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蛊

千尸虫是一种古代的蛊,传说是用活人养出来的,而又寄生在活人身上,如果没有活人就会变成土地上一种菌,就像一下雨就出现地瓜皮一样,它们闻到活人的气息,马上会成虫子来寄生在活人身上。

“那要人命吗?”

“这种东西是慢性要人命,如果按照现代人的解释,就算一种寄生虫,或者是一种病菌。”

“什么意思?老怪,你可别吓唬哥们儿,哥们儿可没有你那么多过去。”

这种虫子可以钻到人的身体里,慢慢繁殖,而且无法抑制,在几分钟就会覆盖到全身,听说这是一种西域的蛊,它侵蚀人不会马上死,而是浑身奇痒无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它即是一种虫子,也是一种蛊。

“好恶心。”

“墓里不止一个,小心你们的脚下,它会瞬间变成虫子。记住看见绿色的东西不要踩踏,因为那就是千尸虫。”

突然发现很多绿色的地皮,萝卜还和那只千尸虫对峙着,刘龙拿起枪一枪干掉一个,“我这脾气,能够容下你。”

萝卜感激的说:“谢了,哥们儿。”

“不要出动静,你听不见吗?”

“我……”

他的一声枪响,随之而来是绿色地皮上面形成出的千万只千尸虫,向我们这里爬来,整个地面都是千尸虫,看着就恶心死,别说进入人的体内,陈老怪大喊着:“这些虫子怕火,用火烧。”

几个哥们儿刚缓过劲来,一个哥们儿拿起一个火把正要点燃,还没有等到烧的时候,一只千尸虫已经钻进他的身体里,他大叫着倒在千尸虫堆里,很快他的身上全部是绿色的浮肿,看起来像妖怪一样,惨叫声让我们都恐惧到极点,刘龙又是一枪打在他的身上,即使他活下来也没有救。

另一个哥们儿也被千尸虫啃食,不过这位哥们儿忍着痛苦很淡定地拿出匕首,对着心脏就是一刀,自己结果了自己的性命,看来这些道上的人都懂。

陈老怪看一眼莲花棺椁,大喊道:“快上棺椁上。”

萝卜怕的要命,都快挪动不了腿,在他的前面有许多千尸虫,我拿着勾魂伞不断打着这些所谓的菌,跑到火把前,点燃火把,烧这些虫子,来到萝卜跟前,“快走。”

“六爷,我的小命就交给你了。”

“少废话,再不走就玩完了。”

躲避着千尸虫爬上莲花棺椁,还真别说,这种虫子爬不上来高处,几个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底下那些吃人的虫子,心里寻宝的欲望马上没有,如果为了钱来这种地方,大可不必,陈老怪也感到疑惑,因为所有的墓都那么一回事儿,这个墓很特别,无论是五行幻化出来的阴兵,还是八卦搞出来的媚尸,还有现在的千尸虫,基本上都不是那时道宗设计的墓穴。道宗的墓基本都是一些弩箭,毒药什么的,而不是利用一些歪门邪道设计。

看来设计这个墓的人一定是道宗宗教的人,能够残忍杀害士兵,残忍的杀害青楼女,还能够在西域搞出这么大一堆虫蛊,可见这个人心里变态到什么程度。

“怎么办?”

陈老怪拿着烟斗开始抽烟,拿出寻龙尺不停地在敲打着棺椁,现在连出去都没有办法出去,他静静的抽完烟,还没有等着他说话,刘龙说:“师傅,刚才我隐约看见在底下坨台的洞里,好像有人。”

“你没有看花眼吧?”

“真的,我没有看花眼,真的看到有人,而且很难看的样子。”

“幻觉。”

“不是,就在我爬上来时候,绝对不是幻觉。”

“那底下洞是通道?”

我感觉不是,怎么会把通道放到莲花棺椁底下,就算再笨的人也不会修建这样的墓穴,“不可能。可能那是机关。”

“你们发现没有,这个棺椁里面有动静。”

“难道是死尸,或者是鬼什么的?”

“别吓唬人了。”

“在这里吓唬人可不偿命。”

不知道刘龙所见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墓穴还有其它人来了。

“咱们都别墨迹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拿上东西赶紧走。”

刘龙说着拿出蜡烛来,想点上蜡烛,我不屑的说:“你盗墓小说看多了,哪来的鬼。不会吹你的灯。”

“六爷,你多心了。我点蜡烛是为了看看里面的氧气如何。不是怕鬼,我刘龙盗墓这么多年,还怕鬼,笑话。”

我看了一眼陈老怪,他向我点点说:“这样也好。”

点上蜡烛后,没有灭掉,于是我们开始在莲花棺椁上寻找机关,找来找去没有找到机关,难道机关在底下,要是在底下那我们可就糗大了,还要对付千尸虫。”

萝卜啰嗦着:“要知道这么多艰险,哥们儿就不来了,哎,六爷,不行东西咱不要,赶紧从原路回去吧!”

“上面的八卦石门关着呢!怎么回去。”

刚想到这里,我向上看了一眼,拉一下老怪的衣服,因为两丈多高的棺椁,还有两三米就能够看到石板的顶部,在落下的瞬间,我看到石板不过三四十厘米厚,要是有炸药就好了,可以贴到上面。

“老怪,有炸药吗?”

“干什么?”

“现在都没有出口,出口在上面赶紧把石板炸开。”

“你不是道宗的嘛?这样会有损你道宗的立场。”

“现在逃命要紧,管他道宗不道宗。”

呵呵一笑,“有,有炸药?”

刘龙从另一个同伴那里拿来炸药,扔给我,又把沥青给我,我一看,要不说,专业的盗墓和业余的就是不一样,如果是我拿炸药绝对不会拿着沥青。

“我和这个哥们儿把炸药安装上,你们找找莲湖棺椁的机关。”

陈老怪站起身拿着寻龙尺在莲花棺椁上寻找着机关,我拿着沥青站在那个哥们儿肩膀上,摇摇晃晃够到顶端的石板,萝卜识趣的把火把给我,我用火把把沥青融了一下贴在石板上,萝卜又递给我炸药,我用火把烤一会儿,拿着炸药贴在上面,按了一会儿。

导火索也随即顺了下来,看着这个导火钱,就仿佛看到了希望,陈老怪还没有找到棺椁机关,他慢慢思考着,他觉察到棺椁的四周都有一个属相,一周是十二生肖,属相都凸出一块,“原来是这样啊!”

“怎么了?师傅。”

他蹲下身,正要按动机关,我赶忙拦住,“历史只是影子,看不到真实。你别按错了。咱们就都玩完了。你不会知道古代人的属相。”

陈老怪看了我一眼,很自信的说:“我从来不相信历史,而是经常看野史,因为野史更贴近历史。”

他按动了那个兔子的机关,轰的一声响,我以为是我安装的炸药爆炸了,可一看,却是莲花棺椁打开,我们跳到坨台上面,还没有缓过神来,从莲花棺椁的里面发出很大的光,非常刺眼,而且有很大的抨击力,我们被强大推力推到了下面。

萝卜大喊着:“救命……”

我心想,这回可能真要玩完了,即使不摔个半死,也会被千尸虫咬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