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主动权

陈老怪给我们讲述着他的盗亦有道同时,还讲述着他和外国人合作的原因,其实原因就是找到耶律洪飞的墓,他并不是要得到墓中的宝藏,而是对塔姆兰这块禁地的文化感到兴趣,这样的鬼话也只能够骗骗小孩子,像我们都二十多岁的人,谁会上他的当。

不过现在就他有这个能力让我们走进塔姆兰,现在是h国人和m国人都在抢宝藏,不知道他们对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企图。朴吉美的城府很深,她提出一起走进塔姆兰,让陈老怪带路,一起找耶律洪飞的宝藏。但进去之后宝藏分红就要进去再说。

其实m国人也不是傻子,虽然他们的头现在是陈老怪,但他们心里明白,进到墓地里谁还认识谁,肯定是黑吃黑了,可现在并不是,现在大家面对是共同的困难,必须把困难解决到才是当务之急。

陈老怪其实心里早知道这样的矛盾,不过他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一起进入塔姆兰无人区。他们谈完之后,我和陈老怪又谈了一会儿,他问我怎么跟着h国人干了,我说,被那个h国的小娘们骗了,居然签订一份生死合同,不干也要干呀!于是把所有经过告诉了陈老怪,他也半信半疑,他看出我是为金钱而来。

直到聊到天亮,大家都慢慢睡去,因为一夜没有睡觉,所以浪费一天来缓解一下精气神。

呆上一天以后,陈老怪他们开始要进入塔姆兰,在没有进入塔姆兰的时候,他拿出那块乾坤玉佩,让那些m国人在一个水槽里倒上水,面积大概是一米乘一米的地方。此时的阳光是正午,他拿出罗盘看着四周地界,当正午阳光照射在水槽的时候,他把乾坤玉佩放到了水里。

奇迹发生了,此时的玉佩从水中突然放射出一张地图来,我们这些人都惊讶起来,原来这个玉佩的秘密在这里,陈老怪告诉我们,古人很聪明,利用五行幻化之术,将绘制好地图存放玉石里。

费云鹏不屑的说:“这不是就是一种化学的挥发效应嘛!通过玉石在水里展现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陈老怪没有理会费云鹏的鬼话,他让人拿出一张看似是油纸的东西,放到了水中,当那块油纸放到水里,突然地图印到了油纸上。

朴吉美迫切的说:“陈老怪,给我们复制一张油纸地图。”

“朴小姐,实在是对不住。这不是普通的油纸,这是人皮。这是尸体上的人皮,不是油纸。另外,各为其主,不好交代。”

陈老怪其实是不想让朴吉美得到地图,把玉佩拿出来,把地图放到了怀里。

“不要担心,朴小姐,跟着我们走就行了。”

看得出陈老怪是想抓住主动权,朴吉美也没有太过的索要,反正陈老怪不死,他就是一个活地图。

“我们出发吧!”

陈老怪和那些m国人在前,我们跟在他们后面,浩浩荡荡的又进入了塔姆兰无人区,这回我们躲过了回巢蝗虫覆盖,并且从侧面进入的,所以很顺利,可萝卜这个胆小鬼,总是说着,越是顺利,越感到危险。

我说他这个人是乌鸦嘴,费云鹏则解释道:“这是危险定律,如果人身处在危险之地,顺利多大,危险就多大,这个定律是m国一位探险家在m国时报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说的。他曾经去寻找过玛雅文化,当出来的时候,他好像什么都记不得了,只发表一篇论文,就神秘的失踪了。”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费云鹏讲的那些外国的大道理,什么这个那个的都一些不切合实际的东西,把老祖宗的东西都忘记了。他说的一大堆,我估计除了朴吉美能够听懂以外,其余的人都听不懂,他只是在炫耀他的学历,虽然他用一些科学的办法能够破解一些东西,可是到了塔姆兰照样不行,照样手机没有信号,照样怕蝗虫,照样无法阻止沼泽地的活泥潭。

“我说云鹏,咱们能不能别总是用一些专业理论来搞一些不现实的对比,当务之急是尽早解决眼前的事情。”

我其实是想告诉他,理论上都是那样的,其实际并不是想的那样,费云鹏却反击了我,“你不是专业人士,只进入一次古墓,懂什么。”

这句话可把我惹毛了,什么叫专业,外国人所讲的有机建筑学和超自然学不就是咱们的易经嘛!我早就看不惯这家伙的专业,而且特别虚伪,爱面子。

“不是,费云鹏我跟你说,你学那点东西都是皮毛知道吗?就你刚才什么教授所说的什么的危险定律,其实在易经里早就算出来了。”

所谓的危险定律,其实是五行幻化之术里二十四宿命阴阳法,天有二十四宿,地有二十四节气,人有二十四精魂,配合着日月,就是人们所说的:卦,卦又是人和自然形成的一种预兆符号。

其实古人只知道八卦,却不知道在八卦以外的东西,八卦的祖师爷袁天罡和李淳风,为能够破解人的命运和自然的命运,前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没有再算下去。只留下八卦,其实八卦的推算,就是命运的数据。

在大街上很多算卦人其实都是骗子,而真正算卦的都不会去炫耀自己,而是默默的接受着命运的安排。另外,真正算卦的人不会算自己的未来,因为看到自己的未知,会比死更难受。

我这顿忽悠,还真把这些家伙给忽悠住了,连连的挑起大拇指,陈老怪都挑起大拇指说:“不错,不过还是差一点。”

“差什么?”

“易经里还有一卦,是不在五行中的,又不在二十四宿命里。”

“那是什么?”

“浑卦,所谓的浑卦,其实就是人们命运中的一种巧合,也算是一种奇迹。很多算命先生只按照八卦推法,却不加入浑卦,所以从古至今大多数的算命人,都没有真正算出别人和自己的命运。”

费云鹏如同听天书一样,但他还是不屑的说:“那你给我算算吧!”

我真和这个哥们儿较上劲了,拿出道宗罗盘,不服的说:“好呀!我给你算算你的命运。”

其实内行的人知道用罗盘是算不出什么来的,我只是在唬他而已,没有想到这家伙还真当真,可能是想看我出糗。他突然停止了脚步,站在原地,对着我说:“你给我算算,我是向前走一步,还是向后走一步。”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费云鹏的牛角尖已经戳穿了我的内心,居然这样算,我要是说,向前走一步,他就会向后走一步,我要是说,向后走一步,他肯定会向前走一步。这是一个西方学的命题,把自然规律归结到自己身上,客观应用,这就是:歇米尔命题。

西方曾经有一个人叫做歇米尔,自己学的是十二星座,算的很准确,于是他就和那些占卜师较真,说他是上帝,这些占卜师不相信,不服气。就想算出他是不是上帝,歇米尔就是用费云鹏的这种方法对抗了所有的占卜师,至今算命的没有破译出来的命题。

陈老怪和朴吉美他们都很有兴趣的停下脚步,想看看我到底解开这个命题了吗?那些m国人和h国人却拿出钞票赌谁能够赢。

我看着站着的费云鹏,他面带着骄傲的笑容,而那些打赌的人都认为我输掉了,我拿着罗盘把底下打开,里面一个小机关,我转动着,看着上面的卦符,感觉指针不停乱窜,当指到费云鹏的时候,突然就向后指,也就是回去的路,那么他背对着前面站着,肯定是向回走一步。

“我算你向前走一步。”

“你确定。”

“我确定。”

费云鹏哈哈大笑起来,“我说老同学,那么多研究命运的人都没有这样算,你却这样算,真是学问潜。”

他刚要向后迈步的时候,朴吉美大喊着:“不要向后迈步。”

所有人向他后面看去,本来是一处好走的硬地,突然冒出水泡,迅速的蔓延到费云鹏后脚跟儿这里,他的后脚跟在下沉,如果向后迈步就会深陷泥潭。

那些m国人有的很遗憾的拍了一下大腿,可能是因为下注太多,导致输掉的原因,陈老怪大喊着:“这是一片活泥潭,快跑。”

我们所有人掉头往后面跑,为了不回原来的路,陈老怪聪明向侧面跑去,此时,死亡沼泽地的死泥潭一个一个成了活泥潭,慢慢的蔓延在我们的脚下,如果不返回就深陷其中。

萝卜边跑边对着我说:“六爷,你真是神算呀!居然能够算到他向前走。”

“废话,他向后走就死了”

跑出大概有两里多地,大家都跑不动了,而且后面的活泥潭没有蔓延到这里来,应该逃出死亡沼泽地,大家坐在厚厚的草上休息着。

我得意的说:“怎么样,费少爷,还是咱们老祖宗的东西不能舍弃吧!”

陈老怪喘着粗气,拿起烟斗咗了几口,“排除五行中,不在二十四宿里的卦,居然是巧合,居然是奇迹。看来这一切都是巧合,你算出来是:浑卦。那么万物的卦象都要加上浑卦才能够算出天命和人命来。”

费云鹏突然的明白,“原来命运是一个巧合。”

“不是巧合,在你算自己的时候,要加上一个巧合,而这个巧合,又分好的巧合和坏的巧合,好的巧合是奇迹,坏的巧合是消逝。这两个一定要加在一起。才能够算出自然和人的命运。你知道自己赢了,却不知道自然坏的巧合和自然好的巧合是什么?就盲目的用天命题。你以为你是天命嘛!”

费云鹏惭愧的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被我上述的一顿忽悠,还真把这个嚣张的哥们儿给忽悠住了。陈老怪看着我说:“好样的,没忘记老祖宗的本事儿。”

“哟,我的老怪来,您看您,我们六爷,那可是正宗的道宗传承人,说咱没有本事儿,那可难行,是不是?”

朴吉美一言不发,只是喝着水,感觉有点不对劲,萝卜来到陈老怪的跟前,想攀个近乎,被陈老怪的冷眼又逼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