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纸人(3)

我虽然没有事情,但是吕庆伟身上开始慢慢的变成了纸人,他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我对着他大喊:“你快出去”吕庆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飞快跑出院子,跑出院子后,他的身子慢慢恢复出原来样子。

我看着门口那个纸人,拿出勾魂伞就要干掉它,可是当走到门口,这个纸人消失了,我想到屋子里,屋子里灯光却灭掉了,我停止了脚步,因为没有带着照明工具,我看了看夜空,漆黑的夜晚,没有任何的光亮,只能够看到几米远。

我想进去,但又怕有什么危险,这个时候艾蝶修来到我跟前,她的眼睛变的黑起来,咯咯一笑,对着我说:“看我怎么样收拾你们。”她变成长着翅膀的黑骷髅飞了进去,我怕她有为什么危险进了屋子里。

可是当进入屋子里,却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见里面到底什么,我拿着勾魂伞,摸着黑,四处寻找的那个纸人,当我手触动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那个纸人亮了起来,我看见了纸人脸,他的诡异笑容,让退后几步,只有纸人那里有光亮,我只能够看清楚它,它的笑声,非常的刺耳,让感觉到不舒服,我拿起勾魂伞就像它砸去,可砸下去,它却不见了。

又陷入到一片黑暗,我想到艾蝶修,于是大喊着她的名字,但没有任何声音,我不断摸索着,因为太黑了,我想出去再说,可是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前站着一个小孩的纸人,它也诡异的笑着,这笑声仿佛告诉死亡只是一个开始。我拿起勾魂伞就向它砸去,可是它却消失不见了。

我急促走出门外,可是这并一院子,而是在一处昏暗的地方,一排一排在纸人在哪里站着,我突然恐惧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诡异的纸人,我前方有一对金童玉女的纸人向我们走来,它们嘴里不断嘀咕着什么,还带着笑声。

这两个纸人来到我跟前,我拿出勾魂伞就砸了下去,可是一看,它们却在很远的地方,一个纸人开口说话,“欢迎来到冥界,来到这里你就永远的出不去了。”嘿嘿嘿……

这些纸人一直嘿嘿嘿的笑着,我发现这些纸人,什么模样的都有,可能金童玉女的纸人多,就烧给死人那种纸人,我可以断言,这里的纸人,生前烧了多少,这里的纸人就有多少。

而且它们全部发出来的笑声,让及其的难受,我拿出罗盘,从天灵盖上取下一股火,放到罗盘上,把勾魂伞放到地上,一扫,那股火掉在勾魂伞上,勾魂伞迅速的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火焰漩涡,向那些纸人飞去,在半空不停的旋转,火焰漩涡不停在烧着那些纸人。

可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那些纸人还嘿嘿嘿的笑着,那笑声,仿佛告诉我,我已经死掉了一养,我眼睛开始慢慢的变成红色,因为着急,我身体也慢慢变成了红色,我愤怒起来,看着胳膊上血灵子,我用力一甩,血灵子飞了出去,落在勾魂伞的火焰漩涡上,这回的力量可是大的很。

许多纸人开始哭了起来,无论是它哭,还是笑,那声音及其的难听,让感觉自己就是死人,好像躺在棺材里一样,可是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还是在不断发力,可是那些纸人向我慢慢走来,我勾魂伞被一个纸人拿在手中,玩着火焰漩涡,它嘴里露出诡异的笑容。

直到一个纸人要掐住我的脖子时,艾蝶修突然出现我跟前,把那个抓住我脖子的纸人的头扭掉了,说:“你们再敢来到人间,我就让和它一样的下场。”可是这些纸人根本没有听进去,艾蝶修用黑色的烟云在地上花了一圈,许多纸人掉了下去,在黑圈里挣扎着,但没有阻碍着其他的纸人向我们袭击。

这回艾蝶修有点愤怒,不断的在地上画圈,很多纸人也掉了下去,它们知道这个魑祟的厉害,于是退后,这回没有笑声了,这些纸人哭了起来,艾蝶修并没有因为它们哭,就能够饶恕它们,她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圈子,估计有一多半的纸人全部掉入黑圈子里。

它们在哪里挣扎,只听见那纸人不断飞哀嚎的声音,突然一个老头的纸人跪在了艾蝶修的跟前,“魑祟饶命,我们也迫不得已的,请魑祟放过我们吧!我们不敢了。”

艾蝶修看见有纸人求饶,慢慢的恢复起原来样子,她来到那个老头纸人的面前说:“谁让你们来人间的。”

这个老头纸人哭泣的说:“是我们自己来的,我们不服,我们虽然是纸人,但我们有灵性,不是被人烧来烧去,伺候人的,我们过不惯那样的生活,我们命运应该自己掌握。”

这个纸人不断在说着人如何的对待他们,艾蝶修咯咯一笑,说:“你们只所以有灵性,是因为人给的你们灵性,你非但不报恩,却要把人变成纸人,我看这样下去,我不能让你们活下去了。”

艾蝶修说完,咯咯一笑,眼睛变成黑色,把那个老头纸人提了起来,用力一扭,把纸人的头拧掉,扔在地上,那些纸人一看,向艾蝶修冲了过来,刚才艾蝶修制服那个纸人,估计这些纸人的带头的。

艾蝶修咯咯一笑,浑身上下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她又变成骷髅的样子,飞了起来,从身上不断向那些纸人,喷射出黑色的火焰,那些纸人在黑色的火焰里面惨叫,呻吟着,好像是活人一样。

她咯咯一笑大喊道:“活人烧了你们,现在我这个死人也要烧掉你们。”一片狼藉下,这些纸人被艾蝶修全部烧成废墟,黑色火焰还在不断燃烧着。

她慢慢的恢复成原来样子,来到我近前,说:“你的血灵子火焰是烧不死冥界的纸人。咱们现在是在冥界。”

我仔细一看,原来这里就是冥界,无论什么样的人,到死掉了,如果被打入冥界,全部变成纸人,冥界不是人想想那样的,空旷的很大,我突然发现,我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出去。

艾蝶修把我抱了起来,长出了翅膀,飞了出来,当飞了出后,发现还是在这个屋子里,此时的屋子已经亮起来灯光,只见这一家人在屋子,不断尖叫着,可能他们已经恢复成原来样子。

当我仔细一看,这家人上半身是纸人,下半身是人,看起好可怕啊!那个男的还哀求着我,让我救他,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救,艾蝶修摇摇头说:“这家人已经救不活了。如果这样出去的,肯定是半人半鬼,会吓死人的,不如解决了他们。”

我本想阻止她,但已经来不及了,她来到那个男的面前,抓住那个男的脖子就掐住,直到他断气未知,这个男的死掉后,他下半身还是纸的,她又来到那个孩子的面前,这回我必须要阻止她,不能够让她把孩子掐死,我连忙大喊着:“不要,他还是个孩子。”可是艾蝶修并没有听我的坏,抓起孩子的脖子就掐死了。

我突然感到艾蝶修这样很无情,或许他们还有得救,没有完全变成纸人,可能还能够活下来,艾蝶修咯咯一笑,“不要同情了,他们已经死掉一半了,我只是在解决了他们。帮她们解脱而已。”

她咯咯一笑,来到那个女的跟前,那个女的挣扎着,嘶吼着,艾蝶修掐住她的脖子,眼睛变成了黑色说:“如果不是你图便宜买那户人家纸人,也不纸人把冥界入口带到这里,你是死有余辜。”那个女人翻着白眼,突然笑着说:“我的主子会救我的。”哈哈……那女的被掐死了。

可能刚才那个女的被脏东西附身一会儿,还剩下最好一位老太太,这位老太太看着悲惨一幕,想哀求着艾蝶修放过她,可是她就是脑袋是人的脑袋,其余地方都是纸人,艾蝶修并没有顾忌那些,咯咯一笑,抓住了老太太脖子,笑着说:“大娘,你寿命只有几个月了,摊上这样的事情,我只能送你先走了。”

说着就把这位老太太的脖子拧断了,忽然吕庆伟跑了进来,大喊着:“不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家四口全部都在地上躺着,这种死相真是太可怕了,吕庆伟虽然看不下去半人半纸的人,但对艾蝶修的手段有很大意见。但他没有说出口,只是脸上表露出来了。

其实不应该赶尽杀绝,他或许对艾蝶修这样做法存在的不满,但不满归不满,他还这一家四口尸体放到院子里,因为不能够让一些人看到这样的尸体,会引起恐慌的,直接把这四具尸体院子里烧掉了。

吕庆伟看着被烧掉的尸体,我猜想估计他恨透了艾蝶修,可是反过来一想,这些人都成了死人,不如直接了解他们得了,虽然他们是无辜的,要不是那个女的贪图便宜,怎么会选择去那个四合院里买纸人,那些纸人都有灵性,把他们一家人都给害死了。

这件事情,我觉得艾蝶修做的对,谁也不愿意,看着一家四口奇怪的身体,到处的吓唬人。还不如送他们走。

我烧掉尸体后,已经到黎明,这时候天色还是很黑,可能是黎明前的黑暗吧!当走出院子准备过去的时候,突然前面有出现很大影子,不停在前方转动,难道那个夜叉还没有死掉,飞快的到了跟前,却没有见到那个夜叉,

只见大海闪现在我视线里,我现在已经知道他是鬼,他严肃的说:“我被夜叉控制了,我可能会变成夜叉,快把我打散了,不然我会危害到你们,快点。”

他的身体,突然一会儿变成傻叉的样子,一会儿变成鬼的样子,看起及其的难受,我是迟迟下不了手,吕庆伟来到我们跟前,看着大海变成夜叉,拿出枪,对着大海就要打下去,要知道,这一枪下去,大海的魂魄完全的消失了。我想去阻止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子弹已经在他的身上。

突然大海魂魄在一道闪光中消失,吕庆伟看了看我说:“有的时候,你要接受现实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