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冥界纸人(5)

这个四合院非常的奇怪,上空中笼罩着紫色的雾气,从院子传来一些欢声笑语,但在院子里却没有任何的人迹象,门口上贴着门神诡异的说出来话,让我们这些退了几步,仔细看一会儿,那个和尚脱下自己的僧袍扔在了门上,从僧袍的外面可以看见,有两个人在那里挣扎着,不停在惨叫着,那和尚嘴里念着经,额头上冒了汗,我静静的看着那个僧侣,感觉这个和尚法力确实一般。

终于从僧袍下面流出一些鲜血,僧袍掉在了地上,和尚来到近前,把僧袍捡起来,又披在身上,但上面并没有血迹,再看门上的那两个诡异的门神,只留下一张蓝色的纸在上面,吕庆伟带着笑容来到门口,把门打开了。当把门打开后,院子里站着一排的纸人,这些纸人都拿着刀枪棍棒,仿佛是这个四合院里的伙计,他们见到我们已经到了院子里,把身子转了过来,拿着那些武器对着我们开始袭击起来。

那道士拿出一把桃木剑,在上面不知道洒一种什么水,桃木剑变成一把锋利的钢剑,他飞身跳到这些纸人的面前,不停的在打着,只要这些纸人靠近他,他却一剑将其毙命,纸人好像有生命一样,当剑在纸人的身上刺过,都会留出鲜血来,难道这些纸人也是有灵性的。

我感觉不是,这些纸人很可能是让一些道行高的人,给变成这样的,看似是纸人,其实是有生命的,我只是看那个道士在打斗,其余的那些人已经帮助道士了,萝卜也想帮助道士,被我拦住了,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人物,不需要我们帮助,另外,总感觉这个两个人很古怪,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

艾蝶修在旁观也看着他们怎么样消失着纸人,她在我耳朵旁说:“这些纸人,其实都是人,只是被一些控制了,其实他们杀的全部人,我觉得那个和尚和道士很虚伪,都修行之人,应该懂得这些,却还残忍把纸人杀害了。只要把那个人给逮到,这些纸人都会变回来的。”

我倒是也没有在意艾蝶修的话,我们要说杀了这些纸人,还有情可原,但他们这些修行的人干这样的事情,确实有损了他们心中佛祖的身份。我本想去说出,这些纸人还是人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已经把院子的纸人全部杀掉了。

惨不忍睹,好像被屠杀一样,纸人都躺在地上,地上流淌着血液,和尚阴险的说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我心里讲话,当人罪过了,你都杀人了,还不罪过,还等着好过吗?不过我没有表露出来,我走到一个纸人的身边,看了一下,一扭,确实是纸人,怎么会出来鲜血呢!

看来这样的诡异事情,确实已经超出我这个道宗青囊将的想象了,那和尚向屋子大喊着:“施主,既然做了,何不出来见一面呢!”

厢房里传来一阵笑声,从门口走出来,一个纸人,还佩戴着一把宝剑,这个纸人看起像个剑客,古代的那种剑客,真像武侠小说里那样的,这个纸人飞身跳到院子里,说道:“你们这些畜生,杀害这些人,我让你们血债血还。”说着就刺向那个道士,那个道士躲闪不及,被他划了一下,纸人手中的也纸剑,但刺在道士身上的,却流出鲜血,我一看,这些纸人这么厉害,是什么人把他们给练成的。

这个纸人又向那个和尚刺去,吕庆伟一枪打在纸人的身,“装什么侠客。”只见纸人身体慢慢的燃烧起来,惨叫的躺在地上,被烧掉了。我一想,控制他们的人,也真是傻缺,不会找几个拿枪的纸人吗?我们还往里面走,突然门口坐着一个老太太,她拄着拐棍,在门口大喊着:“你们干什么呢?怎么把我纸人全部给糟蹋了,我就是一个卖纸人的。你们犯得上这个做吗?”

吕庆伟说:“您这纸人,也要了我们的命,你到底什么邪物,快点说出来,不然我将你也打散了。”

老太太看着吕庆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好像是个瞎子,但她能够看清楚院子的人,她笑着说:“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走了,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说着她转过身来一看,这个老太太的背面也是纸人,这个老太太一面是人,一面是纸人,而那面纸人,却是一个老头,这个老头狂笑说:“死期,你们的死期到了,我现在你送你们去地狱。”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很多纸人,不停在哭泣着,和笑着,哭的纸人哭的非常的凄惨,笑着纸人,笑的非常的高兴,被这种阴不阴,阳不阳的东西,搞我头都大了。

那种感觉仿佛是,结婚时候的高兴,又葬礼时候的哀嚎,被这种氛围包围着,我脑袋可以迷糊起来,其他的人也开始迷糊起来,突然眼前一段白光闪过。

我发现我回到了小时候,我能够看清楚的看小时候的自己,小的时候,我妈妈去世的早,只剩下的我爸爸一个人,我爸爸在工厂上班,所以,我每天放学都时间,都会在路边等着我的爸爸,带着那亲情的期待,一直等着他回来。

我看见小时候的自己,还蹲在那个路口,等待我爸爸骑着自行车回来,因为工厂每天都加班,所以我爸爸回来的都很晚,一般都在九点钟,我就路口等着他,因为回到家里我也很害怕,那是我的一般期待。

我在等着我爸爸,可是迟迟都没有等来,突然前方一辆自行车上过来,我高兴想去迎过去,当迎了过去发现,却是一个纸人,它笑着对着我说:“你在等我吗?”

我一看,马上明白了,我被这些纸人的声音给迷魂了头脑,进入另一层境界,我马上拿出勾魂伞对着那个纸人就砸了下去,突然我死去的爸爸出现在我面前,对着我说:“你胆子肥了,就然敢打我。”

突然他又变成纸人,像我鬼笑着,我拿着勾魂伞就砸了下去,一切都消失了,我在这个院子,院子还是那些纸人在鬼哭狼嚎和兴高采烈,我实在受不了,我开始愤怒了,我胳膊上血灵子发光,眼睛变成红色,对着那些纸人,就开始乱砸着,这些纸人砸在他们身上,哭的还是哭的,笑的即使脑浆都砸出来,他们还是笑着。

难道这是极乐世界吗?不管那么多,我不停的在砸着他们,直接那个和尚盘坐在地上,嘴里念着经,突然把身上的僧袍扔在出现,僧袍在半空中展开,放射出一股强大的光,他大喊着:“佛光普照。”只见那些纸人在光的下面,全部烧了起来,叫声很惨厉,犹如真人一样的死亡。

那个道士拿着桃木剑,见到一个纸人就杀一个纸人,满院子都惨叫声,这让想起屠杀来了,那个阴阳纸人看见我们已经把他的招数破解了,本来他还笑声不止,现在没有笑声,变成哭声,他飞到我们近前,于我们周旋着,不过再怎么样坚持,这个阴阳纸人也是费力的,打了一遭,后浑身上下都鲜血淋漓,他发现不是对手,于是飞到正房里,把关上了。

我们这些人追过去,当要打开门的时候,门又开了,出来是个老头,这个老头面目狰狞,他转过身一看,另一面也是纸人的老太太,他也是一个阴阳纸人,对那个道士就冲了过来,不过这些纸人道行,确实不如这位修行人道士深,和尚一看又出来,拿起僧袍又是一次佛光普照,这个纸人没有逃过去,直接被僧袍烤燃烧了,他惨叫着,身上带着火焰,跑到屋子里。

吕庆伟可不管那么多了,拿起一颗专门对付鬼的炸弹,就扔了进去,轰一声,只听见,里面一阵惨叫声,不会儿功夫,从屋子爬出来一个阴阳纸人,爬到吕庆伟的跟前,说:“救我,救我。我是人,我不是纸人,是被这里害的。”吕庆伟面无表情将他打死在我们这些人跟前。

我们飞快到了屋子里,看见另一个阴阳纸人在屋子里的炕上,两条腿被炸掉了,他嘴里流出很鲜血,绝望的看着我们,说:“你们是屠夫,屠夫。”还没有等着这个阴阳纸人把话说完,道士上去一剑就把刺死在炕上了,他使劲甩了一下,把剑上鲜血给甩掉了,说:“邪物,永远是邪物,别总找一些没有用的借口。”

我感觉这些好像说给我们听得,屋子里有一个立柜,这个立柜上有一面镜子,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发现镜子里没有我,于是我来镜子跟前,仔细的看一眼,确实没有我,我一下慌了神,难道我也死掉,我大喊:“你们看?”不但我在镜子没有,其它人在镜子里也没有,吕庆伟连忙说道:“小心点,这地方很邪门的。”

还没有等着明白怎么回事,镜子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衣服,两眼发黑的人,他在镜子诡异的笑着,萝卜向后一退,他的手从镜子里伸了出来,抓了萝卜,想把萝卜拽到镜子里,我拿着勾魂伞对着那只胳膊就砸了下去,这只胳膊被砍掉了,但手却留在萝卜的脖子上,还在掐着萝卜。

那和尚看见了,拿着僧袍将那只手包裹,那只手慢慢的流出血液,掉在了地上,突然镜子的那个男的又深入一只手,来抓我,我可不是好惹的,我对着镜子就砸了下去,可是当砸下去的时候,镜子是空的,我迅速收了回来,那个道士身边的小道士,一人拿着一根儿红色的蜡烛,点燃后,放到镜子的两端,道士拿出一道灵符贴在了镜子上,用桃木剑刺向镜子里的那个男的,那个镜子的男的,被刺在心脏上,惨叫着,从镜子里出来,但没有完全的出来。

肚子上是镜子,其余是肉身,他从立柜里面跳了出来,和尚见状拿起僧袍就把他包裹起来,他不停的在挣扎,慢慢的化成一股浓水,流淌在地上,及其的恶心。

这个四合院到处都诡异的事情,在四合院的旁边有一口老井,这老井可有些年头了,从老井的口中向外喷着鲜血,我们赶紧来到院子一看,院子已经全部鲜血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被鲜血给淹没不成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