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意念传输

我们三个开了一辆越野车,连夜奔驰在草原上向白塔子那边驶出,萝卜希望能够带上一把枪防身,被费云鹏无情的拒绝,他说,如果有鬼带枪有什么用,放心,你们就负责协助我。

这家伙还真狂,居然让我和萝卜资深的盗墓人协助他,不就是留学学了点洋墨水回来,有什么了不起,看把他狂成什么样子。

草原的深夜,如果没有月亮是黑乎乎的,什么东西都看不到,我们在车上只能够看到前方的路,行驶到一段上坡路的时候,发现车很快的就上了山丘,费云鹏突然的停了下来,我们问他怎么不走,他说,已经到了,这就是传言中的白塔子,因为刚才的那段路程是白塔子的怪坡。

我拿出罗盘看看这个地方有什么诡异的,看见罗盘的指针不停的跳动,这个地方有强大的磁场反应,费云鹏不屑的笑了笑,从后车坐上拿出他的工具兜,从里面拿出几个小型无人机,又拿出电脑,从车窗扔出小型无人机,打开电脑,用电脑控制无人机,观看白塔子的地形,他又下车,在地下砸进一个类似金属钉的东西,回来用电脑分析一下,看见磁场数据在电脑呈现出来。

我靠,这家伙用的都是现代化的盗墓工具,不愧是海归,心里暗想,城里人真会玩。小型无人机把白塔子的地形给测量出来,他又拿出一个无人机,这个无人机发出紫色的光,成为一个屏障推进白塔子的地形。

这个设备是专门测人眼看不到的东西,也就是专业测超自然现象的仪器,通俗的讲就是测鬼仪器。

当它穿过整个寺庙的时候,在寺庙的正殿里出一个如同佛像的东西,但又不像,突然在电脑上呈现出一个的女鬼,她的眼睛大大的,披头撒发,穿着蒙族的服饰,带着蒙族帽子,看起来那么恐怖,吓的萝卜差点就尖叫起来。

“怕什么?我们的肉眼根本看不到她,除非这块磁场超过人脑电波的频率才能够看见。”

忽然,从远方过来一辆摩托车,大灯打的是远光,看不太清楚,费云鹏把我们的车打开远光一看,我靠,这个摩托车居然没有人开,自动朝我们撞来,再仔细一看,就是娜苏开的那辆摩托车。

费云鹏从腰间拿出一根棍子,大概有一米左右,就像个手电筒,但手电筒没有那么长,对着那辆无人驾驶的摩托车一照,他拿着那根儿棍子前面所发出的光,太强烈,我和萝卜被闪了一下半天没有睁开眼。

只见无人驾驶的摩托车快速的冲到公路的左侧倒下,等我们再仔细一看,从摩托车的附近站起一个人,这个人居然是娜苏。

费云鹏告诉我们跟着娜苏,萝卜不解的问,娜苏难道死了。我也感觉很纳闷,费云鹏很专业的说,这是娜苏的意念传输。她的意念被里面的东西控制住了。

“什么是意念传输?”

在m国的加州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情,一个男子酷爱自己的车,他爱车比爱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因为他这种举动,他的妻子和孩子都离开了他,他还是不顾一切的爱这辆车子,突然有一天他出了车祸,失去了双手,车也被撞坏,虽然不能够开车,但还是把车修理好。

他总是想重开这部车,念头越来越大,做梦都要开,突然有一天,附近邻居来找他说,他车子有时候没有人开自己行驶。

他肯定不相信还骂了邻居,邻居每天都看着无人开的车,行驶在他家附近,肯定害怕,起初以为是电子控制,可越来越频繁,也就产生了怀疑,就找一些超自然现象的人来看看。原来这个人执念太深,是他的意念在开车,也就是所谓的:意念传输。

“我靠,那不就是鬼吗?灵魂在开车。”

“不能够这么说,意念传输不是所有人搞出来的,你的意念必须超过你的本能,也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超我。”

“第六感你和车的生死恋。”

“不是在调侃你,那是事实,如果意念传输能够达到一定水平,就开始随意控制一些东西,还可以通过意念带动本体到任何地方。”

“行了,我才不相信什么意念传输呢!”

“你的意思是,娜苏的意念被困住,而她的意念没有带动本体,所以精神恍惚。”

“她是被里面一个强大的意念所控制。”

“跟上去,看看里面是什么?记住一定不要恐惧,因为恐惧是意念最微弱的时候,会被另一个意念所带走。”

我们三个跟着娜苏的意念来到寺庙的正殿,里面肯定就是那个执念太深的女鬼,这让我们想起叫魂,有人意念微弱走掉了魂,本体就没有意识,于是就拿着本体的衣服找回本体的意念。

看来费云鹏这家伙学的倒是不少,我们都被他给唬住了,意念传输,听起来像是超能力一样。

娜苏的意念消失在寺庙的正殿里,费云鹏又拿出那个超能手电筒,照了一下,这回我和萝卜可都闭上眼睛了,别让他的那个东西再闪着眼睛。

回过神来我们再一看,如果是第一次,我和萝卜的意念都被它带走了,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突然嘴角一动,“救我。”。

费云鹏并没有害怕,而是拿出四个特殊的钢钉,砸在了正殿里的四个角落里,他知道这个可怕的意念是没有能力的,拿出一个遥控器,一按按钮,四个钢钉向上发出光,困住了这个意念,他拿出一个平板电脑,在上面点击几下。

电脑就像放电影一样,将她的故事叙述出来,我一看,我靠,这家伙可以根据人死后留下来的意念,用电脑还原她生前所做的事情,难道就是意念还原,我靠,如果这样的技术能够用在警方和上,那么太牛x了,世界上任何的事情都是透明的。

在电脑里,我们看见她是被寺庙的主持非礼后自杀的,可是寺庙的主持不是她杀的,在吓死寺庙主持的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意念在掌控着她,她只是一个微弱的意念。

虽然只是一种黑白模糊人物在电脑里衬托出来,费云鹏已经明白,还有另一个意念在控制这个地方,当他继续用电子设备深入她的意念里时,猛然电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腾空而起摔在地上。

费云鹏迅速用那根电光棒,闪了一下,只见一个喇嘛走出正殿,又一个意念出现,可惜因为太快,只能够看到一瞬间,我和萝追出去什么也看不见了。

费云鹏拿出两个手表一样的东西,但是没有表带,他说:我现在利用我的意念,去找那个喇嘛的意念,你们一定守候好我的本体。我和萝卜点点头,萝卜从兜里拿出枪来。

“你怎么会有枪?”

“我偷的,我一个柔弱男子,拿把枪防身怎么了?”

费云鹏没有跟他多废话,他把两个意念传输器,放到两个太阳穴上,一按,扑通倒在地上。我和萝卜守候着他。

他的意念看见了那个喇嘛,那个喇嘛可能就是寺院的主持,因为是用电子设备强行逼出来的意念,而且他又调高了意念值,导致那个喇嘛主持是看不到他的存在,从而看到喇嘛的意念也是被人控制的。

喇嘛主持的意念慢慢走到白塔的附近,跪下磕了几个头,站起身又往里面走,他到了五个白塔当中的那个塔,走了进去,费云鹏的意念也跟随着它走进去,喇嘛没有上塔,而是从正殿一个小佛像前,按动一个机关,底下一块石板打开,他向下走去,下面是一个地窖。

地窖里面的墙面上全部是诡异的图腾,里面有许多的意念被困住,都是年轻漂亮的草原姑娘,她们哀嚎着,正前方有一个大圆盘,如同碾子一样,上面坐着一个可怕的意念,喇嘛主持跪在它的面前,“老祖宗吉祥。”

当费云鹏看到这个老祖宗意念的时候,差一点是被它的形象吓回去,它是两个头,一个男人的头,一个女人的头,而且一半是男人身子,一半是女人的身子,女人的这个头像巫婆,男人的头像巫师,它盘坐在石台上。

费云鹏看一下墙上的图腾,想回去,用本体进来看一下,突然那个怪异的巫婆用尖声尖气的声音说:“来吧!我的孩子,让我们去极乐世界。”

喇嘛主持转头诡笑的看着费云鹏,他意识到自己的意念被它看破,正要向外跑,阴阳巫师奸笑着一挥手,费云鹏陷入混沌意念当中。

我们正在等着费云鹏醒来的时候,突然他的本体飞速像寺庙的墙上撞去,摔到了地上,我们正要保护他的本体,突然他站起身大喊着:“快走。”

我们三个飞快的跑,猛然,寺庙上面的破瓦片像是暴风雨一样袭击着我们,我们躲着袭击的瓦片,向车跑去。

三个人跑到车上,以为安全了,没有想到车不受控制,自己行驶起来,向寺庙的一处柱子撞去,萝卜此时拿出枪四处开枪,根本不管作用,费云鹏拿出一颗跟手雷一样的东西,扔出去,呯一声,在空中发出强大的光,车突然停了下来,他重新启动车,疯狂开出白塔子区域。

在路上费云鹏一语不发,快到基地的时候,他停下车,趴在方向盘上思绪着什么,萝卜问怎么了,费云鹏看着我们两个人说,“我差点就成精神病。要不是我的设备先进。我的意念就被那个东西控制了。”

萝卜看着费云鹏的胳膊说:“你纹身吗?”

“你在说什么?”

“你胳膊上有一处纹身。”

费云鹏看着胳膊的纹身,像白塔子地窖里墙壁上的图腾,“完了,我被下了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