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冥界纸人(4)

看着大海的魂魄消失,想想这个行当确实存在未知和危险,我突然有了隐退想法,我并没有在意吕庆伟打散大海魂魄,更在意的是,有时候人总是要失去一切,在失去一切的时候,一时之间却适应不了,才会有悲伤,才会有痛苦,甚至会埋头痛哭,其实很多时候,我在想,我们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了什么。

起初是为钱,现在却成职业,感觉的麻木,甚至都产生一些奇怪的幻觉,我心怀着感伤一样,慢慢走到车里,坐在车上,不停在敲打着方向盘,艾蝶修可能看出我的痛苦,毕竟失去的一切都无法复原,她咯咯一笑,安慰着我说:“谁都会有这么一天的。”我看了她一眼说:“你不会有这一天,因为你不会懂得人的感情。”

艾蝶修突然问道:“感情,感情就是一直陪伴下去的。无论亲情和友情,还有爱情,要在一起就好了,不要想太多了。”

吕庆伟坐在后面,不断转着眼珠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我从后视镜看到他的面孔,他马上恢复起平常的面目,我感觉吕庆伟好像还有其他的事情,但这又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吕伟伟在车上对我说,晚上还去那个四合院,那个四合院就是卖纸人地方,肯定里面藏着一些脏东西,经过这次,我感觉和吕庆伟搭档,实在太不适合了,年龄有代沟外,处理事情角度也存在的偏见,但没有办法既然做事情,就要有始有终才行的。

吕庆伟在半路下车了,我开车带着艾蝶修回到家里,艾蝶修回到家里,先去给我做饭,要说有这样的一个女鬼做饭,我心里确实美滋滋的,做完饭,我吃过饭后,去洗碗,突然她叫住了我,“这些我来做吧!”不知道怎么原因,她居然洗碗了,而且什么家务都不让做了。

我躺在沙发上,一阵的敲门声,我把门打开,就是萝卜,萝卜带着满意的笑意来到我的跟前,从包里拿出三张银行卡,放到茶几上,“六哥,哥们儿把钱存在卡里了。咱们把他先分了吧!”

萝卜还真有心,我随便拿了一张银行卡,萝卜佯装不乐意的说:“六哥,你这是干什么,我拿走一张就可以,其余是你和嫂子的。”

我觉得萝卜太够意思,三张银行卡里是三千万,他自己一千万,我是两千万,其余那一千万就是给朴吉美和雷华秋的,毕竟上次盗墓,他们应该分到这些,何况朴吉美和雷华秋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这样做也对的,必须有个道义在先,其实有点钱就够了,于是让萝卜拿两千万,萝卜很感激,但是还是推辞的说:“这个钱,就当你和嫂子的婚礼吧!”我突然笑了,看着艾蝶修没有看客厅,对着萝卜说:“我真不知道,我们的感情到什么时候,她毕竟是鬼。”

萝卜满不在乎的说:“六哥,管嫂子是人是鬼,反正入了咱们这个门就是媳妇。管别人怎么看呢!”

我觉得这句话在理,于是不再推辞将那一千万也拿在手中,艾蝶修把饭菜端上来,坐在我的旁边,我把那卡放到她的跟前,说:“这是你的。”她咯咯一笑,“你觉得我用个着嘛?”

我淡淡一笑说:“这些钱,就当你的私房钱吧!就算我把迎娶过门了。”她咯咯一笑,“是嘛!对我这么好,那就收下了。”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也感到很幸福,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爱情不在金钱的束缚,感觉过非常的美好。

看看时间,到晚上还一段时间,不如先睡觉,养足了精神再去找吕庆伟,萝卜这回要跟着我去,当我说到那个地方有墓的时候,萝卜心情格外开心,因为只要有墓就有宝物,不管多么的危险,他都要去看看究竟。

萝卜睡在了沙发上,我躺在了床上,艾蝶修把衣服慢慢的脱了下来,换上了黑色的睡衣,躺在我的旁边,她的脸靠近的我脸,我闻着她身体的香气,她把我的手抓住,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抚摸着,直接把我的手放到她的私密位置,不断在摩擦着,她脸色绯红,看着我说:“我想要?”

我不断在挑起我对她的欲望,我抱住了她,开始狂吻起来,她也不断摸着的胸,当我们要干出羞羞事情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可能是故意的吧!我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并没有理会电话,继续和她热拥在一起,她在脱掉我的衣服,可是电话铃声还是不断。

我很生气拿起手机一看,是朴吉美打来电话,我拿了电话,对面的声音很严肃的说:“我怀孕了?”当我听到朴吉美怀孕的时候,我心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肯定上次导致她怀孕了,本以为可以跟她一起生活,没有想到却是那图腾在作怪,现在她反而告诉我怀孕了,我能够怎么办,随后我电话没有出声,她继续说道:“孔永浩已经告诉我了,我怀孕了,你不在意,我只是告诉你一下,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你不要在意,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孩子不能够跟着你。我只想静静的把孩子养大。”说着把电话挂了。

我痴痴看着电话,心中不知道该怎么说起来,艾蝶修问怎么回事,我只是说道,没有事情,一个骚扰电话而已,不要在意。

我静静看着艾蝶修说:“就这样好了。”于是搂着着她睡着了,她把我的手抓住,放到她的咪咪,按的死死的。一觉醒来,我发现身边的艾蝶修不见了,我连忙站起身,想去找找,我可能害怕失去。

当艾蝶修把可口的饭菜放到茶几上的时候,我内心仿佛有了着落,我从来没有对女人这样过,害怕失去,这种感觉真的是爱,这种爱让我感到,无论世俗如何的看待,我都要坚持下去才行。

我慢慢坐沙发上开始吃着艾蝶修做的饭菜,萝卜也醒来,他在洗手间里洗手,洗完手来到茶几前,看着艾蝶修还忙活着,说:“嫂子,别忙活了,抓紧吃饭。”

艾蝶修咯咯一笑,端上一个菜放到桌子上,把围裙摘了下来,看见萝卜坐在我跟前,假意的咳一声后,萝卜意识到做错位置挪开,艾蝶修坐了下来,我和她都靠在一起了,吃着饭菜。这种感觉像是很多年夫妻一样,相濡以沫的夫妻。

吃过饭后,吕庆伟来电话,让我们尽快出发,我们三个收拾一下家伙,开着车来到吕庆伟约定的地点,是那个四合院的附近,我从车上看到,旁边还停了不少车辆,可能是吕庆伟找到人吧!

车停下后,我们下了车,吕庆伟也从车上下来,其他车的车上也下来几个,其中有一个道士,这个道士身穿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一般,从另外一个车里下来一个和尚,这个和尚穿着僧袍,看起佛光面目,眼神非常的犀利。

吕庆伟笑着对我说:“这是我请来帮手,毕竟这个地方,确实很奇怪,所以请来了两个以前的朋友。”

他指向那位道士的说:“这是玄风道长,对一些灵异事件相当的在行。”他又指向另外一位和尚说:“这位是致远和尚,也是很厉害的。”

我看一眼的他们,在他们两个人身后,各自跟着两个徒弟,两个小道士和两个小和尚,我一看都这么多人帮助吕庆伟了,还用干什么,于是淡淡说:“吕叔,都请了这么多高人了,还要我们干什么?干脆,我们回去得了。”

吕庆伟连忙赔笑的说道:“小方,这些只是抓鬼还行,这个地方是一个墓,进入墓里,肯定少不了,你这个道宗青囊将。”

那个和尚笑着说:“阿弥陀佛,方施主,这次请你来,其实就是想打开这里的墓,吕局长也说了,此地是个墓,他说你,对墓相当的有见地,所以,我们这些人,不能够没有你呀!”随后他冲着那个道士笑了一下,道士笑着也说道:“是呀!墓里的事情,你比我们清楚多了,听吕局说,你能够把明墓王爷府的墓给破开,这也相当了得了。”

他们这些吹捧我吗?明墓王爷府,可不是我一个人,那失去多少人性命才给掘开,不过这样话很受听,虽然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但都来了,还怕他们出什么幺蛾子。还没有等着我说话。

萝卜在一旁吹嘘起来说:“那是,我们对风水了,墓地了,龙穴了,都有见地,听说过,寻龙定位吗?听说过,望龙寻穴吗?没有吧!六哥,在这个行当干了很多年,想到厉害。你们以后还要跟六哥学着点。”

其实那和尚和道士并没有听萝卜吹嘘,而是看着艾蝶修,他们两个开始皱起眉头,很快又恢复起来笑意,说:“那是,那是呀!”其实那个和尚对着艾蝶修说:“施主,您是小方的什么人?”

艾蝶修咯咯一笑,说:“大师,我小方内人,是他的对象。”和尚微微一笑,说道:“不错,小方有这样一个媳妇,真是福气啊!”

他的这声福气拉的有点长,但我能够听出来,这个和尚说话的用意不是好话,虽然我知道,但碍于都在这个圈子混迹的人,也没有太在意那些,只是呵呵一笑,应付过去了。

那个道士看着我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女施主,可能是……”这位道士还想说什么,被吕庆伟打断了他的话,“现在人都到齐了,咱们去看看那个四合院,到底是什么邪物,居然如此的猖狂。”

道士知道吕庆伟让他不要再说艾蝶修,于是让说道:“好的,吕局。你带路,我跟其后,咱们见识一下,那个扎纸人的人,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于是在吕庆伟的带领下,我们来到这个四合院的门口,这个门口就非常的奇怪,别人门口的门神,都尉迟敬德之类的。而这家门口的门神,上面却是画着两个奇怪的纸人,我们刚想迈步进去,只见门神的纸人说话了,“阴阳门,不是你们进入的。”

我可以确定这个纸人说出来话,阴宅里到底藏着怎么样的邪物,居然能够让门神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