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神秘人

干掉所有的纸尸后,我跳下坨台,走到刘龙的跟前,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刘龙的伤口包裹起来,陈老怪跑到徒弟面前,“先不要包上,上点药!”他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些止血药给刘龙的伤口洒上,我又重新包裹起来,此时的刘龙处于要昏迷的状态,看情形不能够在里面呆太久,谁知道还会出来什么样的东西。

“罗小川,你给老子下来。过来搀扶刘龙。”

萝卜浑身冷汗逃下坨台,来到刘龙的面前搀扶着他走到一个温泉池旁边,用自己的衣服沾水,给刘龙擦擦脸上的汗。

那几个哥们儿看着走动的纸尸,恐惧的躲的远远的,没有多大一会儿纸尸慢慢的倒下,再也爬不起来。陈老怪看着那些纸尸倒下,才长须一口气。

“刚才救咱们的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难道这个墓还有人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纸尸,怎么会有纸尸?”

我在《古冢盗历录》里看到过纸尸的记载,它是苗族的一种毒蛊,后来许多辽国的喇嘛去苗族把这种蛊法寄生过来。也叫做尸蛊,这种蛊的寄生方法,非常的残忍,是要把活生生的人皮拔掉,洒上蛊粉,再用纸给包裹出来,长年下纸和蛊融为一体,即吓人,也害人,只要靠近纸尸,便顺速的繁衍在活人的体内,变成无意识的丧尸。

如此卑劣的造墓,能是道宗的人所为?即使是,也是一个丧尽天良的道家人所干。

“看来,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那女尸怎么办?”

陈老怪看了看我,“这个活儿嘛,咱们还活命要紧,我徒弟也不行了。”

“我们可以从温泉出去?”

“你傻吗?从温泉出去,咱们都没有泳衣,没有看见那个神秘人,穿着泳衣吗?”

“要不就把墓顶炸开,从上面出去,怎么样?”

虽然莲花棺椁已经打开,减少了高度,但导火线却长到在坨台上摇摆,我又爬上坨台,抓住导火钱点燃,跳下坨台,我们都躲在墓壁的旁边,“这样会不会炸到女尸?”

这句话不知道谁说出来的,突然意识到一旦石板坠落肯定会砸到青铜年轮的光磁场,会把女尸给砸死,可惜已经晚了,导火钱已经到了炸药的边缘,陈老怪惊叹一声,哎,他惋惜的是能够让时间静止的年轮,但又徘徊着活命要紧的当下局面。

只听见轰的一声,又一道强光出现,瞬间,又听见轰的一声,又一道强光,带着石板的碎渣四处乱飞,墓室里也有些晃动,当两声巨响和两道强光过后,墓室里全部是灰尘,我站起身看着上面,炸出一个洞,足够我们逃跑,陈老怪爬上坨台,一看,大喜起来,青铜年轮不在转动,没有光磁场,剩下一具女尸。

我刚要爬上去看看,陈老怪突然被什么惊吓到,退后两步掉下坨台,我扶起他,“怎么了?”他指着坨盘,“是活人?是活人?”

“死人都不怕,你怕活人干什么?”

我迅速的爬上去,看着那个女尸的尸体,居然坐起来,大大的眼睛盯着我,“哎呀,我靠。”我赶紧跳下来,“诈尸了。”

她慢慢从坨盘上站起身,我们都仔仔细细盯着她,她很迷惑地盯着我们,眼神看起来没有害我们的意思,她穿着一身女史的官服,带着一个官帽,脖子上带着一块玉佩,可能是下葬时候的配制。

萝卜盯着她那块玉佩眼睛都冒金星了,特别大一块玉,刘龙昏昏沉沉地拿起枪,想对着那个女史开枪,陈老怪大喊:“别开枪?”

女史很费力的从坨盘到坨台下,拱手相报,说:“各位豪杰,不知来此做甚?吾乃,朝野史臣,司马元及,此处何地,吾该何来?”

我打了萝卜一个耳光儿,“是真的嘛?”

“哎哟,六爷,不是真的,你打你自己行吗?”

听得我们云里雾里,陈老怪看了一眼我,我看一眼陈老怪,“难道是尸妖。”

我对着女史说:“我说司马妹子,咱们呀!是现代。说白话。”

“你胡言乱语作甚。”

估计她是听不懂现代语言,我拉一下老怪的衣角说:“看来,这个墓葬的是活人,利用你说的时间静止封存,现在咱们来盗墓,正好破开了封印,成功将大宋女史召唤出来。”

萝卜不耐烦的说:“你看东瀛漫画看多了吧!”

陈老怪不那么认为,“可能是另一伙儿人,把女尸搞走,放进去一个演戏的。管她那么多,咱们逃命要紧。”

“司马元及,我们不是豪杰,只是来此地一游,误闯墓里,请多见谅。”

“吾看你们衣冠不是此朝之人,你们是何人,难不成早已改朝换代?”

陈老怪说:“我们还有事情?咱们有时间再叙。你到这儿站着来,我们想爬到上面去。”

“你对这个古人不感兴趣吗?”

“她是一个现代人,你穿越小说看多了。肯定刚才救咱们那伙人放进去的?”

“人肯定验不出时代来,但是古董大家可都有经验。你看她脖子上那块玉佩,肯定是宋朝的。”

“死人身上的宝贝才有价值,一个活人在这里,她身上的东西再值钱,再有年月,也是假的,谁相信。不可能是司马元及,一定是……”

陈老怪盯着温泉的水泡看着,此时的水已经蔓延到墓室的地面,“不好”

几个人一起爬到坨台上,都像看着动物一样,看着司马元及但又有防备心理,萝卜想看看玉佩,还没有等贴近她,被她一个耳光打在脸上,“小厮,休得无礼。”

我们几个人偷偷的笑,我明白了,原来巨人的年轮转动是通过底下的天然水推动,地底下肯定有一个巨人的瀑布,推动着水车,所以才能够让这些青铜的齿轮转动起来。

陈老怪拿出钩锁,扔到上面,突然八个大温泉池的水喷射出来,我们都惊慌失措,只有司马元及淡定自若,陈老怪大喊着:“赶紧爬上去,不然一会儿,都淹死在墓里。”

这个景象让我看到司马元及的美丽,那种古韵的美丽深深吸引了我,看着看着,我拉着她的手,“跟我一起上去吧?”

她突然恶狠狠的看着我,“放手。”

我赶紧放开她的手,我发现她的手是有温度的,说明她是人。我们很顺速的爬了上去,我爬到上面,大喊底下的司马元及,“快抓住绳子,我把你拉上来。”

她看见水已经快蔓延到坨台,抓住了绳子,拉她上来的时候,难免有身体的接触,发现她身上有一股奇香,如同在花丛里一样,而且手很滑,就像奶油一样。我们顺着原来的墓穴口拼命的跑,这回她也不矜持了,比我们跑的还快,因为水已经快把整个的墓洞灌满。

终于从墓里逃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里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完全是两样的,里面的世界是魔幻的,而外面的世界是现实的,为了不被水淹到,我们顺着死人沟爬上山。看着日出东方,又看一下时间,原来我们进来一天多了。

坐在山上休息一会儿,看着刘龙的伤势,又看着萝卜的恐惧,陈老怪的惋惜,几个哥们儿的颓废,不由浮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人不寒而栗,现在又多出一个古代人,又感觉到很可笑。

萝卜摸着司马元及的衣服,“这确实是宋朝的衣服,可是总感觉怪怪的?”

“当然怪了,因为是完好的?所以没有价值。”

司马元及怒怒的说:“休得无礼。”

“司马元及,你感觉,我们这伙人怎么样?”

“怪里怪气。”

“因为这个朝代就是这样,这不是你生活的朝代了?”

司马元及痴痴的看着我,又站起身看着远方,从这座山可以看到市里的高楼大厦,当她看到此情此景的时候,晕了过去,可能是时代差别的原因。我从司马元及脖子上把玉佩拿掉,扔给陈老怪,“这个活确实危险,你又死了弟兄。这个当做补偿了。”

陈老怪拿到这块玉佩看了一下,“真的,那么人也是真的?不可能。我不相信。”

萝卜拍手叫好,“六爷就是六爷,把这个人妖搞上来,就是为了她身上的东西。”

“别叫得那么难听,这是人,不是妖。”

“这个女史,我要回去研究一下。看看卖什么价钱。老怪,你那块玉够这次劳务费吗?”

陈老怪把玉佩放到兜里,得意的说:“当然。”从他得意的眼神看出那块玉最起码值个百八十万的。

而我这个女史估计是无价之宝,千年的尸体都能够卖个衣食无忧,何况是一个从墓里活生生的古代人。

萝卜嘿嘿一笑,看着刘龙的伤势,我们尽早离开,我背着司马婉儿,一路上很艰难,来到车前,肚子已经咕咕叫,“老怪,先把刘龙送医院,咱们回去吃个饭。”

“不必了,我们都是道上的人,不敢送医院,我想办法解决。”

车消失在路上,而我和萝卜开着车向市里,当进入繁华的市里才发现,昨天像梦一样,可能我们都在怀疑生活,怀疑昨天是梦,其实是真实罢了。

正开车洋洋自在找个饭馆吃饭,司马婉儿醒了,她睁开眼尖叫起来,“这是何地呀!吾该如何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