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青铜年轮

啊……

萝卜掉在地上的时候,像发了疯一样,不停在敲打着地面,生怕千尸虫钻进身体里,陈老怪在地上打了一滚,猛然站起,一看,淡定地看着眼前奇异的景象,他根本不在乎千尸虫的啃食,刘龙拿起枪对着地上打了几枪,发现并没有任何东西,其余几个哥们儿萎缩的像已经被千尸虫啃食了一样,哆嗦地看着地上。

我更是怕的要死,刚才我在想,这一下去肯定玩完,与其痛苦被千尸虫咬死,不如干脆了结自己得了,在我死之前,我唯一想到的人就是李慕妍。当再次缓过神来,发现地上并没有千尸虫,就连那恶心的绿色地皮都没有。

再顺着陈老怪眼神方向看去,我惊讶起来,大叫:“我靠。”看见如此壮观的景象,即使死在墓中我不愧此生。

巨大的莲花棺椁被打开,里面并没有棺材,而是一个巨大的青铜年轮,还在转动,一共有八十多层齿轮在转动,底部的齿轮比上层的齿轮传动的快,从下到上一层比一层慢,最上面是一个巨大的坨盘,陀盘旁边有八根青铜的柱子,上面全部是八卦刻纹,八根柱子产生强大的磁场反应,连接在一起,像是闪电一样,闪电是一瞬间,它所发出来的光是永恒,在磁场光体环绕下的坨盘,放着一具女尸,随着坨盘也在转动。

原来那些千尸虫是被磁场的电光给吓走,此时见到这样一处旷世工程,真的不枉此生,陈老怪看着入迷,情不自禁的说:“古代人呀!真是太聪明了。能够造成这样的一个工程。能够让尸体完美到这种程度,真是叹为观止。”

无论史书和野史都没有记载关于青铜年轮的事情,只知道年轮是来辨别时间,没有想到让古代人玩出花样。

我们又爬到坨台上,向莲花棺椁里面看去,确实不可思议,我仔细回忆《古冢盗历录》里的记载,确实没有这样的棺椁,只记载有一些巨大的棺椁,打开后是棺材,棺材里放着一些古尸,也不可能像这样完美。

底层齿轮的转动速度很快,形成气流,我们要扶着莲花棺椁的棺壁,才能够向里面看出去,陈老怪仔细研究着齿轮上的文字,看着不像某种象征性的文字,就是一些古代测算时间的文字,从底部到上面都是千篇一律,也没有记载着这个墓到底是不是宋朝那个女史的墓。

“咱们怎么能够进那个坨盘上。”

萝卜迫不及待的说:“不如拿炸药把它炸了吧!”

“就知道炸,你不是道宗的人吗?我现在对你一点信心没有。”

“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是什么?”

“是一个长生不老的年轮。”

“年轮当然是长生不老。因为就是时间嘛!”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年轮。”

“当然,那么多齿轮结构做成的,比钟表都复杂,肯定不普通。”

陈老怪突然和我辨别起来,可能是因为太兴奋,“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呢?”

“难道还是一个时空穿梭机不成,别逗了。”

“你们看?”陈老怪让我们看底层齿轮的文字和上层齿轮的文字,我能够看出一些,不屑的说:“这不就是一些古代时间的字符,密密麻麻的排列在齿轮上吗?有什么的?对了,它是怎么转动起来的?”

“我不是……哎……”陈老怪焦急起来,“刚才我仔细看一下,底层的时间是公元3000年。而最上层的齿轮时间是司马元及死时候的。”

“你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能够让死人停留在某个时间段的东西。”

“得了吧!”

“底部的齿轮转动按照公元3000年的时间转动,那样飞快的速度已经超越时空,为了能够不超越,造墓人又精简了时间,一层一层的精简,最后把时间居然停留在司马元及死的时间内,也就是说,这是时间静止的年轮。”

“您啊!真天方夜谭,咱们抓紧把这个东西搞开,看看那具女尸身上有什么宝贝没?”

“不行,这是一个巨大的科学发现,谁都不能够动。”

“我说老怪,你怎么回事?”

刘龙拿枪对着说:“我师傅说什么就是什么?”

萝卜赶紧圆场,“大家都别闹,老怪您说的让人感觉,那个女尸,是个尸妖。咱们还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尽早的撤了,咱们都是盗墓贼,别向科学界进军了,行吗?”

“把枪放下,谁叫你窝里反来。”

刘龙把枪放下,陈老怪看着我说:“能够让时间静止,是为保护好完整的尸体。咱们最起码要盗亦有道对吗?不能够破坏如此惊世骇俗的年轮。”

“嗯,我估计现在的科学研究,都没有这个时间静止的机器厉害,我发现人类越现代越古代,越古人的人越现代。”

“把超越时间用光磁场给挥发出来,一次一次的缩减,缩减到死者的死亡时间,不停的超越,不停的缩减,就是时间静止。”

“为什么都是顺转呢?如果反转,会不会更快?”

“你怎么那么笨,如果底层的时间是公元3000年,下层的时间根据年代所致反转,上面那个女尸就会穿越到每个齿轮上的时间段。”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如果按照一个正,一个反那样排列,会穿越到某个时间段里。”

“对,先把未来的时间拟定,也就是女尸已经在公元3000年,而再慢慢地去缩减,直接停留在她死的时间里。”

“可是咱们的时间怎么算?”

“咱们的时间没有在里面,因为被光磁场包围着,你进去也是时间静止。”

“那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东西,穿越咯!”

“穿越个屁,咱们连时间都算不好,怎么穿越。”

“那现在怎么办?”

“想法让这个东西停下来?”

“机关在哪呢?”

我和陈老怪正在研究时间和空间的时候,总感觉后面有人看着我们,但回头却没有人,也许是在光磁场和齿轮转动的气流下产生的幻觉。刘龙看着一个角落里发呆,萝卜问刘龙怎么了?

“我记得咱们进来的时候,没有纸人?”

“是啊?”

“你看?”

在不远处的墓壁旁边有四个纸人,特别的难看,那画风及其的恐怖,萝卜被吓的差点掉下去,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多出四个纸人,我和陈老怪回头看了一眼,也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们刚才没有发现有纸人,如果这样的古墓里有纸人的话,早就被空气给挥发掉了,况且这纸人颜色好像是刚刚扎出来的,另外纸人的相貌阴不阴,阳不阳。

刘龙揉揉眼睛说:“他们好像动了。”

我仔细一看,好像也在动,一个哥们儿大叫起来,“那面还有四个?它们向咱们过来了?”

“我知道是什么?是纸尸,他们身上有蛊。千万别碰他们。”

刘龙拿起枪对着一个纸尸就是一枪,可能这一枪惊动了纸尸,它向发了疯一样扑向我们,刘龙是首当其冲,逃下坨台,拿出一把砍刀,对着纸人就是一刀,根本没有作用,还向刘龙扑来,刘龙一脚踹开纸尸,看见刀上的血是黑色的,另一个纸尸向疯子一样扑上来,刘龙一刀把纸尸的头砍掉,纸尸的血飞溅出来落在刘龙手上,他的手马上变成黑色,他感觉手仿佛不听自己的使唤,要抓住自己的脖子,刘龙一刀砍掉自己的左手,痛苦的他,恶狠狠地看着几个纸尸。

其余几个同伴也拿起刀下去,另外一个伙计在跳下去前,扔给陈老怪一把火喷子,陈老怪也顺速的跳下去,拿着火喷子对着一个纸尸头就是一喷子,一滴血溅射到一个同伴的头上,那个哥们儿像发疯一样,从头部到身上顺速变成黑色,及其恐怖,在他跟前的同伴一刀砍掉他的头,顺速地离开他。

萝卜和我都吓的瘫痪在坨台上,陈老怪大喊着:“别叫纸尸靠近你,不然会被传染。”

陈老怪不愧是盗墓的,拿着火喷子,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四个,纸尸被打掉脑袋还在走动,但已经不发疯,刘龙砍掉自己的手,还在继续拿着枪,打着剩余的几个。

另一个哥们儿点燃了一管炸药,他不停的逃窜,把炸药贴在了纸尸的背上,点燃导火索,要跑,陈老怪大喊:“不要让它爆炸。”

那个哥们儿才意识到一旦爆炸都会被感染,于是一脚把纸尸踢到温泉水池里,轰一声,温泉水池冒出一股黑水,随后又恢复原样。

只剩下一个纸尸还不停追赶着刘龙,此时刘龙已经没有力气再干掉纸尸,扑通倒在地上,就这一瞬间纸尸已经到了刘龙的跟前,陈老怪想拿着火喷子干掉纸尸,即使干掉,刘龙也会被感染到黑血,也会死掉。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温泉里跳出一个人,黑色泳衣没有看清楚是谁,拿着把强弩,对着纸尸就是一箭,正中纸尸的脑袋,弩箭从纸尸脑袋蹿出去,随即迅速又射出一箭,把纸尸射出三米多远,看来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弩枪。

陈老怪回身观看的时候,此人已经跳入温泉,萝卜大喊着:“我爷来,温泉有出口,我们回去吧!我的天煞的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