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白塔子的传言

这个地方的天气很不正常,白天特别的晴朗,到了晚上异常的寒冷,见远处一片黑云浩浩荡荡的漂过来,可能是要下雨的节奏,黑云靠近才发现并不是下雨,而是沙尘暴,黑云变成黄色席卷着整个草原。

蒙族人都好客,朴吉美租牧场的主人是纯蒙族,不像有一些汉化的蒙族心眼子特别的多,一家四口伺候着我们后勤工作,父母负责我们的伙食,儿子是我们的向导,另一个女儿经常到县城上购物补给食物和生活用品。这个向导叫吉日嘎啦,没有生活在这里的人看见蒙族人都很不友善,会误会蒙族凶残,头脑简单,一根儿筋,其实不然。

蒙族人原来特别好客,我爷爷曾经来过牧区,蒙族人见到客人非常的热情,看见外面的人来了,直接把家里丝绸哈达披到你的身上,那时候的丝绸很值钱。即使是陌生客人都要杀羊宰牛,马奶酒伺候着,当时我爷爷只拿了几斤鸡蛋就换了一匹草原烈马,想想当时的草原人多好客。

现在不行了,很多汉人因为觉得蒙族人很好骗,经常上牧区这边骗一些牛呀!羊呀!导致蒙族人都变的比较聪明。

吉日嘎啦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宴,其特色是手抓羊肉、奶茶和马奶酒,原来,我是一点不喝马奶酒,等到今晚喝了几杯,才知道浓郁的奶香味伴随着清醇如此的美妙,尽在舒服中。当然汉人是喝不了蒙族的量,他们喝酒都是拿着大碗喝,那个喝法别提多豪放。

喝过酒,吉日嘎啦要点燃篝火,让我们再喝一轮。

我们本来都醉的不行了,但他的热情都要拿出刀子逼着我们,“你们要是不给我面子,说明看不起我。来这里,我就是主人,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朴吉美一看这蒙族小伙子太热情都拿刀子逼着点燃篝火再喝一轮,只有不得已顺从了他。

此时沙尘暴已经过去,但风还是很大,吉日嘎啦点燃外面的篝火,蒙族人要喝醉了,走路都跟跳舞一样,又把风干全羊拿出架在篝火上,考全羊,洒配料跟洒土一样,太浪费了,他搞好以后,把我们一个一个的拉出去。盛情难却只好随着他出去考着全羊跳着舞,在篝火面前放肆人生。

吉日嘎啦的妹妹叫娜苏,她在市里上学,学的音乐,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便在家里放牧,她学的音乐也就浪费了,不过今晚她拿出了马头琴,穿着草原服饰,拿出个凳子,拉起了马头琴,她拉的是“鸿雁”其实鸿雁这首曲子,是来自蒙族的曲子,后来拍电视剧利用了这首曲子,并填写歌词,才传遍大江南北。

朴吉美没有喝多少酒,看见我们都非常的狂放,也不在压抑她是头儿的架子,拉着费云鹏的手一起跳起草原舞。

娜苏唱的蒙语,虽然听不懂,更多的是融入了这片草原之中,突然司马婉儿松开我,退出我们的舞圈儿,跳起来另一种舞,舞姿优雅,矫健的舞步在草地上恰如金戈铁马,身子如同水蛇一样的妖娆。

我们这些人都被她的舞姿深深的吸引着,又有娜苏马头琴的衬托,像是千古锋芒歌舞中,浓烟烈火掩碎梦。

人其实明明都很痛苦的活着,却还要给予自己快乐,所有一切都看成苦难,你会发现,原来快乐其实是一瞬间,其余的都是人世间的烦恼。

当全羊考好了,我们在地上铺一块草原毡子,又喝上一轮,这一轮,只有朴吉美没有敞开心扉,剩下的我们都狂放的敞开心扉,就连绅士的费云鹏喝多了,还埋怨萝卜当时在大学还打过自己,现在原谅了萝卜,萝卜拿着草原烈酒赔礼道歉,“费公子,当时哥们儿年轻不懂事,你不要计较太多。”

“原谅你了,来咱们同学再干一个。”

娜苏仿佛深入了她的音乐,又拉起了欢快节奏,音乐传遍辽阔的草原,司马婉儿妩媚的看着我,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够这么亲近,但又无法拒绝,只有让她随便的放肆。

直到午夜大家喝的差不多,有的哥们儿都睡在草地上,司马婉儿已经睡着,我让娜苏抱她到草原包里。

虽然外面很冷,但是牧民的草原包不像旅游点的草原包用一些装饰品所做,这可是纯草原毡子所做。

昨晚喝的有大了,直到九点多才醒来,看着娜苏正在点燃炉子。

吃过早茶,朴吉美让我们到她住的草原包开会,这次的会议已经确定陈老怪他们去了塔姆兰无人区,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不恐惧那个地方,更多是对那个地方神秘的痴迷。她要明天出发,进入塔姆兰无人区。

塔姆兰无人区离这里有一百多公里,吉日嘎啦已经答应带着我们到那地方,但,只负责到地方,不负责进入塔姆兰草海,他劝说我们,那个地方不能够去,里面危险重重。可惜没有任何作用。朴吉美只是说,没有事情,我们只是去勘探,很快出来。看来蒙族人比司马婉儿还好骗。

为了准备明天出行,必须要带上一些充足的食物,我们这些外来人对蒙族的食物吃一次可以,但是吃两次三次实在咽不下去,于是吉日嘎啦让他的妹妹去市里买一些风干食品和汉人食品。

市里很远,离这里估计有一百多里地,不过娜苏会骑摩托车,于是她去了市里给我们买食物。

直到晚上还没有回来,大家就担心起来,朴吉美不断埋怨吉日嘎啦办事不利索,没有办法他自己骑着马去找妹妹,到了午夜才回来,娜苏在吉日嘎啦的马背上昏迷着。

我们问他在哪里找到的,吉日嘎啦说,在白塔子一带找到的,摩托车和食物都丢了,只剩下人,肯定是白塔子厉鬼来索命了。

朴吉美才不相信他的鬼话,让他抓紧找一些我们能够吃习惯的食物。要不说草原人心实,看见自己的妹妹中邪了,便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必须要等妹妹醒来,等到娜苏醒来时候,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白塔子厉鬼。白塔子厉鬼。”好像吓的不轻,正好我们这里有治疗精神失常的镇定药,给她吃上几颗,她慢慢的缓解过来,可还有些精神迷茫。

“休息几天就好了,可能是受到极度惊吓导致的。”

吉日嘎啦却说:“这是厉鬼来索命,白塔子的传言是真的。你们必须要救我的妹妹,我才跟着你们当向导。”

“我靠,这蒙族人怎么这么心实,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怎么办?”

朴吉美心里着急,如果没有他这个向导,根本找不到塔姆兰草原,另外,也不能够使用强硬的手段,于是让我们去白塔子去看看什么情况。

最后商量着让我和费云鹏萝卜三个人一起去探探究竟,没有准是陈老怪他们捣的鬼,费云鹏认为不见得,因为他也听说过白塔子的一些传闻。

白塔子原来是一个寺庙,传言一位蒙族漂亮的女人经常去寺庙里上香,蒙族人心实抱住一个菩萨就不放手,寺庙的主持对这个蒙族美女产生了歹意,便骗她晚上来寺庙求签,没有想到居然被这寺庙主持非礼,受到侮辱的蒙族女人在寺庙的菩萨石像面前上吊自杀,随后寺庙里就闹鬼,没有几天,主持突然看见菩萨像变成蒙族美女的尸体,被吓死。

随后接二连三寺庙里经常听见女鬼哭声,搞的喇嘛们都睡不着觉,怕的要死。于是白塔子寺庙就荒废了,后来,许多人看见白塔子这块地方没有用,就把这里当做了坟场,时间久了这里成了一处荒冢。

没人翻修,寺院破旧,五个白塔在那里诡异的矗立着,而白塔子是去市里必经的路,离公路也就是三四十米远,处于一个山丘之上。听牧民说,白塔子这段山丘路也很诡异,如果在晚上十一二点骑着车,或者开车,就会感到上坡的路非常的好走,而下坡的路非常难走,还有的货车司机开车路过这个地方,看见当中那个白塔里面露出许多人脑袋。白塔没有多高,五层左右,石板窗户根本露不出人脑袋。

前年,不懂事的小孩子白天去那个地方玩,进入了寺庙,发现寺庙里没有菩萨像,只有一具上吊的女尸,吓的小孩子都脱魂了。

这么多年那具女尸还在,不可思议,要说是鬼,我不相信,绝对有一些超自然现象在那块地方。

“可能是女鬼的怨念。”

“别扯淡了,我和六爷什么没有见过,那就是磁场反应。”

“也不见得,去了就知道。鬼这个东西不可怕,别是陈老怪那群人捣的鬼。”

“不可能,他们现在已经进入塔姆兰草原了。”

“传言始终是传言,咱们就会会这个女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