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守宗朱砂坠

我心里暗自好笑,笑大海这恶作剧还真够糊弄人的,大海紧皱眉头盯着慧芳的父亲,让慧芳的父亲再砸一次盆,当慧芳的父亲又砸了一次送行盆的时候。我完全陷入一种迷惑之中,如果三次盆都是慧芳的父亲用不到力度的话,可是这次我看得清清楚楚,一个送行盆狠狠地砸到石头上,却没有一点反应,送行盆可是磁做成的,很容易碎的。这使得所有人都陷入一种恐惧之中,尤其农村人都迷信,他们感觉可能是慧芳不想走。

大海让后面抬棺材的人重新的再起棺,这次连抬起来,都抬不动,大海的脑袋上开始出冷汗,他从脖子上把一枚红色的玉坠摘掉,让慧芳的父亲走开,自己把那枚红色的玉坠放到送行盆里,大喊着:“慧芳,别恋家了,该走了,好生在那头生活。”使劲地把送行盆砸在石头上,这回送行盆稀碎,后面抬棺材的小伙子,一使劲就把棺材抬起来,大海捡起红色玉坠挂在脖子上。

出殡的队伍,缓缓向山上走去,我问大海那颗红色玉坠是干什么的?大海拿出来显摆显摆,还没有等着大海炫耀一下自己的光辉业绩,萝卜凑上前来对着我开吹,“六爷,这您就不懂了吧!这是朱砂坠,用来辟邪用的,一般古人都用朱砂辟邪,而且还能除病消灾呢!瞧瞧,大师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儿。我爸爸还给哥们儿留下一枚,其实啊!朱砂坠是考古人经常带的,经常进入一些阴地里,肯定遇见一些怪事儿,朱砂坠就像西方的十字架。另外经常在阴地里身上肯定有一些病症,朱砂坠也可以预防一些病症。从唐朝一些盗墓的就带这些玩意儿。这也是一位盗墓的身份象征,这朱砂坠叫守宗朱砂坠。一般守宗朱砂坠都是古代官方考古的专门带的玩意。”

“你可别胡说了,一个破坠儿还说的那么邪乎,真当哥们儿什么不懂呢!”

“哎,六爷,这可不是哥们儿呲儿你,这可是官方考究的,不信,大师的坠上两旁一定有龙凤,中间是一个阴阳八卦。”

大海微微一笑,坦然的看一下我,“小六,这一点也不假。这位哥们儿这一点就能够和哥们儿盘上道儿来。”

“对不对,六爷,咱不是凭空捏造,哥们儿也是有历史根据说的,那龙凤的标识,其实是皇室象征,等到中间的阴阳八卦,其实就是道宗,传说古代天下大乱,皇室没有钱打仗,就想着挖墓,一些道人懂得阴阳五行术,为了天下,就一同去了。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因为修建古墓的人,都是一些懂道法的人,所以才跟随一个道宗的人一起挖墓。”

“不是你从哪里听这么多道道儿。”

萝卜噗呲一笑,“我说六爷,这您就孤陋寡闻了吧!哥们儿父亲可是考古单位上班的,那可是教授级别的。有其父必有其子。朱砂痣知道吗?古代的女孩都非常传统,男人必须选择童女,为了防止一些女孩破了,从小就给打上一颗朱砂痣,一旦提前**起来,都嫁不出去。哎哟,哥们儿一提这些,我这小心灵儿就,扑通,扑通地。可臊死那个人。”

我哭笑不得看着萝卜,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懂这么多道道儿,萝卜只所以叫我六爷,是因为我在家谱上我排行老六,从小一些朋友和亲戚都叫我小名,六子。

“这位朋友说的对,这块坠六子的爷爷留给哥们儿的,谁叫我是他徒弟呢!”

“我爷爷怎么没有给哥们儿留上一个呢?”

“你都有罗盘了,还要什么坠啊!”

大海拿出罗盘,他把后面的盖打开,我彻底震惊了,古代人真是很厉害,小小的东西做得如此的细腻,罗盘后盖是可以打开,里面也有一龙一凤,中间是阴阳八卦,而且旁边是一些道法梵文,像是一些咒语。

这一路上他们两个天南地北地吹嘘着一些我看似是笑话的事情,不知不觉到了坟坑前,大海看着吉时已到,放棺材。萝卜那酸样儿,又哭上几鼻子,让我想到死的是他女儿一样。众人该烧纸烧纸,该哭泣哭泣,那种哀痛感觉孜然而生,感到世事无常,好好一个小女孩,就这样离开生命的怀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