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破解的办法

费云鹏看着胳膊上的图腾,心中不由的紧张起来,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诅咒,但是他确信这是一种奇怪的诅咒,我和萝卜没有多问,把车开到基地,下了车,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解决了事情,他进入娜苏的房间,拿起娜苏的胳膊,一看原来她也中了诅咒,上面也有一个图腾,只是她那个图腾和自己的图腾不一样。

朴吉美也来到娜苏的房间,问事情办的怎么样?费云鹏说自己中了一种诅咒,他把在白塔子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如果是外行人听起来就像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因为不是超自然学的专业,所以许多人都说,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我和萝卜帮助费云鹏辩解,确实出现了超自然现象。

司马婉儿来到费云鹏的跟前,看着他手臂上的图腾,“这确实是一个诅咒。”

刚才费云鹏说的有点太专业化,其专业到把诅咒说成人的一种意念传输,诅咒来源有很多,大多数的诅咒其中是执念所致,人死后的意念还存活在世界上,意念的薄弱会被混沌所吞噬,一些人就利用自己的意念传输,偏执自己的意念,从来形成一股强大的超自然力量,覆盖在某个地方,当有人去了那里,便用自己的执念寄生在这个人的意念里,从而被那股力量控制,或者用死者一些生前标志性的东西来意念占据,这就是诅咒。

通俗来讲,其实就是鬼附身那么简单,意念存活在人的身体里,便操纵自己的本体干出另一个人生前的执念,这就是意念传输,而诅咒是通过意念传输,寄生在某个人身上一种意念死亡符号。前者只是意念本体,后者是通过意念符号操控本体。

意念其实就是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眼、耳、鼻、舌、身、意;六欲。执念是执着于七情六欲里的某一欲,或者某一情。

我略微的懂一点,因为为了能够破解墓道机关,又脑补了一下《古冢盗历录》,虽然不是全部明白,但是在书中记载,也提到过墓中有诅咒的事情。一份杂志也看到过此类的事件,一位考古教授深入古墓里被诅咒,上面写着进墓者全家死亡,教授没有听,以为是造墓人的恶作剧,最后因为这个诅咒,他烧死了他的全家,自己也自杀了。

所有人还在懵懂和恐惧之中,懵懂是因为不知道费云鹏想表达的是什么,恐惧是因为诅咒,很多人都相信诅咒二字,却不知道来源,所以大多数人不是恐惧诅咒和诅咒的故事,而是恐惧未知的事情,司马婉儿很平静的说:“希日图的诅咒。”

费云鹏好像很恐惧的说:“我要近快解开诅咒。希日图的诅咒是什么?”

相传希日图在远古是一个巫师,也是一个美丽漂亮的蒙族姑娘,太阳神纳兰赋予给她一份职责,就是掌管人的欲望,在部落里大家都很尊重这个漂亮的巫师。可是她爱上了一个部落的首领,于是打开了她的欲望,其实这个部落的首领也是为了打开自己的欲望,才接近希日图。当希日图被打开欲望之后,爱荡然无存。部落首领一看,她已经没有价值所利用,便将她送给所有部落的首领,帮助打开欲望。

本来掌管欲望的使者却被强大的欲望所控制,还经受着所有人蹂躏和践踏,最后还被没有欲望的人给砍成两半,在临死前,她诅咒所有人都死在欲望之中。死后她的执念将她深爱的那个部落首领也砍成两半,将起身体凑齐,成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欲望魔鬼,永远都不分开,也就是极乐之身。

“婉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不解的问。

“我可是女史啊!”

“我想问的是,你知道塔姆兰草海是吗?”

“我不知道,我记得耶律将军让我去那里相会,其余我都不知道。”

“起初我以为塔姆兰无人区只是一座辽国的山,当查了资料,其实是无人区。你三番两次的说,去过,又说有点模糊是什么意思?”

“我,真的有点模糊。小文,请你相信我。”

我怀疑这个古代姑娘到底隐藏着什么,又会武功,又了解这些奇怪的事情,原来我们才是傻子。

朴吉美已经沉不住气的说:“你们别说了,看看怎么解除他们两个的诅咒。”

萝卜殷勤的说:“哟,我的朴吉美小姐,看见心上人儿中诅咒,心疼了。”

“你住嘴。”

朴吉美看着司马婉儿说:“你既然知道希日图诅咒,有什么办法破解。”

“希日图诅咒发作起来会将本体的欲望操控,干出见不得人的事情,至于怎么解,可能要把希日图的欲望执念瓦解掉。”

费云鹏看着我们说,“我必须要亲身回白塔子才能够瓦解她的力量。意念传输没有它的力量大。”

朴吉美担心的说:“多派些人,赶紧解除诅咒。”

“不用,我带些东西,还是让启文和小川跟着我就行。”

萝卜这个没有出息的家伙,想到在白塔子的经历太可怕,竟然说:“哥们儿可不去了,费少爷,哥们儿意念差,别把持不住,咱们再搞上,那我的人生就大错特错了。”

朴吉美拿出匕首又对着他的脖子说:“不去也得去,你拿了钱就要听从选择。”

“不要为难罗小川,我去吧!或许我能够帮上忙。”

司马婉儿要去,我担心她会遇到危险,忙拦住她,她拉住我的手说:“没有事情的。”

费云鹏眼睛突然有一点红,好像是在强烈的克制内心,我估计是他的欲望要发作,于是松开司马婉儿的手,“好的,我们抓点紧。”

其实我们都很疲惫,精神都已经快支撑不住,但必要把费云鹏从希日图诅咒中救出来,费云鹏让我开车,我问他怎么瓦解那股执念,他从兜里拿出一颗手雷一样的电光设备说,这个东西,可以瓦解意念,你拿着一个,我拿一个,到希日图的意念老巢,把它打开就行了。

车飞快的开到了白塔子,此时天已经亮了起来,在太阳的强光下,看着这个地方,即荒凉,又弥漫着一层黑雾,我告诉司马婉儿在车里等着,她非要跟着我,没有办法,时间紧迫,又看见费云鹏的眼睛变红了一些。

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用意念进去的那个白塔,只是意念进去的白塔非常的完整,而本身进去的白塔不是很完整,被岁月风化了很多,更多的是破旧不堪。我和司马婉儿跟着他进入了白塔子里面,他在小佛像那里找到机关,把机关打开,走进了地窖。

当我们进来的时候,里面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于是打开照明灯,看着墙壁上是一些图腾,里面是许多的尸骨,其中一具尸骨还披着喇嘛服,可以确定这个喇嘛就是那个主持,在一个石头圆盘坐着一尊石像,希日图的塑像,好像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

费云鹏刚拿出那颗意念毁灭手雷,突然地窖里进入另一个世界,旁边那些尸骨变成了漂亮的草原姑娘,喇嘛主持也站了起来,希日图从塑像变成了真身,喇嘛主持诡异的笑着,从他身上又出来很多的喇嘛,和那些草原姑娘一起极乐的玩耍,有可能是寺院里被诅咒的喇嘛。

费云鹏被强大的力量提的很高,希日图用男人的脑袋说:“欢迎来到极乐世界,我让你享受极乐的滋味,你却要毁灭我。”

我和司马婉儿刚要上去拉下费云鹏,希日图的女身一股力量将我和她推了出去,而且把地窖关住,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我和司马婉儿又被希日图的意念力量推到寺庙的正殿。

寺庙的菩萨塑像一会儿是菩萨,一会儿成了希日图,菩萨塑像仿佛用意念,念着:“一切欲望至极皆是恶的根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当希日图变出本身,恐惧瞬间占据我和司马婉儿本身,男的身子在说:“善良的菩萨也不过如此,他内心里隐藏的欲望其实比那些正常人大的多。还不趁着现在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你们懂吗?”

我一会儿在现实里,一会儿在意念中,我想拿出费云鹏给我的意念毁灭手雷,但身子仿佛被固定了一样,这种感觉仿佛是鬼压身,明明眼前看到的一切东西在现实,但仿佛就是在睡梦中,想醒来却醒不来。

司马婉儿也如同有这样的感觉,估计她的意念比我强一些,可以略微的动一下指头,和自己的意念抗争着,可惜也是无济于事,动弹不了。

希日图女子身说话了,“如果打开欲望,必须要爱情,我打开欲望就是为了爱情,你们也可以的,让我们到极乐世界里吧!”

虽然嘴巴不能够动弹,但我在内心大骂着:“欲望不是爱情,居然把它当成爱情,爱情是人的七情六欲最完美体现,你只占据了欲望,你不配拥有爱情。希日图,我告诉你,你和现在的有些人一样,只求欲望的快感,把自己给糟蹋了。我告诉你爱情是什么?人本来是拥有过去,当面对爱情的时候,人们不愿意抛开自己的过去,所以很自私。爱情是一个人的牺牲,不但要牺牲所有的过去,还要接受另一个人的人生。居然冠冕堂皇说出不知羞耻的话,像现在有些人说着自己拥有了爱情,其实只是被你控制的欲望罢了。”

可能这段长篇大论的意念传输给希日图,希日图男身说:“我只需要快感,那是多么的美妙,不如你和这位姑娘一起来极乐世界吧!其实那就是爱情。”

司马婉儿斜着眼,盯着我,对着那个希日图男身用意念说,“你们有些男的从古至今都是以这样来拥有爱情,永远都享受不了拥有爱情的权利。即使你们拥有众多的美色,即使你们打开,你们照样是一颗注定孤独的心,即使你的人生光鲜亮丽,你也是一个拥有不了爱情的可怜鬼。更可笑的是,你们把这个当成了爱情。”

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