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怪事

陈老怪他们那伙人走了后,我和萝卜又在雅间里商量一下,总感觉陈老怪这伙人不是很靠谱,萝卜的见地是找一些专业的人去,比找一些非专业的家伙更可靠,何况那地方也很邪乎,不找一些懂行的人去,怕有去无还。

我结了账,萝卜和我下了楼,看见在旁边的座位上一个哥们儿仿佛在窥视我们。我心里一炸,是不是把巡捕招惹来了,那可麻烦了。可是这位哥们儿不像便衣,我和萝卜出去后他并没有跟踪。

心里想难道有人知道我们要去盗墓的事情,或者陈老怪这伙人得罪一些人,看来盗墓这勾当水太深了。我和萝卜根本不用准备什么,陈老怪这伙人什么都有。可想而知这伙人可能让把我们两个给放在墓里,人心险恶都要防着点。

萝卜在车上不停地给我絮叨着盗墓的活计儿,千万别穿帮了,要是让陈老怪那伙人看见咱们不是正派的,非得把价钱给压低。这小子考虑的不是生死未卜,而是钱的问题,看来这哥们儿钻到钱眼儿了。估计这也是我们和陈老怪迫切想达成共识的地方。因为彼此都没有什么钱。

回到家里,门开着,我和萝卜对了一下眼儿,冲了进去,本来凌乱的房间被整理的干干净净,饭桌上还有一些饭菜。我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正常生活了。李慕妍从厨房走出,笑嘻嘻地对着我说,“惊喜吗?没有想到我有你家的钥匙。”

李慕妍是我和萝卜的同学,十足的文艺女青年,家里父母都在队伍文工团工作,那时候在学校里我们三个玩的最好,时常就去李慕妍的宿舍里逗那些女学生,他们宿舍的人后来都管我和萝卜叫妇联主任。毕业后李慕妍没有离开,在市里一家公司里上班。

其实李慕妍在萝卜心里地位据多一点,因为她先认识萝卜的,后认识我,由于捷足先登的原因,发展之快后的仓促给我留下个情债,于是我和李慕妍好上了。

“看看咱们的李姑娘,真是贴心,怎么,六哥这几天不在家,想了吧!”

“行了,谁愿意跟你贫嘴。吃饭吧!”

单身这么久突然来了一个女朋友,其实一点也不适应,更何况我们干这些勾当,不适合让一个女孩知道,所以萝卜和我没有说我们去盗墓的事情。李慕妍突然问我,为什么这段日子没有上班。我斩钉截铁的说,已经把工作辞掉了。

虽然表面上她不说,但心里她还是有点小不情愿,她慢慢吃着饭,说:“那咱们以后怎么办?”

“最近遇到一些怪事情发生,先休息一段日子再说。”

“什么怪事情,说起来怪事情,我也看到一些怪异的事情。”

我本想用怪事情来搪塞住自己的谎言,却发现李慕妍居然也发生了怪事情,仔细一看她的脸色苍白,仿佛没有睡好觉一样。

起初李慕妍没有发现,直到一天晚上十二点多,她想去喝杯水却发现窗帘没有拉上,刚想把窗帘拉上发现小区楼底下停着一辆殡仪车,开始并没有什么害怕,可是每当这个时候那辆殡仪车就在小区的楼下,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出现。

她也询问了楼下的看门大爷,看门大爷说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儿,谁没有事情开殡仪车来小区,再说这是新城区的房子,怎么可能让晦气的东西进来。

可是每当十一二点多李慕妍都会看到那辆殡仪车,邪门的是根本没有人看见过,只有她能够看见。

当她说完的时候,我和萝卜都有点后怕,毕竟刚刚经历一系列的怪异事情,我仔细一琢磨,找大海过来给看看怎么回事,他懂得道道儿多,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萝卜灵机一动把我拽到里屋,“我说六爷,找陈老怪他们摆平,如果他们真的摆平了,说明他们真的有实力去盗墓,如果摆不平,咱们还要另请高明。说明他们也是在忽悠咱们的。”

我一想也是个理儿,可是不知道李慕妍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是我最担心的。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好办法。

于是萝卜拿起电话给陈老怪把事情说完了一遍,这个老怪还真答应了,居然帮助我们把这件事情给摆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