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塔姆兰

看来彭先生这个财神是傍定了,我和萝卜迫不及待的回去,想带着她一起庆祝一下,司马婉儿在用毛笔写着一些古诗,我向她点点头,她点点头说:“你们回来了?”

我是一惊,后是一喜,惊的是她居然在短短几天内能够学会现代文,喜的是这样就可以问到她丈夫耶律洪飞的宝藏在哪,再去盗墓也未尝不可,此生荣华富贵近在咫尺。过来看着她写的毛笔字,虽然写的很复古,但是还能够看出一二,她写的是一首古诗。

觉得古代人来到现代这文采充其量也就那样,可能是当身处一个时代里,所酿造的惊世骇俗,经过多年以后也就是人们口中笑谈而已,虽然文笔很好,但是看不出是绝世佳作。如果她在宋朝写就好了。

“繁华落下,一切都尽在云烟中。现在过时了,很多人都不会欣赏这些东西,就像很多人见到你,只知道怪,不知道你的价值一样。”

她微笑一下,“原来你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人,遇见风声穷四起,只叹世人惺忪时。其实古代和现代一样,我感觉没有区别。”

她的普通话怎么那么让人舒服,发音那么准确,惊叹古代在学习方面苛刻至极,但她的思考和逻辑都建立在时代差上,所以不可能会知道我们要把她给卖掉,心中还窃喜起来。

“是吗?其实现代更注重的是经济。就是钱。”

她呵呵一笑,可能她对金钱来说如粪土,可是哥们儿养一个活人要经济才能够维持下去,她从窗户向外看去,“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骐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杜甫的人生江湖。”

“李白”

萝卜被逗的也诗兴大发,“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去你大爷,我跟婉儿小姐谈论点正事,别给老子整一些逼事儿。”

她一直盯着李慕妍的吉他在看,萝卜套近乎的说:“这是西洋弹打乐器。怎么样,美女要不要试试。”

她拿起来吉他放到桌子上像弹古筝一样,先试试音,我和萝卜都快笑掉大牙,突然她弹了起来,而且非常有节奏感。

萝卜这个哥们儿虽然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还能够玩了一些乐器,他从桌子上拿起吉他,“这乐器乃是干将莫邪所造,长38寸,其弦乃天山寒铁所造,司马元及你愿意听我的天籁之音吗?”

还没有等着我踢他一脚,他弹奏了一曲“沧海一声笑”,司马元及还真不识货,居然听得如此入迷。萝卜弹唱完后,“怎么样,司马小姐。哥们儿,还可以吧!”

“妙极了。”

“司马婉儿,我想问问你关于耶律洪飞的事情可以吗?”

“你说耶律将军吗?”

“是的?历史上许多传言,说耶律洪飞自你消失,就开始侵略大宋,却有此事?而且还搞到很多金银财宝,葬在自己的墓中。”

司马婉儿诧异一会儿,站起身来又看着窗外,淡淡的说:“我有一点模糊。”

“历史传言,你被大宋杀手杀死了。”

萝卜拿起茶几上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说:“司马妹子,我跟这样讲,历史传言说:宋朝奸臣当道,辽国乘机侵略大宋,大宋为和平共处,便把你许配给辽国第一猛将,来维持平和相处。可是不知道怎么着,你无缘无故的死去。导致耶律将军一气之下,纵横大宋。搞到不少的金银珠宝并埋葬在自己的墓中。”

“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难道还有别的事情。”

司马婉儿慢慢的坐下,看着我和萝卜,“不是那样的?”

我们促膝长谈才了解到原来历史只是一张虚假的照片,前段是真的,但后面根本不是那样的,司马元及本来是刺杀耶律洪飞,没有想到却爱上他,便和耶律洪飞成为真正的夫妻,辽国为了还能够利用耶律洪飞,便想法设法的干掉司马元及,继续侵略大宋,大宋朝廷迟迟没有得到司马元及把耶律洪飞杀掉的消息,便对司马元及也失去信心,就想除掉她。

大辽除掉司马元及是为了能够让耶律洪飞继续征战大宋,而大宋除掉她是怕泄露秘密,两对痴情男女就在厉害关系中夹杂着。

司马元及诚实坦言自己是杀他的,不是嫁给他。虽然这样耶律洪飞还继续保护着司马元及,希望能够长相厮守,但这种天真的想法总会被现实戳穿。辽国私下派许多杀手来干掉司马元及,但并没有成功,大宋也派杀手把她除掉。

辽国朝廷实在沉不住气,便让耶律洪飞出兵中原,也不管联姻和平交际,而且让耶律洪飞杀掉司马元及。国命难为,他想到一个办法,找到当时大环寺的主持:藏隐喇嘛,让他给司马元及修建一个特殊的墓,藏隐喇嘛便修建了女史墓。

传出司马元及死掉的消息,大辽借着这个事态,说是宋朝派来人杀害女史,激怒了耶律洪飞将军。而他心里明白其实是朝廷让自己出战找的借口,于是他便随了朝廷命令,征战中原。

其余的事情司马婉儿不记得,因为被时间静止在里面,只记得藏隐喇嘛把她带到墓里,至于宝藏的事情一概不知。

她也想找到原因,其实她还思念他的相好的,可惜,估计现在他相好的已经成了干尸。如果女史墓是藏隐喇嘛建造,为什么还用中原之术。

难道当时文化交流已经逐步迈入混合化,不但有道法机关,还有一些蛊法,这个藏隐喇嘛不简单……

“耶律将军,让我在塔姆兰找他。可现在无法找回过去。”

“不,是无法找回历史。塔姆兰是什么地方?”

“辽国的一座山。”

“古代人还挺浪漫,找个山坡去相聚。”

看来司马元及也不知道耶律洪飞的墓,如果这样,留着她也没有什么用,不如卖掉,看看从别处找找耶律洪飞墓的信息。我和萝卜对视一眼,估计他早就想把这个娘们儿卖掉,已经迫不及待的样子。

明天就要把她送到彭先生那里验货,既然这样不如一起玩个痛快,让她看看奢华城市是多么的人心叵测,让知道时代的繁华下我们是多少的卑鄙,让她体会一下现代城市的醉生梦死。

萝卜突然问司马元及那个墓的年轮怎么能够让时间静止,司马婉儿只是说当时许多道家的人都研究易经,道家也是当时科学进步的推动。

又问可以穿越吗?司马婉儿噗呲一笑,“我不是穿越来的嘛?”

“可你那是静止的。”

“不知道,当时的科技水平也只有那样。”

我和萝卜惭愧的对视一下,原来我们的文明发展超过古代,但是现代科学远远落后于古代,如果不是盗墓贼,应该再去那个墓仔细研究一下时间静止的年轮。“不见得”即使有这样的科学发现,也会被一些占地的推土铲和铲车给平掉,也会被一些为了眼前利益的人卖成青铜古董。

感到自己非常的惭愧,也许是时代所向,不管怎么样,还是带着司马元及去唱唱歌,蹦蹦迪,跳跳舞什么的,去大饭店吃一顿上等的海鲜,当做诀别。

李慕妍下班回来了,看着我们兴高采烈问怎么回事?我心想,当然买卖谈成了,但是没有这么说。只是今晚属于司马婉儿小姐,骗李慕妍说给她过生日。她还真信了,拿起电话就订了一个生日蛋糕,看来她们两个情投意合。

司马婉儿疑惑的看着说:“按照时间,我不是今天的生日。”

“你都忘记你生日了,是你的生日,重生之日。”

她没有再辩论,李慕妍并没有怀疑,她认可这个姐姐,于是晚上找了一家酒店,我们三个一起祝贺司马婉儿的重生之日。为她在饭店里过一个现代的生日聚会。而且还给她开了一瓶很贵的红酒,让她放肆一下自己,并说现代人都很开放,不要太古板。

她抛开古代世俗,很狂放喝了几杯红酒下肚,穿着现代衣服,又有古人的韵味,当场就把豪放的情绪抒发出去,“一世繁华宿命中,金戈铁马败人生,叹至情人千尊斗,狂醉今世浮来生。”

看着大家都很开心,又带着司马婉儿去舞厅里,十一点之前一般都是跳交谊舞,午夜才蹦迪,我和萝卜并没有醉,因为明天的正事,李慕妍也没有喝多少,只有司马婉儿喝的最多。她要求和我跳一曲交谊舞,李慕妍不在乎的允许了。

我拉着她来舞池跳起了现代的交谊舞,近距离的接触,又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她宿醉的美太过的魅人,我不敢触碰她的眼神,跳着跳着,她突然说:“官人,我今生已去,来生缘分在此,能够认识官人,小女愿意成为官人之妾,求得安身之所。”

“别,别……婉儿,咱们这里娶妾是违法的。”

“那小女子也要石心跟着你,愿意一生所向。”

古代人是不是缺心眼,非得找一个注定一生的人,突然她推开我,在现代的旋律下跳起一支古代舞蹈,非常的豪放,而且那舞步震撼到所有酒吧的人,收场迎来热烈的掌声。

来到坐位上,萝卜问她那支舞是什么舞,她说是:“狂情之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