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拍戏?

车穿梭在城市的板油路上,霓虹灯闪耀着城市的繁华,灯红酒绿和一股浮夸气息融为一体,我却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司马婉儿尖叫时我差点就撞车,她在车上木木的看着外面的一切,萝卜迷糊着眼睛刚要睡着,听到尖叫,大喊:“哎哟,我的天呐。诈尸了。”

我估计萝卜还以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在做梦,司马婉儿感觉自己失态,忙说:“豪杰,在下失礼了。不知豪杰把吾带到何处?”

“我要先让你适应一下现代风格的都市感,好好的在我家里适应一下。”

她好像听不懂我的话,仗着哥们儿学了一些古语,“吾带你去寒舍,小居几日,待到小姐平息之时,再另打算,何否?”

“了得。”

“我靠,真逼绕嘴。”

“豪杰说甚?”

“想必小姐已劳顿不堪,待家中内人做一些美味佳肴填饱空腹之饥,再畅谈此行之事,可否?”

“了得,吾来陌生之地,又得豪杰相救,吾甚是感激,不知豪杰名起之秀在何地,藏起之魂在何处?”

萝卜看着我和司马婉儿聊着鸟语,不耐烦的说:“你们在干什么?我都听不懂。”

“她说,我有什么名气没有?有什么背景没有?我靠,我一个星斗市民,哪来的名气。谁像她一生下来就是官宦之家。”

“那你怎么说?她听不懂咱们说话吧?”

“应该听不懂,咱们的话都省略多少了,如果我生活在宋代,突然穿越这里我也不适应。怕的要死。现在的她其实就是一个婴儿,什么都不懂。”

“那六爷,你怎么说?”

“在下只是一介小儒,不足挂齿,在一文嗖之处谋职。”

“了得。”

“我靠,小姐,咱先适素雅之风,待到明了之天,再做定夺,可否?”

她长须一口,“罢了,尔以落入此处,安定己身,再做长远之计。”

萝卜:“六哥哎,她不会问玉佩的事情吧?”

“她没有问,你也别说,等待她适应一下,咱们就把它给卖了。一定值不少钱。再问问耶律洪飞的墓在哪里?咱们就成了坐拥上亿资产的大亨。想想我就开心死了。”

萝卜更是笑的脸都开花了,司马元及虽然美色可佳,但我和萝卜都没一点歹心,因为谁知道她是人,还是尸,在我们眼里其实她就是一具尸体。

她静静地看着车窗的外面,好像在思绪着什么,看着看着突然又晕了过去,要抓紧回去,毕竟几百年多年没有吃东西,要做点饭喂饱她才卖个好价钱。

到了一个十字街口的红灯,车停了下来,旁边一个哥们儿从车窗看见里面的司马婉儿,对着我微微一笑,“拍戏去来?你们太不容易,女演员都睡着了。”

“可不是吗,现在拍戏太累,连装都没脱掉。”

“你们演的是什么戏?等着上映我看看。”

“宋朝女史秘闻。”

萝卜在车上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感觉我们此次经历的事情好可笑,只有那个哥们儿没有笑,还用手机在查着。

车开到楼下,我让萝卜把司马婉儿抱到楼上去,萝卜很不情愿的背着她爬到了门口,轻轻的敲一门。

李慕妍打开门,“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打手机也不接。”

“出去办点事儿。”

萝卜二话不说背着司马婉儿进屋,放到沙发上,“哎,赶紧做点饭吧!嫂子。”

“她是谁啊?”

“这是萝卜外面胡搞来的对象?”

李慕妍皱皱眉头说:“怎么还穿的阴阳怪气儿的,到底是谁呀?”

“是拍戏,困了,睡一觉。”

李慕妍看着我们都非常的狼狈,担心的问,“你们是不是作货儿去了?”

“没有,你去做点饭?我们一会儿再说,行吗?”

李慕妍瞪我一眼,去厨房做饭,我和萝卜各自洗个澡,换上衣服,想起我的兵器还在车上,让萝卜下楼把勾魂伞和罗盘拿上来,萝卜不情愿拿上后,试着叫醒司马婉儿,她慢慢醒来,眼睛木木的,看见一个陌生的女孩,用宋朝礼数行了个礼,没有把李慕妍逗乐了,“你好,你们演员是不是都有职业病?”

司马婉儿疑惑地看着我,对着李慕妍说:“不知小姐话出何处?”

李慕妍噗呲笑出来,“小姐,用膳了。”

司徒婉儿这才笑一下,来到饭桌上。

“小文,咱们要是在一起,你不能务正业吗,找个公司先干着。”

“行,行,我尽早找到工作,行吗?这你放心吧?”

“其实也不是我催你,我只想看到你能够踏踏实实的。”

“行,行。”

萝卜吃完饭,要去睡觉,“我睡沙发。”

李慕妍疑惑着问:“为什么你和她不睡在一起?你们不是对象吗?”

我连忙解释说:“刚刚认识就在一起睡。怎么也培养一下感情。”

李慕妍带着司马婉儿宽衣解带沐浴待休息,她及其不适应现代人生活,淋浴都没有见过,还是李慕妍和她在一起洗浴,教她如何使用现代人的东西,从而李慕妍怀疑她是什么人?我又编造一个谎言,说她已经失忆,李慕妍给她换上现代人的衣服,半信半疑的说:“可她说的话,怎么都是文言文?”

“她失忆后,就这样。”

司马婉儿意识到我为难之处,说话也少了,用表情来形容一些事情,我已经累的睁不开眼睛,休息。而司马婉儿并没有睡意,看见书架上一些书,拿起一本,但是看不懂,她拿起一本书向李慕妍示意,有没有古文的书,李慕妍找到一些古文书递给她,她又拿着一些现代的书做对照。

这个娘们儿可够聪明的,她觉察到现代的文字是古书文字简化出来的,李慕妍想问问她什么来路,却见她一语不发的看着书,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也就不再打搅她。直到李慕妍起夜,司马婉儿还在看着书,李慕妍看见这个女孩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文艺女青年,突然偷笑着睡去。

休息了几天,让司马婉儿适应一段生活,在李慕妍的教育下,她很快学到不少东西,毕竟她多年前是女史,对文字和语言方面快的惊人,萝卜见到时机成熟催促我赶紧找买家,把这个百年女史千年娘们儿卖掉,好让自己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其实我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卖掉她,毕竟古代人在现代出来不少笑话,李慕妍领着她去逛街,她见到谁都行礼,看什么都新鲜,坐个车都要看看车底下什么结构,搞的我们小区居委会找我查她身份证,我只说她是我远方的表妹,另外,每天都被电视和电脑吓的半死,还说飞机是神鸟。

我和萝卜来到毛猴的龙凤茶馆,毛猴很热情伺候着我和萝卜,上来几盘点心和上等茶水,“六子,听说你发了,搞一大堆的财宝。”

“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哟,这人一有钱就忘记老哥们儿是吗?道上的人都说你和小川儿发了,说你们把辽国大墓给搞开了,搞到不少金银财宝。够后半生花了。”

“别听他们瞎说,去外地谈个买卖。没有你想得那么邪乎。”

我心想这是哪个家伙透露的信息,居然把我们盗墓的事情给抖露出来,毛猴还是殷勤的套近乎,“我说六子,哥们儿可对你不薄,发了可忘记哥们儿,要是真干那个活,也叫上哥们儿。”

“你呀!别听那些人胡言乱语,知道吗。现在盗墓不就等于找死吗。”

“怎么着,有时间在一起聚聚。咱们那群老哥们儿好长时间没有见了。放心,我请。”

看来毛猴非得贴上我,没有办法,说一些谎话把毛猴打发走,萝卜约了古董界的大佬彭先生在这里谈买卖,这个彭先生专门收集各类各国的古尸,曾经买了一个埃及的木乃伊,花掉将近一半的家产,他很有钱,海外两个公司,在这里也有一个大集体。萝卜很费力的把这尊财神请来。

他既然对木乃伊感兴趣,那一定对宋朝古尸感兴趣,而且是活生生的,肯定价钱不菲。

我和萝卜先喝着茶,等着财神爷彭先生来,感觉有人跟着我们,但又不好说,可能是茶楼的人杂。

这个彭先生架子还真大,等了近中午,他才杉杉来到茶馆,身后跟着几个保镖,穿着黑色西服,带着墨镜,面带着微笑却不屑的坐下,拿起茶就喝,还没有等着我们说话,“听说,你们搞到一具宋朝的女尸。”

萝卜殷勤地给彭先生把水倒上说:“是,是,彭先生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在辽代大墓搞到一具女尸,想托我们找买家,您看您,要是有兴趣的话,咱们改天看看。”

“真的,假的?谁的墓?”

“宋朝大女史,司马元及的墓。”

“扯淡吧!那只是一个传说。别再搞出来一个耶律洪飞的尸体来。”

“您看您,怎么就不相信呢?真是一具活生生的尸体。”

“怎么着,还是活的。”

“对呀!那女史确实活生生的。”

噗呲一笑,“我还有事情,没有时间陪你们疯来疯去。”彭先生感觉我们在开玩笑,站起身刚要走,萝卜这家伙对待利益方面还真在行,把司马元及的官服拍了照,“别走,彭先生,你看这个?”

彭先生看了一眼照片,宋朝女史官服能够保存如此完美的,他还头一次见,他很识货,一般收集古董的人对历史都大有研究,他不会从官方的数据辨别,而是从民间一些野史里找资料,他看出这个官服,是宋朝的。

“明天来我的公司,带着女尸来。我要验验货。”

“没有问题,彭先生。”

看着他们离去,我和萝卜都笑开花了,只要卖掉司马元及我们就发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