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陈老怪

陈老怪身边几个人也坐下,这些人贼眉鼠眼看上去不是好人,萝卜上前介绍,“这位,老怪,可是古董界一位大师级别的鉴赏家。什么样的古董在他眼里都辨别出年代。这位,考古学者,六爷,在考古方面那可是如雷贯耳。深受一些考古学家青睐。既然两位都是鼎鼎大名,握个手吧?”

我上前要握手,陈老怪却倒上茶,喝了一口,并不在意我这个后辈,其实这个我清楚,道上有规矩,先要盘道儿,后喝茶。陈老怪拿出烟斗,拿出烟袋,拿出烟丝放到烟斗里,点燃,吞云吐雾地抽上了,也不说话。

我心想,干,在我面前装x,我觉得这样的人不是干事情的人,于是站起身想走,陈老怪突然开口说:“咱们北方喜欢喝酒,不喜欢喝茶,喝茶之道儿必定是谈事情。也就是北方人不喜欢谈事情,更喜欢直接一点。”

我慢慢地坐下,萝卜殷勤的说:“哎哟,我的老怪,您看您,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就别为难咱们初出茅庐的小辈了。大家都是朋友,站起来是朋友,坐下就是生意,至于喝茶和喝酒其实都是一样的。喝酒迷醉三万笑红尘,喝茶,万业千秋一身清。”萝卜很熟练给陈老怪倒上茶,“六爷,自命清高,毕竟人家是正经的考古学者。”

陈老怪笑笑说:“有什么活计儿需要帮助。”

“是合作,不是帮助。你千万把帮和合作搞清楚。”

“你口气不小,亮个本事儿给咱爷们儿看看。”

萝卜又给我倒上茶,“瞧瞧你们两个大爷,这多愧疚啊!什么是帮,什么是合作,其实不都是一个理上金儿。”

“说说什么事情儿。”

萝卜看见陈老怪有意想听个道道儿,“我家山上有坐坟,祖宗有些年头,想找几个人换个风水。”

“坟前有什么?”

“坟前有金。”

“祖宗的寿衣鲜亮吗?”

“年头太久,没有换风水。有娃子儿看见过有人给烧纸。”

“妥了,最近兄弟们也缺钱。赶个活计儿也好。”

我听着萝卜和陈老怪的对话已经懵逼了,不懂他们说什么,我以为他们聊怎么挖萝卜的祖坟,其实是盗墓盘道儿的一种方式。坟前有金,意思是古墓绝对有好东西值钱,祖宗的寿衣鲜亮吗?就是什么年头的?换风水就是盗墓行话儿。娃子看见有人烧纸,说明这个古墓机构重重,有脏东西。

陈老怪能够接下这样活计儿肯定是缺钱,他看了看我,“不知道这位哥们儿考古是哪个派系儿。”

“道宗正统派系,风水相当了得。”萝卜在我前面说。

陈老怪把衣服撩开,“亮亮牌子。”撩开衣服,里面有青铜罗盘、朱砂索命绳、寻龙尺、断阳蜡……一些盗墓的家伙儿,我看着都傻眼了,这才是地地道道的盗墓,家伙不离身儿。其实亮亮牌子就是这次盗墓我占几成的意思,当然谁能力大谁拿得多,这是北方盗墓的通病。萝卜呲着牙儿,“瞧瞧,看看他们这盗墓家伙,多像样儿。一看就是倒腾的行家。”来的时候萝卜也说过,盗墓的人通常都亮亮牌子来分成,所以我把大海的勾魂伞带来。拿出放到桌子上,打开红布,萝卜连忙介绍,“六爷这家伙儿,可是当年成吉思汗的军师丘处机留下来的宝物,镇天镇地的勾魂伞。”

还没有等着陈老怪惊讶,他旁边的刘龙大喊,“好东西,你们怎么有道宗失传的勾魂伞。”

陈老怪看着这把伞,直直地看着我,“不错,不错。既然大家都这么有诚意,那么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晚就动手。”

“不准备什么吗?”

刘龙撩开衣服让我和萝卜看,里面是枪,仿五四式的手枪,“六爷,咱们还准备什么?兄弟们都缺钱。”

我差点就吓尿了,这是去盗墓还是去抢劫杀人,看了看萝卜,他连忙说:“我说小爷儿,您把您的家伙收起来,咱们去盗墓不是去打结。”

刘龙把枪收起来,我和萝卜嘀咕一下,这伙人能靠谱吗?估计都是一伙儿亡命徒,萝卜说,只要是盗墓哪些人不是亡命徒,再说下了古墓里谁不拿着点玩意防身,里面瘆得慌,拿枪提胆子儿也对。

这么说,我有些安慰,他的意思拿了东西各奔东西,你管他拿什么刀和枪呢!不行躲到h国避避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