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草原上一处禁地

开车到了龙凤茶馆,上了楼,看见我们来了,朴吉美站起身就要走,我赶紧拦住,必须要介绍一下司马婉儿,“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宋朝女史司马元及。希望大家多多照顾。”

朴吉美看了一眼司马婉儿,“这不是去度假。这是去考古。怎么还带上一个演员。”

“不是,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她真的是司马元及。我必须带上她。”

费云鹏看着司马婉儿,感到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从进屋就闻到她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而这香味是一种花朵所造出来的香料。只要用这种香料泡个澡,这股香气永远在人的身体内,它不但是香料,更是一种旷世的药材,可去除百病。而这种花在清朝时就已经灭绝。

费云鹏连忙说:“朴小姐,不要担心。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

司马婉儿看着朴吉美说:“感谢你给我一瓶好酒。谢谢。听说方启文在你的门下就职,来到此地,我也没有认识的人,只有方启文对我甚好,如见不到他就仿佛没有依靠。还请小姐多多包涵。”

费云鹏听着有点不舒服,对我说:“我怎么听着你们两个这么暧昧,你和李慕妍还继续着?”

我连忙解释道:“我和慕妍那是真爱。”

“难道你和她是假爱,你也够花心的。”

“我和方启文只是知己。”

“好了,我没有时间听你们在这里谈感情。不过你的舞跳的不错。你可跟着,但是出了危险我们不管。走吧!”

“我们去哪?”

朴吉美派出很多手下寻找陈老怪的下落,终于知道他去了西旗。她想跟踪着陈老怪他们,只要跟着他们肯定能够找到耶律洪飞的墓,如果能够合作最好,如果合作不了,就干掉他们。

我听着朴吉美的计划,感到比进墓里面都毛骨悚然,看来要小心这个娘们儿,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眼子儿,太不简单,萝卜在我耳朵旁边小声嘀咕,“这个娘们儿不简单,我们最好留个心眼儿。”

朴吉美已经派手下在西旗一带安札了一个临时基地,为了不被人怀疑,基地在牧民的牧场里。现在她的几个手下估计在和牧民围着篝火跳舞。

我们没有即刻出发,而是先到了朴吉美在市里的办事处,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当我和萝卜看见h国人盗墓的装备都傻眼了,他们往车上装的都是一些高科技的东西,无人机、卫星导航、电子设备、数据电脑等,有的我们都没有见过。他们开的车,我和萝卜在市里还真没有见过几回,像队伍指挥车。

看着我们开的这辆车,实在太丢人,于是请示了朴吉美,希望能够给我们三个配备一部好一点车,毕竟去西旗那个地方道路坎坷,需要一辆越野,她爽快的答应,但必须交付点租金。要不说h国人大钱算计不了,小钱斤斤计较,没有办法,我和萝卜又返回她一些钱,才得到一辆m国产的越野车。

在临走的时候,朴吉美又和我们开了一个会,当她说到陈老怪他们有可能去的地方是,“塔姆兰无人区”,我和萝卜差点就坐在地上,后悔为什么不问一下再签合同。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去那个地方?”

“怎么,后悔了?”

“那地方很神秘,最好不要去。另外……”

“咱们可是签了合同。”

“我知道,那个地方很多人去过都死掉了。而且耶律洪飞的墓怎么会在哪里呢!”

“我说的是有可能,没有说真正要去。现在玉佩在他的手上,他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

我和萝卜感觉上当了一样,只有司马婉儿淡淡的说:“这个地方,我好像去过。很难想起。”

塔姆兰无人区是草原上一处禁地,方圆几百里都没有人居住,长年的雨水积累下来一些沼泽地,很容易被陷进去,因为没有牧民割草,所以这片草原上的草高到一两米,在里面很容易迷路。

这块地方又非常的诡异,有人进去没有人回来,曾经直升机到过那个地方,突然的消失,找不到任何原因,传说里面有一些奇怪的动物,还传说里面是天魔的居所,牧民说它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黑洞。

它就像百慕大三角一样,只不过百慕大三角在海上,而它则是草海里的百慕大三角。

高额的酬劳原来是让我们有去无回,看来这个娘们儿已经坏到根儿了,朴吉美笑着说:“如果真去送死,我还跟着你们干什么?不要想太多。或许陈老怪他们不去塔姆兰。即使他进去了,那么凭借着陈老怪的盗墓资历,他也会出来的。他不傻子。”

我看了一眼费云鹏,他笑着对我说:“塔姆兰无人区只是传说而已,没有那么吓人。”

“能不吓人吗,那是被列为死亡之地的地域,你们居然……”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启程吧!”

萝卜突然感觉不对劲,“你们真的找宝藏吗,你们这么有钱,还用去找宝藏?况且,去一个死亡之地。拿着生死去赌金钱,我不信。”

“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启程了,我是你们的头儿。”

“不行,我必须问个明白?”

还没有等着萝卜再继续问下去,费云鹏一脚踢在萝卜的软肋上,直接把他踢到一旁,他拿起一块白布擦擦鞋,“给了你们钱,就不要问那么多,知道吗,老同学。”

我刚要上去为萝卜打抱不平,司马婉儿跳出两米多高,一脚就踢在费云鹏的头上,可能费云鹏练过功夫,能够扛住她这一凌空脚,费云鹏退后了十多步,脑袋差点撞墙上,他晃晃头,急速清醒起来。

“不要欺负我的朋友。”

原来司马婉儿会武功,我和萝卜都惊讶的看着她,她踢完费云鹏,“小文,我是不是太凶了。”

“你怎么?”

“别忘记了,我过去可是耶律洪飞的女人,而且我还是当时的一个杀手。”

还没有等着我们反映过来,朴吉美给手下使个眼神,他手下拿出了枪,全部是轻机枪,对着我们三个,我们一看傻眼了,看来这次撞上瘟神了。

“现在可以走了吗?”

“可以走了,朴小姐。”

萝卜揉着软肋说:“你们这是犯法,你们这是非法私藏枪支。”

“你们盗墓不犯法吗?大家都一样。”

在枪杆子下内讧终于平息,h国人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只是要耶律洪飞的宝藏,以前是那么认为,现在感到不是那么单纯。

另外,他们连个实话都不说,肯定另有隐情,不管那么多,跟着他们,看看能够有什么猫腻。司马婉儿问那些人手里拿的是什么?我说,那是一种暗器,现代人称之为枪。

这场明明是寻宝,现在看起来像是一场夺宝旅程,萝卜开着车,我打开音乐,头靠着座椅,思绪万千,看着窗外一瞬间的路过,犹如心海里一丝沉沦,后面司马婉儿品味着音乐,仿佛万事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离开喧嚣的城市,车队浩浩荡荡的向西旗开去,它是一个旗县,在以前很多蛇头在那里走过,从那里可以直接到草原,一般h国蛇头经常从这里送人,为了是躲避朝国边防线的严格,虽然不是捷径但是很安全。

边防线的附近有许多珍贵的动物,像羚羊和鹿经常被列为枪口下的目标,以前很多人在那里打猎,现在估计没有,因为把西旗那块边界草原列为重点保护区域。

临近四点多车队开进西旗的县城里,本以为朴吉美让我们在县上的宾馆休息一下,没有想到她让我们直接去基地休息,又开始劳顿的行驶,天慢慢的要黑了,因为是去牧场,路更难走,一路上颠簸着。

路上可以看到辽阔草原上的风车,它们慢慢的转动仿佛在向我们车队招手,欢迎盗墓贼来到。萝卜问,风车转的那么慢,怎么能够产生电。我不屑的说:“我告诉你,风车转动一圈,至少够一个村用的了。”

萝卜不信,我继续说:“我告诉你,它转一圈就要五六万块钱。没有看报纸吗,山东那头发电,都快从内草原引流了。”我突然想到那个时间静止的年轮,可能是风力发电的原理。

“好美啊!虽然快黄昏,但夕阳下的草原,犹如人间的天堂。”司马婉儿惊叹不已的说。

我却没有那么悠闲,而是感到走近一步,危险就多一步,时刻都要小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突然问司马婉儿,“你去过塔姆兰是吗?”

“没有什么印象。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不起来一些事情。”

萝卜开玩笑的说:“婉儿,你隐藏的够深,居然会武功。要文有文,要武有武,真不愧是女中豪杰。”

“过奖了。”

一路上说着话,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到了目的地,我以为基地是一排排平房和小楼,没有想到是草原包,真像是来度假的。这个牧场是租的,还让一家牧民负责后勤工作。

当下车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我们都来到死亡的边界线上,未知世界的恐惧像黑云一样笼罩在所有人头上。

萝卜下了车看着满天的星斗,暗蓝的天空,辽阔的草原,大喊道:“去塔姆兰。”

“你老同学疯了吧!”

“他是恐惧的,呐喊出来就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