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不会离开你

跳完舞司马婉儿很魅惑拿起一杯酒喝了下去,她的姿势特别的古雅,舞厅里许多男人对她献媚不已,可惜司马婉儿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我,李慕妍看到此情此景,虽然没有醋意,但也感觉莫名的不自在。

她又喝了一杯酒,“人生,只要醉一回儿,就永远醒不来。”

“是啊!现在的我们都变了。变的让自己都认识不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副嘴脸。”

李慕妍永远保持那种乐观的心态,萝卜说那是女性独到的滋味,她也喝了一杯开玩笑的说:“婉儿,小文可是我男朋友。借给你一次跳舞,但不会借你一次相爱。”

“能够和你们在一起,我已经知足,不要多想。”

“萝卜,你女朋友很怪啊!”

萝卜看要露馅,想圆个场,没有想到司马婉儿抢先一步,“你不要担心,我也没有喝醉。情的衣裳披久了,没有爱的包裹是会喜新厌旧的。不过你们放心。你的永远是你的。”

“这我就放心了。”

一个服务生给我们桌子上放了一瓶红酒,红酒的盖子打开着,服务生刚要走,我叫住他,“哥们儿,你上错了吧!这不是我们的。”

“噢,哥,没有上错,是那一桌客人点给你们的。”

我们都向服务生指的方向看去,看见在不远的地方,有一桌人,几个男的,还有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那些男的穿着黑色西服,那女的穿着黑皮裤,上衣一个黑色夹克,一直盯着我们这桌。

看到我们看在她,她拿起一杯酒对着我们示意,这是我请的。可是总感觉不是很自在,这伙人是什么来头。她在舞厅强大的音乐下对着我们大喊道:“刚才那位小姐跳的不错。”她口音不像是普通话,感觉好绕嘴。

李慕妍看了看司马婉儿说:“看来她很喜欢你跳的舞,这是给你的。”

我和萝卜马上感觉有些不对劲,司马婉儿拿起红酒倒入杯中,也拿起酒杯对着那边的那个女的,示意干杯。

我给萝卜使个眼神,让他去那边探探底,毕竟在舞厅里人多眼杂,而且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萝卜走了过去,坐在这个女的面前,“姑娘,这么大方。”

“出来玩,当然大方。”

“你是干什么的?”

呵呵一笑,“我是干什么的?管你什么鸟事。”

“那为什么要给那位小姐酒喝,图个什么目的?”

“我给那位小姐酒喝,是欣赏她。而你就是一个败类。”

“怎么说话呢!”

“坏了我的好事,我还要怎么说话。叫那个小子过来,我有话说。”

萝卜刚要动手,看见身边几个男的站起,恶狠狠的看着他,蔫蔫的回到我们这里,“那群人找你,好像不是善茬。”

司马婉儿站起想去跟他们谈谈,“你不要过去。”毕竟她现在是我的重点保护对象,明天的买卖还要做。

我来到那个女的桌旁,坐下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喝了下去,“找我什么事情?”

“听说你们进了女史古墓,而且拿到了乾坤玉佩。”

她怎么知道我们进了墓里,“什么乾坤玉佩,我不知道。”

“别装傻,多少钱出个价。”

“你怎么知道我们盗墓去了?难道你是那个救我们的人?”

“你看我像救你们的人吗?不要跟我啰嗦那么多。你开个价。”

我心想,难道是给陈老怪的那块玉佩,“我这里没有玉佩,只有一个来自宋朝的女史。你要嘛?”

“你装傻是吗?”

“我没有。”

我指着司马婉儿说:“瞧,那就是女史。值多少钱?”

“你如果再开玩笑,我就对你不客气。”

“那你想怎么样?”

她拿出一把军刺顺速放到我脖子上,“老实点,你们这群败类。”

司马婉儿看见情况不妙,站起身来到女的面前,“小姐,不要动怒,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谈。江湖那么大,总需要朋友,对吗?”

那个女的看着司马婉儿把刀慢慢的放下。

“找个演员嘛。”

舞厅所有人都看着我们,这个女的对着那些随从说:“咱们走。”

被这个神秘女的一搞,我们也没有心情再玩下去,回去之后,总是感觉那个神秘的女人是在墓中救我们的人,可仔细一想,也不一定。可能是陈老怪那头出了差错,把消息放了出去。

早晨起来,我让司马元及换上她古代的衣服,她很不解的问我到哪里去。而我骗她,去见一个大人物。她没有猜疑换上衣服下楼,随我们就去了彭先生的公司。

彭先生已经等候多时,看见我们进来问道,“女尸,怎么没有带来?”

“这不是带来了吗?”

我拉着司马元及在彭先生的跟前转上一圈,“怎么样?活生生的女史。”

彭先生很生气的说:“你们是骗子,骗我钱来了吗?如果是骗钱的话,赶紧滚出去。别以为找个演员穿个官服就想骗过我,你当我是傻子呢!”

他的几个保镖进来就要拉着我们出去,萝卜马上殷勤的说:“哟,彭先生,您看这官服是宋朝的,人绝对也是宋朝来的。真没有骗您。”

“穿越小说看多了,是吗。”

“不信您拿着放大镜看官服,绝对是正品。”

彭先生可能感觉这官服有些研究,于是拿着放大镜不停地看着宋朝官服,“确实是宋朝的,可是为什么这么……”

他又看了一下司马元及,“长的很古韵,不过我呀!对美女不感兴趣。”

“其实她也是极为古老的,可是千百年前的古人,您再看看。”

“你是不是当我傻啊!”

此时司马元及已经意识到她被出卖,可她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我们怎么处理她。

“这样吧!你这宋朝官服我要了。其余的带走。我说你们搞古董的能不能尊重一下古董,搞个官服还带个模特来。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我和萝卜一看官服留下,心里凉了半截,“那彭先生能出多少钱?”

“五万块钱。”

“这么少啊!”

“这已经很多了,你看这件官服,新的都看不出是古董来。”

“妥了。”

于是五万块钱把司马元及的官服卖给了彭先生,我们又带着司马元及回去,她没有任何的怨言,现在背叛已经被看破,她看着车窗外面闷闷不语,我笑着说:“婉儿,其实我们也是被钱逼的,要不然这样,我们给你三万好吗?”

她突然流下了眼泪,看着她流着眼泪,我和萝卜突然觉得自己太缺德了,于是不停的哄着她,没有过一会儿,她不哭了,“没有想到,你居然把我卖到青楼。你太狠心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们……”

“我不管,我不会离开你,一步都不会。”

萝卜吃惊的看着我和司马元及,“不是你们什么意思,你和她有一腿?”

“没有呀,古人死板。”

回到家里她躲在房间里又哭泣起来,回想起相处的一段时间,能够有她在,是生活里一段古雅而又浪漫的美景。

萝卜焦急起来,因为买卖没有做成,只拿到几万块钱,还不如找个班上上,差点把命还搭上。他埋怨我当时应该把那块玉佩留下,把这个古代人给陈老怪。

真是陈老怪所说的那样,即使是古代人来到现代,现代的人也认为是现代人,因为没有人相信古代人能够完好的活在当下。

而那个彭先生只所以不识货,是因为历史越久的东西越值钱,如果那个官服能够旧到一定程度,或者他会大价钱收下。可见现代人只知道时代旧物,不知道当下的美宝,还一味追求历史的存在感,真是可笑极致。

李慕妍回来看见司马婉儿哭的死去活来,问怎么回事,她一五一十的说,我们要把她给卖掉,当场给了萝卜一个耳光,萝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她大骂一顿,“你说你,怎么可以卖女朋友呢!你就是畜生。”

萝卜无辜的看着我,我让萝卜忍着,在李慕妍的劝说下,司马元及才缓解过来,宋朝女史没有宋朝的权利也就那么回事儿,环境所致。

突然电话铃声一响,是毛猴打来的,说是在他茶馆里有一个女的找我们,谈个买卖,希望我们能够过去。

我和萝卜开车去了龙凤茶馆,毛猴热情迎接,告诉等我的人在楼上,我们上去后,走进一个雅间里,那女的站起身,对着我说:“你好,我叫朴吉美。是h国人。”

萝卜特别会卡油,看见又是一位财神爷,又是美女,殷勤的上前拿起她的手亲吻一下,“哎哟,朴姐,认识你真的很高兴思密达。”

朴吉美让我们坐下,“你们不认识我吗,昨晚上我可没有这么客气。”

原来她就是问我乾坤玉佩的人,今天装束完全像一个上流社会的小姐,不像个性感女郎。我马上站起身要走,从外面出现很多她的手下,从她手下身后闪出一个人,让我大吃一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