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我的坟墓(1)

院子里那口古井喷出来血,都紫红色的血液,和尚拿起僧袍扔了过去,盖住了井口,只见从他的僧袍外面还在流着鲜血,这口古井的口不是很大,僧袍能够盖住,和尚不断在念着经文,突然僧袍开始发光,慢慢的井口不在留出鲜血,我们走上前去一看,这口井难道里面都鲜血不成。

和尚把僧袍拿了下来,我们看一眼,里面居然是空,是一口枯井,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难道里面还脏东西不成,他们所说的墓,到底在哪里呢?吕庆伟指着这口枯井说:“这是那个墓的进入口。”

我不解的问:“是谁的墓。”吕庆伟想说出来,却被和尚打断了他的话语,说:“该是谁墓,就是谁的墓。”我感觉这个和尚好能够装蛋,我还不知道吗?可不是该是谁的墓,就是谁墓,里面肯定不是活人的墓。

吕庆伟向里面看去说:“不如咱们下去再说。”正在我们商量着怎么样下去的时候,突然井口里面发着光,我们看了一下,萝卜拿起一块石头,扔到那个枯井里,感觉好像有水一样,我能够清晰听见声音,我又向下看去,确实没有水,难道是我听错了不成,既然是墓,好在这个四合院里有手灯,那两个小和尚拿着手灯,向里面照去,里面确实是空,萝卜借着手灯的光,又扔了一块石头,只见枯井里荡起了涟漪,难道真的有水,我眼睛看见确实是枯井。

那个道士拿出一道符咒贴在井上,我们再向里面看去,原来真的有水,这个道士笑着说:“这只是一种障眼法,不必在意,既然墓里面,里面又有水怎么办?”吕庆伟对着道士说:“墓道没有水的地方。”

道士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的?难道吕局来过?”吕伟伟笑着说:“我没有来过,如果我来过,您二位也来过吧!”

他们的话中有话,让听起来及其的不舒服,我看着吕庆伟心里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装蛋,还不想办法进入这墓,吕庆伟当然是不着急,因为他这里事情处理掉了,回去都可以,至于墓不墓的,跟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是这次他为什么要指出要进入这个墓呢!

我心里存在了很多问号,这个时候那个两个小道士从院子里找来绳子,把绳子捆井旁边的一颗树上,看样子是要下去,我一想,反正我先不下去,一旦遇到危险,还要提前给他们开路,看他们这样,估计都很厉害,不如让他们先开路吧!

和尚看看道士,道士看看吕庆伟,吕庆伟看了一眼,我不知所云的说:“你们先下去,我随后下去。”吕庆伟哈哈一笑,“小方,你可够鬼的,怕什么,有我们在。”

我心里想,我怕,我最怕你们把给算计了,于是说:“你们先。”吕庆伟看见我们都没有心思先下去,于是首当其冲抓住绳子,慢慢向下面走去,道士和和尚看见吕庆伟都下去,他们随后也下去了,小道士看了我一眼,可能是压后,既然是这样,那我先下去,我想和艾蝶修一起下去,她咯咯一笑,说:“我一瞬间就下去了,你先下去吧!”萝卜在我的后面,不一会儿我们就到没有水的墓道上,这个井别看井口小,但是里面空间极大了,拿着灯照射里面情况。

井水离着我们所在的墓道有一两米,不能够掉下去,一旦掉下去,估计都游不上来,太深了,萝卜拿着手灯照了一下,他好像看见井水里有什么东西,他仔细一看,上面飘着一具尸体,那具体仰面飘着,突然尸体睁开了眼睛,把萝卜吓一机灵,马上对着我说:“六哥,底下有个人。”我抢过他的手灯,一照,却什么也没有看见,把手灯又给了萝卜,对着萝卜说:“你精神了,怎么也没有。”萝卜以为自己看错了,又照了一下,那具尸体还存在,他突然笑了,萝卜不敢再照了,紧紧靠着我。

这个墓道前有一个石头的墓门,要找机关才能够把墓门打开,吕庆伟把我叫过来,毕竟我对墓里的机关懂行,我看了看门附近,在找机关的时候,突然头上掉一滴水,落在我额头上,起初我没有注意到,可是又掉下来一滴,我用手擦一下,一看,原来是血,我向头上一看,上面吊着一个具尸体,这具尸体好像刚刚死掉的,我大喊着:“你们看。”

这些人顺着我手灯方向看去,墓门上面真掉着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个老头,吕庆伟大惊道:“这不是四合院的主人吗?”难道这个主人死掉了,看样子死掉没有多长时间,但如果他没有死很多时间的话,为什么还出现阴阳纸人呢!吕庆伟想把这具尸体放下来,还没有等着抓到他,突然变成一坨血盖了下来,正盖在吕庆伟身上,吕庆伟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看着及其恶心。

他大吼着,“哎呀,哎呀……”跟道士那两个小道士给吕庆伟拿一些布擦了擦脸上,身上血估计是擦不掉了,因为都凝固上,难道这主人,已经被化成血了,当那个主人掉下来的时候,墓门上也被沾上了鲜血,鲜血在墓门慢慢流淌,形成了一行字,要写着:沾满鲜血的人都要死。

我倒是不觉得这些事情,能够吓唬到我,一般墓都搞这些样的话,防止盗墓者来,吕庆伟他们也不以为然,只是墓主人的恶作剧而已,萝卜胆小,他身上也被溅到了血,所以身子不停的发抖,我问他:“你抖什么?”萝卜恐惧的看着我说:“六哥,你快看,那墓门上好像有一双眼睛。”

我又看了一眼,还真的,在血液的流淌之处,有两个眼睛在上面的不停转动,我拿起勾魂伞想挑开它,可是发现这两只眼睛,并不是真,而是一种铁球,而是打开墓门的机关,我这才发现,这个墓门上面有一个图,那两个眼球在图里不停的转动,如果调对位置的话,就能够打开墓门。

我心里想,这是谁建造的墓,居然拿着眼球做机关,我正在调着那个机关,吕庆伟他们在看着我,萝卜突然又去看具尸体,向下一照,发现那具尸体没有了,萝卜开始慌了神,难道刚才看错了不成,当他再转过身来的时候,从上头掉一双脚,惨白的脚,萝卜嚎一声,跳了起来向墓门冲去,我赶紧拦住他,说:“怎么了?”

萝卜向后指了一下,我们都向后一看,只见在井的半空中,悬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尸体,他是男的,但是头发很长,好像古代人一样,眼睛死死盯着我们,难道这具尸体是守住这座的墓行尸,可是行尸不会悬在半空中,他表情苍白的看着我们,慢慢向我们这里移动着。突然他的头发无限的延伸着,马上就要到我们脚底下了。

和尚此时想拿起那个僧袍把他包裹起来,可惜来不及了,那具尸体的头发,已经缠住了他的手,道士飞身刺了他一剑,可是被他用头发,把剑了起来,扔在井里,他脸部露出笑容,尖声尖气的说:“到了,这里你们都要死。”他的回音在井里,不断回放着,你们都要死,你们都要死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吕庆伟拿着对着他开了一枪,当一枪过后,他又不见了,和尚也摆脱了头发,正在寻找他的时候,突然在我们跟前出现了,他带着诡异的笑容,头发又开始无限的延伸,因为太快了,我们都没有防备,所以这里的人都被他的头发所缠住了,包括我在内,这种头发仿佛像钢丝一样,狠狠的卷着我们,我都快喘不上来气了,这回看来是无力回天了。

吕庆伟拿着枪的那只手,并没有被缠住,他不断拿枪打着那具长头发尸体,可是并没有造成伤害,他好像是水一样,子弹从身体穿过后,在中枪的附近,还荡起了涟漪,这倒是是什么东西,居然这样的厉害。

正在极力的挣扎时候,艾蝶修飞在空中,拿着一个纸人贴在那具尸体的身上,那具尸体像是发疯一样不停的挣扎,艾蝶修嘴里念着咒语,越是大声的念着,他越是很痛苦,对我们的袭击,也慢慢的放松下来,他的头发也慢慢退了出去,退回了原来样子,艾蝶修还在念着咒语,身上纸人不停的在发光,好像要摘取他的心一样,不会儿功夫,纸人拿那具水尸的身,取出一颗人心,随后掉在井里。

纸人突然的燃烧了,把这颗心慢慢烧掉,在烧掉后,也掉在了井里,艾蝶修变回原来的样子,说:“他是一个水尸。”

刚才那些人看见艾蝶修变成鬼的样子,他们非但没有异常,反而很平常说着嗯,他们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动艾蝶修,还是其他的原因,或许艾蝶修的道行,他们比不起,也玩不起呢!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我问水尸什么,艾蝶修咯咯一笑,说着关于水尸故事,水尸其实不是尸体,这一口井的守护神,其实也算井神吧!一般都在井里出现,井深的井一般都这样水尸。不过他一般不会害人,有时候,还会救人,假如一个人掉入了井里,这个人是好人,他就将这个人送到井边,如果这个人是坏人,水尸就把这人拉到水的底下。

其实这些也就是一个传说,至于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始终是尸体,只是水形成的一个尸体。

吕庆伟说道:“不要聊天了,小方,抓紧把这个墓门打开。”我看了看墓门上铁眼珠,我不停在滑动着,按照五行术,很快把眼珠对在机关上,原来把眼珠对在机关上,这个机关是一个人脸部,他嘴里出来一个的开关,我使劲拉动着机关,墓门慢慢向上升起,还升起的同时,突然从里面闪出一具尸体,看样子是一具道士的尸体,已经干了很久,干尸,从穿着道服和死相来看。

可能是闷死在墓里的,难道是这个墓门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就死在里面,那种手灯仔细观看,他的两只胳膊已经没有了,看来是里面脏东西也残害的吧!我说道:“千万要小心,里面有一些脏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