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处处危机

一伙儿坐在草上,这块草下有一块很长的石头,感觉这块石头特别的软,一个哥们儿使劲按了按,又光滑又软。其中一个m国人说,咱们坐的是什么,怎么这么软。

朴吉美又摸了屁股底下,她扒开草一看,傻眼了,此时这块又长又软的石头动了起来。

“这是条大蛇。快离开。”

朴吉美的惊叫,让我们意识坐在屁股软软的石头是一条蟒蛇,可是已经来不及,蟒蛇仿佛用它那独有的伪装,在等着我们上钩,它慢慢掀起身子,从深草里露出它狰狞的面目,更顺带着把坐在它头上一个人,直接的咬在嘴里,可惜没有力气吞并,只咬断了半截身体,那个m国哥们儿痛苦的挣扎,嘴里喊着:“救我,快救我。”

另外一个m国哥们儿一看,拿起轻机枪就开始扫射着它的头,突然另一个蛇头出现在他的面前,又咬到了他,直接挑起很高,终于吞在肚子里,可惜头掉了出来,嘴里还在说:“我干你。”。

瞬间两人就被双头巨蟒给咬死了,朴吉美的随从拿着枪就开始扫射,双头巨蟒都躲了过去,即使子弹在它身上,也就流出一点血,没有任何的作用。它彻底怒了,喷出毒液来,喷射到几个哥们儿的身上,它的毒液像硫酸一样,那几个哥们儿惨叫着,有一个人被喷在了脸上,他的脸瞬间被融化掉,都无法惨叫,就倒在地上,浑身是绿色的。这蛇毒的威力太大,其余的几个哥们儿只要略微的沾上蛇毒,便一命呜呼变成绿色的尸体。

刘龙的一个哥们儿也死在了毒液之中,刘龙愤怒拿起一颗手雷,就扔了过去,“我去”可惜这条双头巨蟒并没有像普通的蟒蛇那样笨拙,而是迅速闪开了。

陈老怪大喊着:“快跑。”

我们疯狂的跑着,可惜双头巨蟒紧跟其后,而它的速度,我们根本是跑不过它的,它头露在草丛的上方,好像是索命来了的妖怪,眼睛那股狠狠的劲儿,只要一回头,就像步入了地狱。

朴吉美感到根本跑不过这条双头巨蟒,从他随从那里抢过机关枪,对着双头巨蟒狂开枪,和它生死的周旋起来,费云鹏也拿出一颗手雷,扔在空中,呯一声,闪出红色的光,闪了双头巨蟒一下,另外几个哥们儿也拿着机关枪,躲闪着它又不停的开枪,连软弱的萝卜都拿着轻机枪打着它。他身上的血不停在流淌着,仿佛它根本不怕疼一样,还是继续的要吞并我们。

费云鹏又扔闪着红光的手雷,我和司马婉儿都跑出很远了,看见他们在和巨蟒周旋,我让她留在那里,我又回去。此时的巨蟒又射出一大堆毒液,陈老怪那伙人的其中两个被毒液烧死。我迅速来到他们的尸体前,拿起他们的枪对着双头巨蟒就疯狂的开枪,也在不停躲避着它喷射出来的毒液。

刘龙大骂着费云鹏,“拿枪打它的头,光扔闪光弹有毛用。”

m国人那边有一个哥们儿,从身后拿下背包,迅速组装了一根杆狙击枪,一颗子弹过去,双头巨蟒的一只眼睛被打瞎,又是三颗子弹,双头巨蟒的四双眼睛全部被打瞎。

陈老怪大喊着:“蛇的眼睛是看不到东西的,靠气味来认知东西,你没有学过吗?”

它两个头长长的芯子,发出来的声音如同魔鬼的招呼,那个哥们儿意识到什么,又拿着狙击枪不停的打着双头巨蟒的长芯,发出十多枪,都打在了双头巨蟒的蛇芯子上,双头巨蟒的外面信息仿佛被切断,就像没有头的苍蝇不停的寻找我们,紧紧凭借着微弱气味的辨别,已经无法再找到我们。

无法辨别我们,它也很聪明不停的喷射着毒液,在喷射毒液的时候,刘龙冒着生命的危险,扔在它嘴里一颗手雷,只听着轰的一声响,双头巨蟒被炸成单头巨蟒,它意识到自己已经很危险,想要逃出去,朴吉美恶狠狠的拿出长匕首,迅速的划开了它的肚子,扔进双头巨蟒肚子里一颗手雷,轰的一声,双头巨蟒惨叫着,剩下一个头又背负着重伤,竭力想逃脱,它攻击的速度也变的慢了下来,朴吉美拿起机关枪,对剩下的蛇头就狂打,还大喊着:“给我打它头。”

h国那伙人全部用枪打着那个双头巨蟒的蛇头,最后头被打的稀巴烂,朴吉美这才把枪放下来。

萝卜贴在我的耳朵旁,说:“这个小娘们儿太狠了。”

一个m国哥们儿居然拿着一个手机,站在死去双头巨蟒面前自拍了一张,他的同伴都被双头狂蟒吃了好几个,而他不去为他失去的同伴感到难受,却拍起来照片,他拿着手机来到那个狙击手的面前,“怎么样?伙计。”那个狙击手同伴很高兴的锤了他一拳,“不错,man。”。

萝卜平静下来坐在地上腿还哆嗦着说,“太惨无人道了。”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能是说朴吉美的残忍,或者说这条双头蟒蛇的残忍,比起残忍其实我们更残忍吧!

几个朴吉美的随从来到他的面前,在讨论这次探险太可怕,并且要退出,费云鹏拿起枪对着这些人说,“如果谁敢离开,就干了谁。”

陈老怪拿起烟斗要咗烟,刘龙给陈老怪点燃烟,“师傅,咱们继续走吧!”

虽然费云鹏逼着他们向前走,但是他们还想着要离开,因为太可怕,来到这里死人跟死一只苍蝇一样,十多个人都丧生在狂蟒之下了。

陈老怪淡淡的说:“现在都走到这里了,再回去的话,不太值得,真是不值得。也许回去代价更大。”

那几个朴吉美的h国随从有的能够听懂我们的语言,可能也觉得如果没有一些人帮助,回去的路更是艰难,便也不回去了。

“师傅,现在怎么办?”

陈老怪拿出地图看了一下,“继续前行。另外,一定要注意。这条蛇不是普通的蛇。在蒙族人眼里,它非常神圣的。”

“发现一些变异的蛇都列为神圣,真可悲。蒙族人说,遇到双头蛇就是看见了神,一旦看见了神就会死去。所以双头蛇既是神,也是不被人想要见到的神,只要它出现肯定有不祥征兆。”

“哎哟,我的老同学,您可别叼叼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神不神,问题是现在这蛇死了,还会出现什么?”

陈老怪呵呵一笑,“还会出现很多蛇,因为它是百蛇之王,在它死之前,它会发讯号求助,其余的蛇会来把他的蛇体拖走,如果是断成了两截,还能够接上,如果头没有了,彻底是死掉,那些蛇会疯狂报复杀死它的人。”

“我靠,那我们还呆着呢!赶紧逃吧!”

“没有那么快,大家都小心,不然会更危险。”

大家平息一下,又开始向前面走去,这回大家都很警惕,基本都是四处看着有什么动静,怕又出现什么危险,我拿着罗盘不停的看着地界,可什么都看不出来。

天色慢慢的要黑了下来,我们想找个地方把帐篷搭建一下。费云鹏又走出很远,他看见前方有一片地,草没有附近的草高,还有很多白色蘑菇一样的东西,他觉得这块地方露宿比较合适,于是返回来对着我们说:“哎,前方有一块很好的平地,在那里露宿。”

我们都过去看着,觉得这块地方确实很不错,草也很低,也没有太多荆棘,一大片的白色蘑菇,其中那个拍自拍的m国家伙,走进一大片蘑菇的地里,给自己拍照,好自恋。

他想拿起一个蘑菇,再拍一张,陈老怪和刘龙刚刚走进这块地方,看到眼前那么多白色蘑菇,大喊着:“别动,快走。”

“你说什么,听不懂。”

其中一个m国哥们儿翻译到,“我靠,跑,你危险。”

可惜还是把那个白色蘑菇给拔了下来,当他看见白色蘑菇底下的东西时,吓的刚要跑,可惜已经晚了,蘑菇底下是蛇苗,也就是蛇繁殖的蛇苗,突然一条蛇苗咬了他一下大腿,迅速他的脸就变成绿色,尖叫着倒在地上,尸体倒在白色蘑菇上,如此一来的惊动,所有白色蘑菇自动的掉了,整个这块地方出现了成千上万的蛇苗。

我们一看,快跑吧!还等待什么呢!回头就要跑,可惜已经晚了,从草丛中也出现很蛇,慢慢爬了出来,我们被困在这里。

陈老怪说:“杀出去。”

其余人拿着枪,开始对着地上扫射,可是太多了,有的蛇不知道从那里窜出来,缠到一个哥们儿身上,那个哥们儿大喊着倒在了蛇堆里。

无路可走只能够拼命了,大家拿着枪开始打蛇,可惜根本打不完,而且越打越多,这回即使身上有武器都寸步难行了。

恐惧带着尖叫声在草原上回荡,正在我们已经被群蛇逼的无路可走的时候,只见一只奇怪的动物疯狂的跑来,开始狂吃着那些蛇苗,可能是饿坏了,又来一只也是狂吃着地上的蛇,好像饿死鬼一样。

两只奇怪的动物,我们根本没有见过,而且它吃蛇很快,土在嘴里都不吐一下,那些蛇好像很怕它们一样,慢慢的退了下去,可能是逃出了。

狼狈的我们终于缓口气了,陈老怪看见蛇并没有感到多么的恐惧,当看见那两个奇怪的动物,眼睛里衬托出无比的恐惧。

“看来那个动物是保护咱们的。”

“保护个蛋啊!那是草原饕餮。它饿着急连自己肉都吃,快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