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未知生物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陈老怪嘴里喊的草原饕餮是什么动物,但他这么一大喊,所有人又带着警惕的神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紧跑,更多是陈老怪的经验告诉我们,他一旦害怕又感到不妙的事情,我们就更危险。于是一个比一个跑的快,疯跑出很长一段路程,差点就跑散了。陈老怪看见后面奇怪的动物没有追上来,这才喘着粗气,让我们休息一下,可能他没有感觉到他所说出来的话,我们也没有听见。看他坐在了草地上,这才知道陈老怪是让我们休息一下。

此时天已经到夜晚,草原传出各种各样的怪叫,老辈儿人说过,要到了草原,一怕蛇,二怕狼,这是老辈儿人总结出来的一个大经验。刚才没有看清楚那些奇怪的动物,而我心里更觉得那是狼,因为狼这个动物,不是惧怕蛇的。

费云鹏感到不解的问,“老怪,刚才那些动物是不是狼。如果是狼,我们根本不要惧怕它们,手里有枪怕什么?”

“狼什么狼?老怪说不是狼就不是狼。是不是,老怪?”

陈老怪呵呵一笑,感到这个留学回来的装x犯,太傻了,真是学问浅薄,他拿着烟斗咗起来烟,让那些m国佬把帐篷搭上,他并没有回答费云鹏的问题,让我们对那个动物更产生了奇怪的假象,因为在无人区里什么动物都有。

萝卜凑上前去,殷勤的问,“老怪,刚才那个动物是啥来?”

陈老怪把咗完的烟斗在一块小石头上面磕了磕,“那是草原饕餮。”

“老怪,你可别骗人了,咱又不是外行人。山海经里一些怪兽我也知道,饕餮是龙的后代。那只是个传说。”

陈老怪斜楞一眼萝卜,没有搭理他,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水,“山海经是神话,你也信。”

草原饕餮其实是一种变异的狼,它头长着角,狼身,似龙头又像狼头,它爪子非常的锋利,而且坚硬无比,如同钢钩一样结实,身子的皮非常的厚,一般刀是插不死它的。

“另外,你见过那么大的狼吗?”

“没有。”

这种动物非常的狡猾,它比狼更懂得团队作战。狼攻击猎物是有战略部署的,有一个老狼领导。草原饕餮这家伙全部都是精英,而且懂得怎么样配合吃掉猎物。它们的性格惨无人道,什么都吃。繁殖的时候,雌性的饕餮会生出很多小饕餮,雄性饕餮就会吃掉雌性饕餮,还要吃掉小饕餮,只留下一个小饕餮。在觅食非常困难的时候,它们就会吃掉同类。

它们是贪得无厌的动物,另外又懂得怎么样攻击猎物,所以在草原上遇到这种动物,都会被残忍的吃掉。

“老怪,你在编故事吧!”

朴吉美喝了一口水,淡淡的说:“陈老怪没有编故事,草原饕餮确实是那样的,只是面临的灭绝,就像现在的袍子一样,不也在草原上慢慢的灭绝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

“睡觉,留两个人放哨,明天继续走。”

那几个h国人刚点起一堆火,被陈老怪几脚就踩灭了,“这样会引来饕餮,注意戒备。”

“记住见到晚上有红红的两个眼睛,就是草原饕餮。”陈老怪给那些m国人和h国人补补课,让他们知道这块地域不为人知的原始物种。

因为不能够有亮光,也不能够点火,所以我们住的这块地方,黑漆漆,又很冷,都靠着听觉来识别危险,陈老怪又叮嘱一次放哨的人,草原饕餮眼睛是红的,在黑夜里会发出红光来,所以让放哨的人看见红色的光就开枪。

草原饕餮,我也曾经听说过,不过毕竟是传说,没有经历过。相传忽必烈征服欧洲的时候,精炼了一只队伍,出发的时候是一万多人,在半路上遇见一种奇怪的动物,就是陈老怪所说的草原饕餮,大概是五百多匹草原饕餮,不到一天的时候,一万多队伍被五百匹饕餮吃的只剩下几百人,剩下的人仓皇而逃。

回去之后士兵们告诉忽必烈被神兽打败了,他没有相信,便亲自带着千军万马去征服欧洲,当再次遇到草原饕餮的时候,可不是五百匹了,成千的草原饕餮攻击他们。他为之一惊,这些怪兽确实是非常的勇猛,而且凶残,士兵们根本抵挡不住,他无法对抗草原饕餮,于是想出一个办法,一边走,一边喂给它们手底下的士兵,而且活的士兵,才顺利通过草莽之原。

回来的时候,也是用同样的办法,拿着活着的士兵喂草原饕餮,才顺利的回来。后来就把草原饕餮列为神兽。

如今的红山文化出土的玉龙酷似这种神兽,这估计是草原饕餮的由来吧!而现在的我们居然在无人区发现了这种动物。如果当年忽必烈是真的遇到那么多草原饕餮,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在劫难逃呢!

出现了两只草原饕餮,会不会出现更多的呢?

恐惧之下,我还是睡不着,其原因是害怕,突然的担心起司马婉儿来了,本想让她见一次她的丈夫,却遇到这么多事情,还不如把她放到家里当个花瓶呢!

草原夜晚的凝重,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我们身上,喘气都有些困难,生怕自己所发出的声音惊动一些未知的生物,即使刚刚睡着,梦里都是不安和恐惧,更糟糕的是心也随之动容起来,不停的跳动,在静谧的帐篷里,可以听到萝卜的心跳,他估计很害怕,我只是在强行控制恐惧,确实睡不着。我小声对着萝卜说:“睡着了吗?萝卜?”

“哎哟,六爷,你吓我一跳。没有,哥们儿睡不着。你说,咱们哥们儿啥没有见过,人尸鬼蛊这些都不算啥,都挺过来了,可这他比那些还瘆得慌。就说,那个草原饕餮吧!要来一群,咱们不都玩完了。”

“往好处想想,别那么没有自信。再说,那些就是变异的狼,有啥了不起的。”

拿出我在怀里捂住的轻机枪对着萝卜说,“这个东西,就能够解决掉他们。”

“陈老怪说,他们的皮很厚。估计打不穿。”

“得了吧!”

“六爷,咱们还是回去吧!我估计再不回去,咱们都玩完了。”

“回去,我靠,回去就得死,咱们是来寻宝的,另外签了合同,有这份合同咱们是正经探险的,没有这份合同咱们就是盗墓的。咱们一走,h国小娘们儿一翻脸,直接咱们是亡命天涯成了盗墓贼。”

“知道了,六爷。”

这一夜过的真够揪心的,昏昏沉沉的醒来,天已经亮了,朴吉美并没有让我们夜晚放哨,看来她对我们还是很在意。萝卜则认为她是怕我们放哨再把狼放进来,那就不得了了。

重新把帐篷整理在背包里,又简单吃点压缩饼干,太他硬,喝了一口水,马上感觉肚子胀痛,我在想,那些玩野外生存的人,怎么能够活下来的。

陈老怪拿出地图说,“咱们很快就要到了。再走一段路程。”

“还要走多长时间?”

“大概到晚上就到了。”

“我靠,这是一段路程吗?”

“下个地方太难走,有一条小河。我们要做草筏子过去。”

“怎么还有河呀?”

“地图上标记,又不是我陈老怪标记的。萝卜,我发现你呀!越来越不像话。”

“老怪别这样,哥们儿这不是紧张嘛,要不咱们再盘盘道,重新的认识一下彼此。”

“没有用,认识你,第一次行,第二次一看你就是骗子。”

“老怪,咱们不能这样说,对吗?”

朴吉美不耐烦的说:“走不走。”

陈老怪对萝卜有成见是对的,因为他被萝卜给骗去盗墓的,而且他的伙计在墓里死了好几个,另外徒弟手也是这样掉的,归根到底都是萝卜找他盗墓的错,可他得了很多好处不是。

朴吉美的目的一直不明确,她到底在寻找着什么?冒着亿万身家的生命危险来找宝藏?这是一个问号,这个问号又像一个诅咒,只有费云鹏能够解开,因为他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

在我们这些盗墓人里面,唯一目的单纯点的就是司马婉儿,因为没有目的,我都不知道领着她此行目的是什么?可是她确实让我感到神秘,而她的神秘我却不乐意知道,她不像朴吉美神秘的目的一样,她的神秘或许是一种善良,善良到即使她能够杀害我都情愿接受。

可是朴吉美就不同了,她的目的让我感到,伤到我,我就想报仇的感觉,可能这就是一种现代人对待古代人的思维,或是现代人对现代人的一种思维吧!

此时陈老怪已经挪动脚步开始前行,费云鹏紧跟其后,他比陈老怪的徒弟要更细腻于他,更多是这个人很有学问,当然不是现代的学问,而是对一些自然历史突出的学问。

那些m国人真现实,跟随着陈老怪连命都不要,更让人惊叹的是,他们把玩命当成一种乐趣,让我想到那个被蛇苗咬死的自拍男,可悲,可能幕后的主儿给这些人很多钱,才如此的卖命。

萝卜也跟我说过,m国人对探险精神非常的痴迷,甚至高出于生命的代价,可能这就是世界上m国人探险家多的原因。

我们跟随着陈老怪走到一处看似是河,其实就是积水和地下泉水所堆积的一条河,没有多宽,也就是十来米,水流也不急。

“这么狭窄的河,淌过去了。”

“不是河对面,而是要做几个草筏子顺着河水到下游。”

“还要做草筏子。”

费云鹏觉察到河对面的草丛里有动静,而且动静很大,“有动静,大家小心点。”他麻利的拔出枪,看着河对面。

其余的人都拔出了枪,突然,从草丛里走出很多的草原饕餮,眼睛红红的盯着对岸的我们。

当看到真正可怕的事情面临,即使手中有武器都感到心虚,这也许就是人内心的恐惧彻底占据了信心的堡垒,又可能是未知生物带来的未知可怕,此时的草原饕餮出现了五六十匹,别说几十匹了,就算两匹,我们都感到有点拿捏不住。

那个m国的狙击枪手,迅速的躲在草丛的深处,因为他的枪告诉他,必须远离对方才能够致命对方。陈老怪拿出火喷子,用手示意向后退,我们这群人马上就退到草丛里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