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瓦解了希日图执念

他们两个身子合起来说:“你们未免太世俗了。我已经窥探到你们的内心,你和她很愿意彼此接受欲望,不要不承认,我帮助你们除去虚伪的面纱,让你们抛开世俗,你们居然还指责我。这样吧!我可以放了一个,但另一个必须要死在这里,并让我占据他的意念,你们选择吧!”

此时的费云鹏被希日图的意念所控制本体,它的极乐之体发出的诡异声音刺心的疼痛,仿佛恐惧在心里已经变成一条巨龙在翻滚,费云鹏强烈的想控制住本体,可惜他无能为力,先是陷入一阵混沌中,突然释然了,他在瞬间已经知道,自己本体被希日图的意念吞并,他的意念在那群草原姑娘的意念面前放肆的极乐,而本体却要走出地窖,眼睛突然变的红红的,发出喇嘛主持一样诡异的笑声。

希日图阴阳怪调的说:“你们这些负心人,我帮助你们打开欲望,却被你们如此的践踏,我要报复你们。”

哈哈哈……

当面对选择的时候,人们通常是自私的,而在爱情的面前,往往都把选择变成牺牲自己的意念,当希日图让我和司马婉儿选择一个离开的时候,我大脑潜意识里第一个念头,是让司马婉儿脱离危险。

我的意念已经吐露出真实的话,司徒婉儿也用自己的意念说出让我走,可惜这个该死的希日图的意念完全就是在欺骗我们。

“你们刚才还讽刺没有欲望在对方的身上,现在却为欲望而救对方,你们都要死,都要被我控制。”

我心里想这次完蛋了,原来自己只是一直努力上进的小青年,就连爱情都在努力争取,在我临死之前,我想再博弈一下,希望能够把这个司马婉儿救出去。

“求你了,杀了我,我愿意做你的奴隶,放走这个女人。”

“好啊!那你和她在这里极欢一次!你们就能够活一个。”

“无耻。”

哈哈哈……

“你以为你能够控制住你的意念吗?”

我看见我的本体来到司徒婉儿的旁边,要做出一些出轨的行为,她的本体却变的放荡起来。

我和她的意念都在大喊着:“不要,不要。”

突然从外面进来人,他身后背着一把狙击枪,这把狙击枪不是普通的狙击枪,而是上面一个枪管,下面一个枪管,他拿起枪顺速的发出一颗子弹,这颗子弹在我和司马婉儿的本体上面,突然爆炸,一片强光,他顺速到我的本体旁边,从我身上拿出那颗毁灭意念的手雷,按了一下按钮,扔到半空中,这颗手雷原来是自爆无人机,在半空中不停的旋转,发出强烈的光,突然轰一声,整个寺庙正殿里全是红色的光,闪了一分钟,有一股黑色的东西瞬间的消失,瓦解了希日图执念。

而我意念看到,希日图被强光毁灭,她惨叫着,消失在我的意念里,我意念只是感觉那个人存在,但本体根本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当我意念回到的我的本体里,我像是睡醒觉做了一个噩梦一样,那个人不见了。此时司马婉儿也醒来,想到费云鹏还在困着,就向白塔地窖跑去。

费云鹏被希日图的意念彻底控制,他刚要走出地窖,地窖的门开了,那个人用狙击枪一枪打在费云鹏的身上,但没有受伤,子弹在身上,突然的爆炸,闪出一道红色的光,费云鹏晕倒在地上,那个哥们儿很顺速从兜里拿一颗圆炸弹,这颗炸弹扔出去后,没有爆炸,而是变成一颗一颗的小球,在地窖乱飞,他又开了一枪,这枪是强光,那些小球突然爆炸,闪出红光,如果不带上深度墨镜,非得眼睛刺裂。

只见希日图的塑像轰一声爆炸了,而地窖墙壁也不断爆炸,地上的石砖也被两种力量相克掀起,四处乱飞,地窖仿佛是被原子弹摧残着,这个人托起费云鹏的本体,离开地窖。

费云鹏的意念里,也看见了这个人,没有看清楚是谁,因为自己的意念很薄弱,感觉中是一个黑影。

在薄弱的意念里仿佛听见,希日图的惨叫声,那惨叫声,仿佛在说,她的意念被红色光彻底的毁灭在混沌里,成为了空气。

当费云鹏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并没有什么人,我和司马婉儿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恢复意念,看着我们,我没有管那么多,想找那个人,走进地窖里,里面刚刚被强光和爆炸摧残过,除了烟就是灰尘,那些尸骨也被两股力量相克变成了骨灰,希日图的塑像,被炸的四散分离,我来圆盘跟前,突然被里面的东西恶心死了,原来希日图的塑像底下,是一颗一颗的人心,虽然都风干的不行了,但还是觉得特别的恶心。

难道,这个喇嘛主持是用心脏来祭奠希日图,来获得她的意念复活,可能他没有办法控制住她,最后连自己的寺庙都搭进去,可惜那些无辜的喇嘛和草原姑娘,被希日图控制欲望把自己的心都奉献给了她,可怜,又可悲。

费云鹏也走了进去,看见了圆盘底下的心脏,突然讽刺的说:“好可怕,看来我们要有自制力,来控制住自己的意念。”

“诅咒解除了吗?”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已经没有那个图腾,“已经解除掉了。”

“你感觉到那个人了吗?有一个人好像救了咱们。但我看不清是谁?”

“我也感觉到了那个人,但是我真没有在意念里看见,他很厉害,不是用一般的武器,都是一些高科技对抗超自然力量的武器。”

“管他呢!咱们回去吧。”

我和司马婉儿刚想要走,他叫住了我们,“能不能不要把今天狼狈的事情告诉他们。”

“为什么?”

“你们就说,这次把诅咒解除,是我可以吗?”

我和司马婉儿心里想,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顾及自己的面子,看来留学生太虚伪,更他娘了个腿儿的爱面子。

我们会意的点点头,当我们要走出寺庙的时候,路边遇见一位美丽的草原姑娘,她笑着对我们说,“谢谢你们。”

“这个姑娘有病吧!咱们都不认识她。”

可总感觉这个草原姑娘在哪里见过,当车开出很远以后,才想起来,原来她就是那个吊死的女鬼,回头看一眼,她向草原走去,突然消失不见了。

“吉日嘎啦这个家伙真不是东西,说什么厉鬼作怪,这分明是诅咒。”

“其实人们更相信传言,而不去思考它的真实性,因为传言是那么的受听,而真实却那么的不被人接受。他们相信厉鬼索命,其实厉鬼是无辜的,他们相信神,却不相信自己信仰的神出卖了他们,还傻傻的把心奉上。这也许就是那个喇嘛主持的下场。”

“更多的可能是,自己骗自己接受传言吧,我是这么觉得。而被出卖是不想面对真实,通常人都知道背叛了,但还要接受,因为接受真实比接受传言代价少很多。”

司马婉儿听着我们的谈话,觉得很有意思说:“世界上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费少爷,还真多愁善感,不过有一点要记住,每个人都要走每个人的路,所以才出现走好走坏的结果咯!”

“嗯,也许吧!”

“或许吧!”

我们车开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路上遇到朴吉美带着手下的车队,她估计是担心我们摆不平诅咒的事情,看见我们的车才放心,又掉过头开了回去。我们一路人回到了基地。

回到基地费云鹏迫不及待的来到娜苏的房间里,看着娜苏还在沉睡着,他拿起娜苏的胳膊,发现那个诅咒图腾没有了,看来白塔子再也没有诅咒了。朴吉美关切的问费云鹏遇到危险没有,他虚伪的说,“幸好,我对我的专业没有怀疑,不然的话,我们都回不来了。”

朴吉美安慰的笑着,看来这两个人是有一点暧昧,我和司马婉儿对视一眼,这个家伙真是爱面子爱到家了,太虚伪了。萝卜赶忙来献殷勤,“哎哟,我的费少爷,您看看,我就知道您能够力压群雄,真是不丢老同学的脸。什么事情都能够摆得平,真是让哥们儿佩服的五体投地。要是再去,哥们儿肯定跟你一起,降妖除魔,为世人办点良心情儿。”

我心想,还力压群雄,要不是那个神秘人救助我们,你早就升天了。当然神秘朋友的出现,我们没有告诉他们,为了顾全费云鹏的面子,但心存疑虑,这个神秘的朋友到底是谁,他救我们的目的是干什么,我思来想去,感觉他不是陈老怪那伙人,因为陈老怪那伙人没有懂得一些高科技的人,又不是朴吉美派来的人,难道还有另一伙人来到这里?

这个疑问,被娜苏的醒来打破,娜苏醒了,吉日嘎啦赶紧上前说着蒙语安慰着自己的妹妹,他们兄妹两个说了半天的蒙语,突然吉日嘎啦跪在费云鹏的面前,“谢谢你,救了我的妹妹。”

我靠,是我们不是一个费云鹏,心里正想着,费云鹏把吉日嘎啦扶起来,“不要客气。”

“今晚,我为你们杀牛宰羊,感谢一哈。”

朴吉美说:“没有什么感谢的老乡。我们需要你尽快的去市里买食物,不能够再耽搁了。明天,你必须带着我们去塔姆兰。”

“食物我们会去买的,但,朴小姐,我还是要感谢你们。”

这个草原汉子就是一根儿筋,费云鹏嘴里嘀咕着,“执念太深。”

这回朴吉美长了一个心眼儿,不能够耽搁事情,于是派萝卜和吉日嘎啦一起去市里买东西,另外,派给他们两个一辆越野车,让他们快去快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