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约定

听说是宋朝派来的杀手给杀死了,女史去世后,耶律洪飞便又开始征战沙场,辽宋两国连年战事。在战事中耶律洪飞搜刮了不少宋朝的金银财宝,并没有带入辽上京,而是把这些金银珠宝葬在自己古墓里。至今也没有找耶律洪飞的古墓,听说给耶律洪飞修建古墓的也是一位道宗的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隐约感到有些印象,在那本古书上有记载,关于一位将军的记载,但不是很清晰,只记得那个古墓绝对不能够进入。而且用朱砂明确给注明在上面。这就有些蹊跷了。难不成就是书上所说的不能够进入的将军墓。回去我要好好地查查,别误入那个古墓,有去无还。

萝卜不以为然的说:“我说,老怪呀!那都是后人编出来的故事,没有人信。什么是真?就得到墓穴里淌淌水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陈老怪感觉话可能说多了,便应付着道,“对,那些都是后话,咱们先把咱们这几天的事情给搞一搞。”

“酒桌上不谈这些,就喝酒。”

我察觉到串店的另一头有一个人在盯着我们,可是猛回头没有。难道有人在跟踪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便衣,如果真犯了事儿,直接就把我们拉到局子里了。用不着这么费劲。

虽然都喝了酒,但萝卜还是执意的驾车,这是萝卜怪癖的一个杰作,如果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他的车技烂到家了,担心会死在他的手上,如果他喝酒了,那车技别提有多牛x,就连一流车手都比不上,特别的稳。

陈老怪和刘龙执意不让我们送,其实我知道他怕我们知道他们的地方,毕竟他们身上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

回到家里,李慕妍还没有睡觉,等着我们回来,我不耐烦的说:“等我们回来干什么?要不你打个电话什么的。”

“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萝卜拿被子到外面客厅的沙发,倒头就着,估计也喝到位了,嘴里嘟囔着,“你们办事的时候,小点声。不要打搅我睡觉。”

“好了,还像以前一样,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这是我和李慕妍的约定,我们可以睡在一起,但不会触碰到对方,直到结婚那一天,这是她提出来的,她说,爱情只所以能够那么伤感,是因为提前尝到甜蜜的滋味,如果彼此都能够克制住,那么在结婚那一晚上的甜蜜是深刻的,是铭心的。

也不知道这位文艺女青年是不是都这个癖好,所以爱上一位文艺女青年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一觉醒来,一看手机都快12点了,李慕妍上班时准备的早饭还在放着,我麻利的穿好衣服,叫醒萝卜,今晚上就动手,怎么起这么晚,还要开车去拉陈老怪他们那伙人的盗墓工具。

简单地吃了一口饭,萝卜便开车到陈老怪约定的地方,铁路桥下把一些盗墓的家伙式带上,陈老怪和我们一个车上,刘龙开着另一辆越野车拉着老怪那伙人。我们不是走得正经的路线,而是走山路,直接到死人沟的路,一路上非常的颠簸,来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从死人沟的山岩向下看,陈老怪突然的皱起眉头,“这风水,有点邪乎。”他从兜里拿出罗盘,四周地走了几圈,又拿出他的寻龙尺,在测量着某种数据,当结束后,他的眉头紧锁,“这块地方,是不是有阴兵镇史。”

“对,有阴兵镇史。”

陈老怪大叫着:“怎么不早告诉我。”

萝卜舔着脸说:“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你再晚告诉我,咱们都死到这里。”

陈老怪叫他的手下,“拿出镜子来。幸好今天有月亮。八个方向各放一面,八卦镜。”

陈老怪和刘龙下到了沟的底下,拿出朱砂索命绳,用罗盘校正四方,分别砸进钢钉,用朱砂索命绳围成四方形,把一块八卦镜放入中间。让我们谁都不要下到沟里。

我和萝卜都懵逼了,这是干什么吗?这不是盗墓,这是给看风水来了,盗墓应该开始挖盗洞了,在这等待干什么,难道还会有一场戏要看吗?

萝卜上前不解的问老怪,“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我的老怪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