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藏宝图

他还是那么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现在的他带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洋西服,看起来像一位绅士的少爷,他曾经是我大学同学,叫费云鹏。还和李慕妍有过一段爱恋,后来因为去m国上学,而抛弃了李慕妍,才让萝卜这个家伙有机会可乘,到了我的怀抱。现在他回来难道是为了旧情复燃,还是其他的原因?

“怎么?不认识老同学了吗?”

我没有感到看见老同学那般的喜悦,特别的烦感他,上学的时候我们就势不两立,一个是学霸,一个是学渣,虽然对立,但都给彼此一些余地,经常见面也没有说上几句话。现在他出现更让我产生烦感,其烦感的原因是因为他现在还是比我混的好。

“这么多年没有见,突然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回来了吗?”

朴吉美让我们坐下来聊,这个场合下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即使要谈买卖,我也不会和我讨厌的人在一起谈,如果我没有猜错他肯定是回来和李慕妍重归于好,要是那样,我的竞争能力远远都输给他。

我想离开,被萝卜拉住,仿佛在告诉我们的买卖还是要谈下去,跟谁过不去,也不能够和现实的生活过不去,听听再说。

无奈的坐了下来,朴吉美看着僵硬的局面,直入话题,“费云鹏先生,现在是我们朴氏集团的合作伙伴,你不要顾忌。我们的买卖还是要谈的。听说你们去盗墓,而且在墓中得到一块玉佩。我想花大价钱把它买下来。”

萝卜殷勤的说:“哎哟,我的朴吉美小姐,你这样说不就外道儿了。就冲着你和我同学费爷的面儿上,这些都好说,可您不知道吧!玉佩根本没有在我的手上。正好有一个活生生的尸体您要嘛?可是北宋大女史司马婉儿。”

“我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

费云鹏绅士的喝了一口茶水,“小川,不瞒你说,上次救你们的人是我。我们已经到墓里。可惜晚了一步,而且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导致我们从地下泉眼又逃出去。”

“你们也去了女史墓?”

“不错。”

“你怎么开始考古了?”

“我在m国专修的是有机建筑学和超自然现象学。认识了朴小姐,于是跟着她来到这里找一样东西。”

他说的那么的冠冕堂皇,盗墓就是盗墓,还找一样东西,你以为盗墓是找一样东西那么简单,我越听越来气,这个家伙套路太多。虽然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不能够念及恩情就对他产生好感。

“你在墓里遇到了什么?”

“你们盗墓是走土形,而我们则走的水形,在死人沟的后山,有一个洞,洞里面是水,我利用我所学的知识辨别出来,这就是墓道水形的入口,又利用专业的考古技术进去。可惜遇到了水尸,几个同事死在里面,我奋力来到主墓室,发现你们在和一群纸尸决斗。帮了你们一下,我仔细一看,你们根本出不来,于是我还从水形出口出去。”

萝卜好奇的问:“那水底下是什么?”

“水底下的空间极大,是一个大型的地下瀑布,还有一个青铜水车,水里面有一些水尸。也就是在水里的丧尸。”

“你们原来是专业的盗墓贼。”

“你这样说,不合适了吧!”

“那你为什么没有进主墓室。”

“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恐惧的事情,另外我同事都死在水下。不得已,我只好救生。”

朴吉美看着我和萝卜说:“我们原来找过陈老怪帮助,可惜他不识人。于是我派人秘密的跟踪你们。”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你们能够活着出来,说明你们已经拿到玉佩。不要绕弯子,多少钱,我都肯出。”

“你们要那块玉佩有什么用?”

朴吉美看一眼费云鹏,费云鹏点点头,她继续说:“我们要玉佩的目的,是要找到耶律洪飞的墓地。所以必须得到它。”

萝卜小眼珠一转,“哎哟,我的朴吉美小姐,玉佩确实不在我们这里,在陈老怪的手里,当时我们打开棺椁,墓穴就冒水,我们急着逃命,上来时候,为报酬陈老怪,于是把玉佩给了他。我们只留着一个女史在身边。”

“你编故事吗?”

原来那块玉佩很重要,不如找一下陈老怪,我给陈老怪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把他找来。打了很多遍电话,关机,看来陈老怪已经不在这里,“陈老怪消失了,你们自己找那块玉佩吧!我们还有事情,先走了。”

刚要走,被费云鹏拦下来,“小文,你们能够从女史墓的土形出来,说明你们的盗墓本事很大。不如和朴吉美小姐一起寻找耶律洪飞的宝藏,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不会跟外国人做买卖。”

呵呵一笑,“我回来也打听你的消息了,现在的你也不怎么样,咱们同学里你混的比较惨。另外,你忍心让李慕妍过那种生活吗?”

“少给我灌心灵鸡汤。”

“这不是心灵鸡汤,这是现实,你现在就是一个盗墓的。而我们只是资源开发。我们不会被抓到。而你……你是聪明人,你自己想想吧!”

“你这是威胁。”

“跟什么过不去,也别跟现在过不去。”

朴吉美慢慢的站起说:“听说你对超自然现象很了解,我们这里正好需要一些助手,来完成此行的目的。”

“你们大老远的来,就是为了得到宝藏吗?”

费云鹏整理一下领结,“我不是,我只是为探索墓里神秘的世界。”

“你连一个时间静止的古代机器都探索不出来,还装什么孙子。”

此时的火药味马上要点燃,萝卜赶紧圆场,“大家都是同学,不要计较那些。朴小姐,我们要是去您那里工作,待遇是多少?”

“现在就给你们三百万。进入墓里成功破机关拿到宝藏,给你们宝藏的四分之一。怎么样?”

萝卜眼前冒金花,费云鹏拿出两张支票在上面写了两个三百万,他又提醒一下,“如果违约,后果你们知道怎么样?”

朴吉美让随从拿出两份合同扔到桌子上,“签字就能拿钱。”

我看了合同以后,这是一次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活计,在过程中如果死掉,根本没有必要负责。

在金钱的面前人难免有些动摇,萝卜二话不说就把合同签了,他笑呵呵的看着我,朴吉美看出我的困惑,“放心,这不是买乾坤玉佩的钱。这是付给你的定金。如果玉佩在陈老怪手里,我会派人去打听他的消息,也许可以一起共事。怎么样?方启文。”

“我在签字之前,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

“乾坤玉佩有什么价值?”

“乾坤玉佩是一张藏宝图。”

“没有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

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来到朴吉美耳边嘟囔着,随后又站在旁边,朴吉美笑着说:“如果签了合同,咱们明天出发。”

“去哪?”

“去耶律洪飞的墓。”

“你已经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知道陈老怪他们知道。”

难道我们被陈老怪给耍了吗?居然把乾坤玉佩无缘无故给了他,看来这个陈老怪城府太深,估计他早知道乾坤玉佩是一张藏宝图。

我在合同上签字,签完字,费云鹏拿起茶水说:“你们现在已经h国朴氏集团的合伙人,为能够得到宝藏,咱们干一杯。”

虽然很不情愿和费云鹏一起共事,但现在也只能够这样,谁知道他这个学习西洋有机建筑学和超自然现象学的留学生能力怎么样,毕竟在庞大的资金诱惑下,即使再讨厌的人也要学会隐藏不满。

一起干杯后,朴吉美让我们准备一下,我和萝卜拿上支票,去银行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支票,又把支票换成两张卡,我们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此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帮助别人盗墓也能够赚钱,看来真是一件不错的差事。

回去后,司马婉儿在屋子里,写写画画,我心里想不如把她也带上见见世面,或许找到她丈夫的墓,好让她祭奠一下她失去的历史,于是骗她说,给她找了一份工作先干着,明天去看看。古人的单纯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她满口答应了。我又骗李慕妍说自己找到一份工作,要出差几天,李慕妍虽然半信半疑,但也无济于事。我给李慕妍留下一部分钱,其实我也考虑到,一个女史墓都那么凶险,何况耶律洪飞的墓,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

但是我和萝卜还是要去探险,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找到自我,我可能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如果没有另一个世界,那么真的很迷惘,就像司马婉儿一样活在现代更加的迷惘与无助。

我拿起勾魂伞看了一下,突然有了追求,就是破解这些墓的机关,还有墓里面的神秘现象。

司马婉儿不问你干什么,也不问干的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只要骗她,她就跟随着你。我突然想到如果耶律洪飞也活着,那么是不是一场百年之恋。

早晨起来,费云鹏就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去龙凤茶馆会和,我带上我们的家伙儿,准备新的路途。在车上她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天空,深陷其中。

此次探险不但能够让她在墓里祭奠一下耶律洪飞,更是因为她根本不适应的现代生活。而我和萝卜不止是为了高额的金钱,更是要找到属于我们的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