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我的坟墓(2)

吕庆伟来到这个道士尸体跟前,仔细查看着,发现他的脖子上有一块玉佩,这玉佩是是阴阳玉佩,他从这个道士身体把玉佩上给摘了下来,萝卜很不愿意的说:“我说,吕叔,您这还没有到墓里,就开始搜刮了。”其实这句话也只是陶侃的话语,但吕庆伟听到这样的话,怒喝道:“搜刮什么?这位道友是为了封……”他刚要说出口,便被和尚把话语给拦住,说:“小伙子,这些东西都不值钱,只是一些修行的人身外物,不必当真,进了墓里,你什么都会得到。”

萝卜不服气的看着吕庆伟的说:“我只是说说,你干什么发那么大火,难道这个道士是你爸爸吗?”吕庆伟被气的两眼发直,我觉得他们来到这座墓,不单纯是为掘开这个墓,更是想要干些什么事情,我提防着点,道士打了一声道语说道:“年轻人,荣华富贵都过眼烟云,不要太在意。”

萝卜的火虽然发不到吕庆伟的身上,但还是火气飞到这个道士身上,他讽刺的说:“你们这修行的人,别在哪里装什么清高,会点法术装道士,自己偷偷拿着点东西换钱。像那样修行的人见过多了。”

这位道士并没有生气,而是默默不语笑着看着萝卜,长吁一口气,随后就要进入墓道,和尚不像道士那样的好脾气,对着萝卜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年轻人,我也听吕局说了,你们干的那些事情,不要在步入后尘。”

这样说话,好像对我们都了如指掌一样,我就觉得有点不愿意,这个吕庆伟什么都说呀,我对着和尚说:“大师,别在这里为人师表了,装什么呀!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进入墓里就听我的,要不然你们都很难出去。”我说着这些并不是挑衅的话,而是给他们一个忠告,墓里不是外面,盗墓人进入墓,不止能够破了机关,而是还可以加害别人。

所以,我敢放出这样的话,萝卜在旁边也给大气,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入到墓里,本来一心的团伙,就变成二心敌人,看来墓里诱惑多么大。

和尚被呛得并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一下,随后跟着道士慢慢向里面走,吕伟伟把那块玉佩装在自己兜里,我感觉这个道士尸体和他有着很亲密的关系,如果换做别人,怎么会和萝卜发脾气呢!

我看了艾蝶修一眼,小声对着她说:“小心,这些人,我总感觉不对劲。”艾蝶修咯咯一笑,也小声的对着我说:“我好像来过这里,可是记不住了。”我摸了一下她的脸说:“记不住就别记,最好就是把这一切都给忘记。”她妩媚向我笑着,靠着我,并行走着。

在墓道里走了没有多长时间,突然没有路了,吕庆伟笑着对我说:“小方,看看怎么走吧!”

我心里想这回你求到我了,刚才不是还对萝卜发脾气,我最看不惯就是没有本事儿还乱发脾气的人,冷一声,我拿出罗盘看着上面的指针,我感觉这个墓道可能是一个八卦墓道。这种墓道只有道行很高的人,才能够建造出来,八卦墓道一般都封印邪物所建造的,中间的墓室肯定有邪物。

不过破解这样的迷宫,没有点盗墓经验确实不行,我对着他们说:“现在,咱们要从进入一次,我才能够知道,可能出口那里,还有一些机关,能够打开其他的墓道。”我们这些又退了回去,可是当退了过去后,发现门已经关上了,我仔细一看,这并不是那个进来的墓门,难道退出来后,又走到其他的墓门了,这个墓门并没有机关,直接推开可以了,当跟着那几个小和尚和小道士去推门的时候,我大喊道:“先别推开,上面有磷粉。”我让他们把灯全部的灭掉后。

这扇墓门的中间,出现一个八卦发着光亮,又把灯打开后,光亮没有了,看来真是有磷粉,我问他们有没有铁家伙,萝卜倒是准备齐全,什么都拿着,听说是墓,他在四合院里还找一把撬棍,虽然不大,但也算是铁家伙了,于是我慢慢把上面的磷粉,给全部搞掉,这种东西,一旦碰上就会自燃,为什么这些修建墓的人,都喜欢在墓里放置磷粉呢!

把磷粉全部搞掉后,我用撬棍把墓门慢慢撬开,使劲的一推,墓门开了,墓开了后,里面好像还是墓道,我看一眼,这条墓道好像很深,看来没有别办法,只能够从这个墓道走走试一试,于是我们进入这墓道里,突然在墓道前方悬着一具尸体,挡住了去路,这具尸体也是一位道士的,不同的是他的脑袋没有了。

两只手被一种藤条给捆绑着掉在墓道里,他的心脏被炸上一颗看似是锥子的东西,那个道士上去把尸体上的那颗钢锥拔了下来一看,然后迅速把藤条给搞断,把尸体放了下来,他身上也有一块阴阳的玉佩,道士把玉佩也拿了下来,交给了吕庆伟说:“哎,真是造化弄人啊!”

我心里嘀咕着,他们说的话,我完全听不到,他们到底来干什么来了,什么造化弄人,什么封印,这个墓到底是谁的。我越来越感觉,这些人不对劲,难道他们隐藏着什么呢!吕庆伟把玉佩拿到手里,他手是颤抖着,我观察到他的这些细节了,他好像也觉察到我观察他的细节,马上笑着说:“只是收集一下。”这句话肯定是谎言,但是他不想说,我也没有办法。

又走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墓应该不算大,为什么找不到主墓室,我心里有点着急了,拿出罗盘又看一下,原来是一个迷宫,不能够向前走去,走来走去都会在一个圈子,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的卦象上的门。

于是我拿着罗盘带路,又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墓门前,我看见这个墓门,心里生了几分喜悦,可能这个墓门就是主墓室的墓门,我看着上面八卦机关,对着他们说:“可是这里就是主墓门了。”

这些好像根本听不懂行话,于是对着他们说:“这里面就是墓主人。”这回他们也只是点点头,可是我总感觉,吕庆伟他们看我眼神都很异样呢!虽然我不知道,这来源于哪里,肯定有问题。我心里想,只要不够威胁,管他们怎么样呢!

于是调动着这间墓室墓门上的机关,上面八卦必须要对称上才能够打开,我思考一会儿,不断调动着机关,突然墓门开了,还有等着我明白怎么回事儿,里面一股黑烟过来,黑烟形成一个猛兽,冲了过来,我退后了很多步,我以为是邪物,没有想到是空气的挥发效应,当我们走进这间墓室一看。

这间墓室并不是墓主人的墓室,里面堆积几十具尸体,什么样的人都有,里面就是一间空空的墓室,墓室的墙上全部是一些古代字,记载着全部是一些道家的文学,堆积的这些尸体,基本上都一些道士,这些道士看起像是民国时期的人,他们里面的衣服,基本都是民国时期,我又看这些尸体,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是一些死在里面的人,不同的是,他们身体,好像里面烧死的,外面保存还好,里面却黑乎乎的,可能是中毒,或者在这里憋死的。

我只能够想象到这里,吕庆伟捂着鼻子不停的翻着尸体,在一个道士的身上,又找到一块玉佩,他慢慢装兜子里,找一块玉佩,还在不停的翻动着尸体,可能还从这里找一些值钱的东西,这是萝卜所以理解的。

萝卜看见这么多尸体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心里估计也很失望,觉得没有必要在这里墓里等着,于是贴在我耳朵旁,说:“这个墓没有啥好东西,咱们还回去吧!”

我笑了一下,对着萝卜小声说:“我感觉他们来不是找墓的,好像要找什么样人。”萝卜也感觉到了,可是这些跟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三个只是帮助他处理事情,顺便才进入这墓,帮他办事情又不给钱,掘开一个墓,又没有什么东西,干嘛还跟着他们。

可是现在我有一个感觉在跟着我,让促使跟着他们一起看看墓主人到底谁,难道也是一个道宗青囊将不成,他们捯饬完那些尸体,吕庆伟来到我跟前说:“这不是主墓室。”

我笑着回答:“可能是我计算错了吧!吕叔,要这样吧!咱们回去吧!反正墓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其实我是想试探一下他,没有想到他着急的对我说:“都来了,干嘛要出去,还见到主墓室呢!小方,你见到主墓室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我还是没有把吕庆伟的实话套出来,看来这家伙确实狡猾,我拿着罗盘,寻找着主墓室,继续向前走着。

我旁边的艾蝶修紧跟靠着,仿佛害怕离开我一样,我一只手拿着罗盘,一只手牵着她的手,她咯咯一笑,并没有说出来,我和她对视一望,他们在后面跟着人,好像也在注视着我们这个细节。

我在想为什么这些人,明知道艾蝶修是鬼,为什么还那么袒护着呢!真是看在她是一个好鬼吗?绝对不像是,因为我能够看出他们另外有看法,可能是对这个道行很高的魔有点害怕,不敢动她罢了。

走了没有多长时间,还是没有找到主墓室,要说别的墓,我不知道,但这墓就是道宗的墓,为什么这么找呢!就是一个八卦迷宫,我就找不到了,还是我罗盘出现问题,不可能罗盘应该没有问题,还是计算错误了,一般都按照风水推理开的,怎么会找不到呢!

我停在了原地,想着迷宫的构造,既然按照八卦迷宫的构造来建墓,按照逻辑应该能够行动通,难道是我出了什么差错,我又看了一下罗盘,我突然发现,如果把罗盘倒过来看,指针的指向,还是那个方向。看来这个迷宫是专门把罗盘搅乱的。

不行,不能够靠罗盘了,如果我建造墓,肯定迷宫在外,主墓室在内,那么从这个位置,一直向中间走去就行了,想到这里,我开始向墓道中间走去,到了中间,就不能够再向前走,向前走又是迷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