生死之间的主儿,眼睛都不带眨一下。雾越来越大,大到能够淹没一切,味道越来越浓,司马婉儿对这股气味已经无法再憋住,吐了出来,我拿出一块布给了她。

突然,雾在这条小河的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人头,这人头像是刚刚出现的生物,大很多号,陈老怪仔细一看,让大家提高警惕,或许,在多数人眼里,这可能是雾障出现的海市蜃楼,当筏子快靠近的时候,陈老怪仿佛意识到什么,大喊着:“快上岸。”因为都有所准备大家纷纷把筏子往岸上靠,随后而来却我们这些亡命之徒大惊失色,并不是什么海市蜃楼,是一个大生物,看到我们要往岸上跑,它张开了大嘴,迅速的游了过来。

筏子离岸边没有多远了,我们纷纷跳下了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岸上跑,不幸是后面的一个筏子,一伙h国的哥们儿,由于划筏子太快,导致筏子失去方向,却向那个怪物那里去,这几个人都跳下水,水太深,速度被放慢,很快那个怪物追了上来,张开大嘴就咬断了一个人,剩下的几个哥们儿拿着枪对着那个怪物就袭击,这个怪物在水里特别的灵活,当袭击它的时候,它已经沉在水里,它不像别水里生物,沉在水里会有走动的痕迹,而这个怪物一点走动的痕迹不没有。

我们这些上岸的人,都拿起枪掩护着在水里的那几个人上岸,他们向岸上跑,其中一个人快要到岸边,被从水里冒出来的怪物,一口吞了下去。从那个怪物嘴里流出来的是血汤儿,看着悲惨的一幕,我拿起枪对着那只怪物就开始扫射,内心不知道该怎么去平复,又死两个同行伙伴。剩下几个h国人上岸后,都坐在岸上仿佛过度惊吓一样,直直的盯着水面,喘着粗气。

因为速度太快那个怪物,并没有让我们的子弹打中,就沉入了水里,好在筏子上面的一些物品都搞到岸上,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度过前方的路。

莱恩拿着冲锋枪对着水里就一通扫射,水里的血浆已经把这片范围内的水变成了红色,即使扫射那个怪物,估计也会不知道它受伤没有,只所以说受伤是因为这个怪物的巨大,不是冲锋枪扫几下就能够打死的。

身上的水和汗交织在一起,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汗,大家仿佛从睡梦中惊醒,都瘫软的坐在地上,沉默不语,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如果再折磨下去,估计都快变成精神病了,前所未见的世界,我们已经跟另一个世界失去联系。

我走到陈老怪的旁边,慢慢坐下,“老怪,怎么办?”陈老怪看着我,突然笑一下,“还能够怎么办?继续前进,今天就休息在这里,我们继续赶路。”

“岸上不安全,水里不安全,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萝卜大喊着,他来到我面对说:“六哥,要不咱们回去吧!太可怕了。”

“回去,回去就不可怕吗,来时路你都看到了。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可怕的事情,前方路就算再可怕,一群人走也不会害怕,后方的路就算再平坦,一个人走非常的可怕的。咱们没有退路。”

萝卜激动的说:“你看看,死了多少人,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死,这样的死亡游戏,咱们能够坚持多久。”

陈老怪拿出烟斗抽起来烟说:“快咯!”

萝卜:“六哥,你的心灵鸡汤很管用。老怪这样的人都被你忽悠了。”

没有理会萝卜,这个家伙一遇到点挫折就打退堂鼓,其实我也仔细分析来,我们这伙人跟着朴吉美来到这里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大了,不想因此而放弃耶律洪飞的宝藏,哪个探险的人没有代价。

喝了一口水,“老怪,那个东西是什么玩意?哥们儿,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朴吉美讽刺的说:“美人鱼。”

萝卜:“扯淡,美人鱼是美人,那个货儿像是美人吗?把你的身子按上去就是美人鱼。”

朴吉美冷眼看了一下萝卜,“你,给我滚。”

“嗨,还真别说,不一定美人鱼就是美人,也许是人鱼呢!现在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多了,你看看,就连陌生的生物都这样,可怕是这个世界。”

我侃侃奇谈说着冷笑话,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忘记,没有想到这群人还真没有心,都笑了起来,这笑容是在嘲讽自己,因为只有没心没肺的人才这样的放纵心情。

陈老怪冷笑一下,“六子,别总是幸灾乐祸了,看看怎么应付前方的路吧!”

“哥们儿想通了,当我们走进塔姆兰无人区的时候,就已经是死人了。别说黄金宝藏,就是得到再多,有命回去才能够花。开心开心的死也是死,不开心也是死,还不如开心开心面对死亡,没有准还真回去。”

“六哥,你这鸡汤这时候太管用了。”

萝卜在那里吃着风干牛肉,调侃着我,也引来所有人大笑,我拿出一块风干牛肉给一块司徒婉儿,“我还有很多,你吃吧!”

司马婉儿仿佛在我面前,隐藏着很深,不过从她眼神里,可以看出那含情脉脉的心思,眼睛确实是从一扇窗户里,透目可见。

“老怪,你阅历深,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可能是赤鱬吗?”

“什么东西?你还真认识啊!”

“我曾经看过山海经,里面有一些关于怪兽的故事。”

“我靠,又是山海经,那只是一个传说,至今都被人们当做神话来衍生的,像这样的故事,你还真相信。”

“有的时候,不得不信啊!就像我们来盗墓,见到这些……”

朴吉美打住陈老怪的话语,“等等,你们是盗墓的,我们只是探险的。”

“好了,不要纠结那么多,现在大家都一样,活着出去就是好事了。老怪继续说。”

陈老怪又整了一锅烟,咗了起来,“赤鱬在山海经的描述,是一些人面鱼身,这些动物并不是很凶残,但现在所看到的赤鱬,却是人身鱼尾,你们没有看到,还有手呢吧!”

“太快,这我还真没有注意。也就是西方美人鱼,东方赤鱬咯!这小嗑唠的也够邪乎的了。”

陈老怪淡淡说:“山海经里记载的也可能是神话,但现在这些怪物,不得不承认,这是赤鱬。”

经陈老怪提示,我还真想起一些赤鱬记载,陈老怪描述是山海经的东西,而我了解的是很多民间传说里,我喜欢搜集一些奇怪的民间刊物,在一些刊物上也关于这种物种描述,确实是赤鱬,也就是东方美人鱼。

但相当残忍,见到活物就吃,像是水中的野人,没有什么规律,水中的杀戮机器,它们是有思想的,其思想及其的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