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交朋友的底线

草原饕餮露出红红的眼睛注视着我们的行动,它们仿佛已经洞察到我们要撤退的迹象,向前走几步,我们和它们在这条河两岸对峙着,陈老怪又让我们顺着河边向下走,我们走出没有几步,它们也跟着走出几步。

看来这群怪兽是要吃了我们,而且是志在必得的,看样子我们的胜算没有多大,陈老怪感觉到这些草原饕餮非常能够洞察人的行动,而且还能够了解意图,原来可怕不是它们的勇猛,而是它们能够拥有人一样的思考。

对峙有十多分钟,朴吉美实在是没有耐心,“老怪,开枪吧!搏一搏。而且有这条河,它们根本过不来。”

陈老怪拿着火喷子的手有些颤抖着,沉默一会儿,“不行,看看它们能够走吗?”

可是对面河边的草原饕餮并没有走的意思,相反它们眼睛更加的红了,而且发出一种怪叫,陈老怪突然意识这些草原饕餮不是在对峙,而是用自己思维来衡量这次袭击的成功。当他明白了这一点时候,还没有等着他大喊,开枪。

其中一匹草原饕餮飞速跳到河里,另一匹跳到前一匹的前面,一个接着一个的,排成了一座桥,其中一匹草原饕餮一跃跳到那些搭桥的草原饕餮背上,又一跃就到了河岸边,紧紧几十秒钟的速度。

我们是没有反应过来,但在草丛里的狙击手反应过来了,一颗子弹过去,这匹草原饕餮被穿透脑袋,落在了陈老怪的脚下,他下意识开枪了。

随着他的枪声,我们的枪声也毫不吝啬的攻击这些草原饕餮,可是它们太迅速了,它们动作仿佛如猫一样的敏捷,打的非常吃紧。

其余的草原饕餮看见死了一个同伴,并没有感到对方的厉害,还是一跃而上,这回可是全部,陈老怪大喊着:“打死底下那群草原饕餮,他们过不来河了。”

所有人枪口对准了河里搭桥的草原饕餮,它们没有动,子弹打穿了它们厚实的皮,流出青红色的血液,而且不带叫的,还是搭着这座桥,让伙伴们进攻。就仿佛死也死在这条河里一样,根本不走不动不吼,就是执行着职责。攻击河里的草原饕餮没有作用的时候,内心的潜意识里就是一句话,彻底玩完了。

这是何等的牺牲,对目的的痴迷,看来它们比狼懂得攻略,而我们这边自信彻底的没有了,这是跟动物作战吗?这就是跟着一支精锐的队伍作战。

此时在一拥而上攻势下,我们撤到了草丛里,这群草原饕餮疯狂的攻击,身负着重伤都要都攻击到最后。

其中一个h国人拿着轻机枪不停打一匹草原饕餮,身上中了数十枪,还在艰难的向前跃,当倒下的时候,身子还不停向前挪动,恶狠狠的看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被后面的一匹草原饕餮攻击,一跃而起,大嘴一张,划过他的头顶,他头的一半被草原饕餮的爪子划掉,还没有等着他倒下,草原饕餮凶猛的又一跃,击倒了对方,看见他没有再动。又去攻击别人。

原来这种动物,是攻击后才分食物,它们是有理性的,另一个m国人拿着枪已经丧失了神智,大叫着:“我靠,我靠。”不停的在打着,他仿佛在暴露它很害怕一样,而这些害怕被一匹草原饕餮看出来,一会儿露出草丛,一会儿又躲入草丛,另一匹草原饕餮过来攻击,他不停的打着这匹草原饕餮,可是又一匹出现,而是在另一匹的后面,又一匹出现还是在后面,排成了一排。

他拿着轻机枪打死一匹,另一匹出现,又打死一匹,那一匹已经够距离攻击,它一跃而起,将那个m国哥们儿扑倒,直接把那个哥们儿五脏六腑给豁了出来,又去攻击别人。

那个m国狙击手躲在草丛里,打着草原饕餮,一枪一个准,它发现这种动物,只要子弹击中了头部,就会丧失能力。他隐藏的很深,打死了十多匹草原饕餮,只是我们这些人很被动,虽然拿着枪攻击,但无济于事,仿佛这群怪兽的目的,不吃掉我们不罢休。

朴吉美退着拿枪打着草原饕餮,她觉察到后面有动静,刚刚要转身,草原饕餮扑了过来,她敏捷的躲了过去,胳膊上一块肉被草原饕餮的爪子划掉,脚没有站稳,要倒下,马上就有生命危险。

费云鹏还没有等着英雄救美,萝卜拿着枪对着那匹草原饕餮的头就开枪,他像发疯一样,拼命的向前走,走到朴吉美的面前,开着枪大喊着:“快走。”朴吉美看了眼萝卜,拿出一把匕首,跳到还没有死掉的草原饕餮面前,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一刀刺进草原饕餮的脑袋一股青红色血喷在她脸上,又刺了几刀,这家伙才完全的死去。

m国的那个狙击手大喊着:“打它们的头。”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没有离开瞄准镜,当看见镜头里的花斑纹,迅速躲了过去,一匹草原饕餮攻击了他,他拿出手枪,对着草原饕餮的头就开了一枪,草原饕餮仿佛失去了作战能力一样,倒在了地上,双腿不停在踹动。

还没有等着他喘一口气,另一匹草原饕餮一跃而上,把他推倒在地上,他用尽全身力气,不让它咬到自己,可是草原饕餮的爪子已经进入肉里,正在危机关头,刘龙飞身一脚就踹在它的身上,它被踹出两米多远,只见它爪子上带着m国狙击手的血淋淋的肉。刘龙拿出一包土炸药,点燃,扔了出去,迅速的拖起m国狙击手的大腿,拖出五六米,一声巨响,炸的血肉横飞。

“谢谢,man。”

我哪有时间去保护别人,司马婉儿就够保护的了,她在身后总是安静的看着,我拿着枪对战着草原饕餮。

已经快要消灭掉它们了,还有五六匹,还坚持着攻击,只是我们没有时间从背包里拿子弹,枪里的子弹也不多。

陈老怪不断的换子弹打着草原饕餮,当一匹饕餮逼近我们的时候,他腰间的子弹已经拿不出来了,面临危机关头。

费云鹏虽然没有英雄救美,看见陈老怪已经有难,扔给陈老怪一梭子子弹,陈老怪示意着谢谢,拿着枪对着一匹草原饕餮的头就开枪,他的枪法在近距离很准,都打在头部。但是在远距离下他不是很准,我能够断定他有略微的近视眼。

萝卜并没有得到朴吉美的爱慕,而只是给他一句冷冷的谢谢,看来英雄救美要看人呀。

此时草原饕餮的攻击力已经没有多大,即便这样,它们那股劲儿和那撕裂的吼声都深深刺穿人心,哪怕是背水一战,它们阵势也让人闻风丧胆。

这五六匹饕餮在我们这些人拿着现代化武器攻击中,都惨死在枪口之下,看着这些死了的草原饕餮,陈老怪突然感到特别的可惜,他来到一匹死了的草原饕餮的面前,叹了一口说:“其实我们这次来,真的很值得的,这种生物,早就灭绝了。没有想到这里却是它们的天堂。”

“老怪,不必多愁善感。它们要走出这里,或许下场也是一样的。”

萝卜上前摸着草原饕餮的皮问陈老怪:“老怪,这草原饕餮的皮估计值个百八十万的吧?”

“粗俗,你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它们都死了,如果活着是世界上珍惜物种。”

“老怪,你总是针对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我说老怪,是咱们打死的,那咱们不就是物种灭绝的罪人。”

我也上前研究了一下,看着萝卜说:“最起码咱们也要有职业操守吧!”

“我的六爷来,你还有职业操守?”呵呵

正当我要看死去草原饕餮皮时,从草丛的后面又冒出一匹草原饕餮,一跃而起,向我扑来,这要是被这个家伙扑上,不死也残废。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司马婉儿从朴吉美手中抢过匕首,飞身一跃,一脚踹开那只草原饕餮,迅速的来到它的面前,她太快了,匕首的寒光闪出十几道之后,这匹草原饕餮的眼睛被刺瞎,头上全部都是刀口,她又跳到草原饕餮的身上,又刺了数十刀,她的身手非常的快,还在他们为我的危险把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这匹草原饕餮被司马婉儿已经快解决掉,她从草原饕餮的背上跳下来,它已经挪动不了,此时他们对着它连开数枪后,它倒在我的面前。

我感激的看着司马婉儿,她走到朴吉美的面前给了她的匕首,“谢谢你。”缓过神来众人对这个神秘女有了不同的看法,原来她不是花瓶摆设。

陈老怪上前把我拉起来,“小方,没有事情吧!”

“没有。”

“咱们要马上走,别再来这些家伙,那么咱们就无能为力了。这匹可能是一个侦查的草原饕餮最后的攻击,我估计这种动物是利用心灵反应传输信号的,所以这么厉害。”

陈老怪让一些人做草筏子,又让朴吉美那些人把死尸给埋掉,本来是找宝藏,现在倒好快死一半人员了,后面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那个m国狙击手自己给自己包扎,看来这个哥们儿当过兵,我上前和这位哥们儿盘道儿,要知道沟通是为建立起国际友谊,一旦m国那块需要盗墓人,我们的业务就更大了。其实这个活儿是萝卜的,不过萝卜这家伙三吹六哨谈个业务不靠谱。

我上前帮助他包扎伤口,从攀谈中得知,这家伙叫莱恩.斯卡德,由于他的名字有点记不住,所以我就叫他莱恩,他原来是海军陆战队的兵,曾经参加过伊拉克的战争,退役后一直找不到自己,因为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但和平年代不需要战场,于是就找到一些私活,所谓私活就是当个保镖,或者雇佣兵来做。

虽然我们是各为其主,但是在我眼里,这位m国老兵很让人敬佩,从骨子里能够和这个哥们儿做朋友。即使m国人在我国的形象非常的浮夸,但是没有打破我交朋友的底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